年度重量级监管大论战:合规紧逼 平台如何活下来?

“2016互联网金融合规化发展高峰论坛—暨第五届中国P2P网络借贷行业峰会”于12月11日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隆重举行。

合规作为本次会议主题,就绕不过对监管的讨论。会上,最激烈的话题也正是各位专家从不同角度对监管做了一一解读。话语锋芒,一语中的。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副院长,北京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指出了监管的矛盾处:“我感觉监管部门监管的意愿,不是特别高。”质疑了当前金融办和银监会两个双头的监管模式问题。未来怎么协调?怎么合作?怎么实施?这几个问题,虽然还未得到解决。但在黄益平眼里,上述问题还不是首要,因为一些更基本的问题——谁来管?怎么管?有没有资源管?有没有意愿管?都还没有得到解决。会上,黄益平对这些问题逐个质疑。

此外,他认为,互金的监管政策相对宽松。并对于“银监会管功能,金融办管机构”制度安排,也表现了质疑的态度。

黄益平对监管漏洞全面扫描,而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院长徐建则对监管的不当观察的更加细致入微:十三项负面条款中第十三条中的,“其它违法行为”是不可越过的红线,还是可以尝试的黄线?他认为,细节处都没有讲,不符合立法的精神。

还有针对“非法吸存有20万30人就构成犯罪”的规定,徐建表示,这种规定总有一天会被扔至历史垃圾堆里。

徐建还指出整改期限上也存在不合理之处。“感觉期限有点乱,也不可能完成。门槛太高了,太保守了。”在对平台的规定上,认为监管规定了很多义务,审查项目等等,给企业增加了负担,而且不符合“网贷企业是纯信息中介”市场定位。此外他也指出了监管互相推诿的现象。并且他认为平台应该“强制”加入互联网金融协会,因为通过行业自律组织,可以达到“软法治理,包容立法”的效果。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杨东,也表示互联网金融监管分工也是监管层下一步要思考的,此外,杨东还对中央和地方的双重监管分享了他的研究和思考。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铼也表达了类似观点。互联网金融的本质属性界定为金融,法律规范本就该对金融做最严的规定,但监管上“信息中介”的界定。

“信息中介是否该用这么强的法规来监管它?这是需要探讨的。”她进一步呼吁,“现在不发声,将来法律出来了,只能守法。所以,我们要发出真实的声音。”

而在监管严松问题的讨论上,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李爱君却对问题进行横向比较的探讨,李爱君表示“较于合法,合规实质上比合法对一个企业要求更高。”无规矩不方圆,其实这轮监管也影响到了企业的文化、价值和伦理。

监管是松是严?对或不对?平台一方不仅见仁见智,更需要在实践中见招拆招。爱钱进的副总裁蔡园竹作为下午场的开场嘉宾,分享其在合规路上的实践,表示要打造成一家有“温度”的金融平台;向上金服首席执行官袁成龙发言表示在最强监管之下互联网金融仍然有可为,技术创新依旧是发展核心竞争力;钱吧金融首席运营官蒋文发表了对于互联网汽车金融的看法,讲述了汽车金融的行业机会。

专家:网贷监管必要性比传统金融更高

华人著名经济学家、耶鲁大学终身教授陈志武,就互联网金融时代格局下的变革、投资者权益保护等问题做了主题演讲。

但他在会上提醒道:互联网金融带来交易范围的扩大,致使对投资者权益保护提出的挑战变大,对法制和监管的要求也会越来越严。

他认为要解决这系列问题,一方面可以通过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还有其他的一些官方和半官方的组织成立投资者保护基金等这些方式,给这些参与者、投资者提供一些安全感。另一方面则需要监管严格程度要比股市和其他金融行业高。此外,他还指出,法院在司法程序上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结合分析,他给出了与前述专家相反的观点。最后建议应该加强监管,并补充道,监管不是要严打。“不能走极端,对于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需要政府做自己该做的事,不要干预太多,防止让行业又从过热变得过冷。”

什么是互联网金融的本质呢?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费方域再一次提出这个老问题。但却他给出了最新的解释。

在阐释互联网金融的含义中,他强调了互联网金融的颠覆和突破,他指出,金融活动和金融服务的基础设施软件、硬件,组织形式、制度安排、金融工具、方式等,实现形式都会发生根本的变化。

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陆岷峰透露,线下P2P,也就是财富管理公司,规模已经不可小觑,保守的估计,有10万亿的规模。结合这些资料,他的观点是,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是对的。

盈灿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网贷之家创始人徐红伟在会议上分享了他对于P2P行业下半场趋势的看法,就平台未来业务发展方向进行解读。

首先,徐红伟直接指出行业当下的困惑,“从业者会多多少少有一些迷茫”。“企业不形成一定的集中度,它是赚不到钱的。”而风投投了钱,各个玩家下了注,“所以行业的焦虑是蛮多的。”

关于消费信贷、现金贷业务,资产端的开拓,徐红伟结合他的观察做了干货分享。他认为,传统行业的金融市场会有生存空间,并且传统行业的有自己场景优势。“比如说宝钢是钢材的生产、销售,是他的场景,这个市场是未来的发展空间。”他认为,传统行业在互金的动作,2017年会出现变化。

其次,他认为,平台应该选择一个垂直的领域深耕下去做,把金融作为一个匹配的因素嵌入其他环节。他还表示当下网贷行业在交易所的布局,不能解决行业限额的问题,因为问题的核心是“资产质量不太好”。

最后,作为主办方,徐红伟笑谈,不希望再有类似本届的行业年会举办,“太痛苦了,因为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答案。接下来五年,还需要大家的耐心,这个行业的监管也会越来越严格,希望大家坚持下去,并有更好的未来。”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