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带着父母去旅行:在欧洲

父母难得远渡重洋来一趟,我想把欧洲最美的一面献给他们,让他们有一个愉快且难忘的旅程。

两年前的夏天,父母来欧洲探望我,那是他们第一次来欧洲,也是我带着他们的第一次旅行。他们难得远渡重洋来一趟,我想把欧洲最美的一面献给他们,让他们有一个愉快且难忘的旅程。

他们抵达德国的前一天,我去花田采了剑兰,在附近的停车场偷采了一些粉色蔷薇,为妈妈准备了花束。父亲热爱垂钓,我刻意去为他买鱼竿,挑了半天,发现都是中国制造。买后,把made in china的贴纸撕下来送给爸爸,他很高兴,像一个得到玩具的孩子。

在法兰克福公公婆婆家小作停留后,我们出发,途径瑞士,最终抵达意大利加尔达湖畔的小镇,在一幢叫艾美丽的老别墅里住了一周。这幢房子是好友父母的度假屋,他父亲是艺术家,因此他们的房子文艺又温馨。

客厅的窗外就可以看到三棵棕榈树与平静的湖,美极了,我们常把窗子打开,看那三棵棕榈树随风舞蹈,看太阳落入湖中。家里有许多古典乐与歌剧的 CD,父亲倍受感染,也时不时跟着露几嗓子。我们的卧室通向葱郁的小花园,一只黑猫常常在我写日记时跑来找我玩,在我的光脚丫子腿旁绕来绕去。

(度假屋艾美丽)

(窗外)

我们去湖里游泳,母亲躺在湖畔晒太阳打盹,父亲水性不错,游得很远,在湖里待了很久,回来告诉我们他在湖里睡着了。我极少看到他们开心得像天真的孩子一样,那么舒展自在的样子。我们在湖边吃披萨,父母一边回忆起了1990年代,我们那时常去湘江游泳,但自那以后他们就没有去真正的湖里游过泳了。

我想起一张我三岁时的照片,我在湘江里,只露出头与肩膀,好像一个游泳健将的样子,其实是父亲潜在水底撑着我。没想到,若干年后,那父亲肩头的小屁孩,抱着母亲大腿的跟屁虫,变成了大小孩,把爸妈从湘江边带到了加尔达湖畔。此时的父母像孩子一样依赖着我们,而我们却变成了他们的临时家长。

有一天,小理和我想自己去玩玩,把父母留在湖边一处可以垂钓的地方,交代他们一定得钓上鱼,晚餐就靠他们了,给他们备齐了钓鱼用品、饮料、点心以及买冰激凌的钱后,我们就离开了,约好两个小时后来找他们。

两个小时抵达后,看到父亲独自坐在湖边的礁石上,在树荫下乘凉的母亲告诉我们鱼钩卡在湖底的石缝里,鱼竿也绷坏了(果然是made in china 啊!)。

原来我们走后不到半个小时,鱼钩就被卡住了,然后他们就一直在那儿干等着我们。我说,那直接剪断鱼线好了。可晒得如同一块黑炭般的父亲却说,那是我送给他的鱼钩,他舍不得丢。

于是,天下第一好女婿小理,二话不说,脱掉上衣与外裤,一头钻进水里,顺着鱼线找到了卡住的鱼钩,给了父亲。那天,我们没吃上自己钓的鱼,父亲也没享受够钓鱼的乐趣,但却算是个特别难忘的经历。

(父亲在加尔达湖畔垂钓)

那是个近乎完美的旅行,我们还带父母去了美丽的水城威尼斯,罗密欧与朱丽叶之都维罗纳,以及湖周边的几个美丽小镇,途径了瑞士与法国。父母对意大利的美景与浪漫氛围至今都流连忘返。

(诗人的故园)

(水城威尼斯)

现在回忆起这趟旅程,真是难忘又美好的。可当时与父母朝夕相处的我,却常感到煎熬,缺乏耐心。那些不美好的时刻常发生在餐桌上。首先,意大利的食物虽美味,但相对他们的饮食习惯而言,还是单调了些,难怪他们面露难色,总觉得价格昂贵,菜却并不怎么样。其次,在餐馆点菜时也是最令我头疼的时刻,一边想尊重他们的意见,费尽力气翻译出来听上去毫无吸引力的菜名让他们选,使得他们脸色一沉,提不起兴趣。

另外,父母不习惯使用刀叉与西方的餐桌礼仪,平日习惯与很多人一起热热闹闹地聚餐,或各自对着自己的屏幕(电视或ipad)独自进食,像这样,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边吃边喝边聊,不用刻意制造一种热闹的气氛、说场面话的餐桌,却让他们有些无所适从,以沉默与倦意相待。

有天,经历了一场不愉快的晚餐后,我跑到屋后的花园里,爬到围墙上,看着湖,无花果树与橄榄树,掉了眼泪。与父母的旅行,再度亲密相处,让我无比清晰地看到自身缺陷的源头,且再度体验童年与青少年时期的不愉快。看到眼前这么美的风景,想若是没有他们在身边,这些美会更纯净一些,而此刻却是被泼了墨一番。

就像小时候常想,要是没有大人管多好哇,多自由哇,事实证明,的确如此,父母不在身边的那个我,更独立、健全、自在。而父母看着这个长大成人,说着一口他们听不懂的鸟语的我,应该也是情绪复杂的吧。

那次欧洲之行,我们吃得最愉快的一次,是他们临走前的最后的晚餐。在我柏林的家,父亲做了他拿手的剁椒鱼头,柏林买不到雄鱼头,就用三文鱼头代替,母亲炒了紫苏黄瓜,紫苏是连根用小纸盒细心包好从长沙带过来的。

我把自酿了一年从未开封的杏酒端上了餐桌,略带着些醉意,父母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就着美酒佳肴,熟悉又特别的味道,回忆起了我的童年趣事,还有我那让他们头疼的青春期,说不完的故事,道不尽的回忆。

次日,送他们上了直达机场的火车,本以为送走父母后会为重拾自己的生活节奏而欢欣雀跃。然而,我却在站台强忍着泪水,没等火车开走就匆匆挥手告别,转身离开。侧看一眼小理,他的眼圈竟也红红的。沉默了许久后,我俩开玩笑似的假装像家长一样地感叹:“哎呀,以后我们的生活该多空虚呀!”

以前我一直都是道别的那一个人,从离开家去荷兰上学,到每一次回国,又离开,都是父母在接送,而我却从没有像这样看着他们离开。小时候,都是父母带着我去旅行,从没有像这个夏天这样,我带着他们去旅行,看着他们像孩子一样体验另一个世界,学会说Buongiorno 与 Danke,被欧洲的生活氛围所感染,回国后偶尔去乡野骑行。

(路上父母拍的我们与房车的合影)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界面旅行微信公众号 High旅行)

来源:蚂蜂窝旅行家

原标题:带着父母去旅行:在欧洲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