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红花会与摩登天空解约背后,嘻哈音乐产业正式“商业化”

嘻哈音乐人的未来将如何抉择?

红花会PGone演出现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赤木瓶子

前有唐德影视“被解约”,后有红花会与摩登和平“分手”,在音乐圈子的不同角落,解约事件总能成为映射出一场市场变革的大戏。

11月13日晚,红花会发表官方声明,宣布退出摩登天空旗下厂牌MDSK,半小时后,MDSK厂牌也通过官微回应确认此事。这次突如其来的“分手”给红花会与摩登天空短短9个月的合约期画下了句点,也掀开了一轮关于嘻哈音乐人从地下说唱团体、到成为主流市场中有能力自立门户的人气团队趋势的后续解读。

作为MDSK厂牌的主推大将,有人认为红花会在与摩登天空签约短短九个月的时间里,着实赶上了嘻哈产业在中国的爆发期,成为嘻哈浪潮下当之无愧的“时代弄潮儿”,现在是“火了就离开了”,并推测红花会成员PG ONE将自立门户。也有人认为,公司无法提供其想要的东西,二者是“和平分手、好聚好散”。

而在脱离了传统唱片公司的“避风港”之后,音乐人在具备了更为自由的选择空间的同时,也几乎舍弃了传统唱片公司的包装、宣发到后期的优势,下一步又该如何行进?近年来,音乐人与厂牌解约事件虽细数寥寥,但在这背后,不仅是音乐人对脱离体制后的自由的追逐,也成为了嘻哈音乐人愈渐强大到“自立门户”的象征。

嘻哈产业羽翼渐丰,解约是“过河拆桥”还是脱离体制的“英雄情怀”?

今年三月,红花会正式签约摩登天空旗下MDSK厂牌,成为MDSK厂牌中第一组地下嘻哈音乐人。随后MDSK陆续签约了Tizzy T、满舒克等在业界小有名气的嘻哈音乐人。在和摩登签约的9个月时间里,红花会成员依然保持着不低的单曲产量,尽管在这些大多为独立发行的EP当中,仅有5张为摩登天空发行,并包括MDSK旗下艺人的合制作品。而红花会的行程也大多为团体性质的音乐节,以及一些商业合作推广。

关于此次解约的缘由众说纷纭,从红发会官方微博来看,原因大致可以概括为“公司未按合同履行义务”、“未配备成熟经纪人”与“安全得不到保障”。紧接着就是粉丝未预料到的后续影响:原定于11月18、19日于杭州及程度举办的MDSK音乐节也被整场取消。摩登天空于14日晚发表新声明中,称这次取消事件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以及一些客观的天气因素。

就摩登天空对嘻哈产业的布局动作而言,自2016年11月宣布成立嘻哈厂牌MDSK,到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陆续签约Kai Luen、万妮达、陈冠希与红花会、Tizzy T、满舒克三员大将,再到在广州草莓音乐节设立嘻哈舞台,举办MDSK音乐节,摩登天空在不到一年时间里不断将知名嘻哈音乐人纳入麾下,并凭借草莓、MDSK等音乐节来消化签约嘻哈音乐人并实现商业变现,这也是摩登独有的商业变现方式。

在签约摩登天空之前,红花会一直作为一支相对完整的嘻哈团队在嘻哈圈子中小有名气。目前红花会成员主要有弹壳、阿之,丁飞,贝贝、Mai ,PG ONE、BrAnT.B等。除了涉猎涂鸦、beatbox等多元文化,红花会幕后还有专业的混音师、制作人、策划人及宣传团队,能够独立制作音乐,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完整并多元化的说唱团体。与摩登解约之后,尽管舍弃了摩登的资源、宣发优势,却也拥有了更多自由发展空间。

紧随市场步履签约唱片公司,还是自立门户成为下一个“二手玫瑰”?

解约之后,红花会中的人气成员PG One将何去何从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有业内人士透露,他很有可能自立门户,其中一个线索,来自红花会成员丁飞的微博转发,“个人该履行的合约,未完成的都会履行完,不会受影响,他也会有自己的专属团队”。

或许在一些嘻哈音乐人看来,步入主流圈或公司就像带上了紧箍,有如GAI、VAVA等签约唱片公司与主流市场形态接轨的嘻哈音乐人,也有小老虎等追求独立自由状态的嘻哈音乐人。对于这些嘻哈音乐人而言,在爆红之后能够留下来的最有意义的事情,不仅是“钱”,而是终于有能力专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不仅是嘻哈音乐人,对于独立音乐人而言,在得到主流市场的空前曝光之后,一部分音乐人同专注音乐内容的音乐公司签约、迎合主流市场,还有一部分音乐人,不愿被一纸合约束缚的音乐人选择继续保持自由状态,维持独立音乐人的生活,在挂靠大音乐厂牌与独立工作室之间选择了后者,比如逼哥、陈粒、好妹妹等独立音乐人。

作为第一个进军工体开演唱会的摇滚乐队,去年5月,二手玫瑰在与摩登天空期满解约后,也在向着独立音乐工作室的步伐行进,并且涉及到更多跨界合作合作事项。而关于不再续约的原因,主唱梁龙曾表示:" 在摩登天空待的有点开始混日子了,觉得这样也没啥意思,所以就分开了。分手是为了更了好的合作。"今年年初梁龙在接受道略音乐专访时,回答的更为直接:" 离开摩登因为我想当老板,这没啥可藏着掖着的。"

毕竟艺人经纪只是唱片公司的一个环节,唱片公司所代表的也不仅是音乐,大的唱片公司如摩登天空除了做艺人经纪、唱片版权与现场音乐之外,在图书出版和创意视觉设计、运动品牌方面也有所涉猎。

一方面,独立音乐人身份能够得到更大的发挥空间,另一方面,音乐人恢复独立身份后也将被各大音乐平台瞄准,成为新的抢手资源。对于正在开掘付费用户的在线音乐平台来说尤其如此,毕竟抓住了独立音乐人资源,就占据了线上流量红利的入口。

从地下巡演到“有嘻哈”,嘻哈产业价值如何步步显露?

有人认为红花会是《中国有嘻哈》催生的嘻哈热潮下最大的受益团体,红花会的整体知名度也从地下圈冲到地上,据当初摩登天空沈黎晖表示,旗下有些说唱艺人的出场费,在节目播出后翻了20倍。 在主流市场,红花会中的两位成员成人气较为突出,野蛮增长的人气自然绕不开《中国有嘻哈》这档节目。《中国有嘻哈》冠军之一PG ONE从参加节目最初的3、4万粉丝飙升至436万,小白也已拥有百万粉丝。

独立音乐人登上商业渠道的机会为数不多,而对于独立的嘻哈音乐人而言,嘻哈产业的主要变现路径主要有几种:音乐版权、广告代言及推广活动、线下巡演、嘻哈赛事等。而一直处于商业变现下游端的嘻哈音乐人们也在今年完成了“扬名立万”。

大多数地下rapper只能拿着几千块的薪水在夜店驻场,或者通过巡演、livehouse及音乐节等产业链下游端来完成商业变现。能够接到主流广告商的代言及推广活动是这些曾经的地下Rapper无法想象的事情。而在《中国有嘻哈》比赛结束后,这些嘻哈音乐人几乎是在短期内凭借暴涨的人气也成为了资本市场的“香饽饽”。

嘻哈音乐人商业价值也在步步显露,商业价值迅速被资本开采挖掘及变现,PG ONE被《蜘蛛侠》片商钦点为主题曲创作者、与《英雄联盟》、雅诗兰黛等各大推广、品牌商进行代言合作,GAI与李玉刚合作为美团推广、孙八一代言农夫山泉、小青龙代言魅族手机等等。借这一波热度,嘻哈背后的商业价值迅速被资本开采挖掘及变现,无论是大片献唱还是品牌推广,嘻哈选手的商业价值都在被“趁热收割”。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嘻哈音乐人的竞争力也在步步显露,无论是签约唱片公司跟紧市场节奏,还是坚持做个自由主义的实现更大的野心,都要建立在仔细挑选与谨慎匹配之上。

来源:娱乐独角兽

原标题:红花会与摩登天空解约背后,嘻哈音乐产业正式“商业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