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余小丹与周亚辉互撕陷罗生门,我们到底该信谁

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关系是影响企业发展的关键问题之一,投资人与创业者之间良好的互动关系能更好的促进双方协同前进,达到共赢的局面,而创业过程中伴随的风险应该是创业者和投资人共同分担。

作者:孟祥涛

编辑:伊西科

继去年12月发文倾诉自己被投资人“霸占”公司之后,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5月4日再次在微博发布《空空狐历险记(第二季)》,表示作为创始人和小股东的她没有收到要关闭空空狐的通知,在询问过公司实际控制人周亚辉之后,但没有得到回复。

而后的5月6日,周亚辉发文《空空狐的故事:断章取义,自我炒作》回应,文中表示,余小丹是心机女、断章取义、拼凑故事,来自我炒作。

隔日,余小丹再次发文,表示自己不怕泼脏水......

双方目前各执一词,吵嚷不休,整个事件仍在发酵过程中,是非对错并不急于判断。或许双方所说的都是事实,但也只是部分的事实。

对于这场略长略狗血的罗生门式撕逼,比看客心态更重要的是从千丝万缕的信息中理清脉络,以为镜鉴,有所补益。

如同国产电视剧般的狗血

实际上,就在B轮融资进入后不久,余小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和自己的两位投资人曹毅、周亚辉都很聊得来,忘年交一样,曹毅也评价余小丹虽然是个怪诞的90后,但思维缜密、战略清晰。一幅创业者和投资人携手向前的温馨景象如在眼前,直到峰回路转相看两厌。

2015年6月,空空狐曾获得由红杉资本领投的2000万人民币A轮风险投资,2015年8月获得由昆仑万维领投的1500万美金B轮风险投资。

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

2016年12月,余小丹发文《20天》,自述重病期间被资本踢出局始末,称自己股权从90%降为10%,公司已被投资人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控股。文中余小丹详细描述住院的痛苦和对空空狐易主的无力,并指责投资方罔顾协议,后续款项迟迟不到位。

2017年1月4日,余小丹再次发文《钱啊》,指出公司处于负债状态,余小丹暂时将公司决策权交由公司顾问兼好友王丫米,而王丫米欲瓜分自己的家产、抢走6万块东西,在公司负债199万的情况下不顾员工断掉社保而卖掉公司获得利益,被余小丹发现后二人关系断裂,其中种种细节铺陈。

5月4日晚,余小丹再次发文《空空狐历险记(第二季)》,文中余小丹将绝大部分矛盾归结于资本的贪婪与阴谋,并表示,空空狐现在真正是个经过投资人放弃、鉴定为负资产的正宗烂摊子了,不如资方归还给她......

5月6日,周亚辉出手,同样发文反击:一个89年的年轻人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面,就几十个人,却花光了投资人5000万左右的现金投资款,对自己的业务、管理没有一点点反思。面对投资人没有一点点羞愧,把全部责任都推到投资人身上,来进行自我包装炒作。

一天之后,余小丹在《空空狐历险记(第二季)- 脏水我不怕》的文章中称,周亚辉签订协议投资4500万,但实际一年期间总共到账2300万,另有300万支付给了COO季诺,没有用于公司运营,欠款1900万。

余小丹还就周亚辉对自己挪用公司200万的事情回应,她表示那200万是由空空狐平台来负担交易用户产生的支付宝手续费,一直都在公司账上,没有挪用。而自己的奖金是红杉资本推荐来的高管COO 的不到1/5,对方的指责没标准不专业。给干妈超发工资一事,在合同到期后即已终止。

针对带男朋友出国旅游一事,余小丹说去日本旅游,既有工作的需求,另外费用并不是由公司承担,而是自己掏腰包。目前周亚辉应该是在全力码字回击进行时。

创业者vs投资人

对投资人来讲,类似空空狐这样重度运营的投资标的,投资的指向应该是团队,甚至可以说是创业者个人。但余小丹本人此前并无类似经验,其中风险不小,而空投的COO带来的运营权控制的问题也成为两者论战拉锯的焦点之一。

对于年纪较大的投资人来说,一方面对90后的蓬勃消费能力有所企图,另一方面却自觉与90后一代隔膜太重,所以选择一位90后的创业项目来相互补足无可厚非。但同时,现在创业者成分良莠不齐,PPT式的创业项目比比皆是,很多人创业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就业形势严峻而被迫为之,投资人也确实要擦亮双眼。

针对周亚辉关于余小丹许多个人消费的指责,如若属实,则当时当地就应该在成熟的监管体制下有所动作,而不是事后发难。成熟的预算,审计,等等监管措施,不只是为了维护投资人的权益,同时对创业者也是一种保护。

昆仑万维CEO周亚辉

对创业者来说,在投资人付出巨大资本成本的同时,创业者享受着高薪明显不妥,创业公司CEO的低薪应该是自觉和共识。在公司经营状况企稳向前的过程中,再适当提高自身薪酬就无不可,等到从尸山血海中杀出,再与投资人共享果实也是对创业者自身的一种鞭策。

根据空空狐之前每月300万市场投入,最高8万DAU的数据,已入账的5000万融资款显得有些多,对创业者而言,更高的估值很多时候未必是好事,融资更多,自身的谈判空间也就越小,也就越容易失去对公司的控制。

但与此同时,创业者在公司内部的股权上的确需要给自己保留更大的议价空间,但余小丹之前的90%比例则是过高,对关键岗位的高管应该有所分享以加强凝聚力,即便发生变故也可以抱成一团而非独自支撑。

对于此前余小丹指责的融资尾款迟迟不能到账的问题,存在疑点,SPA(投资协议)签订之后,都会有明确资金到账的时间限制,如若违反,公司可以通过股东大会有所反制,简单一句“你还想不想在圈里混了”并不能成为阻止的理由,况且上一轮投资方也可以与创业者联手,除非两轮资方达成了某种默契,而周亚辉的文章里并无上述体现。

简而言之,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关系是影响企业发展的关键问题之一,投资人与创业者之间良好的互动关系能更好的促进双方协同前进,达到共赢的局面,而创业过程中伴随的风险应该是创业者和投资人共同分担。

其实投资人和创业者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希望经营一家能够赚钱并且能够为投资人创造价值的企业。好好做好产品是创业者的本分,努力营造个人形象来打动投资人以获取支持并无不可,但更关键的地方在于企业是面向消费者的,致力于创造价值的,不能本末倒置,在资本寒冬远未消散的今天,盲目扩张是大忌,每一颗弹药都应该有所命中。而投资人对创业者不仅是提供资金,还应该把自己当作是创业者的联合创始人,投人不疑,给予创业者充分的信任和支持,从创业者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来更好地协同前进达到共赢.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