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被点名涉黄、高管疑出走,比心还能“比心”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被点名涉黄、高管疑出走,比心还能“比心”吗?

“当红炸子鸡”的游戏行业,陪玩能否破圈突围?

文|潮汐商业评论

结束了为期两周的出差,Vivi匆匆忙忙回到出租屋,行李还没来得及收拾就打开电脑:“两周没打dota了,仿佛身体被掏空……”。

作为一个“网瘾中年”,年近三十且经济独立的Vivi再不用像学生时代的自己一样因为打游戏被父母骂。在游戏上,Vivi每个月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与金钱。

而亿万如Vivi一般“玩物丧志”的Z世代玩家背后,已是一个让人难以忽略的「千亿级游戏市场」。

据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国内游戏市场规模已达1400亿元。而已在A股上市的37家互联网游戏公司中约有16家游戏公司净利润超过一亿元,其中13家游戏公司营收超过了十亿元。

在各行各业皆寒冬的2020上半年,如果说还有过得相对“滋润”的行业,那游戏肯定算是其中之一了。

无论是日趋常态化的版号政策,还是热火朝天举办的各类电竞联赛,亦或是部分高校已开设电竞专业培养选手,甚至于各家互联网巨头纷纷布局游戏行业、收编战队的“大动作”,都在向我们释放一个信号——游戏行业尽管已经很火热,但未来仍有更多我们无法想象的空间等待发掘。

游戏陪玩,方兴未艾

除我们所熟知的游戏研发、电竞等主线外,游戏行业也正在催生更多新兴产业:游戏直播、游戏周边乃至游戏陪玩也纷纷借游戏产业东风发展的风风火火。

以游戏陪玩行业来看,斗鱼、虎牙等老牌直播类平台已经开始试水「陪玩业务」。尽管占比不大,也已初具规模;另一方面,以「比心」这类专注于陪玩细分领域的平台也开始抢滩市场。

从2013年到2017部分电商开始通过陪玩变现,到近3年陪玩行业的爆发,普通平台整体的订单量几乎翻了将近10倍。而陪玩的需求也从最初的“带上分”、代练等变成了如今的陪伴向“纯陪玩”。

在由重玩到重陪的演化过程中,陪玩也开始成为了一种如今年轻人的社交方式。

“我就曾经做过兼职陪玩,就是为了能找人一起打打dota,”Vivi坦言:“赚不赚钱的倒不重要。”

而敏锐的资本当然也不可能放过这个隐藏巨大利润的市场,以近日处在风口浪尖上的「比心」为例,据天眼查公开信息显示,其成立至今已累计获得两轮融资。在2018年3月获得IDG资本的数千万美元投资后,「比心」的估值已达一亿美元。此外,捞月狗、暴鸡电竞、猪队友、带你玩等平台也都有过融资动作,受宠程度可见一斑。

但深究之下,我们会发现大部分融资动作均发生在2018年及以前。如今游戏行业仍是“当红炸子鸡”,但陪玩行业似乎已不再受到青睐,原因在哪里?

涉黄、高管出走——“比心们”将走向哪里?

如果从盈利模式来看,陪玩平台在本质上扮演的是“中间商”角色,一方面平台可以帮助游戏陪玩找到有相关需求的用户,而想要找到“金主爸爸”的陪练者们也可以通过平台完成自己的接单,平台在这一过程中可以从中“赚差价”,也就是收取服务费。

这种模式简单一点理解,和直播中主播收取礼物和打赏,并且将抽成分给平台是一样的道理。但是前者是“一对一”,后者是“一对多”,一个陪玩很难同时面对多个客户,但人气主播可以轻轻松松在一次直播中收下万千粉丝的礼物,因此陪玩这一商业模式从根源上就很难达到直播的规模。

如果平台想要打破这种模式,要么将业务线扩充,用直播、短视频等方式将用户数量以及付费的渠道扩大,要么就只能“剑走偏锋”。

上文提到的「比心APP」,就是在被人民网亲自下场“cue过”之后,又火了一把:据人民网报道称,比心的部分女陪练在APP上主动向“玩家们”兜售“深夜服务”,主要是视频裸聊和性服务,部分未成年玩家也已受到影响。

在黑猫投诉上,也有玩家投诉比心「APP涉黄」:在下单后,陪练师通过微信给玩家发送黄色视频,“我觉得视频内容太恶心,直接就挂断了。”

除提供色情服务外,部分陪玩APP还设有“转转盘”、“开宝箱”等抽奖获得——用户在购买抽奖次数后,中奖便可在缴纳手续费后提现,但不少用户反映当自己在客服的怂恿下参与抽奖后,往往血本无归:“千万别碰‘开礼盒’,平台就靠这个赚钱,我亏了30多万”“听说能兑现金,我用家里给的16000元学费参加‘刀锋电竞’陪玩平台抽奖,全亏完了也没中奖”……

在深陷“涉黄”风波后,8月21日,「比心」陪练回应称,已采取账号冻结、列入黑名单风控系统等措施。近日新京报贝壳财经报导称:8月22日,有互联网资深人士透露比心创始人、CEO林嵩及负责内容监管的十余人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9月7日,多位知情人士透露林嵩已因个人原因卸任。

面对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的“降维打击”,高管出走且已被标注了“颜色”的「比心」,未来的路将会更加难走:毕竟陪玩行业难以逾越的两大现实就“是玩的好不如长得好”、“技术好不如会撒娇”。

面对更加丰厚的收入,头部陪玩跳槽做主播显然变现更快,资源也更多。陪玩市场在这两年不被资本看好,也大抵缘于此吧。

规范化后,缓慢发展

尽管被世人戴着有色眼镜端详,陪玩行业也早已实施了自己的“规范化”之路:2019年7月,比心就曾参与起草《中国电子竞技陪练师标准》,将电竞陪练师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三个等级,并明确了电子竞技陪练师在职业概况、工作要求等方面的规范。此外「比心」也协助研发并运营了"电竞陪练师技能认定平台",在该平台完成技术理论知识和实际操作能力考核,就能获得"电子竞技陪练师"官方职业技能认定。

在愈发严格的职业化操作下,陪玩在未来的发展中也终将回归到“陪练”本质,逐步摘掉自己的荷尔蒙基因。

在满满的“求生欲”下,「比心」等陪玩平台或许过得并没有那么差:

2018年,比心陪练曾公布过其营业数据,平台月流水超过2亿元。2019年,比心陪练平台上最“一掷千金”的用户甚至花了308万元找大神陪自己打游戏。在今年4月,比心发布《游戏陪练白皮书》,显示已有接近150万游戏陪玩在比心APP赚到钱,其中全职陪玩平均月收入7857元,兼职陪玩平均月收入2929元。

另一边,互联网巨头的入局,也为这个近1年来没怎么传来好消息的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小米在日前推出了一款语音陪玩社区App“啾咪星球”,内含《绝地求生》《英雄联盟》《王者荣耀》《CSGO》等热门游戏陪玩专区。

虎牙也已推出自己的游戏陪玩产品“小鹿陪玩”,同时斗鱼管理层也曾提到,游戏陪玩作为新业务增长较快。

如上文所说,无论是直播平台入局陪玩,还是陪玩平台入局直播,都是通过将业务线扩充的方式增加用户数量与用户的付费意愿。

游戏陪玩具备直播所没有的互动体验,可以将踝部主播“盘活”,而直播也可以从另一个方向成为游戏陪玩“拉客”的有利渠道。兼而有之,也许才是游戏陪玩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未来游戏陪玩的前景将会怎样?“我觉得……会好吧,”Vivi说:“人类的终极需求不就是孤独么,陪玩只要能解决玩家的社交需求,就能活下去。”

从行业来看,未来电竞游戏市场的10%-20%会转化到陪玩产业,市场规模或超百亿。但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市面上的陪玩平台数量已超过100款,但绝大多数的流量与利润却始终被头部几家平台垄断。

如今行业老大还悬而未决,「比心」也尚有和其他互联网巨头一较高下的机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