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被封锁两周后 卡塔尔的情况怎么样了?

食品货架是满的,但水果蔬菜价格上涨,美元出现短缺,液化天然气出口正常,卡航90%的航班正常起飞,一些“跨国家庭”被拆散。

2017年6月9日,卡塔尔多哈,顾客在一处市场购物。图片来源:东方IC

自6月5日被沙特、阿联酋等海湾国家断交已经将近两周,经济上遭到封锁的卡塔尔目前境况如何呢?

食品货架是满的 但果蔬价格上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卡塔尔从事了10多年餐饮行业的杨洋6月18日对界面新闻说,目前,卡塔尔超市里的食品供给已基本恢复正常。实际上,断交后第三天开始,超市的货架就摆满了食品。不过,现在奶制品和鸡肉有时会出现断货,而蔬菜和水果的价格比断交前也有较大幅度上涨,涨幅大概在30%-50%。此外,超市里的蔬菜、水果、家禽、鸡蛋和奶制品来源国已经由原先的沙特换成了土耳其和伊朗。

断交危机让严重依赖食品进口并正在为“斋月”做储备的卡塔尔人惊慌不迭。在沙特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后,恐慌的卡塔尔居民涌进超市抢购食品、水和日用品,货架一度空空如也。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5年,卡塔尔进口的价值10亿美元的食品中,有三分之一来自沙特和阿联酋。在与卡塔尔断交后,沙特关闭了与该国唯一的陆上边境。断交前,卡塔尔约40%的食品是通过这一陆上通道运输。

伊朗和土耳其帮助卡塔尔解了食品短缺的燃眉之急。断交危机爆发后,伊朗已向卡塔尔空运了水果、蔬菜等数百吨食物,也从海上运来了几百吨。据伊朗新闻电视台网站16日报道,伊朗政府贸易公司(Government Trading Corporation of Iran)国内贸易部副经理Abbas Maroufan表示,伊朗能够满足10个卡塔尔这样的国家的食品需求。

同样向卡塔尔伸出援手的土耳其经济部长尼哈特·泽伊贝克奇17日表示,土耳其已向卡塔尔空运了5000吨牛奶、酸奶、家禽和果汁。除土耳其和伊朗外,阿曼和摩洛哥也向卡塔尔伸出援手。

液化天然气出口正常

中东液化天然气(LNG)运输到欧洲市场的主要通道——埃及苏伊士运河目前继续向卡塔尔开放。在两艘驶向英国的卡塔尔货船通过苏伊士运河时返航,转而取道也门后,人们一度担心埃及可能限制卡塔尔船只驶经苏伊士运河。这一担心稍后得到化解,此后数艘卡塔尔LNG油轮顺利通过了苏伊士运河。

一名LNG海运分析师称,苏伊士运河是一条国际航道,很难禁止船舶通过,且由于运河是埃及政府收入的一大来源,该国不会反对卡塔尔船只通过。此外,并非所有运送卡塔尔LNG的油船都属于卡塔尔,印度、日本也拥有股份,因此,禁止它们通过苏伊士运河操作起来会很复杂。

不过,阿联酋的富查伊拉港(Fujairah)目前依然禁止悬挂卡塔尔国旗或隶属卡塔尔的船只驶抵。富查伊拉港是卡塔尔LNG运输船和油轮出波斯湾、向欧洲和亚洲客户运送LNG的主要停靠港。

阿联酋富查伊拉港。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说,由于被禁止驶抵阿联酋水域,卡塔尔LNG运输船被迫预定直布罗陀、新加坡等新的加油港,这可能导致运费增加,交货延迟。

卡塔尔已告知其液化天然气大客户日本和印度,LNG将正常供给。而卡塔尔石油公司(Qatar Petroleum)也表示,该公司的业务没有受到断交风波影响,目前在正常运行。

卡塔尔是全球最大的LNG出口国,2016年出口了7720万吨液化天然气,相当于全球总供给量的三分之一。而沙特、阿联酋、埃及都严重依赖来自卡塔尔的液化天然气。

根据普氏能源资讯(Platts)的数据,2016年,埃及进口的LNG中有60%来自卡塔尔,2016年,阿联酋的迪拜进口的LNG中有40%来自卡塔尔。

普氏能源资讯14日报道说,由于全球多个主要经济体严重依赖卡塔尔的LNG,卡塔尔在这方面的贸易不可能出现严重中断,否则全球能源安全将受到威胁。路透社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印度、日本、韩国、中国是卡塔尔LNG的最大买家。

迪拜一家名为Qamar能源公司的负责人表示,海湾地区的紧张局势不会中断卡塔尔对亚洲主要买家供应LNG,卡塔尔仍可通过自己和阿曼的水域出口。

美元短缺

阿联酋、沙特、巴林等国的银行减少了与卡塔尔银行业之间的业务往来,加上卡塔尔与这些国家间的美元现金运输中断、在卡塔尔的一些西方银行也停止了部分业务,这些都导致该国出现美元短缺现象,银行被迫加息揽存美元,大部分外币兑换点的美元也被兑换殆尽。

彭博社13日报道说,为从海湾地区的银行吸引美元存款,卡塔尔的一些银行正在提高美元存款利率。一些银行提出了比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高出多达100个基点的存款利率溢价,这比断交危机前所提供的存款利率高出80个基点。

美元短缺说明断交危机已经影响到了卡塔尔的银行系统。路透社报道说,在与卡塔尔断交后,沙特、阿联酋、埃及、巴林的银行开始减少与卡塔尔的银行之间的业务。6月11日,阿联酋要求本国银行对可能与恐怖主义有关的六家卡塔尔银行进行尽职调查。

卡塔尔的银行依赖包括来自其他海湾国家存款在内的外国资金。根据高盛的报告,在被阿联酋要求进行尽职调查的六家卡塔尔银行中,卡塔尔银行(QIB)持有的其他海湾合作委员会(GCC)国家资金比例最高,达24%。该行所持来自其他GCC国家的存款也最多,同样高达24%。

令据巴林的投资公司SICO Bahrain估计,卡塔尔的银行资金池中约有600亿里亚尔(合165亿美元)以其他海湾国家客户和银行间存款的形式存在。如果断交危机继续下去,这其中大部分存款可能最后都会被取走,从而给卡塔尔银行系统带来巨大威胁。

一些在卡塔尔的西方银行也因为担心政治上的不确定性,而暂停了包括银行间和银团贷款在内的业务。

凯投宏观分析师Jason Tuvey表示,虽然卡塔尔的银行不可能陷入流动性危机,但借贷利率料将升高,银行在放贷时可能变得谨慎。

更严重的是,美元短缺已经蔓延到了卡塔尔的非银行外币兑换点。《多哈新闻》13日采访了位于首都多哈的11个外币兑换点,其中七个已经没有美元。一些兑换点还对个人兑换美元设置了上限。

“我们没有美元了,从阿联酋来的运输和交通都没了。我们没有存货了。”阿联酋换汇交易所(UAE Exchange)位于多哈City Center兑换点的一名交易员对路透社说。 

卡塔尔实行固定汇率,该国货币卡塔尔里亚尔兑美元汇率一直固定在3.64里亚尔附近。面对美元短缺,市场担心里亚尔会遭到贬值。

但卡塔尔财政大臣Ali Shareef Al Emadi在12日接受CNBC采访时称,卡塔尔有足够的财力支撑其货币和经济。他说,卡塔尔的外汇储备和主权财富基金加起来是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50%。

根据彭博社今年1月的数据,卡塔尔主权财富基金规模高达3350亿美元。ieconomics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卡塔尔外汇储备(不包括黄金)达1266亿里亚尔(合347亿美元)。2015年,卡塔尔GDP规模为1640亿美元。

截至北京时间6月18日08:05,卡塔尔里亚尔兑美元报3.6684里亚尔,比6月5日跌0.5%。

卡航90%航班正常起飞

目前,卡航往返多哈与阿联酋、沙特、巴林、埃及之间的航班依然暂停。沙特、阿联酋、埃及依然对卡航关闭领空。不过,6月12日,巴林对卡航基本放开了所有空中线路。

卡塔尔周边国家领空。

卡塔尔航空官网14日的消息显示,在之前的一周,该公司90%的航班与以往正常情况下一样,都在预定起飞时间15分钟内起飞。此外,卡航在2017-2018财年将继续其全球扩张计划,预期将增加24个新目的地。

当被问到断交是否对卡航产生影响时,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籍卡航在职乘务员对界面新闻说:“就是暂时取消了飞往断交国家的航班,其他一切正常。”另一名中国籍乘务员说:“少了很多turnaround(短途航班)。很多以前四到五个小时的航班都变layover(在当地过夜)了。”一般情况下,航班飞行时间超过七个小时机组人员才会在目的地过夜休整。

尽管如此,邻国关闭领空还是影响到了卡航航班的运行。首先,可执行的航班数量大大减少。卡航从6月7日开始暂停了去往沙特、阿联酋、埃及和巴林的航班。根据亚太航空中心(CAPA)6月5日发布的报告,卡航在这四个国家共有18个目的地,断交前,每天(5月29日开始的一周里)往返这四国之间的航班多达55次,载客数占卡航整个载客人数的18%。

此外,卡航到非洲和亚洲的大部分航线被迫改道。关闭领空前,卡航所有非洲航班,以及到巴西圣保罗和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航班都要经过沙特领空,许多往其他亚洲国家和太平洋地区的航班都要经过阿联酋领空。现在,卡航更多需要借助伊朗的领空,飞行里程和时间因此增加。

比如,断交危机前,卡航到苏丹首都喀土穆的航班从南边飞经沙特领空只要三个半小时。但现在,喀土穆航班必须先向北飞经伊朗领空,再往南借道阿曼领空,然后绕过阿拉伯半岛。这样一来,飞行时间增加到六个多小时。

多哈到苏丹喀土穆航线,橙色为断交前,红色为断交后。来源:《华盛顿邮报》

而使用伊朗领空的费用也很高。截至2015年,每架航班要交付2000美元的费用。机票价格可能因此上涨,卡航也可能失去一些市场份额。

一些跨国家庭被拆散

海湾国家世代以来便有通婚的习俗。此前,GCC公民可以在六国之间自由流动,而沙特、阿联酋、巴林与卡塔尔断交的结果就是一些跨国家庭被拆散。

与卡塔尔断交后,阿联酋、沙特、巴林立即要求在其境内的卡塔尔人14天内离境,同时要求自己国家的公民14天内离开卡塔尔回国。

卡塔尔则在11日宣布,与其断交国家的公民可以继续留在卡塔尔。沙特、阿联酋、巴林稍后也宣布,将解决跨国家庭问题,不过卡塔尔国家人权委员会表示,沙特等国家并没有提出切实的解决措施。

根据卡塔尔国家人权委员会14日发布的报告,至少有13314人直接受到驱逐或人员召回影响。该组织表示,已经接到数百起投诉,涉及家庭成员被迫分离,旅行、教育、工作自由受到限制,居住权和所有权受到侵犯等情况。

卡塔尔国家人权委员会收集的数据显示,截至14日,有8254名沙特公民、784名阿联酋公民和2349名巴林公民居住在卡塔尔,大约有1972名卡塔尔人住在上述三个国家。此外,卡塔尔约有6474个跨国家庭,即配偶一方是卡塔尔人,另一方是其他海湾公民的家庭。这些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卫报》14日报道说,一名沙特人在卡塔尔Hamad医院去世,尸体却运不回沙特,他在沙特的儿子也被禁止参加其在卡塔尔的葬礼。

一名从小在卡塔尔长大的巴林人为卡塔尔的一个体育频道工作,因为巴林要求卡塔尔境内的巴林人回国,他在上周被解雇。“我生下来就在卡塔尔生活……我不能回到巴林,我的妻子在这里,她现在正在医院待产。我们在巴林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也没有工作。”他说。

一名沙特男子娶了卡塔尔的妻子,并且多年来一直居住在卡塔尔,现在他被告知要带上孩子回到沙特,只留下妻子一人在卡塔尔。

另外一个受到断交影响的人群是这些国家间的留学生。眼看期末考试就要开始,但他们却被要求离境。

目前,卡塔尔国家人权委员会办公室设立了咨询中心,帮助这些生活受到影响的家庭和个人。沙特、阿联酋和巴林也在上周末开通热线,声称为跨国家庭提供帮助。

“这(封锁)比柏林墙还要严重……家庭被拆散。”卡塔尔国家人权委员会主席Ali Bin Smaikh al-Marri 16日在瑞士日内瓦这样说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