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家王烁:我尽量少画,让读者脑补

王烁是我们都很喜欢的一个漫画家。他曾在法国攻读漫画学位,是研究者,也是艺术家、漫画作者,同时,他也在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教漫画。去年他出了一本新的漫画书,在年前我们节选了里面关于过年的漫画。在这次的采访之中,我们不仅在对一个漫画家提出关于创作的问题,也是在问,中国的漫画现在情况如何?到底漫画中的美在哪?

2018年03月07日朱墨 北京来源:界面新闻

随笔

正午:请介绍一下你自己。

王烁:我叫王烁,画漫画的时候我用anusman这个名字。我算是个画漫画的吧。在法国学了漫画的硕士,回国隔了几年又读了个漫画的博士。现在在北影和美院教漫画相关的课程,自己也写些东西,做些独立出版的漫画册子。今年正式出版了一本漫画书叫《门先生》。

正午:能聊聊在法国学习漫画的时候吗?

王烁:我是在法国的第三年去的安古兰,那时候的学生没现在的学生条件好,去法国的学生基本上是工人家庭的,因为法国的学费便宜。我记得我刚去安古兰上学的时候是十月份,已经挺冷的了,我找房子找了三天,小城市找房子很不方便,我都记不住我是怎么找到的了。最后租到一个小阁楼,我在这里一直住到回国。刚去的时候家里啥都没有,房东只给我一个沙发,然后暖气坏了,屋子还没电,特别冷,我缩在睡袋里面,白天出太阳的时候,我躺在厨房的地下画画,那时候没别的事儿,每天就是去漫画图书馆看书,去学校图书馆看书,然后借一包书回家看,画画。

安古兰的欧洲高等图像学院,法国唯一的漫画专业学校

 

学校里面我最爱去的两个地方,一个是图书馆,我很多想法都是在那想出来的,图书馆的两位管理员特别好,现在很多地方的图书馆管理人员都没过去的专业,我有时候看一本书特别喜欢,然后去问图书管理员,它们会给我推荐很多相关的书籍,而且特别发散。再一个地方是出版的工坊,我最后一年基本都是在这两个地呆着的。我那时候带饭去学校,因为家里在山上,回家太累了。中午吃完饭,有时候我背点酒去学校,喝完坐在河边趴会。下午在图书馆画画看书,看到晚上再慢慢溜达回家,有时候顺便去趟超市,走得稍微远点。城里有个小商场,我只去那里买本子,因为便宜。

这两年内我去过一些漫画节,挺好玩的。但相比现在看到的漫画,我觉得那时候还是东西有点少,不过现在没过去那么激动了,过去看到好漫画特别激动,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的缘故吧。

 

正午:除了是漫画家,您平时还是美院的老师,也研究漫画。您觉得这几年国内漫画的环境有变化吗?

王烁:我就从作为一个漫画作者的角度说,我的感觉是近一两年,独立出版的漫画越来越受到年轻人的关注,但原因可能在于之前并没有什么这样的大范围活动,或者之前的媒体宣传并不像现在这么便利,导致很多人不知道有相关的活动。

然后漫画的引进变多了些,起码有很多过去我觉得完全不会引进的漫画,也被翻译出版了,对漫画从业者来说,这是非常值得记录的大事件。其实读者需要出版行业慢慢引导,除了专业的漫画爱好者外,一般人不会去特意寻找外版的好漫画,这里面原因很多,很多对于从业者很简单的问题,对另外行业的人来说就根本不可解答。所以,在大众出版领域有这么一个东西出来,大家才会慢慢开始对其关注。过去我们太担心读者的接受力了,其实大部分读者还是想试试新食物的。

然后一些与独立出版相关的行业也慢慢有了,例如书店,做书籍印刷的工作室等等。这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部分。这其实就是某种技术的进步,只有行业具备某种完整性,才会使得在此层面上有所提升。

所以我还是很看好今后这几年的。

正午:您的学生都喜欢什么样的漫画?他们毕业后从事漫画工作的人多吗?

 

王烁:什么风格都有,其实过去我认为都是喜欢日本主流漫画的,但其实并不是这样。其实就是入学前看得少,不知道,其实和我们当初学画画一样,市面上我们只能看到些大师作品,但这些书其实是给大众普及审美用的。就像市面上的漫画一样,这些漫画就是给大众看的一种以漫画为表现形式的作品。但漫画远远不止如此。

毕业后从事漫画的不算多,其实艺术相关行业均如此。一是很多学生对某些专业抱有幻想,但实际学习后发现自己并不适合;另一方面是漫画行业本身太局限。

 

原因有几点,一是国内主流(主要流通)的漫画还不太成熟,我所谓的不成熟指的是作者在其中所占得比重太小,基本上就是一个会画漫画的画手;二是完全个人行为的漫画,作者无法以此谋生,其实这在早先应该算是个悖论,但近几年慢慢被打破,原因是作者可以通过公众号或微博积累出特定的粉丝人群;三是漫画的行业过于单一,或者执行者缺少基本的行业知识。这影响了对真正好作品的发现,同时在培养作者上,也很少有人愿意花时间去慢慢做。

正午:门先生这个系列是怎么开始的呢?

王烁:最开始是和我的一位好友DaoDao(我叫他:道道君)一起做的一个形象,那时候我俩在电台工作,算是一起想做的一个小项目吧。最开始是想做成动画的,种种原因吧,最后我们把他做成了漫画,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样子。

正午:门先生的形象是如何设计出来的?有现实的参考吗?

王烁:若是现实参考,那应该是在道道君的脑子里有,我没见过这人的照片,这人是他之前在四川住的时候,一个同住的房东。我是听他的描述画成这样的,应该无差,也或许完全不一样。反正最后就这么定了。哈。

正午:漫画里的文字都是你写的吗?

王烁:门先生的漫画应该分两个阶段,早先是道道君提供剧本,我给它画成漫画,这里面肯定有一部分是道道君写的文字,当然有一部分是根据漫画的画面加的,这部分是我自己写的。后期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没有剧本这个阶段,想了就画,所以这里就都是我写的了。

正午:当初为什么想要用毛笔来画?

王烁:门先生最最开始的时候是用科学毛笔(就是一次性的毛笔)画的,因为我之前一直用毛笔画,但是在单位画的话,用真毛笔的话总有些不便,所以取而代之就是用科学毛笔,但画了一段时间后,我觉得画完了扫描修图再按照手机的尺寸裁剪实在是太不直接了,因为纸上是一种构图,到了手机上因为阅读的顺序和大小感受,有很多东西都要重新改。这之后我就直接用手绘板画了,但基本就是单黑的线条,而且画的很随便。因为我只在乎把事情记下来。再之后,出了书,我又重新把所有的故事换真毛笔在宣纸上重新画了一遍。目的是为了让视觉上前后统一。一口气画了一个多星期。所以,现在书里面的门先生,是新画的,包括里面的字和所有内容,都是新画的。

正午:您的漫画是四格漫画吗?但没有边框。为什么?

王烁:格这个问题是这样的,如果我们回忆早期的漫画,它们是有格子的,这是因为人们没有养成一种对陌生画面的区分能力,至于之后受电影影响的漫画分格又是另外一种,这两种其实是一码事,它们都是在指引人们观察的方法和角度。

若我们以宽泛的角度看待方法和角度(或者说分格),那么一本书其实就是个角度,页面也是一种角度。我们现在看到的无格,是建立在前期我们阅读漫画习惯的基础上,因为我们知道这些图像是被分格的,这种意义上,格有没有其实无妨。

页面就是分格

 

另外一方面,图上文下,文字就充当了最简单的格的意义。就等于是我们在两个图之间画条线,这样就是两个图了,文字在这之上还解释了为什么将上下图分开成两个图。所以,门先生以单页论,是最少的格数:双格漫画(我觉得以单页论,双格是连续漫画中最少的格数了,若是单页单图,那么就单页本身来说,那基本就是在画一张画而已了),但若是按照对页关系,那么门先生又是四格,因为每个单页上是双格的。虽说故事并不是只有四个格便完成的,而是有好几页的短篇故事,但从对照关系上看,我觉得可以将其划为四格。

正午:在书里面,有一些有场景的单幅漫画很迷人,能让人看很久。这些场景都来自城市里的市井。你对城市的生活有特别依恋吗?

王烁:那些地方都真实存在,但画的时候我刻意加了些我当时的爱好和想法,以及它们对应插入页面的前后故事,应该说是先有故事,然后我再根据故事去计划的这些小画面。这些场景真实存在,但它们绝对又不完全是照着画的,有件事情其实很有趣,例如我画的一个景色,我老婆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北京动物园的狒狒馆那边,但你若真的拿着这图去狒狒馆,你会发现除了笼子一样,其它周围的树木什么都是不存在的。

隐居者公园与比高蛇间的插页,画的是北京动物园的青狒狒

 

我们生活中有两种风景,一种风景是景点的一样的风景,另外一种风景就是这些景点之外的配景,其实大部分是这种配景,当然配景里面还有你所喜爱的景色,它们又变成你的景点,这本书中的这些图就是这种景点,因为它们记录了我自己的一部分感受。

正午:漫画是极简的,一般只有门先生,和偶尔的一些事物。这和在国内主流的漫画风格是背道而驰。当初为什么想要这样去画漫画?这似乎需要更大的勇气。

王烁:勇气我觉得确实是相较产生的,但对于我自己来说,我就是实实在在的把东西记下来,至于记成了这个样子,多是与性格和表达有关。我自己有个小理论,我觉得言多必失,这个‘失’其实是针对于读者的,算是失去思考力,失去想象力等。有段时间我记得在很多领域都强调让作者的成分减弱,给予读者更大的空间。其实是一样的事情,怎么给读者空间呢,我想绝对不是把一个故事打散,把一个故事的结尾变得开放等等,这点在漫画里能做的事情更多,因为漫画的图像都是作者画的,它不同于电影,在漫画里,你画一条线一个圆圈,就可以成立为一个物体,我们并不需要在任何故事中都把物体尽力的贴近于现实,这是漫画的一种自由。

门先生内页

 

所以我尽量少画,让读者自己的脑补其它东西。这样其实挺美的,因为我觉得有一部分读者是高于我对某种美的想象的,所以倒不如把这些空间留出来,我做我能做的事情就好了。

再则,我其实也有画得很精细的,精细的原因也与前者说的不矛盾,我觉得这种故事就该用精细的画法去画。就像某种食材你就得好好加工,某种食材就不必费力加工一样。

正午:漫画里有很多生活里的小情趣,都来自你的生活吗?有一个故事是你最难忘的吗?

王烁:都是我生活相关的,这本书其实就是一本以门先生为主角的我自己的小日记。只是这个日记不同于普通的私人日记。是有故事在里面的。其它的记得不太清晰,就说过年那七篇吧。那七篇是完全新加进去的,所以也是完全新画的,它里面的故事就是我2017年那年春节过年的事情,都是些琐碎的小事儿。从回家,在家最后到要走的时候,种种无奈和牵挂吧。我想这些感受和很多在外地工作的人会很相似吧。

正午:漫画里的字很好看,能聊聊字的出处吗?

王烁:出了门先生之后我写过一篇文字,说我里面的字是我尽力模仿爨宝子碑的文字,其实我是瞎写瞎临,爨宝子是我最喜欢的,但要说像也就是封底的那段话算是爨宝子,书中的文字我是跟着笔的感觉来的,基本上脑子里是取三个字体的法,其一是金农的隶书,其二是王丹虎墓志,其三是爨宝子,其实都算是碑体的字,我喜欢那种坚硬有折角,且很笨拙的字。我觉得这种感觉很舒服,写的时候没有刻意去想他和故事有什么联系,但是事后想想,确实也与门先生有点像。

金农的隶书

 

王丹虎墓志

 

爨宝子

 

 

正午:有漫画接近你心中完美的漫画的形式吗?

王烁:我觉得是在变化的,每隔那么一段时间我脑子里面就有个完美形式的漫画,像最开始接触漫画的时候,我喜欢那种张扬的笔法刺激的故事,画得乱七八糟的,我觉得那种特好。再之后画多了,我喜欢那种结构完美的,且最好没什么文字的。只用结构和图来说故事的。最近我喜欢古味儿多些的,其实有点像又回到最开始了,开始关注那些细节性的东西和故事的细节之间的关系,我觉得here那本漫画书不错,若是里面的画面再能随着故事有些变化就更好了。石涛的册页我也很喜欢,我过去有段时间觉得石涛太炫技了,但这段时间想来,若是他的每种表达都是根据他对这种情境的理解所为,那或许确实要比其他人来的更真诚。我觉得漫画也该如此。

苦瓜和尚书画册

 

正午:门先生系列还有继续吗?

王烁:有的,之前的稿子其实还没有用完,现在书中的稿子其实是一部分,然后我现在也还在画,只是中间断了几年,可能再新出一本的话,门先生的故事整体感觉上会有些变化,但故事我想依旧是生活中的一些小事情。

门先生系列-隐居者公园

 

 

 

 

 

 

 

 

 

 

 

 

 

 

 

 

—— 完 ——

王烁(anusman):旅法漫画硕士(研究漫画分格)、漫画博士(还是研究漫画分格),同时也算是个艺术家、漫画作者和教书匠(北影和美院)。出版有《门先生》、《le Caillou》、《Kingdom of Rice》、《anusman的无字漫画1 &2》等漫画书。

视觉编辑:朱墨。联系信箱:zhumo@jiemian.com。视觉栏目欢迎来稿,回复较慢,请见谅。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1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