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分享 | 坦桑尼亚·动物篇——草原迁徙三剑客!【跟着赞那度去旅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 坦桑尼亚·动物篇——草原迁徙三剑客!【跟着赞那度去旅行】

斑马、角马和瞪羚的故事。

动物故事的第二篇主角本应该是超上镜的斑马!可不去东非大草原,不看动物大迁徙,还真不知道,原来有一种动物它竟然是斑马的真爱和绝配,那就是角马,还有一种动物总是屁颠屁颠跟着角马和斑马一起迁徙,那就是瞪羚!鉴于他们仨是迁徙途中的好CP,好吧,美美的斑马篇就必须要加上长的丑丑的角马和眼睛水灵超敏捷的瞪羚吧

斑马 ZEBRA (PUNDA MILIA)

,绝对的非洲特产!作为一个史前就有的物种,斑马如今分布和生活在东非、南非、西非和中非国家。不夸张的说,在非洲以外的国家看到斑马,那一定是源自非洲,这就好比大熊猫。此货最神奇的就是那一身的斑纹,和人类的指纹一样样,没有两头斑马的斑纹是一样的,这也是他们相互识别的主要手段。也正是因为这一身超上镜的斑纹和看人时候的呆萌样,我尤爱此货。

  摄于Kogatende | 这斑纹,美的在动物界绝对排得上TOP5。
  摄于Kogatende | 这斑纹,美的在动物界绝对排得上TOP5。

斑马也是群居,他们总是十几头到几十头的生活在一起,以食草为生。他们不是色盲,视力也不差,但比起视力来,听力更灵敏,这也是为何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的,他们就抬起头看啊看啊看的。至于他们身上的斑纹,无论是向导说还是看百科,都有一种比较统一的说法叫“保护色”。说是“这种黑褐色与白色相间的条纹,在阳光或月光照射下,反射光线各不相同,起到模糊或分散其体型轮廓的作用,展眼望去,很难与周围环境分辨开来,因此不易暴露。”可我是咋看咋都不觉得呢 ,他们真的太显眼了!我要是狮子猎豹,真是不带模糊的就看的到他们呀,唯一模糊的一点是,当他们交错在一起的时候到底哪只是哪只,我抓哪只好呢。

  摄于Kogatende | 圆润的屁屁,拖着一条尾巴,像拉链吗?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撅着圆浑的屁股不停的吃吃吃。

 

  摄于Grumeti | 视力贼好的俩货正在看一个帅哥一个美女!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位于赤道以南的的火山口在七月是冬季,但温度也就是和我们的秋天温度一样,放眼望去整个草原,都已黄黄的,而没有比斑马更能撑起这幅美景了。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Safari的车是必须完全不影响动物,我们停在路上,就这么静静的等着和看着斑马成群的走过来,它们也不怕车,毕竟在火山口里的动物多多少少已经习惯了这些Safari车了。

摄于Kogatende | 远处是角马,近处是斑马,中间的车静静的停着,这样的画面也是极其的和谐。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行驶在前往火山口国家公园的路上,偶遇一群斑马横跨山路。

斑马是角马迁徙途中的绝配好CP,在将近150万的角马迁徙大队伍中,永远都有几十万头的斑马身影!为嘛捏?原来,角马童鞋视力很差,而斑马视力好、听力好、记忆力好,不但可以对任何潜伏的危险有敏锐的反应,还能判断迁徙路径。而角马也有一个强项,那就是极特殊的嗅觉,可以嗅到60公里外有没有下雨,有没有水源。

除此以外,这俩家伙连吃个草也超搭的,斑马喜好吃草的上半部,而角马则是吃下半部,你说这是不是配到绝了 。迁徙途中,面对最为残酷的马拉渡河,这两家伙绝对是前仆后继,冒着被鳄鱼捕食的危险,肩并肩的冲向那有着丰盛草原和水源的对岸。至于瞪羚童鞋,这个灵范儿的家伙,就喜欢跟着迁徙队伍一起行进。

  摄于Kogatende | 角马斑马,总是一块儿混。

  摄于Kogatende | 角马和斑马们

  摄于Kogatende | 当眼睛看到这样的画面,美到没sei了。

  摄于Kogatende | 日落余光下的斑马

  摄于Kogatende | 晚霞把天染成粉红,斑马和汤氏瞪羚。

  摄于Kogatende | 和长颈鹿一起斑马们。

角马 WILDEBEEST (NYUMBU)

,长相用奇葩一词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马的脸和尾巴,牛的头、角和身材,羊的胡须,当第一次充满好奇看到它的时候,想说真的很丑吖 。可它绝对是“动物大迁徙”这部自然界的“大制作”里杠杠的主角啊!

每年的6、7月间,随着旱季来临和青草逐渐被吃光,上百万头的角马(最多的时候达到200万头)从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Serengeti,世界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北上,向着肯尼亚的马赛马拉(MasaiMara)国家自然保护区进发,寻找从东面印度洋的季候风和暴雨所帶來的充足水源和食物,到11月前,再从马赛马拉返回。

这是一段3000公里的漫长旅程,途中不仅要穿越狮子、豹子埋伏的草原,还要跨越布满鳄鱼的马拉河,有数十万角马死在路上,抛尸荒野,但也有数十万头小角马在路上出生,这是自然界最伟大的迁徙过程之一。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全身“混搭”而成的角马,走起路来还毫无美感。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总感觉这激昂的动作像是要准备斗牛似的。

  摄于Kogatende | 这两只是在掐架吗?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有时一群,有时几只,有时排成一条队,浩浩荡荡不见始终。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因为视力差,所以它们走起来都盯着前面同伴的尾巴,自然而然的走出了一条整齐的队伍。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生活在火山底的角马无需进行迁徙,也因此,它们早与这些前来Safari的车能安静和谐的共处了。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火山底部有水有新鲜的草,生活在这里的角马非常悠游自得,远处是火烈鸟的身影。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远处盐湖上的火烈鸟,角马则游荡在盐湖附近。

摄于Kogatende | 位于塞伦盖蒂北部的Kogatende靠近肯尼亚边界,因此这里的角马数量明显比其他地方要多很多,满个草原都散落着狂吃草的角马。

摄于Kogatende | 车子以不打扰动物为前提随意行驶在草原上,看那满山遍野的角马,美极了。

摄于Kogatende | 清晨,前面一排吃着草的角马,透过后面朦胧的晨雾还可以看见草原上许多的角马。

  摄于Kogatende | 一棵棵合欢树,一头头角马的身影。

  摄于Kogatende | 这种感觉的风景只有在非洲大草原上才有。

  摄于Kogatende | 清晨

  摄于Kogatende | 一群斑马刚过,紧接着就是一群角马。

  摄于Kogatende | 黄昏日落下的角马。

瞪羚 GAZELLE

,其实可以说是一个统称,因为它有很多很多的种类,此次非洲行,简直是一次学习动物和学习动物英文名称之旅,尤其是瞪羚。

据说如今世界上仅存的瞪羚品种有12-16种,而我们至少在塞伦盖蒂看到了5种品种。瞪羚普遍来说都有一对大大的、特别惹人爱的眼睛,行动非常敏捷,奔跑起来速度也极其的快,它绝对不是狮子的主打猎物,而是以速度著称的猎豹的主打猎物。

我们看到的最普遍和数量最多的有两种:Impala(黑斑羚,黑白照就属这种),和Thomson's Gazelle(汤氏瞪羚)。这两种如果向导不教我怎么区分的话,简直无法辨别,看起来实在太像。

1、Impala 黑斑羚

摄于Grumeti| 它们就是Impala,最标志性的区别就是屁股的图案是个大写的“M”(看到M字就想到了那个什么我 )

摄于Grumeti | 看屁股,两只母的Impala,不过此图最抢眼的可能是作为背景驮着BB的狒狒母子了。

摄于Grumeti| 这是公Impala,除了标志性的屁股M之外,凡是公的其头上的角呈S型的。

摄于Grumeti| 这是母Impala的大特写,好吧,不得不承认,自然界的动物都是公的都比母的样子要好看 。

摄于Grumeti| 远远的拍摄这两只公Impala,主要是这背景衬托的蛮酷的。

摄于Grumeti| 这张Impala图绝对是我的最爱之一,无论构图还是它们的走形,还有远处两只斑马的身影,加上逆光拍摄。

2、Thomson's Gazelle 汤氏瞪羚

汤氏瞪羚体型很小,也正因此,它是瞪羚中最受猎豹喜欢的,不过此货非常灵敏,老远听到一丝动静便蹦蹦蹦的跑开。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一头公的汤氏瞪羚,注意看,头上的角就不像Impala那样的S型。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一头母的汤氏瞪羚,看吧,屁股也没有impala的M型,这就是区别啊。之后在任何一个草原上,我都能快速的辨认这两种瞪羚,以至于后来的向导对我刮目相看了呢 。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You see,小巧的汤氏瞪羚们。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在火山底下生活的瞪羚比起塞伦盖蒂草原上要没那么怕车,这样的距离拍摄它们,依然自顾自的慢悠悠走着。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一小群汤氏瞪羚。

3、Eland 大角斑羚

大角斑羚是瞪羚中体型最大的一种,除了长的和牛一样的壮大外,最大的特点是背上有垂直的白色条纹。但它们似乎比其它瞪羚要更怕接近任何动物,全程我们分别在三个地方各看到过它们一次,且距离十分的遥远,要不是向导眼尖,绝对错过,因此图片都是长焦拉拍,像素和清晰度都不太高。

  摄于Ngorongoro Crater | 这是我们在火山底下看到的唯一的一头Eland。

摄于Grumeti| 其实这张比上一张还要远的看到它,不知神马情况,跑的飞快。

摄于Kogatende | 绝对炒鸡难得看到四头Eland,站在比前两张还要远的地方,也许正因为太远,它们没有感觉到我们的存在,才能抓怕到这样的构图,唯放大看它们脸就模糊了。

4、Topi 转角牛羚

无心插柳柳成荫,在Kogatende,当我们追踪长颈鹿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它,仅仅2只而已。转角牛羚体型也不小,据说基本生活在塞伦盖蒂,其他地方能看到它的几率非常低,此货最大特征是它们面部和腿部的紫蓝色,好像瘀伤的色斑。

5、Dik-Dik 犬羚

犬羚是体型最小的羚羊了,其英文名称Dik-dik是以它们发出的声响来命名的。不得不说,又是一次幸运,在Grumeti,太阳已下山,就在我们即将回到营地时,向导那如红外线般的眼睛在灌木丛中看了这只犬羚。

一眼我就喜欢上它了,因为它的眼睛实在太漂亮,好像会说话一样。就着还没全黑的光线,赶在它还没嗖一声跑掉前,在一堆杂乱无章的草丛背景下抓拍了几张。

越多地了解塞伦盖蒂,就越发觉得它是个充满生存智慧又无比单纯的系统。动物们自有一套有条不紊的生存和分配方式:角马吃草的速度快过任何对手,所以它能吃到品质优良的牧草;斑马吃草的数量很大,但对质量要求不高;羚羊嘴巴小,专吃角马斑马吃剩的短草。这就是草原迁徙三剑客,称得上是最佳拍档。

(本文图片来自Dennis &Lorrein)

 

来源:赞那度旅行人生

原标题:分享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