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戈恩出逃后首度发声:遭日产高管算计被捕,在日受到迫害

在发布会当中,戈恩向公众控诉了日本司法体系的不人道、日产方面对他的陷害,并且反驳了日本方面对他的控诉,但对于外界关注的逃离日本的细节,戈恩并未谈及。

文|车东西 Juice

车东西1月9日消息,昨夜,日产前CEO卡洛斯·戈恩在黎巴嫩召开了发布会,在发布会当中,戈恩向公众控诉了日本司法体系的不人道、日产方面对他的陷害,并且反驳了日本方面对他的控诉,但对于外界关注的逃离日本的细节,戈恩并未谈及。

戈恩认为日本的司法体系非常不人道,他们没有遵从法律的要求。检察官的权力非常大,能够自由更改他的供词,检察官不让他跟媒体交流,而是引导舆论抹黑他的形象。

同时,戈恩还表示他在日产供职了17年,带领日产从濒危到复兴,而且还促成了日产、三菱和雷诺的合作,成为了全球最大的车企联盟,但是日产方面却密谋对他进行抓捕。

对于日本和日产方面就非法挪用CEO备用金、公款购房等问题的指证,戈恩也做了回应,他认为CEO备用金的使用都经过了审批,他并没有随意地处理这笔资金。他在巴西和黎巴嫩使用的房产也都是日产的资产,他只是暂时使用,离开日产之后,他若仍想使用将自费购买。

戈恩认为,日本方面对于他的指证,他都能够进行解释和辩护,但是日本方面并没有给他机会。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他还会继续为自己做辩护,他目前已经收集了很多证据,之后将会逐步公布所收集到的证据。

据彭博社报道,在发布会结束之后,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ol)正式将戈恩登录到通缉要犯名单上。根据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戈恩“被日本政府通缉”,通缉令上还详细列出了戈恩的姓名、年龄、国际、语言和住址,但并无本人照片。

一、逃出日本为躲避不公正待遇

“我从日本逃出是为了逃离那套司法体系,我希望受到公平的审判。”这是戈恩对于自己出逃行为的解释。

他表示,他在日本期间受到了日本方面不公平的对待,日本的司法体系非常不正义,对他的审判完全由个人决定,检察官把虚假的信息传递给了媒体,并且阻止他召开新闻发布会。

日本的检查官还不断地向媒体公布新的罪名,对他进行抹黑,近日还对他的妻子发布了逮捕令。

戈恩还表示,日本方面还在故意拖延调查的时间,目前已经对他进行了14个月的监禁,但是还没有进行审判。

日本方面在2018年对戈恩进行了逮捕,戈恩表示在被逮捕之后,他立即被日本方面监管了起来,在监管期间,每天只有30分钟的放风时间,自由时间非常少,也没有相应的药物提供。日本方面在白天和黑夜都会对他进行审查,在审查的时候,没有律师在场,检察官在问话的时候不用英语和法语,只用日文来询问,但是他听不懂日语。

他在演讲中多次表示日本方面违反了基本的人权,日本司法系统不够完善,日本方面在一开始就不应该抓捕他。

他表示,日本方面对于外籍人员还存在不公正的待遇,日本的审判率达到了90%,而外籍人员的审判率超过了90%。他目前已经对日本检查官提起了反起诉,但是他也清楚这项诉讼在日本几乎不会成功,因为日本的反起诉接受率为0.6%,而起诉成功的几率为零。

二、戈恩公布被捕细节 称遭到部分人陷害

对于日产方面,戈恩也多次表达了不满。他表示,在1999年他开始接手日产的时候,这家公司已经快要破产了,而在他接手的17年间,日产成为了全球前六的车企,他为日产带来了很多利润。

他还促成了日产、三菱和雷诺三家车企的合作,使之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车企联盟,但是最终他却被这个联盟赶了出去。

戈恩认为日产方面已经密谋了很长时间要将他赶走,他听不懂日语,所以不知道日产方面何时开始密谋了。他认为日产方面还和日本检察官存在密谋的情况,在他被抓捕后,检察机关迅速没收了他的护照、手机和电脑,并且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他送到了拘留所。

戈恩还在现场公布了一些陷害他的企业和个人,他表示陷害他的人中有日产董事会的成员,甚至还有日本政府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发布会结束之后,东京检察院迅速回应,否认戈恩的一切指控,其认为戈恩逃离日本本身就是违法行为,他在今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的言论不能解释他的违法行为。

他认为有两个原因导致了他的出局,一是日产方面不希望一个外籍人士来担任他们的CEO,由于他自己的国籍导致了他的出局,第二个原因则是日产和雷诺方面的政治斗争,法国政府希望提升雷诺对日产的股份,日产方面并不接受;而日产方面只持有了雷诺15%的股份,且不具备投票权,日产想要提升自己的控制权。

他表示,他被捕之后日产–三菱–雷诺联盟的市值损失了1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95亿元),每天都要亏损4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8亿元)。但这种情况之下,有报道称日产方面目前仍花了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亿元)请了许多人来调查他。

三、回应日方指控 戈恩称并未贪污受贿

戈恩在现场也一一回应了日本方面对他的指证。

他首先回应了挪用公款的事情。他表示,CEO备用金是公司的一部分,动用这笔钱需要很多人的同意,公司的法务、运营、副总裁、领款人和CEO都需要签字,所以他根本没有权力擅自挪用这笔资金。

日本方面还指控戈恩和沙特阿拉伯的关系非常密切,怀疑戈恩收取了沙特阿拉伯方面的佣金。戈恩表示,为了推动日产的业务,他和别的国家的交往也很密切,但检查官只说他和沙特阿拉伯的关系比较密切,还认为沙特阿拉伯给了他额外的费用。

他表示,他的账户在公司是有报备的,看看他的账户金钱来往就知道他有没有收取沙特阿拉伯的佣金了。

对于日本方面指控他在凡尔赛宫的生日经费一事,戈恩也做了说明。他表示,凡尔赛宫是法国的标志,而且日产–雷诺–三菱联盟也是凡尔赛宫的大客户,凡尔赛宫也表示能够把一些会议室免费给他们使用。

戈恩就在凡尔赛宫举办了一次生日活动,邀请了他的支持者、合作伙伴和朋友参加。虽然场地是免费的,但是在其他方面则支出了15000欧元(约合人民币11.6万元),这笔钱并没有从雷诺的营收里支出,不过戈恩表示,当时没有人告知他需要从雷诺的营收里支出。

此外,日本检查方还认为戈恩在全球各地都有房产,戈恩表示,他使用过巴黎和黎巴嫩两个地方的房子,但这两处房产都属于日产,他在使用之前曾经签署过协议,他从日产离职之后可以回购这两处房产。

同时,他对于日产–雷诺–三菱联盟没有和FCA(菲亚特克莱斯勒)达成合并也非常遗憾,如果达成了合并,这个新的联盟将会成为世界上销量最多的车企联盟,他已经和FCA方面多次接触了,但随着他的被捕,一切都陷入了停滞。

目前FCA选择了和PSA(标志雪铁龙集团)合作,而日产–雷诺–三菱联盟也接近瓦解了。

对于日本媒体把他描述成一个贪婪冷血的独裁者,戈恩也表达了不满。他表示,在通用汽车陷入生存危机的时候,美国政府曾经来找过他,希望他能够去担任通用公司的CEO,并且给出了非常高的薪金,但是他仍然拒绝了,所以他并不像日本媒体描述的那样贪婪。

同时,他还表示,日本地震之后,他是第一个回到日本的外籍高管,并且他还去了日本福田的灾区鼓舞当地受灾的员工,但日本检察官却并不信任他。

关于独裁的事情,他表示他在日产任职了17年,期间有大量的媒体和电视台都来对他进行过采访,这期间没有人认为他是一个独裁者,而在2018年才表示他是一个独裁者,这说明独裁者这个称号是日本检察机关编造的。

在发布会上戈恩也表达了他下一步的计划,他表示,他从日本出逃只是为了伸张正义,接下来他会继续收集证据,将更多的证据公布给公众,向世界证明自己的清白。

四、在黎巴嫩不是犯人 愿回到日本受公正审判

在发布会结束后,戈恩还接受了各国媒体的采访。

他表示,本次发布会中所展示的文件在会后都会向媒体提供,并且后续收集到的新证据也会向媒体提供。

有媒体认为,戈恩从日本跑到黎巴嫩只是从一个小牢房跑到了一个大牢房,还将面临法律的制裁。戈恩表示,他不认为自己在黎巴嫩仍然是犯人,他在黎巴嫩有朋友,能够使用手机电脑,可以上网,还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终究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也表示,他虽然从日本逃了出来,但是他毕竟在日本生活了17年,他仍然非常喜欢日本,他不认为日本政府的高层参与了陷害他的事情,但是日本政府肯定有人参与陷害他,但为了保护日本和黎巴嫩的国际关系,他不会公布这些人的姓名。

关于是否会在黎巴嫩接受审判的问题,戈恩表示,自己只想获得公正的审判,在哪里接受审判并不重要,如果日本方面能够给予自己公正的审判,他也愿意回到日本接受审判。

有日本媒体表示戈恩在日本曾是一名受人尊敬的企业家,为何会选择违反日本的法律。戈恩认为,自己在日本工作期间没有做过对不起日本公众的事情,但关于违反日本法律这件事,他认为日本检察官也多次违反了日本的法律,在检察官都违背了法律的情况下,不应该仅仅关注他是否违反了日本的法律。

据现场记者介绍,这次发布会只有少数日本媒体被允许进入发布会现场,大部分的日本媒体都在挡在了门外。戈恩表示,在发布会结束之后自己会去和这些日本媒体做交流,本次发布会只想邀请那些世界性的权威媒体来进行公正的报道,对于那些经常抹黑他的媒体他并不欢迎。

现场挤满了各国的记者,都在争先抢后的对戈恩进行提问,但也有一些媒体问了一些非常低级的问题。有一家媒体询问戈恩为何不选择出逃巴西,而选择了黎巴嫩(黎巴嫩与日本没有引渡条约),戈恩对这个问题也显得很无奈,最终回答这名记者“选择黎巴嫩是因为路程比较近”。

五、戈恩被捕已超1年 2019年年底潜逃出国

2018年11月19日,一架从法国飞来的客机降落在东京羽田机场,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的董事长戈恩走下飞机后,两名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本部的搜查官抓捕了他。

东京地检特搜部称,戈恩涉嫌于2015年至2018年间,通过中东的一日产代理店,将日产公司拨付的部分资金私用,共给日产造成约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473万元)的损失。

此外,戈恩还被曝出通过该代理店高管的个人账户将日产公司的资金汇入位于黎巴嫩的一家公司,这些钱被用来购买个人游艇以及流入亲属经营的公司等。

整个抓捕过程被日本媒体《朝日新闻》记者全程记录了下来,随后媒体发布了戈恩被捕的新闻,全世界都为之一惊。

在戈恩被抓之后,日产公司拿出了虚报收入等三类罪名的新闻稿,还表示是由于内部员工的举报才找到了罪证,但是日产却并未对举报人做过多的说明。戈恩被捕还涉及到了日产代表董事格雷格·凯利、1名外籍专务董事和1名日本籍高官,共有四人卷入了这起抓捕事件。

此后,戈恩获得了保释,但保释后仍一直处在日本政府的监视之下。戈恩被监管了十四个月,于2019年12月31日从住宅处逃出,潜逃到了黎巴嫩,至今仍未公布逃跑的详细过程。

结语:戈恩开始反击,日本汽车行业将遭挑战

被日本政府抓捕之后,戈恩从来没有在媒体面前公开露过面,公众对于这起案件的了解仅限于日本检察系统方面发布的声明。

2019年12月31日,戈恩从日本政府的监管中逃到了黎巴嫩再次让这起案件进入公众的视野中,昨晚,戈恩在黎巴嫩召开新闻发布会,则可以看作是对日本和日产方面的还击。

戈恩在发布会现场对日本的司法体系进行了控诉,对日产方面的行为也进行了痛斥,同时也一一反驳了日本方面对于自己的指控。

但是,此次发布会只是将戈恩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从戈恩的表态来看,他还会继续为自己的清白而努力,接下来,应该还有更多的信息曝出,日本汽车行业将遭遇戈恩的反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