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愤怒的女性角色正在逐渐瓦解男性霸屏

如果女孩们从小就知道她们是可以爆发的火山,我们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呢?

从左上角顺时针分别是:《镜花水月》、《杰西卡·琼斯》、《傲骨之战》、《好女孩》

作者/Arielle Bernstein,《卫报》撰稿人

在NBC新剧《好女孩》(Good Girls)的开头,我们看到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大喊着:“我们要摧毁这个父权体制!”之后,我们了解了三位非常不同的女主角,她们分别有着一个风流成性的丈夫、一个病重的女儿和一个喜欢性骚扰的下流老板,她们对这一系列社会不公充满愤怒。在《好女孩》的世界里,“赋权”不仅仅代表着为自己发声,也代表着要和其他女性站在同一阵线。剧中有这样一幕,克里斯蒂娜·亨德里克斯(Christina Hendricks)饰演的贝斯斥责了丈夫的情人,但又给了她钱。贝斯说:“那不过是一个猪一样的骗子,不值得我们这样做。”在另一幕里,贝斯偷听到她的前经理试图强奸她的妹妹,便带着一把玩具枪去与他当面对质。前经理笑话她只是虚张声势,而贝斯选择用威士忌酒瓶打了他的头。 

《好女孩》体现了女性的愤怒并不仅仅是对个人痛苦的反应,而是对压迫的一种回应,是寻求改变的一针催化剂。如今,荧幕上已经有许多剧集让观众能够从其女主角身上获得共鸣,她们大多都曾经历过攻击或虐待,有着许多尚未被解决的精神创伤。比如喜剧《我本坚强》(Unbreakable Kimmy Schmidt)便鼓励开朗的吉米勇于面对因曾被绑架而产生的愤怒情绪,而《杰西卡·琼斯》(Jessica Jones)第二季也在继续探索杰西卡的愤怒在她自愈过程中的作用。同样,《女子监狱》(Orange is the New Black)、《大小谎言》(Big Little Lies)、《我爱迪克》(I Love Dick)这些剧集不仅让复杂的女性角色成为主角,也让女性们肩并肩去对抗那些主导、贬低、骚扰她们的男性。 

和十年前电视剧只关注男性反英雄人物的愤怒相比,这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进步。那时虽然不少剧集中也有塑造立体的女性角色,但观众对她们的评价向来不好。比如观众们一致支持《绝命毒师》(Breeaking Bad)中的“老白”从温和的高中化学老师和顾家男人到制毒大亨的转变,而他的妻子斯凯勒·怀特却引得无数反感,因为观众们认为她是一个反派。而实际上她只是和老白一样在保护和维护自己的家庭而已。 

《绝命毒师》里的“老白”和妻子

同样,备受颁奖季青睐的《广告狂人》(Mad Men)中的男性会性骚扰、虐待、利用女性。然而在网上的讨论中,最受厌恶的角色仍然是唐的妻子贝蒂。不是说贝蒂的角色不应该被批评,毕竟她在剧集里通常极为冷酷,尤其是在对待自己孩子的时候。尽管我们看到佩吉和乔安等女性角色在反抗性别歧视,许多观众仍然会被男性角色的优越气质蒙蔽双眼。即使唐·德雷柏有时候的举动极为粗鲁,女性还是会为了他的男性气质“前仆后继”。 

十年后,新剧想让观众在类似斯凯勒·怀特和贝蒂·德雷柏这样的角色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我们经常在荧幕上看到的妻子、母亲、姐妹和女朋友等角色终于可以表达她们的愤怒了。《杰西卡·琼斯》第二季中,我们看到杰西卡在一场强制的愤怒管理课上朝墙壁砸橡胶球,一边列出她受伤或被贬低的情境,直到把球和墙都砸烂。崔西还是童星的时候被一位年纪大的男人虐待,如今她去找他对质,她用自己的愤怒保护了自己。当杰里被诊断出患有绝症时,她选择发泄自己的怒气,而不是偷偷哭泣。这部剧激进地让剧中的三个女角色心中都充满怒气,证明愤怒也是角色发展的一部分,而不是其缺点。 

这些剧集说明了女性团结起来的重要性,但又没有将其浪漫化。这季的《杰西卡·琼斯》还有这样一幕,杰里在知道自己的病症后,找了三名女性性工作者一起嗑药。第二天早晨,我们听到那三位女性讨论他们的生活和经历,她们的孩子、朋友、恋人。之后,杰里把一大袋钱扔到桌子上,将她们赶了出去。剧中这样和性无关的对话,证明了主创并没有把女性物化,同时依然展现了杰里只以交易的眼光看待双方的关系。

新一季的《镜花水月》(UnReal)把攻击行为看作是体制问题,而不只是几个坏男人的错误。在第三季第一集中,我们看到了初登约会真人秀舞台的赛琳娜,她不得已喝了不少酒,并吻了一名潜在对象。之后,她醉醺醺地在厕所了和人发生了性关系。“我从来没在第一次约会的时候跟对方接过吻。”她呕吐后愤怒地说,“我可是连表情都不用的!”赛琳娜和将她从“糟糕的约会”中解救出来的瑞秋,似乎都把这次性经历归结为一个错误。实际上,赛琳娜是受到了刺激才选择灌醉自己,之后才有了这样的遭遇。

《镜花水月》第二季

《傲骨之战》(The Good Fight)也计划展现#MeToo运动的影响,新的一集将会涉及一项针对权重男性的性骚扰起诉。在第二季第一集中,我们已经看到了女性团结的力量,她们的身份多样,但都是坚强的女性。我们看到这些完全不同的女性如何面对着腐败、混乱、为争夺权力可以不顾友谊的世界。这种女性团结也许会带来政治改变,但也能与以男性为主的管理层一样残酷无情。

这种愤怒的女性团结力量替女权主义知识分子发出声音,让我们把愤怒视为对不公的回应,意识到这种对性别歧视的愤怒能够最终给女性们带来自由。在2016年,那时#MeToo运动还没有席卷全世界,罗克珊·盖伊(Roxane Gay)就已经讨论过愤怒的力量和局限性:“愤怒让我们得以表达不满,得以指出错误。关键是要分清什么样的愤怒能够引发革命,什么样的愤怒会让我们自身分崩离析。”最近,女权主义作家莫纳·埃尔塔霍伊(Mona Eltahawy)针对这一问题也提出疑问:“如果女孩们从小就知道她们是可以爆发的火山,我们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呢?” 

十年后涌现出的这些饱含怒火、身份各异的女性角色,让我们得以重新思考,究竟要求女性角色“讨喜”意义何在。从女性反英雄人物单打独斗,到愤怒的女性团结起来,其实会带来更具颠覆性的影响:让社会得以关注女性赋权,而不是女性的苦痛遭遇。只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有面对的勇气:大获好评的《好女孩的反抗》和《我爱迪克》都未获第二季续订。但今年,有更多剧集开始关注女性面对不公的反抗,这带来了希望,也在提醒我们,幕后那些愤怒的女性编剧、制作人、导演,只会越来越团结,越来越坚不可摧。

(翻译:李思璟 ;编辑:潘金花)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