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威马沈晖:做全球第一家正毛利率的新造车,下次会和李斌拍照

造车,比拍照重要。

记者 | 李文博

编辑 | 王毅鹏

1

6月,中国智能电动汽车制造商威马交出了一份2,028台的月销售成绩。

这不仅让上月成为威马2020年卖得最好的一个月,也让整体销量环比增长月数提升到了连续4个。

即便受疫情大环境影响,威马线下门店全国版图拓展的脚步也没有停滞:15座城市18个零售渠道的落地,让更多潜在消费者有了实地体验的可能性。

站在2020年的夏天,回望五年前威马创立时的那个冬天,一部波澜壮阔的中国智能电动车普及史跃然纸上。

威马,已然成长为中国造车新势力界关于踏实的缩影与索引。

21个月达成3万台

2018年9月,威马开启了首台量产车型EX5的用户批量交付工作。

21个月后的2020年7月,威马EX5迎来第三万名车主的同时,也让自己成为中国智能电动汽车市场上,继特斯拉Model 3后第二个进入“三万俱乐部”的单一车型。

对这个时间长度,威马创始人、董事长、CEO沈晖不太满意。

“第一个三万台有点慢,”他说,“我希望第二个三万台和第一个十万台可以早点到来。”

事实上,威马EX5攀登三万台交付高峰的加速度一点也不慢,这是一家以“安全可靠、质量稳定、体验出色、成本合理”为造车初心的踏实企业。

交付速度是一个考量维度,但不是唯一考核指标。

“相比不顾一切追求销量快增长,威马选择在稳固夯实用户基盘的基础上,实现高质量可持续性增长。”沈晖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说,“用户买了车是要长时间使用的,一两年狂飙后倒下,这不符合威马的造车理念。”

威马创始人、董事长、CEO沈晖

三万台交付量对威马来说,既是一个大写加粗的逗号,又是另起一篇的新开头。

在这个里程碑附近,威马会斟上一杯小小的庆功酒,但不会停留太久。

沈晖对界面新闻坦言,威马已度过“0到1”的草创阶段,跨步迈入“1到10000”的阶段。

交付量的逐步攀升让沈晖对公司毛利率转正,开始自我造血充满希望。

与大洋彼岸醉心太空与火箭的那位璀璨野蛮人不同。沈晖是摩羯座,更习惯用工程师的思维和沉稳内敛的心智来应万变。

“特斯拉到现在毛利率还是负,”沈晖说,“威马的资本利用率很高,同发展阶段比特斯拉做得好。同样花钱,产出更多。同样产出,花钱更少。净利率转正确实很困难,但威马有希望成为全球第一家正毛利率的新造车企业。”

这需要找到未来增量,沈晖认为“中国汽车的细分市场里,最大一部分就是威马在做的15万至25万这一档,这个细分市场还在不断扩张。”

多和友商拍照

与在聚光灯下得心应手表演的李想与何小鹏相比,沈晖更想把车造好。

“何小鹏是我华南理工的师弟,李斌跟我常交流,”沈晖笑称,“但我不喜欢拍照,也不愿意晒。以后出去要随时带一个摄影师才行。”

对外界传言“蔚来小鹏理想抱团,不带威马玩”的说法,沈晖不以为然。

“大家都是友商,”沈晖表示,“现在市场很小,新势力车企总销量去年占比6%,今年刚到15%。我们之间互相竞争没有意义,应一起联手把蛋糕做大。”

在沈晖眼里,威马、蔚来和小鹏可以组成中国本土智能电动汽车正面对抗海外巨兽的“WWP”战队。而举起屠龙之剑的勇气,来自过硬的产品。

在威马价值观里,好产品是永远的团队行为指导准则第一条,这样扎实和朴素的想法伴随着以十万台、百万台为数量级基础而进行的持续性生存与发展过程中的每一公里。

“智能电动汽车最难做的地方,是它同时兼具工业品和消费品的特性。”沈晖说,“友商们的互联网基因很强烈,做营销,造爆款,弄迭代经验丰富,这方面威马需要向他们学习。”

“威马比较平衡。可以通过体系力打造成熟的工业品,目前车型水准比部分合资品牌还高。”沈晖总结,“过去半年,威马在营销方面也下了苦功,比如5月的畅想日,就是出圈。”

威马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10日畅想日”线上直播有超过1.2亿人次观看,最高在线人数突破560万,与超过40万名网友进行在线互动。而2019年底跟2018年相比,威马车主的平均年龄下降了4岁。

至此,威马面向Z时代的第一束品牌“烟花”,放至高空。

融资?随遇而安

中国智能电动汽车有A、B两面。

A面是蔚来得到合肥市政府参与的70亿融资,理想累计披露融资金额超110亿元的春风得意。B面是博郡汽无地可卖,拜腾无限停摆和赛麟关门的向隅而泣。

悲欢兴衰的很大一部分,来自融资。

但威马对融资的态度,却很笃定。

“即便一分钱没融到,我们还是可以稳健发展很多年。因为威马的现金流比较稳定。”

“本来确实计划在海外进行D轮融资,但疫情突发,目前进展受到一定阻力。国内很多大基金都对我们感兴趣。”

融资在退,沈晖和威马的大心脏不退。

对于地方政府青睐新造车的事实,沈晖认为“是汽车行业发展的规律”。

“大众集团最大的股东是德国下萨克森州政府。丰田更夸张,总部所在地就叫丰田市。”沈晖说,“中国前十家造车新势力加在一起拿到的补贴,还不如特斯拉从美国政府拿到的零头,这些都是正常的商业行为。”

无论造车或采访,沈晖“实在”的性格,总会大胆而自然地展现。每次说了“出格”的话,他总会习惯性地补充“我又说大实话了”。而每每问及年度销量目标,他也总是转而强调“持续经营能力”。

沈晖和威马,不太习惯用多元夸张的代表方式来陈述造车这件实业。因为在工科男的心里,造的车足够好,才是硬通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