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正常”?

什么才是正常?这是一个需要科学探讨的问题。

图片来源:Christopher DeLorenzo

在美国大选之后,“这不正常”(This is not normal)成了唐纳德·特朗普对手的支持者们所持续发出的呼喊:哈里·瑞德(Harry Reid,民主党参议院议员)警告说,新闻报道使这次总统选举正常化了;约翰·奥利佛(John Oliver,脱口秀节目主持人、政治评论员)关于特朗普如何异常的单人脱口秀节目在Youtube上的播放量高达1400万次;印着“这不正常”的T恤衫出现在全国各地。但是,在七月份,当评论家们抨击特朗普盛气凌人的推特内容“不正常”之后,他在推特上回应道,他的社交媒体运用情况并不是“异常”,仅仅是“现代主义总统”而已。也许他不小心说出了一个让人感到不舒服的事实:即使是令人讨厌的事情,也可以成为标准。那么他的行为能变得正常吗?

这个答案部分取决于我们如何界定何谓“正常”。最近一项研究表明,我们所认为的正常,不仅仅反映了普遍的观点,也反映了我们所追求的理想。在一个实验中,参与者们认为每天看3小时电视是正常的——处于他们所认为的2.3小时理想值和目前4小时的平均值之间。人们所认为的正常或典型,也和他们的知识体系相关。根据较早发表的一项研究,非专业人士会认为他们熟识的树木是标准的,而林业专家则倾向于把生长得十分理想的树木称之为标准。

对于复杂事物,我们感知中的理想状态是极其易变的。3岁以下的孩子对于什么是正常的表现有着自己的看法,而这些看法往往是随机的——举个例子,某个人以某种方式从包里拿出一样物品,这可能会毫无征兆地成为规范。同样的,在成年人的世界中,惯例也能以惊人的速度出现。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项研究中,社交网络的使用者们被要求查看一系列成年人图像并对他们命名,在每个参与者仅仅和组内的几个人分享了自己的命名后,整个社交网络就迅速达成了共识。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像艾登(Aiden)这类20年前不常见的名字现在变得普遍了。

同样,在令人不安的事情上,规范也可以迅速改变。在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向一组女性展示了一部认为“跟踪是一种浪漫行为”的电影。对于一些人来说,浪漫的描述手法使这种行为变得“正常”了,这一部分人随后对跟踪这一行为表现出了更宽容的态度。同样地,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发现,当人们被告知他们所不认同的仇外看法其实是普遍观点后,他们减少了对公开宣扬这一观点的人的评论。

不仅仅是去污名化这么简单,暴露在极端意见之下可以改变一个人所认为的“正常”。当研究人员向超过1000名个体展示了极端的种族保护主义或极端的种族自由主义观点后——例如禁止移民或对移民完全不加限制,受访者们原本中立的态度会朝两个极端方向移动。

所以,是的,所谓的“规范”可以让人们适应偏差。当然,如果特朗普真的希望能够被看成是一位“正常的现代总统”,那么对他而言,更简单的方法是参考现有的规范改变自己,而不是等待规范为他发生改变。

(翻译:陈宛琦)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来源:大西洋月刊

原标题:What’s Normal?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