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BOY LONDON,英国潮牌的“堕落”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BOY LONDON,英国潮牌的“堕落”

服装潮流品牌BOY LONDON突然成为讨论焦点。

文|英赫时尚商业评论 

这个在中国市场已经20多年之久的品牌,经历过起起伏伏。

先是在Justin Bieber、权志龙等明星的影响下,席卷中国潮流圈,而后近几年又陷入商标版权问题、关店风波,在一度被消费者「抛弃」之后,再迎来当头一喝。

 

服装潮流品牌BOY LONDON突然成为讨论焦点。

在恶性事件发生后,不少消费者要退掉618期间在天猫、京东旗舰店购买的BOY LONDON衣服,因为担心穿此品牌的服饰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更有甚者,由于「恨屋及乌」,不理智地跑入该品牌直播间进行谩骂和抵制,主播一度被气哭。

网友们还冲入了BOY LONDON的微博、抖音等官方账号,直呼其「烧烤战袍」,且「穿上BOY,武力值暴增」,甚至在一些潮牌衣服的直播间中,只要有售BOY LONDON品牌,就可见到网友的「犀利」点评。

BOY LONDON最早发源于英国伦敦,是1976年由Stephane Raynor创立的英伦街头潮牌,受到Malcolm Maclaren等人影响开始走朋克之路,曾是80年代叛逆和潮流的代名词。

上世纪90年代,BOY LONDON曾在中国香港掀起过一时热潮。它曾出现在《重庆森林》《引郎入室》等电影中,也在黑豹乐队的《Don't Break My Heart》MV中一闪而过。那时候,BOY LONDON带着自由反叛的标签,深受文娱圈人士所爱。

大约是2015年之后几年,BOY LONDON开始成为「社会大哥」们最爱的单品,他们通常身着印有大LOGO的衣服来彰显身份权势,BOY LONDON的标志性设计恰巧完美契合了这一需求,它一度成为圈子里「制服」般的存在。

和BOY LONDON一样,被赋予「大哥最爱」标签的,还有拥有大H的爱马仕皮带、纪梵希狗头T恤等。

那几年,BOY LONDON品牌方为了迎合大众也曾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穿的人多了也就渐渐失去了「标新立异」的标签。2017年时,BOY LONDON甚至把喊麦天王MC天佑请到了新品发布会上。

没有一种审美可以脱离时代和环境存在,BOY LONDON却可以保持着万年不变的烫金印花设计。因此在市场份额和口碑上落后于一些潮牌同仁,也并不难理解。

不过近年来,BOY LONDON还是做了一些创新和尝试。据时代财经报道,2019年,它曾和日本银饰潮牌联名推出全球限量款,又与人气游戏《DNF》进行跨界联名;2020年,BOY LONDON邀请李斯丹妮成为品牌挚友,今年4月还官宣了范丞丞成为其品牌全球代言人。

然而此次的恶性事件,让BOY LONDON与「社会大哥」的印象再次加深。“该品牌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流氓混子的制服。”有网友吐槽道。还有网友希望品牌出面道歉:“我知道人不是你打的,但你有没有反思过为什么这么多犯事的人都穿你家牌子。”

当咨询BOY LONDON天猫旗舰店退货相关事宜时,客服很快回复“您好,我们坚决抵制暴力行为”,这也侧面说明目前BOY LONDON正在经历一波退货订单。

事实上,BOY LONDON曾经也受到过众多潮流青年的喜爱。BOY LONDON亚洲的影响力主要来自韩国,巅峰时期,权志龙、边伯贤等韩流明星纷纷为其带货。

其在中国也积累了不少粉丝,品牌天猫旗舰店粉丝数量为184万,京东旗舰店粉丝数量为66.9万,连三四线城市都能看到BOY LONDON的线下店铺。

然而,BOY LONDON陷入如今的尴尬局面,跟其在中国市场多年的商标权纠纷脱不开关系。 

1976年,BOY LONDON在英国成立。1994年,BOY LONDON来到韩国开疆辟土,为了快速开拓韩国本土市场,品牌商决定将商标转让给韩国宝成公司,转让期为十年。合同约定在2004年到期后,商标必须无偿转给原转让人安格洛联营公司。 

可惜韩国宝成公司后因经营不善破产倒闭,并没有按照承诺交还商标,反而将BOY LONDON韩国的商标转让给了韩国人金甲琪。 

而早在1997年,BOY LONDON母公司英国安格洛联营公司已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并注册了商标,2001年在广州中华广场「流行前线」开设了中国首家门店。 

同样是2001年,韩国人金甲琪在中国申请注册「韩国BOY LONDON」商标,扩展中国市场。其于青岛设立了代理公司立宝爱贸易(青岛)有限公司,打着「1976年成立的英伦品牌」旗号在中国市场畅行无阻,其代理公司及金甲琪曾在2014年前后多次提出申请,要求撤销BOY LONDON母公司安格洛联营公司在华商标。

韩版BOY LONDON做的风生水起,销量也更好,这令BOY LONDON英国和韩国商标版权之争一直是时尚界的焦点之一。 

2017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最终判决安格洛联营公司持有英国BOY LONDON品牌所有权,确认了BOY LONDON品牌在华的唯一性。 

BOY LONDON品牌在中国市场的维权纷争并未就此停止。2018年,安格洛联营公司与其中国品牌授权方上海梵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召开发布会,宣告英国BOY  LONDON品牌商标维权成功。2020年,又冒出一家深圳安格洛实业有限公司,表示获得了英国安格洛联营公司的独家授权,还以侵害商标权为由向上海梵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提起诉讼,后又撤诉。 

商标的争议也令BOY LONDON市场假货泛滥。2019年上海警方曾捣毁制售假BOY LONDON团伙,网店热销潮牌卫衣成本不到40元。坊间传言:“把BOY LONDON放洗衣机里洗几次,领口不变形,不掉色也不开线的就是假货。”

多年的商标权纠纷消耗了消费者对该品牌的信任感和好感度。到现在,仍有消费者不知道英版跟韩版的区别,甚至不少人还觉得BOY LONDON是个韩国潮牌。

 

安格洛联营公司之所以不断打假,是为了维护品牌调性和品质。但显然,仿品较多逐渐侵蚀了其品牌形象,也失去了部分消费者的信任。另一方面,BOY LONDON的设计风格也使不少消费者产生了审美疲劳。

截至6月12日,BOY LONDON天猫官方旗舰店共有667件商品,销量最高的一件T恤月销量仅有1000多件,多数商品月销量在100件以下。烫金的品牌LOGO是BOY LONDON服装的鲜明特征,但这也束缚了品牌设计创新的脚步,近年来未能有令消费者眼前一亮的产品出现。

在行业发展大潮之下,BOY LONDON在国内市场的发展更是举步维艰。在小鹿角智库出品的《2022国潮服饰产业发展及市场调研报告》里提到,国潮正在成为接下来10年中国服装市场的「顶流」。

在中国,BOY LONDON等外来潮牌们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李宁、安踏、波司登等国潮品牌,设计新颖,营销投入更大,在国潮风靡的今天,得到了年轻消费者的青睐。

究其原因,一方面,海外的快时尚退潮,为国产潮牌留出了市场空间,同时在以Z世代为主导的年轻消费群体中,更看重产品附加的文化符号与美学价值,国产潮牌作为文艺复兴的典型,具有标识身份、张扬个性、群体认同的功能。

另一方面,优秀的设计师开始回流国内,成为中国和中国品牌的资产;中国柔性供应链技术,即对于需求变化的适应能力在全世界排名第一,中国的品牌可以快速抓住市场风向,迅速作出反应。

目前,市场释放出来的信号对于BOY LONDN来说不算友好。行业趋势叠加突发事件的影响,BOY LONDON在国内的发展愈发显得艰难。但经过时代的更迭,最后被市场抛弃,或许本就是潮牌的宿命。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BOY LONDON,英国潮牌的“堕落”

服装潮流品牌BOY LONDON突然成为讨论焦点。

文|英赫时尚商业评论 

这个在中国市场已经20多年之久的品牌,经历过起起伏伏。

先是在Justin Bieber、权志龙等明星的影响下,席卷中国潮流圈,而后近几年又陷入商标版权问题、关店风波,在一度被消费者「抛弃」之后,再迎来当头一喝。

 

服装潮流品牌BOY LONDON突然成为讨论焦点。

在恶性事件发生后,不少消费者要退掉618期间在天猫、京东旗舰店购买的BOY LONDON衣服,因为担心穿此品牌的服饰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更有甚者,由于「恨屋及乌」,不理智地跑入该品牌直播间进行谩骂和抵制,主播一度被气哭。

网友们还冲入了BOY LONDON的微博、抖音等官方账号,直呼其「烧烤战袍」,且「穿上BOY,武力值暴增」,甚至在一些潮牌衣服的直播间中,只要有售BOY LONDON品牌,就可见到网友的「犀利」点评。

BOY LONDON最早发源于英国伦敦,是1976年由Stephane Raynor创立的英伦街头潮牌,受到Malcolm Maclaren等人影响开始走朋克之路,曾是80年代叛逆和潮流的代名词。

上世纪90年代,BOY LONDON曾在中国香港掀起过一时热潮。它曾出现在《重庆森林》《引郎入室》等电影中,也在黑豹乐队的《Don't Break My Heart》MV中一闪而过。那时候,BOY LONDON带着自由反叛的标签,深受文娱圈人士所爱。

大约是2015年之后几年,BOY LONDON开始成为「社会大哥」们最爱的单品,他们通常身着印有大LOGO的衣服来彰显身份权势,BOY LONDON的标志性设计恰巧完美契合了这一需求,它一度成为圈子里「制服」般的存在。

和BOY LONDON一样,被赋予「大哥最爱」标签的,还有拥有大H的爱马仕皮带、纪梵希狗头T恤等。

那几年,BOY LONDON品牌方为了迎合大众也曾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穿的人多了也就渐渐失去了「标新立异」的标签。2017年时,BOY LONDON甚至把喊麦天王MC天佑请到了新品发布会上。

没有一种审美可以脱离时代和环境存在,BOY LONDON却可以保持着万年不变的烫金印花设计。因此在市场份额和口碑上落后于一些潮牌同仁,也并不难理解。

不过近年来,BOY LONDON还是做了一些创新和尝试。据时代财经报道,2019年,它曾和日本银饰潮牌联名推出全球限量款,又与人气游戏《DNF》进行跨界联名;2020年,BOY LONDON邀请李斯丹妮成为品牌挚友,今年4月还官宣了范丞丞成为其品牌全球代言人。

然而此次的恶性事件,让BOY LONDON与「社会大哥」的印象再次加深。“该品牌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流氓混子的制服。”有网友吐槽道。还有网友希望品牌出面道歉:“我知道人不是你打的,但你有没有反思过为什么这么多犯事的人都穿你家牌子。”

当咨询BOY LONDON天猫旗舰店退货相关事宜时,客服很快回复“您好,我们坚决抵制暴力行为”,这也侧面说明目前BOY LONDON正在经历一波退货订单。

事实上,BOY LONDON曾经也受到过众多潮流青年的喜爱。BOY LONDON亚洲的影响力主要来自韩国,巅峰时期,权志龙、边伯贤等韩流明星纷纷为其带货。

其在中国也积累了不少粉丝,品牌天猫旗舰店粉丝数量为184万,京东旗舰店粉丝数量为66.9万,连三四线城市都能看到BOY LONDON的线下店铺。

然而,BOY LONDON陷入如今的尴尬局面,跟其在中国市场多年的商标权纠纷脱不开关系。 

1976年,BOY LONDON在英国成立。1994年,BOY LONDON来到韩国开疆辟土,为了快速开拓韩国本土市场,品牌商决定将商标转让给韩国宝成公司,转让期为十年。合同约定在2004年到期后,商标必须无偿转给原转让人安格洛联营公司。 

可惜韩国宝成公司后因经营不善破产倒闭,并没有按照承诺交还商标,反而将BOY LONDON韩国的商标转让给了韩国人金甲琪。 

而早在1997年,BOY LONDON母公司英国安格洛联营公司已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并注册了商标,2001年在广州中华广场「流行前线」开设了中国首家门店。 

同样是2001年,韩国人金甲琪在中国申请注册「韩国BOY LONDON」商标,扩展中国市场。其于青岛设立了代理公司立宝爱贸易(青岛)有限公司,打着「1976年成立的英伦品牌」旗号在中国市场畅行无阻,其代理公司及金甲琪曾在2014年前后多次提出申请,要求撤销BOY LONDON母公司安格洛联营公司在华商标。

韩版BOY LONDON做的风生水起,销量也更好,这令BOY LONDON英国和韩国商标版权之争一直是时尚界的焦点之一。 

2017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最终判决安格洛联营公司持有英国BOY LONDON品牌所有权,确认了BOY LONDON品牌在华的唯一性。 

BOY LONDON品牌在中国市场的维权纷争并未就此停止。2018年,安格洛联营公司与其中国品牌授权方上海梵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召开发布会,宣告英国BOY  LONDON品牌商标维权成功。2020年,又冒出一家深圳安格洛实业有限公司,表示获得了英国安格洛联营公司的独家授权,还以侵害商标权为由向上海梵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提起诉讼,后又撤诉。 

商标的争议也令BOY LONDON市场假货泛滥。2019年上海警方曾捣毁制售假BOY LONDON团伙,网店热销潮牌卫衣成本不到40元。坊间传言:“把BOY LONDON放洗衣机里洗几次,领口不变形,不掉色也不开线的就是假货。”

多年的商标权纠纷消耗了消费者对该品牌的信任感和好感度。到现在,仍有消费者不知道英版跟韩版的区别,甚至不少人还觉得BOY LONDON是个韩国潮牌。

 

安格洛联营公司之所以不断打假,是为了维护品牌调性和品质。但显然,仿品较多逐渐侵蚀了其品牌形象,也失去了部分消费者的信任。另一方面,BOY LONDON的设计风格也使不少消费者产生了审美疲劳。

截至6月12日,BOY LONDON天猫官方旗舰店共有667件商品,销量最高的一件T恤月销量仅有1000多件,多数商品月销量在100件以下。烫金的品牌LOGO是BOY LONDON服装的鲜明特征,但这也束缚了品牌设计创新的脚步,近年来未能有令消费者眼前一亮的产品出现。

在行业发展大潮之下,BOY LONDON在国内市场的发展更是举步维艰。在小鹿角智库出品的《2022国潮服饰产业发展及市场调研报告》里提到,国潮正在成为接下来10年中国服装市场的「顶流」。

在中国,BOY LONDON等外来潮牌们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李宁、安踏、波司登等国潮品牌,设计新颖,营销投入更大,在国潮风靡的今天,得到了年轻消费者的青睐。

究其原因,一方面,海外的快时尚退潮,为国产潮牌留出了市场空间,同时在以Z世代为主导的年轻消费群体中,更看重产品附加的文化符号与美学价值,国产潮牌作为文艺复兴的典型,具有标识身份、张扬个性、群体认同的功能。

另一方面,优秀的设计师开始回流国内,成为中国和中国品牌的资产;中国柔性供应链技术,即对于需求变化的适应能力在全世界排名第一,中国的品牌可以快速抓住市场风向,迅速作出反应。

目前,市场释放出来的信号对于BOY LONDN来说不算友好。行业趋势叠加突发事件的影响,BOY LONDON在国内的发展愈发显得艰难。但经过时代的更迭,最后被市场抛弃,或许本就是潮牌的宿命。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