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相继“退群”撂挑子 德法领导的欧洲开始崛起

在特朗普正把美国带离全球舞台多场大戏的中心位置,英国也要离开欧盟后,默克尔与马克龙再次联手,德法主导的欧洲黄金时代曙光再现。

2017年5月15日,德国柏林,正在该国出访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一个仪式上倾听国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一年前,当英国民众在公投中投下脱欧票后,整个欧洲陷入了沮丧、消沉的情绪。半年后,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上台,这股民粹主义风潮带来的悲观气氛更加浓重。

短短一年时间过去后,欧洲迎来了大转弯:传统自由民主色彩的中间派候选人马克龙在法国大选中以极大优势战胜了勒庞代表的极右翼势力,他领导的共和前进党作为新生党派,也在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在德国,默克尔预计也将在9月大选中稳操胜券;在奥地利、荷兰、意大利和芬兰等国,反欧盟的民粹力量也遭到了挫败。在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的“硬脱欧”在民意测试中没能过关,脱欧谈判已于周一正式展开,而整个国家还在就“到底脱不脱以及如何脱欧”进行辩论。

欧盟一度黯淡的经济形势正在改善。欧元区失业率在下降——尽管仍高达9.5%,但已经是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经济重新开始增长,用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的话说,“牢固和全面的复苏”已经到来。

民意调查也显示,欧洲人对欧盟的情绪越来越积极。皮尤研究中心6月15日公布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在占人口总数80%的十个欧元区成员国里,63%的人对欧盟的看法是正面的。在德国和法国,支持欧盟的民众比例比英国脱欧公投时上升了18个百分点,就连英国人对欧盟的看法也更加友好了,大约54%的英国人对欧盟持积极看法,而一年前这个比例是44%。

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不见踪影,英国正走向被遗忘的大路”,一名前奥巴马政府官员这样对《卫报》评论,在这样的局面下,德法领导下的欧盟其重点已经不再是欧洲在维护传统自由民主价值观和基于同一规则的国际秩序。

在上个月与特朗普一同经历了气氛不算友好的G7峰会和北约会议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告诉她的选民,依赖美国的日子“已经到头了”,欧洲是时候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了。

相关阅读:英美主宰时代结束?BBC:未来领衔者肯定不说英语

彭博的一篇分析文章称,最新迹象显示,这位德国总理已经开始为强化欧盟、扩大欧盟在国际舞台上的角色而努力。当特朗普带领美国退出全球巴黎气候协定后,德国官员表示要与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市场签署新的全球气候变化协定;在金融领域,默克尔本月在拉美为G20峰会做准备时,还表达了欧盟愿与墨西哥更新自由贸易协定的意愿——而这些就发生在特朗普挥舞贸易大棒,威胁要重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之际。在另一个不同场合,她还说愿意与南方共同市场达成贸易协定,加强欧洲与巴西、阿根廷等区域大国的经济联系。

马克龙上台为德国和法国联合带领欧洲崛起提供了新的机遇。德国媒体认为,这位法国新选出来的总统与他们的总理默克尔有很多相似之处,与其他候选人相比更容易将法国变成德国的盟友。马克龙获胜后,默克尔的发言人塞柏特曾发推祝贺,称“马克龙的强大欧盟与社会市场经济路线取得成功,实在太好了”。

马克龙对欧盟来说也是个熟悉的面孔,他曾于2012年到2014年间密切参与法国与德国就如何在核心欧元区建立更深层经济整合的计划讨论,尽管这个计划最终因法国时任总统奥朗德在国内遇到的麻烦以及东乌克兰危机而中断。

5月15日,马克龙在他任上的首个外访国德国受到了热烈欢迎。两国领导人在柏林为欧盟规划了新的“路线图”,《卫报》这样描述它:在接下来两至三年,法国实施结构经济改革提高其国际信誉,而德国则致力于夯实欧洲金融稳固性和投资机制,并在外交政策、安全和国防上扮演新的角色。

该报称,“欧盟转了一个弯,然后变得越来越自信。它想要发挥出自己的能力,跨越边境在国际舞台上行动,而不仅仅是沉浸在自身问题。受地缘政治环境因素影响,它别无选择。”报道称,在德法新的联盟下,欧盟正在就成立欧洲国防基金和欧洲货币基金进行讨论。

这种情形让人联想起1992年。当时,在日前刚刚去世的德国前总理科尔和法国前总统密特朗的推动下,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把欧洲经济共同体变成了一个正式的联盟,一名卢森堡外交官曾把那一年称为“欧洲的时刻”。现在,默克尔与马克龙再次联手,德法主导的欧洲黄金时代曙光再现。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