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旅行达人】山人乐队:追着山歌到怒江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旅行达人】山人乐队:追着山歌到怒江

一旦知道山人的音乐从哪里来,你或许就能从他们的音乐中听到更多的故事。

山人乐队可以说是当今中国乐坛中的一股清流。这个乐队把云贵地区原生态的民族音乐和民乐、摇滚、雷鬼等风格结合起来,演绎得质朴而顽皮,带着山野的灵性与自由。

磕磕绊绊走了16年下来,乐队在国外获得了一些奖项,今年终于也在国内赢得了知名度,在《中国好歌曲第三季》拿了总冠军。几位乐队成员,主唱瞿子寒、乐器和口技天才小不点、鼓手小欧(还有一位乐队成员遗憾没参加采访),说起他们音乐创作的采风经历,话匣子都刹不住了,想到哪儿说哪儿,跟河水一样肆意奔流。

2011年乐队沿着怒江走了一条正儿八经的文化采风之路,在各地政府支持下走进交通闭塞的村寨,寻找到散落各处的民间艺人。他们的路线大致从六库开始,经过福贡,老姆登,最后到达三江并流地带、“人神共居”的丙中洛。

“我们之前虽然都生活在云南,但看到的东西仍然非常少,去了之后真是吓到了,听到无数种形式。太多了!”主唱瞿子寒说。

在云南一个怒族聚居的老姆登村,有两位50多岁的怒族乐人住在另一个山上,听说有人要来听他们唱歌,天不亮就起床开始爬山,中午才到山人乐队那头,到了就开始边唱边跳。听着怒族音乐,远处就是卡瓦格博大雪山。

(云南老姆登)

(云南怒江老姆登怒族。山人乐队专辑里的老姆登来自这里。)

怒族的音乐很原始,往往描述一些原始的场景,比如打猎,表现出人与动物的交流、男女之间的交流,有时模仿一些动物。怒族乐人表现得非常自信。瞿子寒说,很多民间乐人平时可能就散落在田间地头,但却掌握着民族的古老音乐或某项乐器技能。

令小欧印象深刻的是在山人乐队采集左脚调的那家彝族人,他们住在楚雄大过口。村里的人成年以后都穿着一样的蓝色带花衣服。山人乐队坐在当地一户人家里,拿手机拍他们演奏,当地人也好奇地拍下山人乐队—山人在云南早年就有一定知名度。整整一下午,山人都在学习当地的各种左脚调,刚刚学会一种就又换了新的。

(云南楚雄大过口,彝族乐人在表演当地左脚调。山人乐队专辑里的左脚调来自这里。)

古老的汉族音乐有很多散板,没有固定节奏,一会儿激昂,一会儿就散了,比如京剧,还有汉族其他戏曲艺术。而山人乐队了解到的民族音乐有明确的节奏,而且节拍构成复杂,不比现在流行音乐节拍比较单一,民族音乐节奏多变,有自己的律动。“中国真正被挖掘的音乐非常少。”瞿子寒说。他感到山人能做的事也只是沧海一粟。

他们还发现一些音乐诞生的规律。比如物产丰足的地方音乐也往往要快乐一些。像山人乐队经过的楚雄一带,环境开阔,阳光充足,物产丰富,快乐的音乐更多。而同是彝族,生活在四川凉山交通闭塞的高山上,多阴雨天,当地生活比较贫困,音乐中有很多忧郁的成分。瞿子寒又拿西双版纳的音乐举例:“版纳就是个懒汉住的地方,森林里自己会长东西吃,米也长得好,当地人和音乐的状态更多是快乐,我听过的无调性音乐,一直绕着绕着的,就是在傣族地区。”

另一个规律就是海拔高的地方的人,唱歌调子都比较高,比如云南、贵州、西藏,可能是出于在高原地势上交流的方便。

还有一个发现是,越闭塞的地方民族传统和音乐的保存往往更好,不被外界影响。原始的音乐音阶简单。比如山人乐队到达贵州反排寨苗族的时候,赶上当地一桩婚礼,人们吹着最高达几米的芦笙,只有哆咪嗦3个音,构成了乐曲。苗族的古歌非常原始,古老到不容易被理解,随性,而且唱法古怪。

(贵州反排村全景)

(贵州反排村人宴请山人乐队)

(贵州台江县方召乡苗族的芦笙)

少数民族的音乐往往都和酒,和歌舞不可分。山人乐队曾途经一个怒江沿线的村庄,村里有个基督教教堂,当地人正在做礼拜,跟着吉他唱着自己民族的语言,音乐听上去是教堂音乐和本民族音乐的结合。但是这种外来的宗教不允许信徒喝酒,不允许唱酒歌,这种规定伤害了当地的传统音乐,因为云南地区重视酒文化,很多音乐是酒歌的形式。现在据说情形有所改观,允许教徒唱酒歌了。

少数民族的音乐甚至承载了民族的发展历程。山人乐队在丙中洛遇到的一个傈僳族老人,用当地的歌讲述他们的民族从哪里来。“有些民族没有文字,就靠唱,把民族史、重要事件唱下来了。”瞿子寒说。小不点说起有些民族在服饰上还记载着民族迁移路线、历史事件,“他们没有文字记载,歌和服饰上的记载就对应上了。”有的记述民族史的歌能唱几天几夜。

很多民族音乐在走出去之前就面临着失传。这些星星点点散落在大地上的灵性之火在山林之间、人类发展史上,可能一闪而灭。

有一位怒族老人令山人乐队印象深刻。这是位70多岁的老太太,大概是怒族里面最后一个会弹奏口弦琴的人。这个民族用乐器来谈恋爱,男的弹达比亚,女的弹口弦琴,不同的音乐就像密码一样传达着不同的语义。小不点不知道音乐的语义,陪老太太瞎玩,老太太问,知道她弹得是什么意思吗?小不点说,“我的意思和你一样。”老太太特别开心,说:“如果再年轻十岁我就跟你走!”

“这样的例子很多。我们到一个寨子,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也不愿意学民族的这些音乐,觉得没用,而且土。我们采风的时候遇到的都是老人。”小不点说。

这些经历让山人乐队多了一份责任感。随着山人乐队逐渐把民族音乐传播到更多更远的地方,少数民族的后辈们开始觉得,民族音乐不再是个土气的东西,玩这些音乐也有出路。他们偶尔会接到一些民族地方上的电话,希望请山人来把当地的音乐带出去。

“但我们其实做不了传承,比如当地语言我们就不懂,我们做的主要是传播。如果能带动他们传承自己的音乐,就是有意义的。”瞿子寒说。

 

旅行者问答:

Q(界面记者):说说采风途中看到过的美丽景色吧。

A(山人乐队):丙中洛肯定算一个,还有怒江峡谷。老姆登也很漂亮,怒江过去对面就是缅甸,还能看到卡瓦格博大雪山。感觉就像仙境一样。

我们去的佤族的牛头山,牛在这个民族的文化中有很重要的地位,他们会把牛头砍下来,挂在山上,由当地祭司做仪式。祭司带着很重的任务,既要传承文化、做仪式,又会唱歌。

(佤族村寨)

(佤族龙摩爷)

(云南西盟佤族木鼓)

怒江真的很漂亮。雨季的时候看江水,水很大,从源头一直流到湄公河,但可能有点危险,路很窄。不是雨季的时候很美。

(怒江)

沿岸有一个景,叫月亮山,这座山本来就像月亮,山中间有个洞,像被掏空了一样,在晚上通过它,又能看到月亮。

(月亮山)

Q:在少数民族地区遇到过哪些美食,或者奇特的食物?

A:我们在楚雄的时候吃彝族的杀猪饭,以猪肉为主做的一些菜,很多菜是腌制的,但腌肉味道和其他地方不大一样,很香,我们平时吃的猪其实都有点臭味,城里人吃的猪是三两个月就长大了。他们的猪都是自己养的黑毛猪,喂一些粮食、猪草。还有羊奶做的乳饼,就像西方的奶酪。

云南地区有很多野菜和花。什么样的花都可以吃,比如芭蕉花、茉莉花,分季节有不同的花。苦刺花煎蛋是云南人喜欢吃的一道菜。

怒江的漆油鸡,从树上刮出漆来煮鸡,放当地自酿酒一起煮,不用水。树漆提炼出来可以当口香糖嚼。

我们去西盟佤山吃的佤王宴,是他们头人吃的宴。一个长桌的菜,最主要一个食物叫做佤族稀饭,以前是放老鼠,现在是鸡肉。他们的老鼠和我们在南美看到的很像,非常大,像小猪一样,是豚鼠。

在普洱曾吃过虫子,有毒的虫子,不过是处理过的。憋着气吃。还有在竹林里的竹虫,是人工饲养的,比较干净。

怒江一带少数民族有很浓的酒文化。在丙中洛,怒江快到源头的地方,有个喝酒的方法叫三江并流,一边一名女性族人坐在你腿上,一碗酒三张嘴一起喝,中间的人肯定喝得最多。

在雪山一带居住的民族基本上靠酒取暖,因为冷,也因为无聊。人们喝完酒就唱歌,有的人把山上打的东西拿到集市上卖,卖了之后换酒喝,喝醉了就睡在路上,或者靠马把自己拖回去。

(文中图片由山人乐队提供。)

讲述旅途上的精彩,分享行走中的体验。界面旅行频道开设”旅行达人”栏目,希望找到有丰富旅行故事的你聊聊,欢迎来信至travel@jiemian.com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