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香港“明星”补习老师年薪千万的秘密

身价过亿的明星补习老师背后折射香港本地巨大的补习产业链。目前内地教培企业摸索着更加多元灵活的运作模式,与香港补习机构花重金聘请明星老师、打造名师品牌模式大不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以8500万港币(约合7050万元人民币)年薪去礼聘一位明星补习老师?这个年薪数字是内地上市银行行长年薪近9倍,在中国国内上市银行行长的最高年薪不过835.27万元人民币。

这则天价招揽补习老师的广告,由香港教育(国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082.HK,下称现代教育)出资刊登在10月8日的《信报》上。广告篇幅为一整版,内文指称,欲以8500万港币年薪及3000万港币签约诚意金,从竞争对手香港私立学校遵理集团处聘请一位名为林溢欣的明星中文补习老师。

事件主角林溢欣早前被媒体曝出,年仅27岁,在过去3年收入已过亿,并且全款购入9套物业,总值达6938万港元(约合5788万元人民币)。

据内地教育培训业(下称教培业)资深从业者朱宇(化名)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内地教培机构的明星老师年薪一般为100万至300万元人民币,不及现代教育提供给林溢欣年薪的1/20。

“和内地教培产业非常明显的区别是,香港补习社一直很注重宣传策略,明星补习老师的广告经常出现在地铁、巴士和报纸头版,同时明星补习老师在社交网络亦非常活跃,以此制造偶像明星效应。”一位来香港读研究生的学生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提到她的切身感受。

在香港地铁里、巴士上、报纸上,“补习天王”、“补习天后”们类似明星造型的海报随处可见。以林溢欣的形象广告最为明显,他还活跃在社交网络社区,与粉丝互动考试技巧。目前林溢欣在Facebook的“国际后援会YY Lam Club”共有7646人申请关注,其在Facebook上的“模拟券讨论区”共有7884个会员加入。

《明报》林溢欣(右五)及其教学团队。图片来源:林溢欣Facebook

相比之下,内地教培机构的宣传方式要“内敛”得多。尽管内地的补习广告也不少,但多以广告传单为主,在内容上更注重对课程内容和价格的介绍,明星老师很少作为品牌形象征登上广告封面。

朱宇介绍,内地最注重培养明星教师的新东方,通常会先让有潜力的老师在300至500人的大班进行授课,在讲课过程中对教师不断地打磨、筛选、淘汰,最终留下一批号召力很强的名师,但不会像香港一样对名师进行刻意地包装。

朱宇也提到,与香港明星老师仅是教培界的明星不同,新东方明星老师的影响力不局限在教培行业内。例如北京新东方讲师艾力,在安徽卫视《超级演说家》和爱奇艺《奇葩说》节目里均以选手身份出现,并迅速以出色的口才走红,在微博上累计粉丝数达331万。另一位明星教师周思成,2008年就在娱乐节目《快乐大本营》中以舞蹈才艺崭露头角,微博粉丝数超74万。在其微博简介中,也出现了“各大综艺节目名师嘉宾”和“微博签约自媒体”这样的身份描述。

然而,新东方的名师模式并不被其他教培机构广泛应用。朱宇认为,新东方本身的名气能聚集一批学生,学生能够在课堂上了解老师。一些老师风格特点鲜明,幽默风趣,知识广博,通过学生的口口相传而名气渐长。但新东方以外很多教培机构的名师不是通过讲课历练出来的,多是机缘巧合包装出来的。同时,与香港补习机构对老师“明星化”的宣传包装不同,内地一些机构包装出的名师可能存在很大的水分,在形象与气质上都与“明星”相差甚远。

环球雅思集团环球国际英语郑州学校负责人、自有品牌环美新托福学校创办人李永波也向界面新闻记者指出,内地目前尚还没有成规模、成体系地培养明星老师,环美新托福成立初期的教学团队主要是兼职老师,教学部成立后由专职老师来担纲教学。明星教师也有打造,但还没有质的提升。

从事教育业务的香港博雅国际教育研究院副院长黄绍乾则对界面新闻记者说:“明星脸只是宣传点而已。明星补习老师确实有过人之处,教学方法和魅力让学生可以加深理解、增强考试技能、专心听讲,真正能成为‘补习天王’的很少,一方面教学实力是否有效是关键,另一方面报班学生人数决定一切。没有实力的导师没有可能生存下来。每个学科都是寥寥可数的几位明星补习老师,其他很多老师都不如在学校里当老师。”

尽管打造名师也是内地教培机构的发展策略之一,但明星教师对这些机构的影响一直在弱化。业内人士称,像天价聘请“补习天王”林溢欣这样的事在内地基本不可能出现。2013年的一份中国教育培训行业发展报告就已经指出,中国的教育培训市场将从培训师导向走向以学员为中心。

比如内地的学大教育,采用以教学顾问咨询、销售为主的模式把老师在机构中的影响降到了最低。朱宇分析,在这种模式下,老师一般不会离职,因为离开后可能很难找到适合自己的学生。当然名师仍有可能离开,采用该模式的机构也希望名师离开,因为教师名气过大可能会使学生和家长产生选择障碍,存在“选不上最好的老师,就不在这个机构找老师”的可能性,从而造成“劣币驱逐良币”。但这种模式只适合一对一的课程,突出对学生的个性化私人教学。

朱宇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即使在新东方这种培养名师比较成功的机构中,名师在各方面的影响也已经越来越小。新东方的名师主要集中在英语培训领域,新东方的业务板块逐渐在向中小学课外培训转移,磨炼名师的大班授课模式也在往小班方向过渡。此外,早一批的部分名师转型成为了管理人员,也有名师转行或创业的情况出现。

“现在整个内地的环境和香港是很不一样的,香港的名师也可能跳槽,内地的环境更不成熟,”朱宇称,“所以现在内地的教育平台,不管是哪个方向的,都开始逐渐小班化,以防止把多个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放在一个名师身上……另一方面,随着内地人民收入水平的提升,家长愿意掏更多的钱,享受小班或者一对一VIP的服务,这样的倾向也比较明显。”

与学大教育不同,新东方是通过对教师的量化考核和“搭班授课”的方式来降低名师离职单干的可能性。朱宇认为,在量化考核体系下,老师可以在竞争中意识到成长空间。同时,“搭班授课”使每个老师只专注于单项课程的教学,因此无法获得完整授课的能力,很难离开新东方独立创业。

此外,如果明星教师选择离开,内地的教培机构并不会刻意挽留。朱宇介绍,香港的补习机构商业运作和教学区分明确,老师通常不涉及商业管理,而内地几家著名机构的创始人都是教师出身,如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学而思创始人张邦鑫,“所以(创始人)不是老师出身的机构反而会对老师捧得更厉害,创始人自己是教学出身的机构反而视之平常,老师走了之后,那就再培养个老师。”

香港补习机构对明星老师的追捧,或牵扯到商业模式下公司之间对资本、市场的争夺。

此次现代教育天价聘请“补习天王”林溢欣,有业内人士怀疑这可能是其借竞争对手遵理集团上市进行的炒作。10月初,林溢欣就职的遵理集团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现代教育的高薪聘请广告紧随其后发布。

“香港的补习教育产业主推明星补习天王,他们的收入也很高,但此事件不是真诚的招聘,有可能是炒作自己,妨碍竞争对手上市。”汇业证券策略师岑智勇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多名香港本地金融分析师也对界面新闻记者表达了类似观点,天价礼聘事件存在炒作嫌疑。

“现代教育上市期间也曾被遵理教育骚扰过,此事件可能存在恩怨情仇问题。”一位知情人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他还提到,“林溢欣是我所知的收入最高的补习天王”。

林溢欣此前在Facebook上回应挖角事件称,“长久以来和遵理学校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共同努力构建理想的教学平台”,又指“相信有能力养活我和我的家人。多五千万、八千万,于我无关”。

在香港,现代教育、遵理教育和英皇教育这3大补习集团占据了主要市场。现代教育最初原名为新干线教育,已于2011年上市;成立于1986年的英皇教育因股权结构复杂已卖给内地公司。遵理集团正迈向上市之路,据遵理集团的初步招股书披露,该集团于2013年至2015年年度收益分别为2.36亿、3.38亿、3.28亿港元,“顶级导师”每年分别贡献43.6%、45.5%及40.5%的机构收入。

明星教师对内地教培机构的贡献却并不体现在账面上。朱宇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香港的很多补习机构是依靠一两个明星老师支撑起来的,但内地情况不同,“像在新东方,大概有一两万个老师,虽然有些凤毛麟角的名师,但他们带来的收益可能占新东方整个收益的5/1000都不到,所以绝大多数产能还是由默默无名的普通老师创造出来的。”

明星教师对内地上市公司的影响也已经微乎其微。内地教育行业分析师李莹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一家企业刚刚开始可能依赖于名师,但是当企业发展到上市公司的体量,可以看到没有一家是依赖于名师的,正如股票市场从没有见过因为新东方几个名师被挖走而股票走低。”

目前在香港上市的教育股除了本地的补习集团现代教育,还有在内地经营远程教育培训平台的中国网络教育集团(8055.HK),2015年1月在港交所创业板上市的出租教学楼及宿舍楼物业的东方大学城(8069.HK),在内地办学校的中国枫叶教育集团(1317.HK),以及拟赴港上市的内地教育机构德瑞教育等。

对于来香港上市的补习或教育股,黄绍乾提到,单靠香港市场的容量和增长空间有限,企业来香港上市必须要有中国故事,否则未来发展也有瓶颈。

此外,拥有中小学课外教培业务的内地机构有6家在美国上市,分别为新东方、学大教育、好未来、安博、中国教育联盟和双威教育,但安博、中国教育联盟和双威教育都因为资本或经营问题退市。新东方、学大教育、好未来(即学而思)3家仍在在继续交易。

其中规模最大的新东方于2001年正式注册,2006年9月7日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成为中国教培业的第一家上市公司。据新东方财报显示,该公司2015财年净收入为12.468亿美元(约合80.54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1.909亿美元(约合12.33亿元人民币),语言培训和考试辅导课程注册学生总数达到289.64万人。

李永波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公司上市有两方面好处,一是可以快速提升知名度,二是即使以后退市,也可以吸引收购方,实现资本的快速变现。将自有品牌环美新托福做成上市公司也是李永波的目标。

2010年在美国上市的好未来此前以K12(编者注:K12为教育专用名词,kindergarten through twelfth grade,指从幼儿园到十二年级)中小学教培业务为主,在上市后业务生态链从K12延伸到1至24岁的多年龄段。好未来相关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教育培训在此前外界关注度低,招聘等层面会有一定的压力,上市之后为公众企业,一方面扩大了我们在国内外的知名度,另外通过获得资本市场认可,我们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上市后,好未来在2013年以5000万元收购考研网,以1.5亿元战略投资母婴网站宝宝树,截至2015年7月,其正式披露的项目达十余个,在产品线和用户群上前伸后延。“总体上来说,好未来的投资战略是实现在K12上下游的延伸,完善自己的生态布局。”好未来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好未来的年报,该公司2015年财年净收入为4.34亿美元(约合28.04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6720万美元(约合4.34亿元人民币),学生人次达149.443万。

李莹认为,教培企业上市最有利的方面就是提高品牌知名度、强化内部规范、提升员工激励、扩大融资渠道,但同时也面临着各种税费、法务、合规带来的成本增加问题,例如此前退市的安博是因为达不到合规要求,财务披露等环节出现问题。此外,退市还可能与机构本身的战略规划有关,如果在在资本市场没有获得理想估值,主动退市可以减少不必要支出,例如此前在美股上市的环球雅思在2011年被培生集团收购后选择退市。

内地名师的薪资虽然与香港名师有较大差距,但也远高于内地平均工资水平。名师的高收入,得益于教培产业近年的迅速扩张。

自内地高等教育1999年实行“扩招”政策以来,更多学生获得了进入大学学习的机会,也加剧了学生间为了进入“好大学”的竞争,由此催生了课外辅导的需求。

在香港,教培需求的日益旺盛则归因于公开考试制度。黄绍乾提到,2012年香港将英式改为美式考试制度,在此之前类似内地的中高考,让学生及家长的压力很大,补习社的市场需求较大,加上明星老师的营销打造带动了补习风气。在香港社会竞争大,养育一个子女可能需要400万港元(约合332万元人民币)。

据公开资料显示,香港目前有900多家补习机构。在内地,仅中小学课外教培机构的数量就已超过2万家,教育机构总数量在14万家以上。《2014-2018年中国教育与培训行业市场供需与发展趋势预测报告》指出,在内地的教培业中,中小学课外辅导市场最受关注,发展潜力巨大。据调查,1/3的家长愿拿出上万元供孩子进行课外辅导。

很多人认为教培机构是顺应市场需求而发展起来的,但朱宇认为,是教培机构“创造”了需求,例如学而思的培优概念,让以往不那么需要课外辅导的优等生也加入了补习行列。学大的“N对1”教学模式,使家长和学生开始追求定制的个性化培训。新东方则是不断宣扬应试技巧和学习兴趣,让学生感受到此类培训对于应试的重要性。

据中国行业咨询网资料,2012年中国教培业市场总规模就高达9600亿元,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在700亿元左右。明星老师的收入差,是近年来香港与内地教培产业发展差异的一个侧影。在这个潜在规模达9600亿元的市场里,内地教培企业摸索着更加多元灵活的运作模式,与香港补习机构花重金聘请明星老师、打造名师品牌模式大不同。

黄绍乾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香港由于市场有限以及商业模式相对传统和简单,而内地的教育市场庞大而且覆盖面积广,差异性明显,所以现在无论商业模式、教学方法、运营特点都非常多元化。

搜狐教育研究院发布的《中国K12课外辅导行业现状及走向》指出,内地中小学教培机构的授课模式包括40人以上的大班授课、10到40人的小班教学以及“一对一”或“N对一”模式的VIP教学。此外,一些机构也推出了线上授课、线上线下结合的O2O授课模式。

好未来相关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的教培产业已经经过了野蛮生长、跑马圈地的阶段。在互联网时代,教培产业进入到线上线下相结合的阶段,会运用更多科技互联网手段。

《中国K12课外辅导行业现状及走向》中提到,对于一些上市公司而言,一线城市的市场已进入品牌化竞争阶段,二线城市成为这些公司进行业务拓展的主要区域,三线及以下市场还有待开发。新东方、学而思、学大教育3家机构规模大,主要市场集中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但这3家在整个课外培训市场中所占份额尚不足5%。

在市场大、教培机构数量多的情况下,内地的教培行业竞争更为激烈。黄绍乾提及,尤其是在低门槛板块,比如学生托管,甚至恶性竞争、不择手段捣乱市场的情况也会出现,但香港市场还是很规范和有序的。

以英语培训行业为例,据《2015-2020中国英语培训行业市场分析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显示,教学质量良莠不齐、虚假欺骗行为多、市场竞争无序、价格混乱等问题在行业中普遍存在。根据统计,在北京一地,就有英语培训机构逾3000家,并且每年会有300多家新机构成立,同时也有300多家倒闭,在价格方面,报价大多在600至3000元人民币,差异较大。

竞争如此激烈,内地教培机构的利润率并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高。朱宇透露,在扣除老师薪资成本后,一对一授课的教培机构还需要支付房租、市场营销等费用,利润率基本在学费收入的10%以下,精品班利润率较高,一般在25%至30%。相比较而言,岑智勇表示:“香港教育股透明度不太高,补习天王的收入侧面也反应行业利润较高。”

“由于教育是刚需,教育培训行业在中国还有很大市场。”李莹认为,加上近年政策的扶持,教培机构在资本市场中会拥有更好的前景。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