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中国债务问题到底多严重? 国新办十天内两度开专题会释义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国债务问题到底多严重? 国新办十天内两度开专题会释义

持续放水之后,对于中国债务和杠杆率质疑声加大,四部门联合发声,杠杆率处于主流经济体中等水平,政府、居民杠杆率低,债务风险可控。去杠杆基于“稳增长、控增量、调结构”,债转股则市场化,政府不兜底。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债务问题到底有多严重?政府、机构、中介评级众说纷纭,也引起了国内外广泛的讨论和争议。6月下旬,国新办十天之内连续召开两次中国债务会议,向外传递信息欲披露中国债务问题,到底真实情况如何,尚不明晰。

6月23日,国新办举办“中国债务率分析及对策有关情况”发布会。面对中国债务问题,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副司长孙学工表示,第一,中国当前总体债务水平和总杠杆率并不高,处在主要经济体中等水平。但上升较快,分布不均衡,政府和居民的杠杆率较低,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较高。

6月15日,国新办发布会中,社科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介绍,2015年底,居民部门、金融部门、政府部门(含融资平台折算债务)、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分别为40%、21%、57%、131%。如果把融资平台债务加进来,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率达156%。

对于具体债务数据,财政部预算司副司长王克冰表示,截至2015年末,纳入中央预算的国债余额是10.66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是16万亿元,全国政府债务26.66万亿元,占GDP的比重是39.4%。如果把或有债务折算,比重将有所上升。此外,截至2014年末,地方政府债务15.4万亿元,地方政府或有债务7万多亿元。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末,中国企业部门的杠杆率为170.8%。而穆迪发布报告认为,中国整体债务已增至大约GDP的280%,国企负债占GDP的115%左右。如果有些国企在偿债时遇到困难,政府可能需要承担其部分或有负债、占GDP20%-25%左右的国企负债可能需要重组。

在政府以去杠杆为目标,面对上升较快的债务和杠杆率,如何做才是市场最为关心的话题。

孙学工指出,去杠杆工作在几个层面开展,第一是,宏观层面继续保持经济平稳发展的态势。第二,有序渐进去杠杆,首先遏制杠杆率过快上升的势头。第三是,从结构上优化杠杆分布,去杠杆要区别对待。

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副局长王胜邦认为,总体上政府部门、居民部门杠杆率比较低,企业部门比较高。从全球危机后其他国家表现来看,杠杆在不同部门之间进行转移。企业发行股票,向职工、个人、管理层分散。金融部门可以将资产执行票据、收益连接票据、企业未来现金流的部分转让给居民部门,来实现杠杆之间的转换。关键需要时间,需要创造性的想法。

此外,此次发布会中,并未正面回应此前李扬提出的“对于债务问题,国务院有关部门已经形成共识,需要形成一个统筹机构来解决债务问题”。

从去年政府提出去杠杆任务之后,在2016年上半年,不少市场人士认为,杠杆率并未出现下滑,反而出现上涨的局面。穆迪认为,稳增长仍将是2016年中国政府的首要任务,但过于强调经济增长具有一定的负面信用影响,大力度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将延后去杠杆化以及化解过剩产能的进程。

丁爽认为,目前稳增长处于首要任务,预计未来几年中国债务占GDP的比重仍难下降。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债务率将达300%。2020年之后,增长目标可能被淡化,债务率曲线将区域平坦化。

面对去杠杆面临的成本问题时,丁爽分析道,如果政府快速推进国企和银行业改革,2020年中国的债务率可以控制在270%以下。这将要求政府处置不良贷款、关停僵尸企业、对国企施加硬性预算约束并完善银行贷款流程。预计采取上述措施的成本不超过GDP的10%。相反,如果政府不采取行动,2020年中国的债务率可能会突破330%,且不良贷款率可达10%-13%,2021-2025年的平均GDP增长率或大幅降至5%以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中国债务问题到底多严重? 国新办十天内两度开专题会释义

持续放水之后,对于中国债务和杠杆率质疑声加大,四部门联合发声,杠杆率处于主流经济体中等水平,政府、居民杠杆率低,债务风险可控。去杠杆基于“稳增长、控增量、调结构”,债转股则市场化,政府不兜底。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债务问题到底有多严重?政府、机构、中介评级众说纷纭,也引起了国内外广泛的讨论和争议。6月下旬,国新办十天之内连续召开两次中国债务会议,向外传递信息欲披露中国债务问题,到底真实情况如何,尚不明晰。

6月23日,国新办举办“中国债务率分析及对策有关情况”发布会。面对中国债务问题,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副司长孙学工表示,第一,中国当前总体债务水平和总杠杆率并不高,处在主要经济体中等水平。但上升较快,分布不均衡,政府和居民的杠杆率较低,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较高。

6月15日,国新办发布会中,社科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介绍,2015年底,居民部门、金融部门、政府部门(含融资平台折算债务)、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分别为40%、21%、57%、131%。如果把融资平台债务加进来,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率达156%。

对于具体债务数据,财政部预算司副司长王克冰表示,截至2015年末,纳入中央预算的国债余额是10.66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是16万亿元,全国政府债务26.66万亿元,占GDP的比重是39.4%。如果把或有债务折算,比重将有所上升。此外,截至2014年末,地方政府债务15.4万亿元,地方政府或有债务7万多亿元。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末,中国企业部门的杠杆率为170.8%。而穆迪发布报告认为,中国整体债务已增至大约GDP的280%,国企负债占GDP的115%左右。如果有些国企在偿债时遇到困难,政府可能需要承担其部分或有负债、占GDP20%-25%左右的国企负债可能需要重组。

在政府以去杠杆为目标,面对上升较快的债务和杠杆率,如何做才是市场最为关心的话题。

孙学工指出,去杠杆工作在几个层面开展,第一是,宏观层面继续保持经济平稳发展的态势。第二,有序渐进去杠杆,首先遏制杠杆率过快上升的势头。第三是,从结构上优化杠杆分布,去杠杆要区别对待。

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副局长王胜邦认为,总体上政府部门、居民部门杠杆率比较低,企业部门比较高。从全球危机后其他国家表现来看,杠杆在不同部门之间进行转移。企业发行股票,向职工、个人、管理层分散。金融部门可以将资产执行票据、收益连接票据、企业未来现金流的部分转让给居民部门,来实现杠杆之间的转换。关键需要时间,需要创造性的想法。

此外,此次发布会中,并未正面回应此前李扬提出的“对于债务问题,国务院有关部门已经形成共识,需要形成一个统筹机构来解决债务问题”。

从去年政府提出去杠杆任务之后,在2016年上半年,不少市场人士认为,杠杆率并未出现下滑,反而出现上涨的局面。穆迪认为,稳增长仍将是2016年中国政府的首要任务,但过于强调经济增长具有一定的负面信用影响,大力度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将延后去杠杆化以及化解过剩产能的进程。

丁爽认为,目前稳增长处于首要任务,预计未来几年中国债务占GDP的比重仍难下降。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债务率将达300%。2020年之后,增长目标可能被淡化,债务率曲线将区域平坦化。

面对去杠杆面临的成本问题时,丁爽分析道,如果政府快速推进国企和银行业改革,2020年中国的债务率可以控制在270%以下。这将要求政府处置不良贷款、关停僵尸企业、对国企施加硬性预算约束并完善银行贷款流程。预计采取上述措施的成本不超过GDP的10%。相反,如果政府不采取行动,2020年中国的债务率可能会突破330%,且不良贷款率可达10%-13%,2021-2025年的平均GDP增长率或大幅降至5%以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