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股价飙升50% 联发科的U型逆转

从2017年5月开始的这半年内,联发科的股价几乎增长了50%,市值涨了近2000亿新台币(约440亿人民币)。

看点:从2017年5月开始的这半年内,联发科的市值涨了近2000亿新台币(约440亿人民币),这位经过重重考验的芯片巨人正通过业务、人事、架构的多重改革与调整,在新一轮市场考验中重新焕发生机。

智东西记者 Lina

专注人工智能

欢迎爆料:lln@zhidx.com

2017年10月31日,联发科公布了今年第三季度合并财报,财报显示,2017年Q3联发科总营收为636.51亿新台币(约140亿人民币)较上季增长9.59%,净利润为50.61亿新台币,较上季猛增129% ,毛利率36.4%,较上季度攀升1.4%。

这是联发科新任co-CEO蔡力行自2017年6月正式上任以来交出的第二份季度财报,同时也是联发科近期交出的最令人满意的一份财报。净利润大增、毛利率稳固、以IoT为首成长型业务的占比更是不断攀升……它不仅显示了联发科此前一轮紧锣密鼓的人事、架构、业务改革与战略调整成效初显,更是市场对新兴业务布局的认可与看好。

从2017年5月开始的这半年内,联发科的股价几乎增长了50%,市值涨了近2000亿新台币(约440亿人民币),从三季度财报中我们可以看到,如今,这位近年间陆续经历了股价下行、业务震荡、人事变迁、公司架构重组等重重考验的芯片巨人正缓慢苏醒过来,调整步伐,在一个U型大逆转中止损回升,并开启着以物联网为首的新一轮千亿市场想象空间。

1

从业务到架构,二十载芯片老将的改革之路

联发科(MediaTek)成立于1997年,全名联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业内简称联发科或MTK。这位手机芯片巨头不仅位列世界IC芯片设计厂商前三(数据来源:IC Insights《Research Bulletin sales ranking report for semiconductor companies worldwide, and company reports》),五年前更是几乎包圆了整个中国智能手机中低端市场,在功能机时代与3G时代曾经一路高歌猛进,风光不已。

然而过去两年间,这位芯片巨人却陆续经历了产品设计偏差、产能不足、重要客户市占率下降、毛利率进一步压缩等重重考验,股价大幅震荡,甚至一路从最高526元新台币(2014年7月)波动震荡至425元(2015年6月),随即下跌至最低200元(2016年2月),在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股价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前路迷雾重重。

▲左:蔡力行,右:蔡明介

2017年3月22日,联发科突然宣布,引入曾任台积电CEO、素有“铁血经理人”之称的前中华电信董事长蔡力行担任联席CEO,6月正式上任,业界一片哗然震动。(该联席CEO的官方职称为“共同首席执行官”,另一共同首席执行官为联发科董事长兼创始人蔡明介)同时,蔡力行还将接任联发科集团副总裁、并将担任公司董事,联发科正式进入“双蔡时代”。

近年来,像联发科这样通过引入一支“铁血外力”来强调内化改革的重要性的案例层出不穷,蔡力行也是其一,这位年逾六旬的半导体老将一直以“准、硬、强”的行事风格治企著称,甫一上任就被授以三级重权。同时,联发科内部也在稳健而坚定地进行着人事、组织结构、以及运营策略的变化与调整。

从产品业务层面,联发科不仅补足了传统业务——手机芯片——在此前的Cat.7基带短板、在稳固毛利率的前提下加大芯片研发投入、在全球智能手机增势疲软的当下提出智能手机“重振计划”;同时在新兴业务上,不仅紧锣密鼓地布局抢占物联网、5G、智能设备等势头正猛的成长型业务,更是在共享单车、智能音箱等炙手可热的风口项目中抢滩登陆,进一步扩大营收占比。

人事方面,在宣布引入蔡力行担任联席CEO的同日,联发科还宣布进行公司架构调整,形成由董事长蔡明介、联合CEO蔡力行、副董事长谢清江3人主要领导、配合原有COO朱尚祖、陈冠州两人责公司日常营运管理。半年多后,在第三季度季报发布的同日,联发科宣布,谢清江将卸下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一职,原COO陈冠州将升任总经理,直接向联合CEO蔡力行汇报,谢清江未来将聚焦在集团办公室总经理业务。

2

补足短板、布局5G,重振智能手机

2016年对于联发科而言可谓喜忧参半。喜的是趁着二三线城市换机潮的兴起,OPPO、vivo两大合作伙伴异军突起,一举杀入中国手机市场一线龙头企业,联发科全年营收大涨,挤入全球前十大半导体阵营;忧的是产能不足导致芯片一直缺货、毛利下跌、产品定位失误影响市占率……

1、P23/P30临危受命,补足Cat.7短板

故事要从LTE Cat.7开始说起。

LTE Cat全名LTEUE-Category,可以理解为用户设备能够支持的4G LTE网络传输速率的等级,也可以说成是4G网络速度的一个技术标准。LTE Cat.6与LTE Cat.7的不同在于数据上传速度,两者下载速度均可达每秒300Mb,但LTE Cat.7的上传速度可达每秒100Mb,是LTE Cat.6的两倍速度。

2016年4月,中国移动突然宣布,10月1日以后采购入库的2000元人民币以上手机、均需要支持LTE Cat.7或以上的技术。4G普及速度如此之快,让众多手机厂商顿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一消息立即在整个中国手机产业里炸开了锅,而感受最为强烈、震动最大的,恐怕当初要属当时所有产品都不支持LTE Cat.7的联发科了。

虽然彼时,联发科与中国移动谈判,将LTE Cat.6的上传速度达提到每秒100Mb,称为“LTE Cat6.5 ”的折衷方案,并说服中国移动同意,但依旧对联发科的市场占有率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P23与P30部分参数

直到今年8月,联发科正式推出Helio P23和Helio P30,两款产品都支持LTE Cat.7、采用16nm工艺、支持双摄双卡双4G、并集成了视觉处理单元(VPU,Vision Processing Unit),预计Q3开始出货,终于成功补全了Cat.7这一短板。幸运的是,目前P23、P30都已经获得了OPPO和vivo手机的订单,预计这两款芯片将成为联发科明年出货的主力。

一代芯片从设计到打造的流程通常需要18-24个月,联发科已经将P23和P30的研发时间压至最低了,这其中的努力与艰辛,恐怕只有自己知晓。

2、智能手机“重振计划”

今年6月,联发科创始人兼董事长蔡明介与新鲜上任的联席CEO蔡力行曾经举办过一次股东会,“双蔡”不仅提出了智能手机“重振计划”,还宣布未来5年将投资2000亿元以上新台币在无线通讯、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业务上。

彼时,董事长蔡明介坦然承认,因产品规划的问题,今年联发科有一些市占率的流失;而本次“重振计划”的目标是下半年先稳住毛利率,再逐步取回市占有率。

首先,重振计划将从最根本的产品竞争力着手。在2017下半年里,联发科的Helio P系列与4G入门级新产品多将量产,将大幅改善LTE Cat.7和LTE Cat.4的基带成本,目前已获得中国一线手机品牌的采用,明年开始,新成本架构的基带将向全产品线推广,进而改善整体毛利率——这一点已经反应在了第三季度财报上。

不过蔡明介预计,手机芯片业务还需要1年到1年半的时间才会恢复到健康状态。毕竟每一代芯片的打造与推出都不仅涉及研发制造部门,还涉及到产业链上下游的全链协同,重建信任。

在第三季度财报公布的法说会(财报交流会)上,蔡力行表示,明年上半年联发科的两款P系列产品都将继续采用12nm工艺,而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则会跳过10nm,直接向7nm挺进。

3、加大研发投入,布局5G、AI未来

上文提到,在今年6月的股东会上,蔡明介指出,联发科未来5年将投资2000亿元以上新台币(约440亿人民币)在5G无线通讯、物联网、车联网、人工智能、AR/VR、工业4.0、软件及网络服务领域。(根据财报显示,联发科2017年Q3的研究发展费用为141.99亿新台币,占总营收22.3%)

同样是在第三季度财报公布的法说会(财报交流会)上,蔡力行还专门提到了联发科在5G与人工智能方面的进展。

在加入联发科之前,蔡力行曾经在中华电信担任董事长兼CEO一职,有着台湾地区最大的固网电信、数据通信及移动通讯公司高管背景的他自然在5G方面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与积累。

蔡力行在法说会上表示,联发科将持续加大投资5G。5G对联发科这个拥有多平台产品的公司来说是一个跨平台的机会,未来从手机、物联网、再到汽车电子等领域,5G的应用将会更加广阔广。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9月,联发科宣布成功实现面向3GPP 5G标准终端原型机与手机大小8天线的开发整合,并携手华为完成5G新空口互操作对接测试(IODT),实测吞吐率超过5Gbps,成为首家拥有手机尺寸天线、与通信设备厂商完成对接测试的芯片厂商。

“联发科的所有布局都在为2020年5G芯片商用做准备。”法说会上,蔡力行如是说道。

除了5G之外,人工智能也是目前炙手可热的风口之一。

上文提到的Helio P23和Helio P30两款产品中都集成了VPU视觉处理单元,除了能够在图像处理方面更低的功耗、更好的性能外,还开放第三方合作,能够为用户提供人脸识别、HDR影像等功能。而在明年上半年联发科将推出两款P系列产品中,都会搭载2块以上的VPU,加强手机在人工智能、摄影、VR/AR等应用。

此前,联发科还投资了国内AI创企深鉴科技,在今年10月的深鉴科技Pre-A轮融资发布会上,深鉴就曾发布自研AI芯片“听涛”,2018年上半年正式出货。也许最快在2018年,我们就能看见集成AI模块的联发科芯片面世。

3

拿下共享单车、智能音箱,抢滩物联网大潮

虽然联发科向来以手机芯片业务所为人熟知,但其实在这20年发展以来通过自行研发和投资并购的方式,联发科已经将业务布局拓展到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从今年年初起,联发科正式将业务分为三大类:移动运算平台(包括智能手机芯片、平板芯片等)、成长型产品(物联网、电源管理、ASIC等)、成熟型产品 (电视、功能手机、DVD等)。

此前,智能手机类业务占了联发科总营收的60%以上。然而随着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日趋饱和、厂商厮杀渐入红海,智能手机的利润空间也逐渐降低。为了应对这一趋势,联发科一方面推出了以Helio X系列为首的芯片产品,意图进军高端市场;另一方面,则是不断加大以智能音箱、共享单车、NB-IoT为首的成长型产品营收占比——这一举措在第三季度毛利率止跌回升中可初见成效。

▲2017Q2-Q3联发科业务占比变化

我们先拿智能音箱为例。近两年来,智能音箱市场的火热程度有目共睹,而智能音箱市场的开山鼻祖——亚马逊Echo,正是联发科的早期合作伙伴之一。

▲亚马逊Echo Dot

亚马逊Echo系列产品(Echo、Echo Plus、Echo Show等)自2014年上市以来的总销售量一直众说纷纭,但根据CIRP、RBC Capital Market、Morgan Stanley等机构的估计,这一数字已经超过了1100万台,这一销量让它以71%的占有率制霸了整个智能音箱领域,而其中一半的份额要归属于Echo Dot这款入门级产品——而Echo Dot芯片这一市场早已被联发科成功拿下。

▲天猫精灵拆机图,三排左二为搭载了MT8516的主控电路板

此外,天猫精灵、问问音箱等国内音箱知名玩家也陆续使用上了联发科的芯片(比如天猫精灵的主控芯片为联发科MT8516智能语音芯片,也是联发科近期专门为语音设备打造的芯片之一)天猫精灵为了备战“双11”,更是在10月20日率先开启99元价格大促销;据智东西产业链消息,本次阿里为天猫精灵的双11大战准备了约80万台的供给量,至少准备投入补贴1.6个亿。

有传亚马逊下一代Echo产品很可能将选就颇具成本优势的联发科,而全球市场占比第二的谷歌的Google Home智能音箱也因同样原因成为了联发科潜在客户。不过在第三季度财报公布的法说会(财报交流会)上,蔡力行没有对这个传言进行正面肯定或否定,只是表示“在这里对于客户的事情不做过多讨论,但(联发科)对于明年(智能音箱市场)的成长非常乐观”。

▲小蓝单车

除了智能音箱之外,这两年来另一个火热的市场风口则当属共享单车了。在共享单车市场,联发科主要占据的芯片模组市场有三个:2G、蓝牙解锁、卫星定位。在2G模组上,联发科所占份额超过九成。号称“行业老三”小蓝单车使用的额就是联发科的物联网芯片MT2503,该芯片能够实现定位、传输的系统级封装。而摩拜和ofo虽然使用了Simcom的Sim800模块,但其中集成了联发科的芯片(比如摩拜使用的是MT6261芯片),由Simcom最后封装了GPS等其他通讯模块后供给摩拜和ofo。

联发科技副总经理暨家庭娱乐产品事业群总经理游人杰就曾表示,国内物联网市场确实超乎联发科预估,光是国内共享单在年初的预期大约为3000万台,现在来看今年的数目甚至有可能到4000万左右。今年第三季度,物联网业务营收占了联发科成长型产品营收的一半以上。

▲2017 MWC上海中,中国移动展台联发科和中国移动推出的通用模组

此外,在2017 MWC上海期间,联发科技宣布推出旗下首款NB-IoT(窄带物联网)芯片MT2625,并携手中国移动打造业界尺寸最小(16mm X18mm)的NB-IoT通用模组,为物联网设备提供低功耗、低成本的解决方案。

4

结语:止损回升,稳健发展

在智能手机存量市场几近饱和的当下,联发科除了进军高端芯片,提前布局5G、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剑指增量市场外;还及时调整业务布局,加大成长型业务布局,抢滩新兴市场。

过去的这两年间,联发科曾经赶上了OPPO、vivio的辉煌时代,却也曾遭遇过市场的动荡。如今从三季度财报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位沉睡的芯片巨人正缓慢苏醒过来,从内到外进行着组织架构与业务布局的大型改革,不仅在一个U型大逆转中止损回升,还开启着以物联网为首的新一轮千亿市场想象空间。

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在今年6月的股东会上也曾提出,“目前全球前10大半导体公司来自中国的营收超过一半,中国发展半导体产业决心不会改变,国际半导体大厂和中国合作的脚步也不会停止。”足以证明,未来,无论是芯片还是物联网等业务,联发科都将继续加大对中国市场的投入,进一步巩固市场地位,寻求稳健发展。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