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同方鲲鹏“结义记”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同方鲲鹏“结义记”

一张围绕鲲鹏生态编织的大网已若隐若现。

文|深几度  吴俊宇

6月10日,同方和鲲鹏冠名的高铁专列举行首发仪式。从去年就在接触的双方,经历过“相识、相知、握手”等阶段,现在可谓迎来了结拜。

国内ICT企业正在悄然合纵连横。这在“新基建”的大背景,“后疫情”的供应链建设以及复杂的国际环境下显得尤为瞩目。

仔细去审视会发现,一张围绕鲲鹏生态的大网正在若隐若现地编织起来。

一、全方位合作

两个人能够“在一起”,“三观要和”,双方的价值观一定是趋同。

合作亦然,缘于双方领导人对于未来行业发展、合作方式、战略目标上高度默契,也缘于双方站在核心技术自主可信角度的格局高度。

去年9月华为全联接大会,同方鲲鹏产品发布。同方及其他生态伙伴通过鲲鹏主板搭配鲲鹏处理器,生产出的服务器、台式机,性能几乎赶上国际主流。

华为是鲲鹏计算产业推动者和参与者,通过聚焦发展鲲鹏处理器的核心能力,夯实产业发展的基础,从而支撑生态伙伴发展自有品牌的整机产品和“上层建筑”。

华为曾表示将全面开放鲲鹏主板优先支持合作伙伴,条件成熟时可以停止TaiShan服务器销售业务。可见鲲鹏对于生态伙伴的支持力度与“慷慨义气”。

如今,鲲鹏生态圈已经初步成型:600+合作伙伴、1500+通过鲲鹏认证的产品和解决方案,且在持续不断扩大。

根据 IDC 数据预测,2023 年全球计算产业投资额将达到 1.14 万亿美元,中国计算机产业投资空间 1043 亿美元,接近全球的 10%。鲲鹏的前景可谓一片光明。

再来看同方。

同方电脑作为国内第二大电脑整机厂商,年产能达到800+万台,实力雄厚。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同方推出了超强服务器K620、超翔台式机TK630等基于鲲鹏920平台打造的产品。

要知道,同方一直在谋求转型,2019年底,同方股份在国家关于高校企业的改革意见下达后,谋求校企改革。

2019年12月31日,同方控股股东由清华控股变更为中核资本,实际控制人随之由教育部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

这次改革的一大目的用《中国新闻周刊》在《同方新探索》中的话来说恰恰是:

加强信息产业技术研发能力、沿产业链纵向构建产业生态的同时,还以政用产学研深度融合的发展模式横向连接起政府、大学等科研院所、企业和市场的创新资源,为区域协同创新搭建科技成果转化的平台。

同方和鲲鹏之间的合作关系恰恰是在适应同方去年年底开始的转型。

2020年6月10日,同方和鲲鹏冠名高铁专列举行首发仪式,双方结义。这背后不单是两者之间的碰撞与合作,更有着特定历史环境的驱动与使然。

二、融合与共生

同方鲲鹏之间的合作其实无论从国际博弈的大环境、“新基建”热潮、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乃至同方未来发展各个维度去看,都是有必要的。

1、当下环境较为复杂,尤其是这一次疫情之后,ICT产业链受到冲击,国内相关企业有必要实现核心技术自主创新。

我国IT行业规模巨大,但核心技术主要依赖进口。

长江证券的研究报告表明,2019年我国软件行业实现营收71,768亿元,同比增长 15.4%;实现利润总额 9,362 亿元,同比增长 9.9%,规模巨大。

但是信息技术服务占比 59.3%、软件产品占比 28.0%、嵌入式系统软件占比 10.9%、信息安全占比 1.8%,主要依靠服务实施为主。

从图表可以看出,芯片、操作系统、数据库、存储等基础软件硬件方面领域自给率较低,产业发展受制于人。

以鲲鹏为代表的新计算平台,让中国在服务器、存储、操作系统、数据库等一系列领域谋求突破。

2、从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这个视角去看,历史拐入“新基建”,行业应用会涉及到大量的服务器的使用。

我在《地基铺好,大家的新基建才能盖房》一文中就曾提到:

和传统老基建区别最大的是,“新基建”是坚持以市场投入为主,支持多元主体参与建设,政府在背后只是起到引导和支持作用,核心目的在于顺应产业升级和数字化转型。

所谓“多元主体”,它真正的参与者是一批中国顶尖科技企业。与“铁公基”和房地产为代表的传统基础设施不同,“新基建”的特点是轻资产、高科技、高附加值,能够渗透各行各业,不断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提升价值,为社会经济的升级转型提供更强的撬动效应。

实际上,同方也是多元主体的参与者之一。新基建需要扩充的数据中心中,会用到大量服务器,华为和同方之间的合作某种意义上看正是顺势而为。

如果你去审视当下的“后疫情+新基建”格局就会发现,“新基建”让HAT围绕自家生态都在展开布局。

决策层不断强调要加快5G网络、大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这是首次在基建投资中提到数据中心。

对于数字经济时代来说,数据中心是其庞大的资源库和存储银行,需要建设大规模、安全、稳定、可靠的数据中心来满足互联网和大数据的应用。

阿里为新基建投入2000亿,腾讯更豪掷5000亿,快手几天前宣布将在乌兰察布建数据中心。国内“新基建”背景下的数据中心建设浪潮,将为服务器市场新的增长点提供强有力的需求支持。“服务器”的生意,将燃起一轮新希望。鲲鹏系列的服务器,面对的是一片广阔天地。

3、从同方自身的发展这一视角去看,同方也迎来了转型期,在转型期和鲲鹏之间的合作某种意义上,会给企业内外发展带来新的机遇。

与国际主流的IT技术相比,目前我国自主研制的CPU等计算机基础元器件、操作系统和软件,在技术成熟度、稳定性方面,还存在较大的差距,特别是在适配性和应用习惯方面,会有更长的市场培育和接受过程。

当前,信息产业的自主创新不再是某一个核心企业为主导,而是要发挥一种聚合生态系统的协同效应。

作为民族企业的同方,一方面自身需要谋求改变,以此推动企业的转型,尤其是发挥它在中国ICT领域的作用;另一方面由于国际环境的变化,作为一家民族信息产业的领头羊,它有必要承担起其企业责任,率先做出表率,引领行业向前。

如此背景下,同方正不断在转型,布局未来。作为电脑整机厂商,选择这样的时刻与鲲鹏站在一起。一是在加速国产化耦合进程,另一方面以开放姿态进入鲲鹏生态圈,意味着同方和鲲鹏将在共享生态发展成果。和鲲鹏生态之间的绑定,恰恰是“聚合生态系统的协同效应”的具体表现。

我们不妨看看鲲鹏生态的全景范围。

这幅全景图很大程度展现了当前鲲鹏生态的发展现状和未来构想。

以鲲鹏、昇腾为代表的通用计算及AI计算的芯片,是所有鲲鹏计算产业的根基所在,是鲲鹏这颗大树的树根,扎根于土壤底层,从最底层保障了超强的计算能力。

中层是鲲鹏生态得以向各行业发力的重要环节,是鲲鹏这颗大树的根茎部分,包含了数据库、分布式存储、云服务等等较为底层的数据能力、解决方案等等,也涵盖了硬件伙伴、开发者以及产业联盟。

大量各个细分领域的合作伙伴,其基于鲲鹏打造的产品为政府、平安城市、金融、运营商、电力等各行业的输送和服务,则是鲲鹏生态圈枝繁叶茂的有力体现。

鲲鹏生态正加速整个国产软件生态的替代进程。通过搭建新的计算平台,鲲鹏也许有机会改变国产 IT 长期低附加值与高定制化的现状,改变整个国产 IT 的价值分配体系。

三、历史的缩影

同方与鲲鹏之间的“结义记”,我们不能仅仅看作是两者间的事情。它是中国企业面对国际复杂环境、疫情特殊背景以及以及国内发展需求的一个集中缩影。

这样的缩影不仅仅在鲲鹏和同方身上体现,也在鲲鹏和其他企业身上展现。接下来我们能看到的类似合作或更频繁、更广泛、涉及面更广。有更多合作可能性的一大原因在于,鲲鹏其实不仅仅是处理器,它更是一个计算产业。

国际环境的波动,疫情对国际ICT供应链的影响以及国内云与计算产业自身的生长与发展使得鲲鹏在这种复杂环境下应运而生,它面临的考验及其严峻。

用2019年发布的《鲲鹏计算产业发展白皮书》里的语言来定义的话,鲲鹏计算产业是这样的:

鲲鹏计算产业是基于鲲鹏处理器构建的全栈IT基础设施、行业应用及服务,包括PC、服务器、存储、操作系统、中间件、虚拟化、数据库、云服务、行业应用以及咨询管理服务等。

鲲鹏与国内其他厂商之间的合纵连横正在造就一个前所未有的产业格局——这种产业格局在试探寻求自主可信和国际突破。

鲲鹏存在的意义在于,它是一种硬实力的展现。它有必要研发,也有必要部署,它会客观上会起到几大作用:

  • 推动中国ICT产业链上下游全方位协同,夯实整个产业链的底气;
  • 通过寻求独立自主的方式倒逼国际企业和其之间形成更平等、更高维度、更深互信的合作;

中国的ICT基础设施以及云与计算产业行至十字路口,同方和鲲鹏之间的合作协同如同一叶扁舟,正在穿越历史长河。

它的命运如何,只有历史会给到答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