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我叫张飞,没有大胡子不舞蛇矛,我是一名木匠

张飞设计的“原木蛋Nest Egg”与“八音盒Music Box”更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获得国际IF产品设计大奖。

第一次听到设计师张飞的名字,不禁让人联想三国里的大苒胡子张飞。可见到本人以后才发现他长得斯文干净,有着淡淡的书生气息,一如他的设计给人的感受,也难怪乎他对原木设计会做得如此得心应手。

“2011年年底,我开始尝试用原木设计产品,最初就是想过年送朋友们一些自己设计的东西,于是就有了Man &Woman这2个原木台灯。”

BELADESIGN设计师 张飞

这便是“本来设计BELADESIGN”最初的开始。短短数年间,BELADESIGN作为原木家居品牌已先后应邀参加上海、东京、台北、法兰克福的各大国际性家居展。

张飞设计的“原木蛋Nest Egg”与“八音盒Music Box”更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获得国际IF产品设计大奖。

原木蛋与八音盒连续两年获得国际IF产品设计大奖

从生活中创作,设计一个过程

“设计就是一个过程,我喜欢设计,着迷于这个过程。”从大学科班毕业后,为了不成为画图的机器,张飞离开设计院进入高校任教,但当时缺乏真正的设计经验,于是他开始与企业接触,深入了解生产、模具、材质与工艺。

当 2008年回到浙江工业大学任教后,他便决心离开工业设计服务,并再次组建团队开始原创产品的设计和生产之路。

在十年的设计生涯里,张飞一直在追逐“设计的过程”。每一件产品的设计及制作,他用尽心思反复琢磨,就为了把握每一个细节。

比如为了做原木灯,他画完草图就让木头加工厂的师傅打样,发现出来的木纹跟和他想象的完全不同,于是又设计了几个曲线让师傅重新打样。就是从这些喜欢的和不喜欢的纹样里,他慢慢找到了漂亮木纹展现的规律。

为了找到最合意的木材,他又跑了多个木材经营商,找了许多进口和国产的木头来让师傅试验。如今的BELADESIGN早已从最初找人代工转跑到自建生产线,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了实现每个环节都能严格把控。

用有生命的材质设计有生命力的器物

当原木作为一种材质之前,它是有生命的。而当它作为一种材料变成了产品,很多时候我们都认为它只是件物品,是死的。

其实并不是这样,还有一种东西可以赋予产品新的生命,“它”叫做设计。

人是一种复杂的情感动物,很多时候我们在使用产品,这些物便会影响我们的心情,而“设计”就是设计师将自己的体验及感受通过产品这个媒介传递给用户。

BELADESIGN用点与线、数字与符号刻画了时间刻度不同的表面

对于原木,张飞钟情于它天然的木纹和温润的手感。“树木于千万年自然生长,每个单一体每一分寸都各有不同。”他说道,“每个产品我尽可能用最少的设计语言来表达,让产品尽可能简单。我相信我们可以通过设计将思想与感情注入产品让产品变得有生命。”

也因此,本来设计的产品都充满着生命的气息,并衍生出台灯系列、文具系列和配件系列一个庞大的原木家族,无一不让人从质朴的实木中体会到灵动的生命力。

不忘初衷,精益求精

文具系列的“Fish pen”是张飞历时三年磨出的一尾鱼。他认为当下书写之所以变得枯燥,多少与书写产品的局限有所关系。于是他尝试通过打破笔的常规形态,让书写这件原本就简单质朴的事变得更自然而然。

张飞三年磨一尾鱼的“Fish pen”

这尾“小木鱼”最初亮相于2013年法兰克福(Ambient)的Talents展区上,当时就深获青睐。但因为部分工艺还不能够满足批量生产,张飞在现场拒绝了大量的订单。

“这支笔线条看似简单,实际上不同弧度的加工难度让量产变得困难,我们不断调整笔身弧度,尝试了不同形态的鱼身,制作了不同尺寸样品,一度因为报废率过高、思路阻滞而中断研发,而这一磨最终是三年。”

设计与生产加工并不是孤立的,BELADESIGN每次新产品的推出都是在无数次的讨论及试验中产生的。

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设计师实际上是用户与工程师之间的桥梁,需要对用户的体验及感受负责。”

张飞说有时只是一个关于角度的小问题,就需要与工程师讨论加工过程中的各个难点及可行性,甚至进行成百上千次的试验。“只有面对客人的微笑我才觉得这款设计完成了。”身为设计师的张飞只为设计的初心不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