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A站被B站甩得越来越远?

二次元用户心中的热爱近乎信仰,失望大概也更加彻底。每次的融资和资本更迭都伴随着高层清洗,A站的二次元文化也在一次次清洗中稀释。

作者:Jagger

一家公司的成功往往不是它做了多少聪明的事,而是对手做了多少愚蠢的事。这句话用在B站和A站身上亦有道理。

6月22日,A站终于又上头条了,并且这次上头条与公司内斗无关——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求A站关停视听节目服务,这或许是它最后一次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了。百度指数显示,A站搜索指数约8万,恰好是B站的三分之一。alexa则显示A站的浏览量不到B站的十分之一。

而B站可谓是风头正茂,6月26日开启8周年庆祝活动,它的活跃用户已经累计超1亿,周年庆官网下收到了6000多名用户的生日祝福;它的吸金能力也一直在上涨,旗下运营的《FGO》在5月份曾超越《王者荣耀》登顶App Store畅销榜,《碧蓝航线》也稳定在App Store畅销榜TOP50。它体量庞大且深得人心。

这一切都不让人意外,大多数人都知道A站发展不顺遂,它把每一年都过成了本命年;多数人也知道B站从容布局,哪怕是加贴片广告的“堕落”也变成了B站不会变质的宣言。还有多数人不知道的是,这两家曾经分庭抗礼的公司为何走出如此不同的路途?

一、A站最大的失败或许是在“资本”层面的失败

在谈A站和B站的时候,有人会讨论它们的商业模式,有人会讨论谁抓到了时代红利。但归根到底是他们的成败与资本较量的有很大的关系。

1.A站的资本诅咒:融资便是自我消耗

A站好像是带着资本诅咒的公司,融资金额账面上的漂亮都是榨取A站价值的粉饰。当然从某种层面上来说,A站又是“远超”一般创业公司的。

A站成就了创始人的“人生赢家”目标。2010年,创始人Xilin以400万价格出售A站,开启了买房买车的人生赢家生活。接盘的杭州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陈少杰则用A站孵化出了斗鱼直播。后来的奥飞也看中A站的忠实用户群体,尝试将其变成重要的分发渠道。哪怕是优酷土豆以起诉的极端手段入股A站,也获得了接近二次元领域的机会。从xilin到优酷土豆,A站的每一次资本动荡都成就了一些人或事,这一连串看似喜人的成绩是以A站一步一步走向边缘和衰落为代价的。

这次将A站推向聚光灯下的牌照事件也再次证明,所有人都想着从A站得到什么,而从未为它考虑分毫:自A站成立以来未申请过视听牌照,也没有收购过其他有牌照的公司。

2.B站的今天,也是老司机运筹帷幄的结果

从2013年至今,B站也几经融资,甚至到了后期金额至上亿人民币。但是掌控权始终在以董事长陈睿、CEO陈逸为首的领导班子手中。融资对B站来说不过是做资源的加法。

网上一直有传言说雷军是B站最大的投资人,这样算来,雷军“Are you ok”的鬼畜视频是在自黑带节奏。雷军的谣言并不可信,但是B站确实有金山网络的基因。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陈睿(现B站董事长)便一直担任B站的业务顾问,当时就职于金山网络(现在的猎豹移动)并位居副总裁。也正是在2011年年尾,B战有了超越A站的迹象。2014年猎豹移动IPO,与猎豹移动的渊源已有13年之久的陈睿却转而进入B站做了董事长。也正是2014年开始,B站有了快马加鞭超越A站的节奏。后来也有了堪称公关范本的陈睿回应“贴片广告”事件,这里有情怀和热爱,但更有久经战场的老司机对商业公司操作的专业。

在牌照的事情上也可以看出,一个老司机的未雨绸缪:B站在2014年便收购了持有视听牌照的上海宽娱。

二、B站成了二次元代名词,A站则更像是蹭风潮的网站

内容是A站B站的立足之本。从A站和B站iOS App的宣传图似乎已经能窥见两家在内容上的实力差距。A站打出的是“错的不是我,是没有弹幕的世界”,B站则是“海量视频”和“追番神器”。弹幕到了现在几乎是视频网站的标配了,B站追番视频依然是其二次元内容的核心。

从内容层面来说,A站一早就注定了它很难在二次元领域走深。聚合ACG用户的A站本应以二次元文化为其本源。建站之初,A站也确实以弹幕这种宅腐文化的衍生品与其他视频平台区别开来,宅文化中又以二次元文化占据着统治性的地位。但是无论是A站的文章区还是视频区都充斥着众多非二次元内容。且A站长期文章区凌驾于视频区之上。二次元用户最热爱的动画番组更像是A站的边缘内容,A站上可以看到很多主流的影视剧视频,反而追逐动画番剧在A站颇有点被孤立的感觉。内容填充速度和数量也是A站长久都存在的槽点,在A站上投稿视频需要三四天的时间才能通过,而该视频也许在三天前在B站成为了热门。

A站早期网站风格

而A站起家于二次元,又将二次元用户抛弃,最终它像所有蹭二次元文化热潮的网站和公司,唯独不像中国二次元鼻祖。

B站则从成立开始便将发展的重点放在了新番上。当时对动漫视频版权的管理还比较宽松,B站也得益于“天时”,重点打造新番区并培养出了一批优质的UP主。几乎能够做到同步转播大批生肉熟肉新番。此外B站从一开始对弹幕的严格审核和管理,让观众的观看体验得到较好的保证。总体来说B站审核速度非常快,相对来说也比较宽松,保证了网站上有大量内容填充。

走在对的路上,想攀个高峰就差一个机遇了。2011年10月新番《Fate/Zero》开播,几乎在日本电视台播出一小时内,B站上便出了翻译版本。当时网站吸引了众多Fate关注,B站也以此为起点开始了自己的辉煌时代。有趣的是,留住用户的手段,B站在当时已经用得相当娴熟。在Fate动漫播放期间,动漫区开始出现大量的鬼畜视频,还有许多UP主开始翻唱主题曲。当冲着Fate来的用户,在B站上便几乎可能得到他所想要的所有内容。而后这批最纯的用户也成了B站商业化踏上新阶梯的重要助力——手游《FGO》受到Fate粉追捧,B站在今年也成功晋级为当下国内十大手游发行商。

至今,在B站公关和营销的助攻之下,B站俨然二次元代言人。其带着二次元文化冲击主流市场并融入其中。成龙的“Duang”、雷军的“Are you OK”、《太子妃升职记》和《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火等现象级事件均起源于Bilibili,二次元亚文化正在不断侵袭主流文化,随着二次元用户的成长并在社会上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二次元在实现亚文化到主流文化的转变当中,B站起到不可忽视的作用。

至2014年,B站已经呈现全面超越A站的态势。A站也从先锋变成了跟风者,从网站UI、版头绘到动漫视频,A站都在尝试着追赶B站。但是一个不升级的跟随者,谈何超越?

三、A站这个做二次元内容的公司却不太懂二次元了

2014年,时任站长的赛门在微博上发声,由于同投资人理念不合,决定离开A站,并留下那句“没有人比我更爱这个网站。”的名言,当时贩卖情怀还没有流行起来,赛门的无奈多少都映射了一直陪伴A站走过的群体心迹。

二次元用户心中的热爱近乎信仰,失望大概也更加彻底。每次的融资和资本更迭都伴随着高层清洗,A站的二次元文化也在一次次清洗中稀释。在知乎一个涉及A站的问题下,似乎能够窥见一个脱离二次元文化奔跑的A站。A站的公司文化和二次元文化碰撞得相当尴尬。如果这样的文化能够留下热爱二次元的员工可能需要奇迹吧。

A站2016年年会

A站团建:蒙头的为当月生日的A站员工,给的惊喜是矿泉水和饮料

曾几何时,A站与B站的竞争可谓是难分伯仲,时至今日,A站陨落,B站成为了二次元的代名词!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1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