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再见 菲亚特

对于马尔乔内和FCA集团而言,找寻市场中的新增长点并扶持中国人更喜爱的品牌快速发展,这本身符合商业逻辑,没有任何对错可言。而对于菲亚特品牌的车迷而言,只剩下一声叹息了。

“菲亚特可能又要退出中国市场了?”

“恩,是的,从目前其集团公司FCA表现出的态度来看就是这样的。”曾经的菲亚特车主大岩(化名)从界面汽车得知这最新动向之后,他说,“哎,真的可惜,当时买车就看中菲亚特这个牌子,我是一个意大利车迷,咱买不起跑车买个同门的也能圆个梦。而且要不是因为南京菲亚特说关就关了,我的车找不到后续维修的配件,我才不会那么便宜给卖了。”

大岩是界面新闻记者的一位好友,他的买车用车经历也几乎是菲亚特中国用户写照。

14年前他以近1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2004款派力奥1.5L HL AT车型,要知道10万元在2004年的上海中环是完全可以应付刚需房的首付款。

而他选择购买这款车型也是出于全家通行代步的工具,当然还有他对于梦想车型的一份坚持。

然而,2007年12月,随着菲亚特以象征性的“一块钱”撤出南京菲亚特之后,经销商的树倒猢狲散致使南京菲亚特车型的后续维护保养成为一大难题。

在经历了街边维修店、某宝订购、报废车拆件维修后,坚持“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大岩却在找不到可更换的缸线上做出了妥协,最终他以刚过五位数的价格将自己这台陪伴长达八年之久的派力奥出手,转而投向省心的日系车阵营,从此他与菲亚特汽车再无交集。

尴尬的用车经历让大岩明白了,即使在中国汽车消费市场蓬勃发展的时期,理想的执着与现实之间仍存在不小的差距。

不过与大岩所经历的国产菲亚特汽车不同,这家来自亚平宁半岛的车企无论从造车历史还是生产经验上,都足以在世界汽车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时间流转到1899年,当时在意大利维拉尔帕罗莎市担任市长的乔瓦尼·阿涅利看到工业革命后,汽车制造业这个新行业正在蓬勃发展,于是他联合另外29位意大利企业家与贵族共同投资创办了意大利都灵汽车制造厂(Fabbrica Italianadi Automobili Torino),而这就是我们所熟知的菲亚特汽车制造公司。

或许是受工程与管理专业教育的熏陶,仅仅在公司成立三年之后乔瓦尼·阿涅利顺利成为常务董事,在他的推动下公司次年便于证交所上市,直至一战开始前菲亚特旗下车型多达八款,年销售额800万里拉,其中出口销售额达600万。

1902年开始,菲亚特还开始生产用于卡车、巴士、有轨电车以及船舶等领域的发动机。

一战后政治局势动荡、社会矛盾冲突并没有阻止菲亚特建立当时欧洲最大的汽车生产工厂——林格托(Lingotto),随着工厂的落成也拉开了阿涅利家族横跨两个世纪的辉煌。

出于对自身品牌长达百年历史的自信,也可能看到了中国市场未来巨大的发展潜力。

菲亚特在庆祝自己100岁生日的同时,雄心勃勃地公布了一项计划——1999年,菲亚特第一次进入中国市场。

凭借旗下商用车品牌IVECO此前与南京汽车集团等比注资成立的南京依维柯商用车项目为基础,菲亚特与跃进汽车公司合资建立了南京菲亚特汽车有限公司,至此开启了菲亚特乘用车的中国梦。

为了更快的融入中国市场,南京菲亚特制定了“一次规划,滚动发展”的战略。第一期设计生产能力为年产6万辆轿车、多用途小型客货车,同时拥有两个生产平台:菲亚特“178”平台生产派力奥及派力奥衍生车型,跃进平台生产英格尔和优尼柯等跃进品牌的系列车型,以满足国内用户在不同阶段和不同层次的消费需求。

3年后,2002年春季菲亚特向中国市场推出全球车型派力奥,当时六万元的起售价格以及出自于汽车设计教父乔治·亚罗之手的意式时尚设计,点燃了小型车市场,甚至让同为小型车的“神车”大众Polo为之一颤。

随后菲亚特乘胜追击相继推出了“西耶耶”“周末风”两款独具意大利风情的车型,希望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的大门。

然而好景不长,经历了短暂的销量谷峰后,菲亚特在中国的销售完成了一个漂亮的托马斯回旋,从抛物线的顶点开始下滑。

2004年,菲亚特在中国仅完成了三万台的生产目标,而2006年在处于最好产品周期的“西耶耶”“周末风”也相继停产——单薄的产品线以及在其他外资品牌的夹击中,南京菲亚特在2005年宣告破产,“蓝底FIAT”标志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逐渐淡出了中国消费者的视野。

菲亚特与中国市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以失败而告终。

就在菲亚特第一次撤出中国市场的同一年,1万公里之外的菲亚特总部正发生一件足以改变这个意大利品牌下一个100年的历史事件。

当时,被称为商界精英的马尔乔内接手了菲亚特公司,两年便扭亏为赢,并将其从濒临破产的边缘救了回来——五年后的2009年,马尔乔内宣布意大利菲亚特公司与美国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合并,一举成为世界第8大汽车制造商。

在这场外界都不看好的合并中,马尔乔内奇迹般地同样用两年时间使其不仅再度扭亏为盈,甚至还还清了所有的政府贷款。

商业领袖总是拥有超越常人的眼光——就在菲亚特与克莱斯勒合并的那一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国际金融危机在全球蔓延,为了应对外部风险确保经济平稳较快增长,中国政府尝试了一系列政策来刺激汽车消费。

这一年中国生产销售汽车超过1300万台,并由此跻身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

于是这家誓以激情造车的意大利车企渴望再度进入中国市场,而这一次他选择了更具有实力的广汽集团。

2010年3月,广汽菲亚特合营合同和章程正式获得商务部批准并正式成立公司,次月拥有着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FCA)全球样板工厂标准的长沙工厂正式开工,该工厂的产能规划达到20万台。

之后广汽菲亚特先是将2011款Bravo博悦、菲亚特传奇车型500以进口车身份引入国内上市,后将与道奇酷威兄弟车型的菲跃车型引入国内销售。

2012年,真正意义上的首款国产车型菲翔正式与中国消费者见面,上市第一个自然年(4个月)销量就超过了1万辆,并且在2014年达到了6.8万辆的顶峰,实现了菲亚特品牌在华销量最高的记录。

“当时购买菲亚特也是意外之举,本来是奔着八代思域而去,结果却被停在斜对角的菲翔所吸引。”小枫说到,“当时对菲亚特这个品牌并不了解,销售说了几个点成为我最终选择菲翔的原因。”

“那销售都说了哪几个点?”界面新闻记者问到。

“销售感觉都受过了专业的培训,先是讲到菲亚特是一个拥有百年造车历史的意大利品牌,旗下拥有法拉利、玛莎拉蒂等品牌,后说道这款车型的设计是由法拉利、玛莎拉蒂等跑车品牌一同设计的产品,素有小玛莎的称号,最后还说道菲亚特把美国克莱斯勒收了,这款车的底盘和动力总成都是进口的。”

单单从销售人员的话术中可以看出菲亚特这一次卷土重来是做了充足准备的。

然而,历史却总是惊人地相似——重返中国市场的菲亚特品牌就像第一次进入中国市场一样,并没有将这一增长势头保持下去——2017年,菲亚特品牌全年销量断崖式的下滑至2273辆。

两次在最佳时间点进入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新兴市场的跨国汽车品牌,为何都铩羽而归?

菲翔和之后推出的两厢版车型致悦虽然给中国市场带来了一股新鲜感,但是注定昙花一现,单一的紧凑级轿车产品难以满足中国消费者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旗下仅有的SUV车型却仍是以进口身份“高傲”的在国内销售——长时间不更新的产品矩阵也让其在市场没了声量。

更重要的是,投诉率奇高的质量问题也困扰着菲亚特的中国车主。小枫也向界面新闻记者吐槽到,“菲亚特的车底盘和运动性是真的不错,唯独是质量太差,就拿我的菲翔来说,发动机渗油、中控屏幕失灵是常有的事儿,几个车友会的朋友经常吐槽他们7速双离合变速箱故障,我的还好,因为据称是进口的6速双离合不存在这个问题。”

除了产品自身的原因,一场来自全球层面的战略调整间接让菲亚特品牌在中国的发展蒙上了不确定性。

2014年,也就是菲亚特品牌在华表现最好的一年,随着菲亚特与克莱斯勒集团结束整合,精明的马尔乔内敏锐的嗅到了SUV车型市场的高溢价和日益增长的全球需求,于是他决定在全球范围内复兴Jeep品牌,而中国市场是重中之重。

于是,广汽菲亚特也悄悄的在后缀中加了一个“克”字。根据资料显示,2015年7月广汽菲克正式宣布成立,公司的股权比例也随之改变,广汽集团依旧保留50%的股份,而菲亚特集团占比由50%降至10%,剩下40%的股权则归由克莱斯勒亚太。

此后广汽菲亚特启动业务拆分,长沙工厂的职能转变为负责生产制造的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非生产制造团队与FCA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合并,并于2015年7月在上海设立全新的广汽菲克汽车销售有限公司。

这一睿智的抉择让广菲克尝到了喜悦的果实,从2015年10月到2016年年底,广汽菲克完成了克莱斯勒旗下Jeep品牌自由光、自由侠以及指南者三款SUV的国产。2016年广汽菲克整体销量超过14万台,其中Jeep品牌销量将近13万台,而2017年Jeep品牌完成了22万总销量的佳绩。

但是,Jeep的崛起与菲亚特的式微形成了鲜明对比。

原本用以生产菲亚特品牌车型的长沙工厂,目前正在夜以继日的生产Jeep自由光和刚刚上市的大指挥官车型。至于自由侠与指南者两款车型,广汽菲克在广州番禺投资42.3亿元人民币建设了一座年规划产能在16万辆的新工厂。

更为戏剧化的是,一周前的6月1日,FCA集团举办的投资者大会上。马尔乔内公布了Jeep、玛莎拉蒂、阿尔法·罗密欧和RAM四大品牌的未来五年规划和财务目标,而这也可以看做是马尔乔内退休前最后一次操盘。

但是,唯独关于菲亚特和克莱斯勒品牌的未来五年的规划依然秘而不宣,即使在高层在问答环节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只有集团发言人在稍早前曾表示这些品牌“不会完全被淘汰”。

对于Jeep品牌未来的市场展望而言FCA表示,“2009年全球每卖出23辆SUV就有一辆是Jeep品牌,2018年这个比例达到了1/17,2022年将达到1/12,而最终目标是达到1/5。”

计划中,Jeep品牌将会增加小型SUV、中型皮卡以及大型SUV市场的车型,到2020年Jeep将推出10款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和4款纯电动车型。

针对中国市场Jeep计划在2022年底之前向中国市场推出8款新车(包括全新和改款车型),其中有2款是为中国市场特别打造的车型。并计划在2021年底或2022年初在全世界实现Level 3自动驾驶技术的应用。

刚刚结束的FCA投资者大会上,马尔乔内对于菲亚特品牌未来发展闪烁其词的回答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是继续得过且过,还是忍痛割爱,一切悬而未决。

对于马尔乔内和FCA集团而言,找寻市场中的新增长点并扶持中国人更喜爱的品牌和车型快速发展,这本身符合商业逻辑,并没有任何对错可言。

而对于菲亚特品牌的车迷而言,只剩下一声叹息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