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迷失的一代,韩国年轻人不愿工作只想炒币

由于年轻人一窝蜂投资加密货币,导致韩国市场的一些加密货币价格高出其他国家51%,被称作“泡菜溢价”,市场也变得较混乱。

韩国加密货币市场非常火爆,千禧年一代(泛指1984至2000年出生人群)深陷加密货币旋涡中,年轻人不想工作,寄望能炒币一夜暴富,成为了韩国经济的一大隐患。

一位居住在韩国首尔的年轻女子Ye-won Oh将投资加密货币视为“唯一的出路”。2017年年初将4万美元投到了以太坊上,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她密切关注着加密货币市场的动向,几乎每隔几分钟就会刷新下手机行情。

Ye-won Oh还不到30岁,拥有海外留学背景,在一家令人羡慕的大公司工作,但她表示,和丈夫两个人的工资依然买不起当地一个40万美元的首尔公寓住宅。她称:“对我们刚刚进入职场的韩国年轻人来说,需要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真的很难。”

不过,对于韩国年轻来讲,加密货币似乎是一次难得实现财富快速增长的机会。去年备受追捧的加密货币泡沫在今年2月份开始破碎以来,韩元依然是比特币的第3大交易货币。

Ye-won Oh仅是韩国的一个案例,事实上人口约5200万的韩国,比特币交易量占据了以太坊的17%,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其中,80%是参与者都是20—30岁的年轻人。

韩国心理学家指出,这种情况导致韩国年轻人精神高度紧张,甚至推升了离婚率。Oh说道:“一旦我崩溃了我就被出局了。这并不是健康的心理。”

虽然韩国政府祭出了严厉的比特币监管措施,但收效甚微。分析指出,这主要因为过去5年中,韩国的青年失业率一直保持在10%以上(整体失业率4.6%);另一方面,年轻人对待工作的态度与前辈们有着明显不同。年轻人对暴富的憧憬日益膨胀,加密货币的投机特性正好满足他们。

生活在韩国首尔的25岁助理记者在以太坊上投资了大约400美元。他说道:“加密货币之所以在韩国如此风靡,和韩国社会的风气是离不开的。在这里生活的大部分人普遍对自己的社会地位感到不满。”

此外,由于韩国是一个高学历国家,25—34岁人群中,70%拥有大学学历,这意味着职位的错配严重。诸如体力劳动及其他基础职位,韩国年轻人都不愿去从事。

正在韩国釜山东西大学指导本科学习,并在上海复旦大学负责一个项目的Fendos说道:“我还可以工作30年,我人生的终点就是偿清两室一厅的房贷和一辆汽车。”即使年轻的韩国人拥有可支配的闲余资金,但是投资的机会其实并不多。

“所以他们常常会陷入思考和自问:怎么样才能摆脱当前的局面?”Fendos说道。

由于年轻人一窝蜂投资加密货币,导致韩国市场的一些加密货币价格高出其他国家51%,被称作“泡菜溢价”,市场也变得较混乱。

22岁的Sijin Lee是韩国庆熙大学学生,去年11月开始进入币圈,至今已亏掉一半本金。他表示,身边有70%炒币的朋友都亏了钱。

韩国媒体则将多起自杀事件和加密货币的崩溃联系在一起。一名20多岁的大学生在加密货币上投资了18,500美元,在2月1日自杀。当月晚些时候,一位30岁从事IT行业的男子自杀,他身边的好友称他最近损失了将近10,000美元。

对此,Ye-won Oh表示,她对于未来还是持乐观态度,虽然她和她的丈夫已经损失了20,000美元。

“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但是并没有吓倒我。这次暴跌并未影响我对以太坊未来作为货币的看好。”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