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无限极曾多次陷纠纷:结肠癌患者吃了肿瘤不消反长,产妇吃了被疑致病

随着媒体不断曝光,一些受害者的经历也逐渐为外人所知,在名为“无限极受害者家属群”的QQ群里,上百位购买过该品牌产品的消费者或其亲属聚集在此,互相诉说他们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遭遇并希望维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曾金秋

继权健、华林之后,直销巨头“无限极”也卷入舆论漩涡。随着媒体不断曝光,一些受害者的经历也逐渐为外人所知,在名为“无限极受害者家属群”的QQ群里,上百位购买过该品牌产品的消费者或其亲属聚集在此,互相诉说他们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遭遇并希望维权。

界面新闻了解到两起案例,湖北黄石一位女士患上结肠癌中晚期,听信亲戚的劝说后开始服用无限极产品,花费三万多元吃了几个月后反而发现肿瘤又长大了;在陕西渭南,一位产妇在生完孩子后被推销服用无限极产品,最后检查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家属怀疑是和无限极产品有关,进而一直维权。

对于这两起案例,无限极公司回应界面新闻表示,目前因接到投诉量陡增,故无法在第一时间解决,该公司深表歉意,并表示一定竭尽全力核查事实真相。

结肠癌患者花3万买产品,肿瘤不消反而长大

来自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的方汉中(化名)称,2009年,他的大姨姐患上鼻咽癌,听说无限极产品有效果,就买来尝试。后来经过放疗,她的鼻咽癌被治愈,但大姨姐却宣称自己是吃了无限极的药才治好病,“然后她就成了我们当地无限极的治愈者了。”

几年前,方汉中的妻子患上结肠癌,并向卵巢转移,已经是中晚期。患病期间,听说大姨姐在做的无限极产品有效,便希望他买来试试。“她(大姨姐)说做无限极好几个都是癌症晚期,现在都好好的。”大姨姐的话始终让他感到怀疑,但又怕伤了妻子的心,只好去买。

无限极经销商的朋友圈  受访者供图

方汉中在无极限的产品上共消费了三万元,买过“增健”、“灵芝皇”和“钙片”三种产品。

界面新闻查询发现,“增灵钙”是无限极宣传的基础组合。“增健”用于“排毒、营养、修复、激活、再生”,“钙片”可以“激活体内150种酶”,“灵芝皇”则是辅助抑制肿瘤。

在国家药监局网站上,“增健口服液”、“无限极牌钙片“和“灵芝皇胶囊”均拿到了国产保健食品的批文,前两者批文由无限极公司持有,“灵芝皇”批文由广东雅诺健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持有,该公司的控股股东是无限极(香港)有限公司。其中,“增健口服液”保健功能标注的是免疫调节,“无限极钙片”保健功能标注的是补钙,“灵芝皇胶囊”标注免疫调节,延缓衰老,辅助抑制肿瘤。上述保健品均已注明不能代替药物。

无限极宣传的“增灵钙”组合  图片来源:网络

吃了三五个月后,方汉中带着妻子到医院复查,结果发现肿瘤又长了。他曾带着疑问找大姨姐,希望看一看宣传中的患者是癌症早期还是晚期,“但她不给,说是晚期,已经把病历烧了。”复查过后,妻子才听劝,不再吃无限极。“,几万块打了水漂,上医院检查都没钱。”

据方汉中描述,大姨姐给他办理了一张无限极的会员卡,并主张其购买两万元的产品。消费达到规定后,他可以凭借积分兑换一把金钥匙挂件作为奖励。这些操作均可以通过“无限极中国”APP查询。

界面新闻注意到,在无限极患者的维权群里,不少人分享自己相似的经历。在这个体系中,不少会员子女等着“承袭”长辈的会员卡,希望凭借这份事业吃喝不愁。也有会员为了营销,租来房子和车,维持表面上的光鲜。

方汉中说,大姨姐现在总想着把会员卡继承给儿子。她每月靠无限极能拿到一万多元的工资,但为了冲业绩,又把工资全花出去。

在他老家阳新县,做直销已经成了一种潮流,“三姐做康婷,表姐做北方基因肽,弟弟岳母做太阳神,自从老婆生病了之后,一个个都来找我。”据方汉中观察,在所有直销品牌中,做无限极的最多。

疑因过量服用而患病,消费者家属维权五年

陕西省渭南市白水县尧禾镇麻家村的石小莉说,几年来,55岁的她已经因为无限极“家不像家,成年带着娃告状”。

2014年2月,石小莉的儿媳从当地干部张某的手里买来了无限极保健品开始服用,包括无限极常欣卫口服液、增健口服液和钙片。

石小莉家购买的无限极产品清单  受访者供图

石小莉说,在张某的指导下,儿媳服用了两倍的量。后来,她检查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家人一直怀疑这与无限极的产品有关。糖尿病酮症酸中毒(DKA)指糖尿病患者在各种诱因的作用下,胰岛素明显不足,生糖激素不适当升高,造成的高血糖、高血酮、酮尿、脱水、电解质紊乱、代谢性酸中毒等病理改变的征候群,系内科常见急症之一。

石小莉儿媳的病历  受访者供图

儿媳住院后,石小莉于当年3月向当地食药监局反映情况,后来得到的回复是,监管部门已经于当年4月查封了张某的销售点,并没收所有无限极保健品。在石小莉的坚持下,当地政府给了张某党内警告处分,但对于她儿媳住院一事,则表示无权处理。

据石小莉描述,当初儿媳刚生完孩子,张某的下线就找到儿媳,向她兜售无限极的产品,“说她才生娃,吃了身体就强壮了。”但其实,当时儿媳的身体没有大毛病。销售人员还向石小莉本人兜售,并建议给家里刚出生的3个月大小孩吃无限极产品。“我从不信什么保健品,也坚决不让小孩吃,儿媳还骂我没文化”,石小莉说。值得注意的是,国家药监局官网信息显示,“常欣卫口服液”功能注明的是调节肠道菌群、对胃粘膜有辅助保护功能,且不适宜少年儿童。

石小莉的普通话不好,为了方便传播,她把这些年来的遭遇写成一长段文字,只盼着有人能帮助揭露无限极。2018年5月,她从白水县政府部门得知,张某已经自杀,“但我还是要告食药监局玩忽职守。”石小莉说。

针对上述两个案例,2019年1月19日晚间,无限极公司回应界面新闻称,因短时间接收到的投诉信息数量陡增,事发时间、地点各异,诉求不一,并且对于其中的大多数情况未曾了解,故无法在第一时间解决,在此深表歉意。无限极公司表示,一定竭尽全力核查事实真相,给广大消费者、新闻媒体及社会公众予以交代。

无限极曾多次卷入健康权纠纷,各地法院判决不一

界面新闻检索发现,无限极公司也曾卷入生命权、健康权的诉讼中。这些案子里,有些地方法院判决无限极承担赔偿责任,有些则对其责任予以豁免。

2016年5月30日,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法院下达了一份民事判决书。该案中,原告杨某诉称,2016年2月,她脸上出现了几个小疙瘩,后来通过朋友认识了搞无限极直销的张某,后者推荐无限极产品,并表示服用后可以治好。2016年2月19日到28日,杨某开始使用无限极产品,包括“灵芝皇胶囊”、“增健口服液”、“保湿洁面乳”等。之后,她面部情况非但没有好转,还加重了。原告据此请求法院依法判令,无限极公司和经销商张某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

法院认为,被告张某在原告杨某面部已发生炎症的情况下,擅自使用无限极产品给原告进行调理治疗,造成杨某面部炎症加重,侵犯其合法权益,理应赔偿其损失。但无限极公司出售其产品与原告受到的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其并非侵权主体,原告亦不能证明其提供的产品存在缺陷,故被告无限极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2017年4月27日,河南省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一份民事判决书。在本案中,受害人闻某于2011年被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五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的保健品,闻某出院后死亡。闻某服用过程中,曾经接受被告徐某的指导。原告闻某家属请求判令徐某和无限极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认定,被告徐某的指导意见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的情况,且部分指导意见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但被告徐某并不具备相应条件。被告无限极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能够实事求是地介绍产品,但其未能对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法院据此判决徐某和无限极公司各承担相应的损失。

值得关注的是,与权健等公司的案例不同的是,无限极未曾被法院定性为传销组织。不过界面新闻检索传销相关的裁判文书发现,无限极在多起传销案件中被提到。

邯郸市永年区法院下达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16年8月,被告人李某加入“善心汇”组织,被认定有传销行为。有一名证人表示,两人因为经常去无限极的保健品商店,所以相识。李某曾劝她加入善心汇。

无独有偶,西安市鄠邑区法院也曾对“善心汇”案件做出过判决,其中一名加入了善心汇的成员家属表示,该成员也曾经从事过无限极销售工作。类似的案例还包括“民间互助理财”、“香港鑫源国际商务”等传销案例。在这些案例中,传销组织成员与无限极的经销商过从甚密或身份重叠。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40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