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一诗一会】“香港的说梦人”西西的诗:不服从类别,没有标签

西西的诗看似诙谐轻松,但其实承载着沉重的含意,也正因如此,其力量容易被低估。

西西(1938-),香港小说家、散文家、诗人

在香港,西西有着“香港的说梦人”之称。上世纪50年代,西西从上海移居香港,开始投入写作,此后创作了一系列抒写港人港事的文学作品。其中,写于70年代的小说《我城》被认为是一部开创了香港本土城市文本先河的作品。在书中,西西以一名中学生的童稚眼光观察人间世态,呈现出香港在回归前后的诸多变化。她的其他作品,如《像我这样的一个女子》《飞毡》《手卷》等,也都呼应社会现实,紧贴时局变迁。

自然地,在华语读者心目中,西西最具影响力的作品是她的小说和散文。长期以来,她的诗人身份并未受到重视,甚至不为人所知。但近年来,西西写的诗反而越来越多,究其原因,是许多现代诗让她感到看不懂,读不出所以然来,那么“何不用自己的方式写,不去理别人”。这样的心态使西西的诗显得别具一格,它们不服从类别,也没有标签,更不必担心被某种“主义”的框架束缚。这些诗歌充满口语化的亲切与轻盈,在某种意义上,它们与西西的小说和散文一样言简意深。正如美国作家、翻译家费正华所说,西西的诗看似诙谐轻松,但其实承载着沉重的含意,也正因如此,其力量容易被低估。

事实上,西西在诗歌创作上早有建树。她曾担任香港本地重要文学刊物《中国学生周报》“诗之页”的主编,还与友人创办了素叶出版社,大力推介优秀的诗歌作品。1982年,西西出版了第一部诗集《石謦》,引起关注,但直至2000年,《西西诗集》才于台湾面世。2018年,西西凭借这部诗集获得美国纽曼华语文学奖。香港浸会大学的教授何丽明在提词中特别指出西西作为香港诗人的重要性:“西西或谐或庄的诗歌道出了这个城市及其居民的品格。她的诗歌也证明了一个城市的故事不必是宏大的叙述,而可以是表面琐碎的絮语、寓言或者童话。西西的诗歌阴柔,纤细,机智,敏锐,动人心弦,无可辩驳地宣示着香港诗歌的存在感。”

日前,《西西诗集》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引入内地,终于得以与大陆读者见面。全书分为三卷,涵盖了西西四十年(1959—1999)的诗歌创作。在作品中,西西从日常之事出发,时而穿梭于城市的街头巷尾,时而漫游在想象的世界。她的诗不只描述香港,特别是在卷二和卷三中,她广泛地触及文学、艺术、社会乃至国际议题,展现出现代人的异化。经出版社授权,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从书中选取部分诗作,以飨读者。

《西西诗集》
西西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9-09


在马里昂巴德

午报的脸。牛群自栅栏后涌至。绿灯。我和病未来派的太阳赛跑。一切图形都是→。

走过廊下。遇见一个喊卖野草莓的唱古怪的歌。一个女孩子在滚铜环。钟响三下。贴街招的人来了。谷克多站在竖琴的后面。瞪着眼。看我一瞥而过。

晚报盖过午报的脸。我走接力走障碍。警察的手。每一个的得每二个车轮交织每一个十字。给我一个锚。给我一座山。
 

可不可以说

可不可以说
一枚白菜
一块鸡蛋
一只葱
一个胡椒粉?
可不可以说
一架飞鸟
一管椰子树
一顶太阳
一巴斗骤雨?
可不可以说
一株柠檬茶
一双大力水手
一顿雪糕苏打
一亩阿华田?
可不可以说
一朵雨伞
一束雪花
一瓶银河
一葫芦宇宙?
可不可以说
一位蚂蚁
一名蟑螂
一家猪猡
一窝英雄?
可不可以说
一头训导主任
一只七省巡按
一匹将军
一尾皇帝?
可不可以说
龙眼吉祥
龙须糖万岁万岁万万岁?
 

对岸来的人

他带来一条沙河
一座碉堡
换去一道斑马线
一柱交通灯

他带来亮丽的攀山列车
换去一条暗沉沉的海底隧道

他带来东岸的断崖和浪花
峭壁与珊瑚礁
换去圆形大厦
停车场和免税品店
他带来森林和五种松树
玎玎的伐木声
换去吃角子老虎机
汽水的广告
消防车的警号

他带来井
属于双子星座的湖
换去滤水池
自来水塔和海水化淡厂

他带来温泉
换去现代化的浴室
他带来盐田
换去电动的厨房
他带来彩绘的兰舟
惊涛拍岸的岛屿
滨海的日出
换去垃圾焚化炉
中央空气调节系统
人造卫星传播站

他带来渔港
积雪的岭
海拔三千公尺山上的云海
峡谷、草原和一座古城
换去天桥和广场
地下铁道和边界
以及星期日晚全市的呵欠
 

女性主义字典抽样

我是我
你是你
第三者是彼
反对倡伎制度

母鸡是shen
承继人是sheir
天堂是sheaven
希伯来女子是shebrew

人类是wekind
历史是herstory
 

许多女子

许多女子
有一桩心事
广为人知

找寻白马王子
倒不如远赴茅山
求太乙真人

一枝莲花,三片荷叶
重塑凡身
好将肋骨还给亚当
 

地铁隧道的海报

我在地铁
画廊似的隧道穿行
收到两份环保海报的讯息

一头毛猴,无可奈何
在建筑地盘的鹰架上
攀爬

啄木鸟的尖喙
呆呆面对
一支高大的输水管
 

超级市场

我在超级市场想起你们
我在窄狭的甬道中穿行,找寻你们
我看见许多小孩手抱汽水和薯片
许多丈夫推手推车,许多妻子
从货架上搬下日常的主要食粮
那些麦包只有麦子的颜色,牛乳
饮品只有牛乳的气味,早餐谷物
愈来愈甜,罐头食品充满
高钠和防腐剂,饼干用椰子油制

虽然距离收款处颇远
但我看不见你们,即使是幻想
老惠特曼喜欢尝一点洋蓟?
这里没有洋蓟;没有西瓜
所以也不可能有加西亚·洛尔迦
爱嚎叫的金斯堡,找冰冻的东西
镇镇喉咙?谁是谁的天使呢?

离开超级市场后,你们会上哪儿去?
可以逛逛旺角、中环或者铜锣湾
设想有一家水果厂商做广告宣传
把模拟的橙子、鳄梨和苹果从高楼掷下
必定击中读财经杂志的行政人员
手袋里藏着城中丽人故事的女白领
胁下夹着电脑资料的年轻人
走路读着日本漫画的青少年
刚在报摊买了份马经的送货员
即使是千万个水果从高楼掷下
没有一个会击中读诗的人
 

本文诗歌部分选自《西西诗集》,经出版社授权发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