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中国的增长奇迹结束了吗?旧金山联储认为还没有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国的增长奇迹结束了吗?旧金山联储认为还没有

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周一发表的研究报告认为,如果中国近年来宣布的一系列结构性改革计划取得成功,中国将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

图片来源:华盖创意

2015年前两个季度,中国GDP增速进一步放缓至7%。中国经济是否能避免硬着陆,躲开“中等收入国家”陷阱?

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周一发表的研究报告认为,如果中国近年来宣布的一系列结构性改革计划取得成功,中国将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报告作者、旧金山联储经济研究部资深顾问Zheng Liu称,他对中国的未来增长持谨慎乐观态度。

增长奇迹

自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中国的经济实现了30多年的高速增长,年均增长率达10%。现代历史上还没有哪个国家以如此快的速度增长了这么多年。这期间,中国的国民收入每七年就翻一番,人们的生活水平也大幅提高。

“佩恩表”(Penn World Tables)数据库显示,1980年中国的实际人均GDP只有美国的5%左右,2011年时这一比例已达20%。世界银行预计,这一时间段内,中国超过6亿人口脱离了极度贫困。

中国的经济增长引擎

报告指出,自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的经济高速增长主要得益于三个因素:资本积累、劳动力增长以及生产力的提高。其中第三个因素,即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是30年来经济奇迹的最大贡献者。

下图展示了自1980年以来,这三个因素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占比。可以看出,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生产力的提高和投资,而非就业率的增长。如,上世纪90年代年均10%的增长中,资本积累大概占了一半,生产力改进占了另外4%,就业率提高只占了1%。

人口的利好并未完全发挥,一方面是由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限制了人口增长,另一方面,户口制度限制了国内人口的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从图表中看出,自2008年开始,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显著下降。与此同时,经济增长开始更依赖于资本投资的拉动。

经济放缓 新政策出炉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其他国家对中国出口的需求大幅下滑。同时,生产力提高速度放缓也给可持续发展带来挑战。为应对危机,中国政府推出了大规模财政刺激措施。

这一措施带来了短暂的繁荣,尤其是基建领域。但从2011年起,经济增速便开始显著下降。2011年至2014年间,中国的年均经济增速仅为8%。

2015年前两个季度,中国经济增速进一步放缓至7%,中国政府也将全年的增长预期降至7%。尽管从国际标准来看,这一速度已是相当不错,但依然大大低于前30年平均每年10%的速度。

这引发了人们的担忧:中国会不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指的是当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由于不能顺利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导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最终出现经济停滞的一种状态。

如墨西哥、智利、巴西、菲律宾、马来西亚、南非等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在20世纪70年代均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直到现在,这些国家仍然挣扎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4,000至12,000美元的发展阶段,并且见不到增长的动力和希望。

但也有一些国家成功避免了中等收入陷阱,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如邻国日本和韩国。根据OECD的定义,高收入国家为人均GDP达到12,500美元的国家。

20世纪60年代,日本的人均GDP约为6,000美元,年均增长率超过了10%。但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虽然日本的人均GDP依然在增长,但是速度明显放缓。到2011年,日本的人均GDP超过了3万美元,增速已降至1.25%。韩国也延续了同样的路径。

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实际人均GDP约为2,000美元。2000年增至大约5,000美元,到2014年已经超过了1万美元。如果中国的经济增速继续维持在6%或7%,那么不久就能跻身高收入国家行列;如果中国的发展模式也和日韩一样,那么到2020年左右,中国的年均经济增速将降至约3%,人均GDP增至大约2.5万美元。

但报告也指出,中国的发展前景受到了结构失衡的制约,如金融抑制、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完善、出口拉动型增长模式以及资本账户限制,这些都会导致国内储蓄过高和贸易失衡。

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家庭储蓄率已从1990年的15%增至2014年的逾30%。高额储蓄可促进国内投资,但也会造成信贷和资本配置效率低下。另外,银行体系基本由国家控制,银行贷款也偏向国有企业,生产力更高的私人企业反而贷款无门。

此前有研究显示,如果资本配置效率提升至和美国相当的水平,那么中国全要素生产率水平将会提高30%至50%。

为了克服结构失衡,实现可持续性发展,中国政府在2013年11月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宣布了经济改革的蓝图。内容包括:(1)金融部门改革——利率自由化、建立存款保险制、加强对金融监管;(2)财政改革——加强社保体系、改革财税体制、扩大医疗保险和养老金的覆盖面;(3)结构性改革——国企改革、户籍制度改革以及进一步开放市场;(4)对外部门的改革——汇率市场化和资本项目管制改革等等。

旧金山联储的报告指出,如果这些改革获得成功,那么中国应该能顺利避开中等收入陷阱,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不过,转型期间的结构性改革可能会导致经济增长放缓。

经济前景

未来数年,中国经济增速将进一步放缓。IMF预计,2015年中国的GDP增速将在6.8%左右。

尽管如此,报告指出,仍有理由对中国感到乐观。第一,中国目前的资本和劳动力配置状况还存在许多改进空间。如果金融市场自由化、财政及劳动力市场的改革成功落实到位,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将大幅促进生产力的发展。

第二,中国的科学技术依旧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据“佩恩表”数据库,中国全要素生产率目前只有美国的40%。如果汇率钉住制和资本管制真的实现自由化,那必将迎来新一轮的技术发展,生产力也将得到提高。

第三,中国幅员辽阔,各区域间的发展并不平衡。过去35年来,沿海地区发展迅速,但内陆地区却一直落在后面。如果发展重点向内陆地区转移,那么欠发达地区的崛起势必拉动经济增长。过去几年中修建的高铁、机场和高速公路也已为这一发展扫清了道路。

报告称,中国持续的强劲发展也将有利于全球经济。中国市场占美国出口的份额已经从2004年的4%稳步增至2014年的7%。据IMF预计,2013年中国贡献了全球大约三分之一的经济增长。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中国的增长奇迹结束了吗?旧金山联储认为还没有

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周一发表的研究报告认为,如果中国近年来宣布的一系列结构性改革计划取得成功,中国将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

图片来源:华盖创意

2015年前两个季度,中国GDP增速进一步放缓至7%。中国经济是否能避免硬着陆,躲开“中等收入国家”陷阱?

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周一发表的研究报告认为,如果中国近年来宣布的一系列结构性改革计划取得成功,中国将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报告作者、旧金山联储经济研究部资深顾问Zheng Liu称,他对中国的未来增长持谨慎乐观态度。

增长奇迹

自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中国的经济实现了30多年的高速增长,年均增长率达10%。现代历史上还没有哪个国家以如此快的速度增长了这么多年。这期间,中国的国民收入每七年就翻一番,人们的生活水平也大幅提高。

“佩恩表”(Penn World Tables)数据库显示,1980年中国的实际人均GDP只有美国的5%左右,2011年时这一比例已达20%。世界银行预计,这一时间段内,中国超过6亿人口脱离了极度贫困。

中国的经济增长引擎

报告指出,自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的经济高速增长主要得益于三个因素:资本积累、劳动力增长以及生产力的提高。其中第三个因素,即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是30年来经济奇迹的最大贡献者。

下图展示了自1980年以来,这三个因素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占比。可以看出,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生产力的提高和投资,而非就业率的增长。如,上世纪90年代年均10%的增长中,资本积累大概占了一半,生产力改进占了另外4%,就业率提高只占了1%。

人口的利好并未完全发挥,一方面是由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限制了人口增长,另一方面,户口制度限制了国内人口的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从图表中看出,自2008年开始,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显著下降。与此同时,经济增长开始更依赖于资本投资的拉动。

经济放缓 新政策出炉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其他国家对中国出口的需求大幅下滑。同时,生产力提高速度放缓也给可持续发展带来挑战。为应对危机,中国政府推出了大规模财政刺激措施。

这一措施带来了短暂的繁荣,尤其是基建领域。但从2011年起,经济增速便开始显著下降。2011年至2014年间,中国的年均经济增速仅为8%。

2015年前两个季度,中国经济增速进一步放缓至7%,中国政府也将全年的增长预期降至7%。尽管从国际标准来看,这一速度已是相当不错,但依然大大低于前30年平均每年10%的速度。

这引发了人们的担忧:中国会不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指的是当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由于不能顺利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导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最终出现经济停滞的一种状态。

如墨西哥、智利、巴西、菲律宾、马来西亚、南非等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在20世纪70年代均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直到现在,这些国家仍然挣扎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4,000至12,000美元的发展阶段,并且见不到增长的动力和希望。

但也有一些国家成功避免了中等收入陷阱,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如邻国日本和韩国。根据OECD的定义,高收入国家为人均GDP达到12,500美元的国家。

20世纪60年代,日本的人均GDP约为6,000美元,年均增长率超过了10%。但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虽然日本的人均GDP依然在增长,但是速度明显放缓。到2011年,日本的人均GDP超过了3万美元,增速已降至1.25%。韩国也延续了同样的路径。

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实际人均GDP约为2,000美元。2000年增至大约5,000美元,到2014年已经超过了1万美元。如果中国的经济增速继续维持在6%或7%,那么不久就能跻身高收入国家行列;如果中国的发展模式也和日韩一样,那么到2020年左右,中国的年均经济增速将降至约3%,人均GDP增至大约2.5万美元。

但报告也指出,中国的发展前景受到了结构失衡的制约,如金融抑制、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完善、出口拉动型增长模式以及资本账户限制,这些都会导致国内储蓄过高和贸易失衡。

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家庭储蓄率已从1990年的15%增至2014年的逾30%。高额储蓄可促进国内投资,但也会造成信贷和资本配置效率低下。另外,银行体系基本由国家控制,银行贷款也偏向国有企业,生产力更高的私人企业反而贷款无门。

此前有研究显示,如果资本配置效率提升至和美国相当的水平,那么中国全要素生产率水平将会提高30%至50%。

为了克服结构失衡,实现可持续性发展,中国政府在2013年11月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宣布了经济改革的蓝图。内容包括:(1)金融部门改革——利率自由化、建立存款保险制、加强对金融监管;(2)财政改革——加强社保体系、改革财税体制、扩大医疗保险和养老金的覆盖面;(3)结构性改革——国企改革、户籍制度改革以及进一步开放市场;(4)对外部门的改革——汇率市场化和资本项目管制改革等等。

旧金山联储的报告指出,如果这些改革获得成功,那么中国应该能顺利避开中等收入陷阱,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不过,转型期间的结构性改革可能会导致经济增长放缓。

经济前景

未来数年,中国经济增速将进一步放缓。IMF预计,2015年中国的GDP增速将在6.8%左右。

尽管如此,报告指出,仍有理由对中国感到乐观。第一,中国目前的资本和劳动力配置状况还存在许多改进空间。如果金融市场自由化、财政及劳动力市场的改革成功落实到位,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将大幅促进生产力的发展。

第二,中国的科学技术依旧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据“佩恩表”数据库,中国全要素生产率目前只有美国的40%。如果汇率钉住制和资本管制真的实现自由化,那必将迎来新一轮的技术发展,生产力也将得到提高。

第三,中国幅员辽阔,各区域间的发展并不平衡。过去35年来,沿海地区发展迅速,但内陆地区却一直落在后面。如果发展重点向内陆地区转移,那么欠发达地区的崛起势必拉动经济增长。过去几年中修建的高铁、机场和高速公路也已为这一发展扫清了道路。

报告称,中国持续的强劲发展也将有利于全球经济。中国市场占美国出口的份额已经从2004年的4%稳步增至2014年的7%。据IMF预计,2013年中国贡献了全球大约三分之一的经济增长。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