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居所装修精华、人类材料使用史、工业设计之魂

在不足百年的工业设计史上,椅子这个类别最为丰满迷人。

对于现代居所来说,可以不放桌子,但绝对不能没有椅子。在所有家具中,“占有”你时间最长的就是椅子——工作、饭饮、阅读、休憩,几乎所有睁眼时间都是在形形色色的椅子上度过。

除开功能性之外,椅子还涉及到美学、材料学、人体学、结构学等等。在现代设计作品中,椅子也是少数不用受制于他人,可以由设计师独立完成的产品。

这也是众多建筑师、工业设计师、时尚设计师都热衷于设计椅子的原因。在不足百年的工业设计史上,椅子这个类别最为丰满迷人。

其中最出名的,可能要数丹麦设计师汉斯·瓦格纳(Hans J. Wegner)。

汉斯·瓦格纳(1914–2007)

作为丹麦以及整个北欧设计风格的奠基人,汉斯·瓦格纳一生设计了超过500条椅子。作为一个家具设计师,影响几代设计人,几条椅子甚至在60年后的今天,都备受推崇,比如说这把中国椅(The Chinese Chair)。

中国椅,1943

“中国椅”的设计灵感来自于中国明代圈椅,看上去简单,但你要考虑到它的创造时间——1943年。当时没有CNC,整把椅子的2米长椅圈是由蒸汽弯压。相比传统中国榫卯结构,这把“只有四条腿、一个座位、椅圈和扶手”的椅子,强度更大。

重现中国经典美学,作为一个丹麦人却造出了一把所有中国工匠都无法媲美的明椅,这把“中国椅”的影响力无椅能敌。肯尼迪在竞选总统与尼克松进行电视辩论时,因为背疾无法站立,屁股下坐的就是“中国椅”。

坐在“中国椅”上与尼克松进行总统电视辩论的肯尼迪

实木作为椅子主流材质延续了千年,第一个打破传统的是来自德国包豪斯学校的设计大师马歇尔·布劳耶(Marcel Breuer)。他在1925年设计了世界上第一把电镀镍钢管皮革椅——瓦西里椅(Wassily chair)。

坐在“瓦西里椅”上的马歇尔·布劳耶

这把椅子的名字是为了纪念布劳耶的老师,抽象艺术先驱——瓦西里·康定斯基。钢管搭建主结构,皮革完成支撑面,与康定斯基对抽象艺术的探讨一样充满先驱性,这把椅子开启了现代装饰中的金属篇章。

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瓦西里椅”的包豪斯设计理念。把椅子拆开,钢管与皮革是非常常规的工业社会产物,但把它们拼接到一起,无风格的原材料又组成了某种特定流派。这条标准化,看似无风格,可批量生产的椅子,完美融合了包豪斯思想。

1954年,意大利化学家Giulio Natta合成出聚丙烯,工业设计进入了聚合时代。塑料极大地拓宽了椅子设计的可能性,也催生了世界上第一把一次成型的椅子——潘顿椅(Panton Chair)。

潘顿椅,1959

“潘顿椅”来自维纳·潘顿(Verner Panton),此潘顿非彼潘顿,与潘通色无关,维纳·潘顿是一名来自丹麦的建筑师(是的没错,又是丹麦)。

维纳·潘顿(1926-1998)

作为世界上第一把塑料一次压模成型,单一结构的椅子,它没有任何额外骨架。贴合人体生理构造,因此也被人称为“美人椅”。

除了新材料与结构性的突破外,潘顿对色彩的使用也极具突破性。在木结构椅子时代,坐上一把造型史无前例,颜色多彩的塑料椅,的确是件很先锋的事,这把椅子也被多家博物馆收藏。

以上三把椅子,都是突破各个时代壁垒的产物,可能只适合放在博物馆。你的家中应该放一把怎样的椅子,才能兼具功能性与家装美感呢?

比如说这把由意大利设计师Luca Nichetto设计,与「造作」共同研发的“丝绸椅”。

丝绸椅,2015

“丝绸椅”是个混血儿,设计师Luca Nichetto来自瑞典斯德哥尔摩,椅子制作于意大利威尼斯,生产于广州,最终在北京亮相问世。

曾获iF、EDIDA等大奖的设计师Luca Nichetto

这把椅子兼顾了人体结构学与美学,又具有包豪斯式的现代工业理念。椅座的柔和曲线贴合臀部,用力学结构解放坐姿。

“丝绸椅”共有五种颜色,能够搭配一切家装风格。哑光色椅座,配上边缘高光同色,椅子上还透着设计师对于美术的巧思。

这把椅子整体采用ABS注塑工艺打造,抗老化材质能够持久保持清亮。不锈钢椅腿搭配EVA树脂防滑垫,在木地板、瓷砖、水泥上都能提供稳定抓地力。

满足现代工业社会量产需求,“丝绸椅”如同“瓦西里椅”一样,可拆卸拼装。预留的1mm孔位,一个人也能独立完成组装。

作为一把为现代居室打造的百搭椅,无论将其放于客厅、卧室还是餐厅,“丝绸椅”都是屋内一抹亮色。

买回家的不仅仅是一把椅子,更是居所装修的精华、人类材料使用史的见证、工业设计之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