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夺回“好声音”,估值210亿,直击灿星的七年大考

“灿星的定位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的综艺公司,如果未来能做产业化开发,想象空间还是蛮大的。”

作者/吴丽仟

解决了版权问题后,今晚《中国好声音》终于回归。

众所周知,它背后的制作公司灿星曾凭借凭借“全国首档制播分离节目”《中国好声音》一炮而红,一跃成为综艺领域的巨无霸公司。

去年12月,灿星宣布完成首轮融资,估值210亿,号称要为上市做最后冲刺。

很多人问,这些以综艺制作为主体的公司真那么值钱吗?

一位投资圈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米未凭借《奇葩说》系列现估值早已突破50亿;做出了《吐槽大会》系列的笑果文化、《明日之子》系列的哇唧唧哇《偶像练习生》的制作公司鱼子酱现在价值也都超过了15亿。

上述新型的爆款公司,更像是“网综黄金时代”的产物。

而电视端的巨无霸,在面对视频网站的迅速崛起时,像是迎来了中年危机。前几年,灿星董事长田明在各大场合坚称它们肯定要做网综、做直播,抢占风口。但迟迟没有落实,以至于行业对其产生了诸多质疑,怀疑灿星是不是就此掉队了。

好在,2018年,灿星终于出手,与优酷合作、承制了超级网综《这就是街舞》,因为口碑和影响力还不错,实力“挽尊”、扳回一城。

不过,制作公司的好时代似乎已经过去了。越来越多的超级网综都是视频网站主控,制作公司赚的主要是承制费。

今年年初,杨伟东提出“制播关系中平台方将占据主导”的观点。在他看来,版权大战时期,内容方是被疯狂追捧的对象;但随着“大片时代”的来临,成本和投入逐渐占据上风,平台方与内容方的优势地位,也将在这一时期完成互换。

时代瞬息万变,像灿星制作《这就是街舞》第一季就只是承制,据说第二季还会参与出品。灿星的转型,更像是一个时代符号。

纵使《中国好声音》回归,“综N代”的故事要怎么讲?

这几年,灿星经历了很多大事件。2018年释放出很多利好的信号。

除了做出了《这就是街舞》,灿星与与talpa、唐德官司结束后,灿星终于拿回了《中国好声音》的版权和名字。不过物是人非,《中国好声音》早就该改版了。

今年改版的力度更大一些。

从导师阵容来说,告别了那英和汪峰,它迎来了两位新人——李健、谢霆锋。

有人问,为何把两个连续坐镇六年的灵魂人物换掉?是被动流失还是主动放弃?

对此,节目制作方灿星宣传总监陆伟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这个暑期档那英想多陪陪孩子,汪峰也另有工作安排。刚好借这个契机,他们想用一个全新的男导师阵容。

李健代表了民谣那一挂,谢霆锋音乐人出身、具备摇滚精神,这是选他们的理由。

很多东西是不可抗的。尤其电视式微、网综崛起、加上“综N代”的审美疲劳,改名后的《中国新歌声》收视率、影响力逐年下滑,造星能力越发疲软,这也是倒逼灿星不得不做出改变的核心原因。

小娱发现了三大变化。

1、 转椅回归、新增“魔镜”,选手演唱时可以看到心仪导师的表情;

2、 每个导师只能选6个名额,如果某队名额满了,学员可以挑人battle进入这个最想进的战队;

3、 如果没有导师转身,选手自行离开,赛制更加残酷了。

以前《中国好声音》讲究歌曲惊艳、故事煽情、导师抢人有梗。

但这一套早已过时。用陆伟的话说,以前他们聚焦导师和导师、导师和选手、选手和选手之间单线的人物关系。这一季它们会通过残酷的赛制,增加人物线,用更多真人秀的手段,让故事更丰富和丰满,更有可看性和想象空间。

另一方面,在塑造选手上,“一定不是原来选手在舞台上、与导师互动那么简单。”陆伟强调,他们会用新视角、新的手段、更大的篇幅塑造更立体的选手。

至于这一季《中国好声音》收视能达到什么水平?

陆伟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这一季《中国好声音》依旧存在收视对赌,但“节目破2%都难的时候,收视对赌也不能定到5%那么高,会做一些调整。”

他举了一个例子,“像《跑男》收视率也曾跌破2%,但网播量还是不错的。”陆伟强调,现在电视节目的收视率是被低估的,更科学的算法应该是收视率+网播量。至于对这一季节目的期待,陆伟强调:“肯定不会比跑男差。”

灿星的“七年之痒”:

放弃户外真人秀,全力转战互联网?

虽说灿星靠《中国好声音》起家,但几乎试过市面上所有热门题材。

前两年,户外真人秀最火爆的时候,灿星趁热买下韩国《无限挑战》版权,与央视合作了《了不起的挑战》,口碑不错。但受到“限韩令”影响,节目改版转移到江苏卫视变成了《我们的挑战》,因为过于娱乐化,反而不如前者。

事实证明,这一题材前有《跑男》后有《极限挑战》,很难突破前两名,加上竞争激烈、同质化严重,较难出爆款,灿星干脆放弃了这一题材。

陆伟并不认为这就是失败,“不试怎么知道会失败呢?”

《盖世音雄》也是一个失败的试验品。陆伟称它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纯电音节目,只是把经典歌曲改编为remix版而已,“它既讨好不了真正玩电音的人,因为太吵了也得不到大众的喜爱,不尴不尬。”

当初在灿星做《盖世音雄》的车澈团队,后来离职加盟爱奇艺把《中国有嘻哈》做火了。这个案例教育了整个行业,小众题材并不适合电视台,搬到互联网或许能成。关于车澈的离职,据腾讯娱乐报道有说法称车澈想做《嘻哈》但灿星内部讨论后否决了,爱奇艺闻讯赶来把人挖走了,但陆伟否认了这一说法。

据他介绍,灿星内部没有讨论过这个项目。

看起来灿星流失了车澈这个人才,但灿星核心的导演团队流动并不大。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灿星迟迟不做网综呢?它们有何顾虑?

陆伟解释称,在《中国有嘻哈》之前,国内市场是没有超级网综一说的。原本他们跟视频网站提案要做一档音乐类节目,但当时的视频网站比电视台投入小、招商难、决策慢,很快这档节目被湖南卫视提前做出来了——即《我想和你唱》。

说白了,对灿星来说,每个项目必须保证赚钱才能做。“1千万你只赚1万,这样的节目对灿星来说是没有意义的。灿星要做只能做大项目。”

2018年,灿星在竞标中拿到了第一名、拿下了优酷的S级舞蹈项目,承制了《这就是街舞》。同样靠在竞标中取胜,它Q3季还要与腾讯视频合作《即刻电音》。

据陆伟介绍,未来他们打算把《金星秀》这样的脱口秀节目、《中国好歌曲》这样的音乐节目,搬到互联网。另外,他们还要做偶像养成节目,目前正在策划中。

灿星全面拥抱互联网,但第一季只能参与承制,据说第二季才会参与出品。

一种说法认为承制赚的是制作费、可以确保盈利、规避风险。另一种观点认为,视频网站在熟悉和学习了综艺制作的流程和套路后,连灿星这样的公司都需要被考核了,话语权正发生转移,制作公司商业模式单一的短板,再次被拿上台面。

灿星的产业化布局:

艺人经纪、偶像养成…能帮它上市吗?

去年年底灿星宣布以210亿人民币估值完成首轮融资,并计划于2018年年初申报IPO上市。今年已经过半,上市究竟是近在咫尺还是遥不可及呢?

四年前,灿星已经做过上市梦了。

2014 年,浙富控股以 8.4 亿元的价格买下灿星关联公司梦响强音 40% 的股份, 2015 年 9 月和 11 月,浙富控股分两次出售了梦响强音 40% 的股权。

2016 年 4 月,浙富控股再发布公告,拟以 3 亿收购灿星 6.07% 的股权,灿星估值达 50 亿元。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曾经报道过,根据公告,灿星2015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22.1亿、7.2亿。不难想象,这或许已经是《中国好声音》巅峰时期的成绩。《新歌声》收视率下滑,盈利能力肯定也会下滑,灿星真的值210亿?

(戳蓝色字体复习:灿星50亿估值引入投资者,《中国好声音》重构上市之路)

一位投资人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灿星的定位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的综艺公司,如果未来能做产业化开发,想象空间还是蛮大的。”

一个基本事实是,上市之前的估值是一级市场投资人有人认购了这个价格,但不代表它未来在二级市场认购的市值。换句话说,如果真上市,也达不到210亿。

客观来看,现在的综艺制作公司真的有做成产业链的吗?

以马东的米未为例,它不会只靠《奇葩说》、《奇葩大会》赚钱,在艺人经纪、音频付费、短视频上皆有布局。对灿星来说,目前主要只是做了艺人经纪。

资料显示,灿星旗下的艺人经纪公司梦响强音签约艺人120人。但头部艺人很少。虽然公司一直在造新,但后续的艺人运营并不完善和成熟,发生过多起解约事件。

灿星做艺人遭人诟病,但陆伟却向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强调,没有外界想象中那么不堪,“放眼圈内外,头部艺人只有少数几个,很正常。”他告诉小娱,它们也在调整和改革。它们把张碧晨经纪约分了出去发现效果,“这一季《中国好声音》选手,我们也愿意与具备平台资源、强大实力的唱片公司共享艺人合约。”

“就像《创造101》的选手是签给了腾讯,但哇唧唧哇公司帮他们运营,肯定也是分成的。我们未来肯定不是过去那种一家垄断,一定是资源互补、共同分享的。”

除此之外,据说灿星正在布局中国原创音乐互联网平台、灿星线上专区和直播联盟、以及音乐小镇文化地产等项目,“在线、在场、在播”三大领域齐发力。

陆伟告诉小娱,以他们的电音节目《即刻电音》为契机,他们要做音乐小镇,未来也想做电音音乐节。另外他们还有意做偶像养成类节目、意布局影视剧产业。

如一位投资人点评的那样,制作公司必须具备不可替代性,才有与平台争夺话语权的机会,跨界做艺人经纪等不擅长的新领域确实会很难,但方向是对的。

熬过了“七年之痒”,2018年灿星正在转型,未来它或许会遇到更大挑战。但如果真的能顺利上市,对整个行业一定是一剂强心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