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冯鑫:跟贾跃亭零交集 被说像乐视太冤枉

暴风集团CEO冯鑫谈这一轮乐视危机对自己的影响以及暴风的未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冯鑫最近压力不小。

他要不停地对外解释,暴风与乐视如何不同,他也不会是下一个贾跃亭。

在过去,暴风和乐视一样创造了A股神话,相似的业务布局、财务并表、股权质押,甚至冯鑫和贾跃亭个人,都总被拿来做类比。但到现在,冯鑫越发觉得这给暴风带来了极大的困扰,特别是在乐视发生危机之后。

两个月前对暴风零星的质疑刚出来的时候,冯鑫还是毫不在意。因为他觉得这根本就不是问题:暴风与乐视的本质完全不一样,资金体量也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但是最近,舆论的发酵已经对暴风引发了实质影响。

“整个合作环境变差了,不仅是资本方,是所有合作方,广告客户、供应商等都开始来问了。”冯鑫感受到了压力,甚至一些供应商开始要求更严格的账期。

冯鑫终于坐不住了。9月1日,他甚至直接拉着暴风集团CFO姜浩一起,向媒体做了一次大披露。姜浩公布了暴风的融资规模、投资去向、负债压力,甚至冯鑫个人的财务情况等等。目的只有一个,证明暴风“很健康”。

姜浩说,他判断公司和个人是不是有财务风险看三个方面:第一拿了多少钱,什么结构拿的钱;第二看还款能力,是不是有能力按照规程去偿还欠款;第三最核心的是拿钱做什么,如果是做投资,这些标的发展状况怎样,是不是一个好标的。

根据他披露的数据,过去两年,暴风系公司总共拿了16个亿,11个亿是股权类投资,布局121.4亿的市值规模。

资产负债方面,各公司独立融资发展,负债压力小于3亿,年销售额大于30亿,年现金回笼32亿,总资产30亿。

暴风上市公司对外投资数据

上市公司对暴风TV、暴风VR、暴风体育、风秀、金融等等的投资及回报率也都一一披露。

至于冯鑫个人,他已经质押股票69.98%,融资5.8亿,未质押30.02%,质押用于帮助上市公司布局;另外他为云帆基金优先级合伙人4亿本金及固定收益承担回购责任,云帆基金到期日为2019年。

“有人说今年质押很多次,其实这是一个正常的行为。每一笔质押都有一个到期日,到期之后还要重新质押。今年本身股价也下跌,也有一定补仓的行为,很多笔是很小金额只是补仓性的。”姜浩说,“剩下的30%实际上就是安全的,友商质押99%,我们的情况可以做一个很明确的对比。”

“如果他(冯鑫)99%都质押了那可能就是在悬崖上跳舞了,原来他一开始质押不超过50%,后来因为各方面需求,包括股价持续下跌,需要补仓,所以现在变成70%,有安全垫就不可能(爆仓)。”姜浩强调。

相比于姜浩,冯鑫显得更加不担忧。

“真的不值一提,不到3个亿(负债)能把这家公司拖到哪里呢?稍微理性一点,暴风所有融资不到16个亿,如果今天乐视只花了150个亿干这事,乐视有风险吗?”

不过,冯鑫自己也庆幸自己去年及时“刹住了车”。做影业的事是他心态有点膨胀了,现在回想起来,冯鑫觉得证监会叫停稻草熊等并购案对暴风来说是好事。

要说后悔,冯鑫后悔没有让公司在股价高点做定增。暴风上市三年,错过了股价最高的时机,导致其实公司和自己都没有拿到钱。

以至于后来只能靠他一次次扩大自己的股票质押,来换取资金支持暴风旗下业务的发展。

“下回我们就没有这么笨了。”冯鑫在去年三季度的内部会上第一次对这件事做了检讨。“外因太多了,我们能控制的东西太少,这个事情有点拖大了。”

现在,冯鑫对暴风发展的逻辑是:聚焦核心业务进行业务布局,在合理的前提下全力发展。

他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也从来没想过成为BAT。“我从打工到今天,我觉得最该做的事我把它做好,至于它是多大我无所谓,多大是运气问题,和我关系也不大。你不能说我就要成为那个,那凭什么呢对吧?”

以下是冯鑫接受界面新闻专访的问答实录(有删减)。

1、躺枪乐视危机

界面:你现在最大的压力是什么?

冯鑫:最大的压力就是舆论环境的压力。

因为暴风公司的负债真的不值一提,不到3个亿能把这家公司拖到哪里呢?稍微理性一点,暴风所有融资下来才不到16个亿,如果今天乐视只花了150个亿干这事,乐视有风险吗?

暴风没有风险。TV、魔镜确实还没有完成自己的最后那关,他们成了,我们大成,他们不成,暴风影音也没有问题。我们也是一年一两个亿能保证的公司,挺好的。

界面:舆论环境有对暴风产生什么实质影响吗?

冯鑫:本来我觉得TV今年的业绩去拿融资是一个很顺利的事情,团队表现是很被行业承认的,即便去年年底整个资本环境不好,我也觉得会顺利进行。

但这一轮大概有两个月时间,媒体开始说乐视、暴风。以前我也没那么关注,最近一个半月每周都有,这个的确给我们造成压力了,写多了,很多人就会来问。

所以我现在就把全部情况展现给大家看,本来一些数据,比如我本人拿了多少钱出来,到底欠了多少钱,是没有义务对外公布开。但我还是尽可能的公开。

界面:你的意思是投资方更谨慎了?

冯鑫:不仅资本方,所有合作方,我都感受到了压力。比如正常的合作伙伴,供应商等,看到就来问你一句。问你一句就代表开始关注整个事情了。

界面:对账期会有实际影响吗?

冯鑫:有,起码大家开始变得谨慎了,这是一个特别不好的企业经营坏境。之前我们还觉得(乐视)和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的经营情况我们自己知道,我们门口也没有任何一个追债的,但是说的人多了,后来连家里人都来问,挺奇怪的事。

界面: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听到暴风是小乐视的说法?

冯鑫:就是一上市没多久吧,上市几个月以后。

界面:按你的理解,为什么外界要说暴风是小乐视?

冯鑫:小乐视这个说法不准确,就是总拿乐视来说事。采访的时候也老问乐视,说是都做视频,然后也都做了电视,我们(冯鑫与贾跃亭)都是山西人。另外还有一个特别无聊的事。

界面:因为你和贾跃亭一样唱了《野子》?

冯鑫:对,那个事我做错了。真实的情况是,《野子》是我好朋友在我闭关结束后介绍给我的。我一听特别喜欢,就循环反复听了好长时间。

2015年7月6日宣布做电视的时候,我们请了苏运莹(野子原唱)来唱这首歌,我还跟她交流过,我们就用了这首歌。

在我们这个活动之后,后来贾跃亭在发布会上又唱了一遍,我媳妇和朋友就说不行,要唱回来,问我敢不敢唱。然后我们在卡拉OK唱了两天就上台唱了。就这么个事,后来我想起来还是错了,太玩闹了。

界面:除了这些,大家还会觉得暴风在财技上像乐视?

冯鑫:我们哪有财技,说什么关联交易、TV亏损什么输送利润,这事我们一点没干。暴风TV、VR都独立公司,独立创业者,要这么干他们(刘耀平、黄晓杰)也不会接受的,我们也不是上下级关系。

另外,我们每季度报告的时候都会把整个销售数目并进来,所有亏损也都并进来;有个叫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只并了我们占比的那部分。

但A股已经很长时间都处于只看利润,不看收入增长的状态了。其实对暴风这样的体量,并一个亿、一个多亿的亏损是压力很大的,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

财技的目的是为了粉饰财报。但是我们的做法对我们来讲并没有占到便宜而是吃亏的。客观来讲,是这样的。

界面:你很介意暴风是小乐视的说法。

冯鑫:我其实很不喜欢,但是没有办法。

界面:你跟贾跃亭有私交吗?

冯鑫:一点都没有,真的,所以我特别冤,零交往。见肯定见过,握手肯定握过,但坐下来谈5分钟话都没有过。

2、没捞到股价暴涨的好处,却尝到了下跌的悲伤

界面:你去年在公开场合说学习乐视?

冯鑫:有吗,你查一查我哪个公开场合说的学习乐视,一次都没有说过。

界面:原话是说学习乐视的生态与战略。

冯鑫:曾经有个记者问我在做企业的时候主要学习谁,我说我学习阿里、马云的战略思维。乐视作为参考体系也是看的,他做了什么事,我们要去看这个事对不对,小米做什么事,我们也看,360做的我们也看。

在这个行业中,谁做什么事,这个东西有没有可以参考的,如果真说学习,我真想学习的只有马云。

界面:学马云什么?

冯鑫:学习他的战略思维,马云的战略思维简单讲是两点。

第一点是他不会做没有逻辑的事,他对未来的描述一定是有服务对象的,十年后,十五年后,一个人将怎么进行购物,他需要什么东西,所以我要建设什么东西,一定是有服务对象和场景的,我们要学这个场景思维。

第二点是你具备的东西是跟你有关的,比如做了淘宝之后你发现大家交易不方便了,所以要做交易,交易之后发现物流也有不方便,所以做物流,是根据你今天服务用户的环境和自身相关的东西。战略离不开这两点。

界面:这样的战略思维对应到暴风呢?

冯鑫:从暴风来说,暴风就是做视频,视频本身是个屏幕的问题,过去我们用软件获取,后来小米用硬件获取,效率更高,那未来有哪些屏幕我们有机会做?所以上市前做了VR,做VR前,想做电视,也和极米谈过投影。我们知道屏幕在这里,我们要做这个屏幕,电视不敢做的原因是资源不够。

所以你看要这家公司做的事情,是上市之后乱膨胀做的呢,还是本身就想做。

界面:但暴风去年也做过一些这之外的,影视之类的业务。

冯鑫:我们从上市那天提的DT大娱乐,和后来的N421,现在讲的AI+两块屏是一样的,没改变过,基础平台就是屏幕,在屏幕之上、之下,做商业多样化,金融,电商、广告平台、游戏发行,这些都是商业多样化,为了把流量变现的效率更高,只是这个目的而已。

过去我们做视频输在内容上,内容上的王牌只有两个,影视和体育。如果用资本的方式去获取成本很高,所以我们想要参与到上游。用暴风集团去收购稻草熊,做原创IP,在原创之前,做手游页游的研发,然后做内容流量的分发,这个方向对不对,也是对的。

体育也是,未来会有一个大的体育观看平台,从过去的电视机移植到互联网,现在综合体育平台,只有PPTV和乐视,其他都是垂直的,我们的基因是远远好于这两家公司的,这是体育的机会点。

所以暴风战略没有改过。赢和输就在于暴风TV、暴风魔镜,他们赢,我们就赢,他们输,我们就输掉了,这是暴风集团最基础的逻辑。

内容上有机会就去做,不去做也不会影响我们,商业多元化尽可能做,晚做一两年也没关系。

界面:现在想起来,稻草熊的交易被证监会叫停是好事还是坏事?

冯鑫:好事。

界面:好在让暴风及时停住了激进扩张?

冯鑫:对,因为就算这个项目批了,我们想把这两个游戏公司和它联动起来,还是非常难非常复杂的,而且投入期也会消耗极大的精力。

有坏的地方是让我们上市三年了,到现在都没有完成过一次定增(注:这类资本运作需要单独过会,不能多项同时进行,定增和影业只能选择一个)。耽误了时机,在股价高的时候,没有利用这个股价去给公司拿到钱,从资本角度来讲是非常遗憾的,我们应该不做影业这个事,而是应该去做定增。

界面:其实股价暴涨的时候暴风自己没捞到好处?

冯鑫:所以说我们还是不懂资本,股价在那么高的时候,我们没有行为啊。相当于是自己唱戏自己看戏,我们是唱戏的主角,但是我们没有好处,无论我个人还是公司都没有拿到钱。

但今天股价猛跌的悲伤倒是尝受了一点点。下回我们就不会这么笨了。

界面:一种说法是暴风没成为乐视,很大的差别是及时刹了车。

冯鑫:这么说也没问题,做什么不做什么,手机、汽车实际都是最大的坑,为什么恰好没做呢,其实我觉得是必然的,本来我就不会做,我们会严格认为合理性是最重要的,充要条件要全部满足,影业那事就是,有一点点要检讨。

为什么会后悔影业的事情,就一个标准——如果我不上市的情况下,会不会做。如果是心态变化造成的我们去做的情,可能就是不对的,不合理的;资源到了我们就该做,像TV、魔镜,上市第一时间我就找了刘耀平,还有体育什么的,都是合理的,但是影业那件事心态有点扩大了。

去年三季度我就在内部会上,真的是第一次对这个事做了一个反省,我觉得这个事情的不可控因素太多了,外因太多了,我们能控制的东西太少,这个事情有点拖大了。

界面:VR的裁员是不是算觉得膨胀之后的缩紧。

冯鑫:不是,VR的裁员第一是外部环境、资本环境变冷,要做一些防范,第二是当时VR的内容都在自己做,我们还有拍摄团队,还做过游戏,但后来市场上有都有了,就不用我们自己做了,我们都解散掉了,不需要了,合作就好了。

界面:现在还会像之前那样想拓展更多业务吗?

冯鑫:扩充到这就完了,我们十年战略就这点战略,我们就挺好的,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再向全球化再努力努力, 把产品向一带一路地区发展就完了,生意就这样了,再往后机器人什么都再说了。

3、TV和VR还没有到拐点

界面:什么时候开始决定布局VR的?

冯鑫:2013我还在主抓一个PC的项目,想改造现有的电脑桌面,鼠标滑过图标直接变成内容,这需要把桌面的底层技术做一个突破。我们也做出来了,叫暴风看电影,这个产品我做了9个月时间,做了300万的日活,但实际上做错了,2013年对我影响很大,是拐点。

当年秋天,雷军请我们几个老人吃饭,很兴奋的告诉我们说后来他宣布的的事,就是做下一百亿美金的公司。才成立两到三年,做了一百亿美金的价值,是中国乃至全世界企业史里面最快的速度了,对我影响很大。

我问雷军,到底我错在哪里了?为什么我们这么努力,好像天资也不错,却做得不好。他说你要做未来的事,你做今天或者过去的事都是错的。

我觉得他说的是对的,我的看电影做得再成功,也是在没落的PC市场,所以我们忍痛砍掉了这个项目,砍掉之后我才开始寻求投影,寻求魔镜。

界面:所以雷军算是为你怎样寻找方向提供了一个指导?

冯鑫:对,指导性的点,所以我觉得自己过去错了,顺势而为这个词虽然老掉牙,但是我没懂。

做未来的事,和马云的战略是一样的,马云的战略在这点上和雷军是一致的。做未来一定会发生的事情,借的是整个社会的力量,所以我们做电视、做VR,我们后来的战略全部是基于这个思想做的。

界面:那现在暴风现有的VRTV等业务,还需要往里面投多少钱,多久后可以回报?

冯鑫:他们所需要的资源和条件你是具备的,比如暴风有足够多的钱,我们就可以干一些更大风险的事情,因为暴风知道我们不能完全不断给这些公司输血,只能给你第一棒或者第1.5棒,所以他们如果自身不具备在市场上找到钱的能力,或自身不具备赚钱的能力,暴风其实帮不到的。

界面:接下来是不会对他们进行输血了吗?

冯鑫:不会,只能他们自己造血,它的体量级都是我说只要交钱都不会少于五个亿,甚至是十个亿左右,但好处是他们都是有限的,所以他们到了我规定的数量级之内再拿一笔到两笔,就基本上走上完全自己赚钱的道路。

TV在自己赚钱之前还需要再输入一次血或者两次血,目前来看我们还是觉得把握比较大的。

界面:TV现在具体的经营情况如何?

冯鑫:TV今年的预期是两百万,基本上电视的销量在下半年会占绝大多数比重。

今年4月份我们TV调了价,之前TV刚开始卖,亏损没那么严重,2016年上半年亏损也没那么多,我们是按那个百分比定的亏损。

但到今年第一季度或者去年第四季度,是亏损最狠的时候,一季度最严重。4月份,我们开始调价,虽然整体还是亏损,但每台亏损数量变少了,所以其实对暴风本身是盈利的,所以到二季度变好了。

大家要看到调价之后,如果销量在下滑就说明它有问题,如果销量在上升,就说明我们这个价格还是用户能接受的。这个规模能上升,我们就能整体做到盈利。所以这样看,我认为三季度、四季度明显会比以前表现的更好。

界面:对于VR的预期呢?现在很多VR公司都倒掉了。

冯鑫:暴风VR预计2018年会盈利,也可能会提前。

VR这个事情,需要整个产业群力往前跑,芯片、屏幕、硬件软件、内容服务、游戏一起干,中间有很多公司倒掉了很正常。

为什么行业一点冷一点热,是媒体和资本猛地在说,10分的东西被说成50分,底下40分都是泡沫,有一天大家发现不对了,就变成没分了,实际上,行业已经变成15分了。VR本身在增长是没变的,只是没有预想那么热。

2016年暴风魔镜销量是200多万,第一个门槛已经过去了。魔镜如果专门为了盈利,三到五个月就可以了,每卖一台赚一点,然后不花广告费,ARPU值再做一点,每年300万台的销量,每台做到30块钱,六千万出来了,养活一两百人是没有问题的。其实魔镜更安全,TV压力更大一些。

界面:你希望暴风在整个行业里处于怎样的位置,是个怎样的存在?

冯鑫:我从来没有期望过我是BAT,我从来没有想过。说实话很简单,就是我从打工到今天,我觉得最该做的事我把它做好,至于它是多大我无所谓。

基本的思维是,做多大是运气问题,和我关系也不大。老天爷赏你一次机会,没抓住是你的问题,你不能说我就要成为那个,那凭什么呢对吧?

界面:你现在心态其实挺好的。

冯鑫:我是挺好的 ,一直很好。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