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今年大街上可能会多许多穿皮拖鞋的男人

我们在伦敦男装周上看到了太多次拖鞋,对解放双脚有了新的思考。

左起:Xander Zhou、Pronounce、Matthew Miller

为期三天的2019春夏季伦敦男装周结束了,各种类型的男人几乎都在秀场走了一遭。而我们观察到,无论是“花样男子”Pronounce、”未来人类”Xander Zhou,还是“迷失者”Mathew Miller,众多品牌都在这一季把拖鞋作为主打鞋款。人们还未完全消化“老爹鞋”莫名在奢侈品界带起的运动风潮,拖鞋这个公认“难登大雅之堂”的单品就已跻身时装周内,它能说服普罗大众放下包袱撒丫子出街吗?

男装周第一天,Edward Crutchley和Matthew Miller的秀场便有拖鞋上阵,Berthold则是露指凉拖,款式简约得就像中国人每家每户都有的样式。皮质、配以同色系丝袜,或是光脚。后两天,除了依旧走朴素路线的Alex Mullins,其他品牌的拖鞋款式开始加料。Xander Zhou有布满logo的蓝色棉拖,Pronounce则是黑色皮拖搭配银色脚链。不过,相比上半身的造型,拖鞋还是当之无愧的低调担当。

Matthew Miller 2019春夏系列
Xander Zhou 2019春夏系列
Pronounce 2019春夏系列
Alex Mullins 2019春夏系列
Berthold 2019春夏系列
Edward Crutchley 2019春夏系列

而时装界的鞋履通常代表着做工精良、用料昂贵、款式识别度高的鞋子。随着意大利的菲拉格慕(Salvatore Ferragamo)、TOD’s,巴黎的Roger Vivier、Christian Louboutin等制鞋世家的诞生,人们认识了豆豆鞋、方扣鞋、红底鞋等经典款式。加之社会名流和电影明星们对这些品牌的追捧,催生了人们对于时装鞋的热爱。

可拖鞋在普遍的认知中,总被认为是“难登大雅之堂”的那一个。如果追溯鞋子的进化史,不难发现,它们与服装一起与人类文明史同步,也是社会阶级的物化形式之一。英国国立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V&A Museum)从2017年底开始在中国巡回展览的《鞋履:乐与苦展览》中,就呈现了1370年代至今的代表性鞋履,其中的一个主题便为“地位的象征”,而拖鞋作为鞋履最初的形态,一直位于金字塔的最底层。

历史记载中,出现最早的拖鞋是在公元前8000年至前7000年之间,于1938年在美国俄勒冈州被发现。以野草、树叶做底,并用植物根茎或藤条固定,一双最原始的拖鞋就做成了,能满足的也是最基本的护体需求。

人们对鞋有了更高的需求起始于公元前3000多年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伊朗边境的人们把经过腌制处理的动物皮裁成小块,打孔穿绳后直接包裹在脚上。更坚实耐磨不说,品质和美观程度也上了一个档次,虽然那时的鞋还不分左右脚。

后来,拖鞋的形态延伸至了中国汉朝时常见的木屐,后又流传至日本。而木屐的形态又在1960年代的巴西圣保罗演变成为了人字拖,当地一家20世纪初专为工人生产廉价工鞋的制鞋厂先开发了这一款式,并在1965年正式给了人字拖一个称呼“哈瓦那(Havaianas)”。一经推出便成为了这个热带国家的“国民鞋”,当地大量的橡胶也方便了人字拖的制造和美化。

巴西哈瓦那人字拖

有人对人字拖的热爱之深到了疯狂打call的地步,甚至要给它戴上“推进全球进步的四大发明之一”的大帽子。可这一提议显然是无法被所有人接受的,因为鞋履从诞生伊始便与穿着者身份息息相关,而拖鞋因为太过随性、造价低而被贵族拒之门外。

有一个西方民间流传的故事曾体现了“贵族才能穿皮鞋”的观点。当鞋子还未诞生时,一个国王在乡间旅行时,双脚被崎岖的石子路折磨得苦不堪言。他一怒之下命令人们为所有路面铺上牛皮,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显然不能实现,于是有人提议,直接裁下一块牛皮包在脚上便可解决问题,国王欣然接受,并成为了第一个穿上了牛皮鞋的人。

鞋子在古埃及便是王室才能穿着的物品,公元前3500年左右才下沉至贵族阶层,而奴隶们甚至是被禁止穿鞋的。严格的阶级区分,让贵族们每日严格谨记“穿鞋”这个规矩,以防被人错认为奴隶。

古罗马时期的松糕凉鞋Kothomi则是男演员们的最爱,因为可以用它的鞋跟高低来区分身价。罗马帝国时期,红色、紫色的皮质凉鞋是皇帝专属,鞋子上绣着金线、镶着珠宝以示尊贵。同时,皇帝还要求所有臣民严格遵守穿鞋的样式、颜色和装饰,以明确地位。

即便在当今的文明时代,拖鞋都更多地被视为家居用品,很难在公共场合中见到。更不用提稍微高档一些的餐厅、音乐厅等地,会禁止穿着拖鞋者入内。就像《穿着Prada的女魔头》和《上海女子图鉴》中女主角的发家史一样,导演在体现女性人物从无名小辈走向成功时,总会用平底鞋和高跟鞋之间的转换作为隐喻,而拖鞋只能隐藏在办公桌下的某个角落。

其实,拖鞋也并非现在才在时尚界出现。Chanel、爱马仕、Dior和Prada等早就有了各自主打的拖鞋款式。华丽些的如Miu Miu,镶着大颗钻石或是装饰着羽毛,低调一些的会放上logo和经典印花。

如今,拖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秀场上,款式也更为简单,无论穿着什么衣服都能直接搭配。对于奢侈品来说,这可能是吸引更多消费者的方式。虽然奢侈品拖鞋的溢价看上去很高,但它们终究还是品牌中较为便宜的单品,和T恤一样,是消费实力尚有不足的千禧一代消费者接触到奢侈品的优选。

更多时候,拖鞋的出现代表的是随性和潇洒的态度,亦或是对于刻板要求的反抗,对于男装而言尤其如此。在美国作家G.Bruce Boyer所著的《风格不朽》一书中,他提到了英国摄政时期,男士穿着方面一些不成文的“铁律”。其中一条是,在城市的晚上或周日,只要出席正式场合,就必须穿黑色皮鞋。

也许现在看来,曾被视为野蛮与文明分水岭的黑皮鞋成为了一个久远的笑话,但无处不在的Dress Code(穿衣守则)依旧是一种束缚。不过可以看到,男装周的设计师们为了保证一定程度的优雅,大多为拖鞋搭配上了丝袜或棉袜,让脚趾没那么“抛头露面”也是一种平衡雅俗的方式。

女鞋中,Chanel 2013年戴上秀场的渔夫鞋也是打破奢华范式的标志性鞋款,一直火到了现在。渔夫鞋的制作原料为地中海沿岸的一种坚韧野草Espadrilles,从14世纪开始人们直接用它来命名渔夫鞋。几经改良后,如今的渔夫鞋有着帆布鞋面、草编和橡胶叠加的鞋底,穿着舒适透气且防滑。

Chanel 渔夫鞋

与此相同的还有前两年时尚界流行过的睡衣风潮。在2016年春夏系列的国际时装周上,纪梵希(Givenchy)、Alexander Wang、Opening Ceremony、Dolce & Gabbana、Celine、Balenciaga、Chloé和Loewe等品牌都有睡衣的款式。无论是绸缎复古的经典样式,还是搭配风衣和棒球服一样的新鲜穿法,睡衣已经在设计师手中实现了时装化的演变。

有了睡衣做先例,拖鞋的出现便也不难理解。时尚界的灵感本就来自于生活之中,再加上人们对于简约、舒适和随性风格的追求,拖鞋也有成为时尚单品的潜力。这种感觉就像是英国骑士派诗人Robert Herrick的诗《无章的情趣》中所说:有一种美好的边幅不修,使无拘的衣衫显得荡荡悠悠……一双鞋带,系时漫不经心,我倒觉得潇洒而文明。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