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风电告别高利润时代,整机商“两头”受压需警惕恶性竞争

有些开发商一味追求速度,忽视风电场建设质量,出现了风机着火、倒塔等严重事故。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江帆

编辑 |

1

“风电行业已经进入合理的利润区间,高利润时代已经过去了。”日前,原中国国电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谢长军在2019中国风电产业创新发展论坛上表示。

随着风电竞价脚步逼近、终端电价缩水,风电运营商直接丧失部分收益,这份压力沿着产业链向上传至设备制造商。整机商为了抢占市场,不得不低价竞争,投标价格屡创新低。

面对行业利润萎缩,部分上游零部件供应商选择退出风机制造领域,因此,整机商无法将价格压力进一步传导至上游,导致其处于“两头”受压的困境。

“部分风机制造厂商为了要订单,把价格压的很低,报完价中标以后干不了。这个做法不太赞成。”谢长军指出,低价竞标模式下,已引发非理性竞争态势。

业内多有呼吁,要警惕行业内恶性竞争带来的风险。

谢长军建议,应科学有序降低风机造价,风电场开发建设不能单纯以低价为前提,要制定科学合理的招标机制。

在此种背景下,风机的技术和质量显得尤为重要。“最近,很多制造企业觉得自己技术成熟了。机组越做越大,塔筒越来越高,叶片越来越长,有点冒进,需冷静一点,至少需要时间考验。”谢长军说。

“有些开发商一味追求速度,忽视风电场建设质量,出现了风机着火、倒塔等严重事故。”谢长军指出,尤其是海上风电,运维难度大,应引起业主和施工、设计单位的高度关注。

他认为,应在国家层面建立设备监造中心,统一质量标准,对新下线样机进行严格测试。

2019年1月,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发布了《关于积极推荐风电光伏发电无补贴的平价上网有关工作的通知》,随后4月又发布了平价项目建设方案征求意见稿。

中国广核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中广核新能源,01811.HK)党委书记、执行董事、总裁李亦伦认为,风电平价上网路线已经非常清晰。共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平价和竞价的共同阶段,时间节点从2019年到2020年;第二阶段为全面的平价阶段,时间节点是2021年。

李亦伦表示,平价、竞价风电在前期申报与投资决策过程中,将各项边界参数和敏感性的条件优化到了极致。抗风险的能力已经非常低,任何非技术的成本提高,都将影响项目最终的命运,因此,有关部门与各级地方政府必须严格执行并确保降低非技术成本的实际效果。

“今明两年是推进平价上网的最后过渡期和重要政策窗口期,还应警惕电网消纳压力和可能出现的限电风险。”李亦伦指出。

2018年,全国风电限电比例下降到7%,同比降低5个百分点,但限电电量依然高达277亿千瓦时。今年一季度,新疆弃风率15.2%,甘肃弃风率9.5%,内蒙古弃风率7.4%,这些地区的弃风形势仍较为严重。

为保证平价、竞价风电项目的合理收益,李亦伦建议,这些项目需要保证全额上网,避免弃风限电问题,全电量上网消纳务必要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执行到位,不能再出现弃风限电问题。

“可再生能源补贴长期拖欠导致企业现金流为零,甚至为负,严重影响企业生存。”他还表示,国家相关主管部门应尽快拿出行之有效的方案早日解决问题。

截至2018年底,中广核新能源在运新能源装机1733万千瓦,风电装机超过1200万千瓦。2018年,其风电、光伏新增装机超300万千瓦,创历史新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