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称其对美国“不公平”

对于特朗普来自煤炭生产大州的工人阶级支持者来说,他们更在意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方式,而不是太过于遥远的海平面上升和气候变化威胁。

6月1日,特朗普在白宫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来源:东方IC

当地时间周四(6月1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宣布美国将退出致力于控制全球变暖程度的《巴黎气候协定》,目的是保护美国和美国人民的利益。

特朗普称《巴黎气候协定》削弱了美国的竞争力,阻碍了美国经济的发展,而其他国家则从中获益。退出协定的决定符合美国经济利益。

但特朗普表示美国仍将是全球环境问题的领导者。美国将开启新一轮谈判,希望加入一个对美国更为“公平”的环境条约。

2015年12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近两百个缔约方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达成《巴黎气候协定》,目标是通过减少碳排放量使全球平均气温与工业化前相比升高2摄氏度以内。在美国宣布退出前,该协定已得到全球147个缔约方批准,其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总排放量82%。

全球大气排放数据库显示,美国是世界第二大碳排放国家,仅次于中国。去年9月,美国正式加入巴黎气候协定。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这是“地球的转折点”。当时美国曾承诺到2025年时将碳排放量减少2005年水平的26%至28%。

在特朗普宣布退出决定后,奥巴马办公室发表声明称,留在协定中的国家可以获得就业和行业的相关利益,他认为美国理应在其中取得领先。但就算特朗普政府成为了“拒绝未来”的少数派,美国各州和众企业也将继续发挥领导作用,为后代保护我们唯一的地球。

《华尔街日报》报道,特朗普身边多名助手和商界领袖曾劝他不要使美国完全退出。因为《巴黎气候协定》并无约束力,且完全退出的过程最长可耗时三年,美国亦可选择不退出但自行降低碳排放量目标。

在宣布退出协定前,特朗普于本周二和周三分别会见了支持退出的气候变化论怀疑者、环保局局长普瑞特(Scott Pruitt)和支持留在协定内的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前CEO、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苹果公司CEO库克(Tim Cook)和特斯拉CEO马斯克(Elon Musk)周三时也曾打电话到白宫劝说特朗普不要宣布退出。在特朗普做出这一宣布后,马斯克在Twitter确认退出特朗普的商业科技顾问委员会。

然而,特朗普本人多次强调自己不相信人为导致气候变暖,退出《巴黎协定》也是他的竞选承诺之一。2012年,特朗普在推特上称“全球变暖的概念是中国人编造出来的,目的是削弱美国制造业竞争力。”

支持退出协定的还有特朗普的高级战略顾问班农(Steve Bannon),他认为这是美国把自身经济利益置于国际社会焦点之前的正确做法。同时BBC报道指出,对于特朗普的工人阶级支持者,特别是来自西弗吉尼亚州,俄亥俄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等煤炭生产大州的人们来说,他们更在意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方式,而不是太过于遥远的海平面上升和气候变化威胁。

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资料显示,去年与能源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已降至1992年以来最低水平。《华尔街日报》指出,不论是否留在协定中,美国的碳排放量都将持续下降,因为目前用天然气发电要比煤炭发电便宜。

CNNMoney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6年期间,美国天然气发电成本下降71%,而同一时段煤炭发电成本仅下降8%。这对煤炭生产极为不利,因90%的国内煤炭消费都用于发电。

上任几个月内,特朗普已经推翻了奥巴马2013年的《气候行动计划》(Climate Action Plan)和气候变化相关行政令,并将继续重新审查清洁能源计划。据CNN报道,特朗普曾表示要推翻奥巴马政府所有致使就业减少的政策,其中便包括巴黎气候协定。

今年3月,特朗普在肯塔基州再度承诺会重振煤炭产业,但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报告指出,特朗普撤回环境政策来促进煤炭产业发展的作法难以达到预期成果。

此前美国非营利气候互动组织(Climate Interactive)分析指出,如果美国退出协定并维持现状,即便其他所有国家顺利完成巴黎协定的排放目标,到2100年全球平均气温仍将额外上升0.3摄氏度。一旦有其他国家跟随美国的脚步退出,巴黎协定的目标能否完成将成未知数。

环境学家警告称,一旦巴黎协定失败,气候变化程度不能保持在警戒线以内,那么人类的生存就会遭受深远且持续的影响。

然而也有科学家指出,美国的退出不一定是灾难性的。中国,印度等主要国家将承担起减少碳排放的重任。而美国国内各州,例如加利福尼亚州,也将继续实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

联合国周三在其官方推特账号称“气候变化不容置疑“。秘书长古特雷斯本周二表示,即使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美国不少城市、企业、民间社会仍会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

多家媒体报道称,中国和欧盟也将于本周五欧盟中国峰会结束后发布联合声明,共同加强减少碳排放的政策并展开清洁能源合作来应对气候变化。

与此同时,前美国国务卿伯恩斯(Nicholas Burns)向《纽约时报》表示,退出巴黎协定是重大的外交失误。这意味着美国主动放弃了全球领袖的身份,同时极大地削弱了美国的可信度,日后将会对贸易,军事等众多方面的国际谈判造成负面影响。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