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在第八届OCT-LOFT国际爵士音乐节 探寻爵士乐想象的边界

想象力可能是爵士乐表演的唯一边界。

10月9日至21日,第八届OCT-LOFT国际爵士音乐节在深圳华侨城创意文化园B10现场举办。12到15日,还专门设立“节中节·特别单元”,带来更加多元和丰富的表演。

这是OCT-LOFT国际爵士音乐节首次设立“节中节”环节。策划人涂飞表示,这样的尝试,是针对深度爵士乐迷特意设立,让他们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集中听到自己喜爱风格的音乐。在此前的表演中,场地中设置好排列整齐的座椅,观众可坐也可立于后方观赏音乐,而在节中节期间,演出现场完全腾空出来,更具live house的现场感,让所有观众都能够沉浸在喜爱的音乐氛围中。

第八届OCT-LOFT国际爵士音乐节的“节中节”环节

举办OCT-LOFT国际爵士音乐节,从商业上来说并不是一个赚钱的生意,至今仍然需要华侨城和创意园给予必不可少的支持。“节中节”的套票,也是本届音乐节最先在网络售卖平台售罄的。通过这8年来的努力,策划人涂飞希望“让爵士乐所代表的自由思想和艺术精神,自然而然地,毫不做作地,流进听众的心里去”。

在《爱乐之城》中,瑞恩·高斯林饰演的塞巴斯汀正是一名爵士乐钢琴家,热爱传统爵士,能够通过钢琴弹奏出极具灵性的跳跃音符,但最终为了生计,加入了一支流行爵士乐团,为热闹的巡演奔波。来到本届OCT-LOFT国际爵士音乐节的乐队和音乐家,也是以多元化和先锋性为主,与时代的流行有着不小的区隔。

11日是音乐节的以色列之夜,两支以色列乐队“Hagiga六重奏”与“Yossi Fine & Ben Aylon”登场亮相,带来了截然不同的视听体验。

Hagiga六重奏更加注重的是旋律的表达以及萨克斯、长号、钢琴、鼓等不同乐器之间的配合,也可以根据不同的演奏情况,调整主音乐器,时而萨克斯时而长号,不同的音色之间极具跳跃性。

Yossi Fine & Ben Aylon则是以一段几位抓眼球的打鼓独奏开场,架子鼓、非洲鼓和其他打击乐器混合出现,不同的打击方式也交替登场,有时甚至会左手打非洲鼓的同时右手用鼓槌敲击架子鼓。

Yossi Fine & Ben Aylon的表演

这个组合成立于2015年,他们称自己的音乐来自“蓝色沙漠(Blue Desert)”,意在创造如沙漠般包罗万象、不受制于边界的音乐。除了架子鼓与非洲鼓的跨界,他们还将更多的音乐类型融合在自己的风格里,融合了狄步开舞蹈(Debke)、Dub、格纳瓦(Gnawa)和出神音乐(Trance)等不同类型。不断循环的节拍和旋律,在现场打造出一种想要跟随其摆动的效果,就算观众都坐在椅子上,也有不少人跟随旋律不断地摇摆。

爵士乐最吸引策划人涂飞的原因之一,正是“作曲与即兴之间相对危险的、不稳定的关系,恰恰是它的伟大魔力所在”。而最能代表这一风格的,正是“节中节·特别单元”的表演。

13日表演的两支乐队都来自意大利,分别是将金属、数学摇滚、无浪潮、噪音和电子乐混合的“Zu”,以及深扎先锋自由爵士,走向怪诞、民族及嗡鸣氛围方向的“Jooklo二重奏”。

Zu成立于1997年,是一支由上低音萨克斯、贝斯和鼓组成的三重奏乐队。不过这支经典的爵士乐配置,却表现出于极端金属的许多共通之处,在音乐博客“世界上最古怪的乐队”看来,这只乐队的作品听起来“如同Morphine、Naked City和Meshuggah那样使用诡异拍子的极端金属乐队的混合体。”

Zu的表演现场

他们带来的音乐并没有简单的旋律和章法可循,而是在看似无序的噪音中带来超过音乐性的体验。他们希望带来的共鸣,“并不是简单的心灵上的共鸣”,接受采访时贝斯手Massimo Pupilo表示,“声音的震动是本质,并且会英雄人体细胞的震动。我们并不是要治疗听众,我们希望通过音乐创造出我们和听众都需要的一种能量。 ”在他们的演奏中,甚至可以靠在墙边或坐在地上,感受由外而内传递进身体的震动。

这样的体验,离普遍意义上的悦耳其实是相差甚远的,完全是在背道而驰,Jooklo二重奏的表现更加极致。作为一支自由爵士乐队,Jooklo二重奏一直在音乐上尝试着更多“新鲜且富有挑战性的结合”,创造出的狂野且抽象的自由音乐,“风格诡谲且震撼人心”。

Jooklo二重奏

Jooklo二重奏的两位乐手,David Vanzan专注于打鼓,Virginia Genta则分别能够驾驭钢琴与萨克斯。他们的演奏并没有太多的章法可循,弹奏钢琴时,Virginia会在弹奏的同时将一些金属片和弹球扔进钢琴的琴弦部分,产生独特的音调。

在更多的时候,Virgnia演奏萨克斯为主。在《村声》杂志中,评价她“吹奏萨克斯宛如宙斯操纵着雷电。”在她的演奏中,萨克斯展现出几近震耳欲聋的破坏力,在她没有既定乐谱的即兴演奏下,足以将无法欣赏噪音、嗡鸣氛围的乐迷直接“逐出场外”。

这样的即兴演奏正是乐队的特色。对他们来说,“即兴,是用来连接人们的工具”,向往的是上世纪60年代自由爵士讲究的天人合一和音乐中的性灵体验。在她的表现中,既有对原始曲调的反叛,又有着孩童般对音乐的宣泄。

14日表演的威廉·帕克(William Parker)1952年出生于纽约市布朗克斯,在20岁时就已经常在纽约实验爵士音乐领域进行演出,至今已出版了超过150张专辑,被音乐杂志《村声(The Village Voice)》评价为“有史以来最出色,且始终保持着一流水准的自由爵士贝斯手”。

William Parker

原本有着非常多悦耳旋律及成熟歌曲的他,也进行了先锋和即兴风格的表演,不过并没有此前意大利的乐手们那没激烈,舒缓的演奏几乎要让在场的听众都屏住呼吸才能欣赏到完整的音符。

有极多的观众都是被威廉吸引而来。在他演奏前,B10的售票处拍起来长龙,甚至因为场地中人群过多过于拥挤,只能暂停售票。威廉·帕克当晚让场地完全挤满,几乎是平日里观众数量的2到3倍之多。

这几天的体验,仅仅是爵士音乐节的冰山一角,还有更多不同类型、不同风格的爵士乐在B10现场得到演绎。在这些不同艺术家的探索下,不同类型的音乐之间的变得更加模糊,旋律和动听也不再是音乐打动人心的第一准则。爵士乐的表现没有边界,正如策划人涂飞所说,“爵士乐吸引我们的部分,是它活力四射的本能,无限叛逆的基因。”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