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成高铁开通:秦岭“天堑”变身城市“引擎”

台湾一档节目曾盛赞大陆高铁发展迅速,认为西安至成都的高铁“将阻隔诸葛亮六出祁山的‘天堑’变为‘通途’,西成高铁迥异于其他高铁的通车,具‘千年意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台湾一档节目曾盛赞大陆高铁发展迅速,认为西安至成都的高铁“将阻隔诸葛亮六出祁山的‘天堑’变为‘通途’,西成高铁迥异于其他高铁的通车,具‘千年意义’。”

中国西部最重要两个城市之间高铁的通车颇为坎坷,传闻2017年10月1日通行,但直至12月6日才正式开通。其实,通车时间推后之困,同时也是该首条穿越秦岭的高铁的重大意义所在——施工与通行难度极大。

尽管当地媒体将“早上吃羊肉泡馍,下午坐在火锅边”作为西成高铁最直接的意义所在,但“16小时车程缩减至4小时内”,对西安与成都的协同发展,对汉中等途经城市“革命性”提携,以及对西安主城区周边卫星城市的拉动——其红利释放,才刚刚开始。

西南财经大学副教授刘璐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称:“西成高铁开通,让中国的高铁网络上完成了西南部分这最后一块‘拼图’,将西南地区真正融入华北和华中。”

界面新闻记者以阿房宫站为例,解读这条连接这两个西部最重要城市的高铁,对区域发展带动的意义所在。

高铁网络完成西南最后一块‘拼图’

蜀道之难,似乎千年未改。

即便在中国高铁蔓延的大浪潮中,成都与中部地区的往来似乎依然“安之若素”。比如,你如果不选择乘飞机,那2017年12月6日之前,从西安乘火车到成都要耗时16个小时。而比对之下,目前国内历时最长、北京开往昆明的高铁全程也只需约12小时。“秦岭阻碍”与“蜀道之难”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这一局面在2017年底被改变。12月6日上午,两列CRH3A型动车组从成都、西安两地对开,西成高铁正式通车。这条全长658公里、首列穿越秦岭的高铁连接起了汉中、广元与江油等重要区域。而市民的期待也极为殷切,据售票部门的统计,首发车车票,约半小时售罄。

西成两地对高铁的期待,除了有行驶时间缩短的考量之外,还有安全方面的诉求——高铁的通行让穿越秦岭的危险正在缓解。秦岭公路是中国最危险的路段之一,今年8月10日晚,位于秦岭隧道的京昆高速西汉段发生一起单方交通事故,一辆自成都驶往洛阳的大巴车行驶至秦岭一号隧道时撞向隧道口,造成36人死亡、13人受伤。

这条被授予关注的高铁的通行,其意义还不仅于此,界面新闻记者查询发现,西成高铁将与成贵高铁、贵广高铁一起构成另一条西安至广州的高铁线路。

其中,成都至贵阳的高铁路线预计2019年底建成通车,而贵阳至广州的高铁则于2014年12月26日正式通车运行,列车运行时间由20小时缩至5小时左右。

对于陕西而言,这是一条先于包海高铁(包头至海口)的另一条高铁路线,而后者要预计2020年才能建成通车。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在中国快速客运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中,西成高铁与西武、西延、西渝、沿江、徐兰、福银等相衔接。在西安枢纽衔接郑西客专、大西客专、陇海铁路、包西铁路;衔接成贵客专、成渝客专、成灌铁路、成昆铁路、川藏铁路等。届时,川渝北向连接西北、华北、东北及河南、华东北部等地,形成前所未有的快速客运通道。

刘璐对界面新闻记者称:“西成高铁的开通,让我国的高铁网络上完成了西南的最后一块‘拼图’,从而将把西南地区真正融入华北和华中地区,使得西南铁路正式接入全国高铁网。”

城市“引擎”——阿房宫站

事实上,西成高铁对区域发展的影响的红利,尚未释放——恐怕其影响也远不止目前所料。比如,有专家认为,西成高铁对汉中的贡献,会立即体现在其GDP中。我们以西成高铁阿房宫站为例,分析高铁站对城市与城区的带动。

西成高铁从西安北站开行不到30公里就达阿房宫高铁站——这是西成高铁自西安北站引出后的首站,也是唯一一座没有以具体地名命名的高铁站。

这个位于陕西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的高铁站,在正在兴建的大西安中央商务区西侧,距未来大西安沣东CBD核心区直线距离仅1.5公里。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在陕西与西安两级政府最新规划中,西咸新区所在的新的中轴线,将成为大西安区域拓展与经济增量新的核心区域。而西成高铁穿过西咸新区,设立阿房宫站,将再次加码该区域。

西成高铁通车之前,西安官方已经谋划将多条交通线路与阿旁宫站对接,使后者成为西安乃至陕西交通与城市节点。

沣东新城宣传部门的一位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西咸新区方面开通了3条公交线路与西安市公共交通系统、西咸新区主要景点、地铁衔接。未来西安地铁11号线将与高铁站无缝接驳。”

依照规划,阿房宫站为西安“四主一辅”客运枢纽的辅助站,未来还将接入关中城际铁路按中间站设计。而预计2020年西成高铁日通行客车125对,这意味着每4分钟就会有一班列车发出。

西成高铁开通后,阿房宫高铁站将成为大西安中心区域的交通枢纽,人流将被极大地带动。旅游交通来看,此地距西安钟楼不到10公里,距西咸机场也仅仅9公里,距西安火车北客站6公里。便捷的高铁与城市交通,让这个区域成为大关中旅游的中转站和终点站。

沣东新城宣传部门的一位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沣东新城有周镐京、秦阿房宫、汉建章宫等遗址,还是牛郎织女传说发源地、诗经文化发源地,可称得上是中华文化的发祥圣地,极具旅游开发潜力。”

此外,位于沣东新城的斗门水库项目是陕西省“引汉济渭”输配水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项目整体建成后,水面面积将达10.4平方公里,成为西安最大的水生态旅游目的地。

而在西安官方规划中,沣东新城将逐渐成为西安国际化大都市的主城功能新区和新兴产业聚集地。事实上,阿房宫站所在的区域是目前陕西最重要的项目落地之处。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瑞典宜家、华润二十四城、保利商业综合体以及华侨城旗下欢乐谷项目,均已布局该区域。

不过对于沣东新城而言,未来影响力最大的建筑恐怕是已开建的501米超高层城市综合体——中国国际丝路中心。中国国际丝路中心开发商绿地集团官方微信披露,该中心预计总投资超400亿元,将打造“现代化大西安新中心”。

而陕西官方也期望该501米的超高层综合体能带动新型的区域快速聚集人流,并带动该区域成为新的商业与商务中心。

绿地集团还在该区域布局了住宅项目,其置业顾问对界面新闻记者称:“目前围绕中国国际丝路中心与沣东新城管委会区域的所有项目,均已开建动工。”这就意味着,其崛起的速度远比预料中的要快得多。

上述沣东新城宣传部门负责人预估,阿房宫在此设站之后,将外来人流迅速中转与聚集至陕西最新、最热的发展区域——西咸新区,最先带动的是旅游;而便捷的城际交通、城市交通将带动阿房站成为重要的节点。

可期的“西三角经济圈”

2017年12月6日西成高铁开通当日,铁路部门相关责任人对界面新闻记者披露:“这条设计时速250公里的高铁,目前只发‘D’字头列车,待‘G’字头铁路通行,两个西部重镇的通行时间将由4个多小时缩至3个小时。这就意味着,成都与西安将彼此纳入“三小时经济圈”。

可以肯定的是,两个城市已经在竞争中使暗劲,虹吸效应在高铁开通后在所难免。

事实上,在王永康履职西安市委书记之后,明确提及对标成都,并且数次派西安的干部挂职成都。但无论经济基础、城市建设、行政效能,甚至城市宣传等方面,成都均甩开了西安。西安则在“史上发展机遇最密集的黄金期”裹覆下,势必要奋力一搏。

有意思的是,西成高铁正式通车后,成都与西安重要媒体都在强调这条“通途”对两个城市的协同作用,而对由此带来的竞争,双方都保持谨慎的考量态度。

多数专家也认为,这条高铁开通更多的是联动两个城市。陕西省宏观经济研究会会长赵锐认为,西成高铁开通将先后为两地带来消费红利、产业红利、改革红利与开放红利。

比如官方统计,在西成高铁开通的首个周末,去往西成方向的旅客有近4万人。西安与成都都是旅游城市,对两地而言,竞争与协同共存。西南交通大学另一名教授也认为,应该基于西成高铁带来的便捷,推进成都与西安的国际旅游合作,共同打造“成都-西安”黄金国际旅游线。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西安到重庆的高速铁路需经过成都。而最新的消息显示,西安到重庆直达的高铁预计2018年开建,建成通车后,西安2个小时左右就会到达重庆。

届时,中国西部最重要的三个城市西安、成都与重庆将会连接成一个“三小时经济圈”,其中西安—重庆、重庆—成都两条高铁路线仅需要2小时。

在中国西部承接东部产业转移的大背景之下,三个城市的协同发展将有非常可期的想象空间。尽管早在2004年,就有中国区域经济与城市发展学者提出“西部大三角经济圈”概念。但彼时,距离成渝高铁投运还有10多年时间,那只是地理学上的“西部大三角经济圈”。

刘璐认为,西成高铁的开通把西南真正融入华北和华中,对西南来讲,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新战略平台形成,陕川渝三地也将形成新的大型“经济圈”。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