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搞事情 这些故宫“网红”要叫板长城“怪兽”?

电影《我在故宫修文物》“素材之间有呼应,看得出剪辑的逻辑,这样不仅可以完好地认识每一个人物,而且随着镜头的缓慢移动,仿佛与他们有了共同的呼吸频率。”

《我在故宫修文物》主题曲《当我在这里》

今天,站在长城打饕餮的大戏将毫无意外地在各大院线霸屏,而对于国际友人来说,除了长城以外,如果在他们的认知体系中再选出一个能与之比肩的中国意象,那便是故宫。对于普通游客来说,来故宫大多都是参观明清皇宫,欣赏奇珍异宝,而对于熟悉《我在故宫修文物》这部片子的观众来说,印象最深的则是陶瓷组的妹子纪东歌趁周一闭馆时在太和殿广场上踩单车的场景。上一个这么做的人,是末代皇帝溥仪。

b站出道的“故宫网红团”

在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片头会看到一个硕大的bilibili标志,尽管已经在电脑前看过无数遍,但头一次在大银幕上见到还是觉得既震撼又惊喜。这部脱胎于传统电视台的纪录片能够走红,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这个神奇的网站,每每出现钟表修复组王津师傅的镜头,密密麻麻的弹幕整齐划一都是对“男神”表白之词。还记得演到他历时八个月修复的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重新正常运作的瞬间,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小伙伴们同时刷起“燃”“泪目”的场景,甚至比情节本身更震撼。

王津师傅是跟随电影版导演萧寒参与路演最多的主角,据导演透露,作为“故宫网红团”首席,王师傅每到一站都会引起轰动,“每次放映结束之后的交流,几乎没有一个人走,甚至还有一大堆观众送给我们卡片、礼物。王津老师简直像大明星一样,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很难想象一部纪录片也能让一个普通的修复师能够像一个大明星一样来面对电影观众。”

除了男神王津外,充满哲思的屈峰、王师傅的爱徒亓昊楠、“自行车女神”纪东歌等修复师也常常被b站的小伙伴们“翻牌子”,而对于这些瞬间走红的文物修复师来说,“做明星”这件事几乎没有对他们的生活轨迹产生什么改变。按照他们的说法,“无非就是认识的人多了”“身边的人开始理解为什么当初自己回选择这个冷门的专业”“开始会有人关注和好奇文物修复这项工作,很容易成为聚会的话题中心”。但他们又乐见这部片子的走红,因为“这是一次成功的科普,也对文物修复事业产生了巨大的推动。”

轻装上阵无惧商业大片

导演萧寒对《综艺报》记者说,在贺岁档走上大银幕其实是水到渠成的安排,“剪辑完成就上了”,但是能在贺岁档上映,它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现在,大家对于贺岁档所谓‘合家欢’的理解其实更多元了,作为一个院线电影少有的类型,我们也没有想过它究竟适合什么样的档期,因为在任何一个时间点,它都是全新的,所以这次也是一个尝试。”

从剧版到大银幕,导演希望能够为观众呈现出一个与观影场域相匹配的版本,“电视的收看习惯是不经意的,甚至我们吃着饭,聊着天,嗑着瓜子也能看电视,而电影你是真正的你带着你的准备来的,你是决定要这一个半小时安安静静的,坐在一个黑场里面去感受的,因此它从创作态度、气质、情感上都是与过去完全不同的一个版本”,除了取消旁白,改用大量的音乐去牵引叙事外,导演还补拍了很多能够带动情绪的环境镜头,并且在原有的原有的一百多个小时素材中,尽量选取更接近电影语言的部分,最终呈现出一种更抒情,更平缓的,更安静的状态。用媒体人魔糖的评价来说,这部片子“素材之间有呼应,看得出剪辑的逻辑,这样不仅可以完好地认识每一个人物,而且随着镜头的缓慢移动,仿佛与他们有了共同的呼吸频率。”

电影在上映前的半个月就开始路演,导演带领团队差不多走了11个城市,同时片方还在众筹平台上筹集了来自939名网友共11万元,用以支持在全国各地举办电影点映会。广州的中山纪念堂的首场就有2000人同时观看了这部电影,现场的座无虚席与观众热情的交流都为导演带来了巨大的信心。而当记者表达了对该片与《长城》《罗曼蒂克消亡史》这样的大片同天上映的隐忧时,导演反而表示没有太大的压力:“我们成本很低,体量很小,跟商业大片相比是百倍以上的差别。而且我们前期积累了那么好的观众缘,大家都很期待,只要比我之前的作品有进步就已经很好了。”

作为出品方之一的微鲸副总裁出品负责人陈黛蓉表示,好的内容永远是口碑走天下,有口碑的作品不仅会在短时间产生效果,更有长远的影响力。虽然纪录电影在中国的电影市场还是一股小众力量,但一切大众的流行文化在产生之初都曾是亚文化,并希望能够一直支持像《我在故宫修文物》这样的优质内容。而猫眼影业总经理康利则表示,“大国匠心”在这个时代下弥足珍贵,希望能够帮助这种精神用心的表达方式和类型连接大众对它的关注,而且这样的电影如果能够在院线取得优异的成绩也是对电影行业的激励,这样才能让后辈更有勇气做出更好的作品。

这部好看到犯规的“正经”纪录片已经在12月16日登陆全国院线,那些年在b站追过王津师傅的小伙伴们,约吗?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