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太低端!北四环上的金五星建材市场遭清退

定位低端,与北京首都核心功能战略不相符,是金五星建材市场拆除的根源。但引入创客空间,又是最好的选择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成立于2004年3月的金五星建材市场,将在12月31日正式离场,让位于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大政,是它与此前5月关停的另一处京城老牌家居建材卖场万家灯火相同的命运。在众多以金五星建材批发市场为庇护所的杂牌商户迷茫于搬往何处的同时,腾退区将如何利用也成为关注焦点。

有分析人士指出,与其引入创客空间等高端业态,不如充分挖掘金五星建材市场所在地的强劲消费能力。

建材市场撤场

中午11时36分,老李还没有开张,在此之前,他送走了三波前来询价的顾客,“都是知道这里要关,来捡便宜的老太太”。

连续十多年,每天上午8时,老李都会准时出现在金五星百货批发市场有限公司第一建材分市场(以下简称“金五星建材市场”)51号,每日承担着这处50多平方米狭长店铺8元/平方米的场租,并同时经营着来自广州的穗宝、上海的爱舒和北京的老床垫品牌九洲揽月三个品牌。

不过,很快他十多年形成的生活习惯就要打破了。金五星建材市场门口张贴的几张白纸黑字的公告,宣布了一个很多商户都不愿看到的事实——金五星建材市场真的要关门了。“根据北京市政府清理清退低端市场的整体规划和政策要求,四厅建材市场于2016年12月31日关停。”

公告前半段25字的关停理由,更多是写给不知情的消费者,金五星建材市场的租户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一直都说要拆,说了有一年多了,后来说要年底之前拆,两个月前市场的人又特意通知了一下。”老李感觉,市场关停就像信阳老家地里的玉米棒子,到了时节,自然成熟。

早在2016年5月京城老牌家居卖场万家灯火健翔桥店摘下牌匾时,金五星年内部分关停的节奏便已经确定。在海淀区东升镇提供的《东升镇低端有形市场疏解工作情况汇报》中,明文写道“通厦花卉市场、金五星建材市场、清河农副产品市场、小营建材市场于12月31日前完成关停” 。

12月14日,北京商报记者致电金五星建材批发市场招商部,发现之前提供的办公室电话已无法拨通。

需要注意的是,将于年底之前关停的仅是金五星百货批发市场有限公司四厅,即公告中所指的“金五星百货批发市场第一建材分公司”,它成立于2004年3月。“我们一切正常。”管理一厅、二厅和三厅的办公人员称,作为金五星2003年3月成立的三个厅,服装鞋帽、办公文体、通讯电器等产品是主营业务。

不过,讨论关停日期,早已成为这些厅商户们最重要的话题之一。“估计再过5个月就要关了,明年3月我们应该还在。”三厅卖围巾的林女士是金五星建材批发市场14年的老商户,再过5个月,是她和众多商户推测出的保守数字。一厅美食城小嘿冒菜的小哥更乐观,“从4厅开始拆,拆到这边的话要到7、8月,还早着呢”。

低端杂牌遭淘汰

不过,对于在关停中首当其冲的四厅商户,搬离截至日期已经定格在2016年12月31日,容不得半点商量。“搬去哪儿”成了一个实际且无法逃避的问题。尽管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但老李还没有想出答案。

一公里外,就是京城老牌家居卖场蓝景丽家。“进不去,里面一个品牌只要一家店,都已经满了。”对九牧经销商老蔡来说,蓝景丽家不是选择之一。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仅在金五星四厅,打着“九牧”、“九牧洁具”的品牌,便有超过五家。而更远的沙河、香河,能否保证客流量又是未知数。而从运营费用角度来看,这些已经习惯金五星8-9元/平方米/天的商户,也大多承受不起居然之家、红星美凯龙等高端卖场高出数倍的场租。

“能退掉的退掉,退不掉的就打折卖掉,等过完年再说。”老蔡计划。悠哉游哉等待关停的商户是极少数,“都是厂家直营,关了以后看工厂打算让我们做啥吧”。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多位商户,仅有一位卖鞋的小伙子打定了主意,计划搬去廊坊,“听说不少人都去了那里”。

定位低端,与北京首都核心功能战略不相符,是金五星建材市场拆除的根源。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2016年3月底北京市工商局公布的《水嘴商品质量抽检不合格名单》中,金五星有五款水嘴类产品被测出不合格,且抽检的问题多集中在标志、包装、标识这三个与品牌信息相关的项目上。

而走在金五星建材批发市场大厅里,这种感觉就更为明显。傍大品牌自抬身价的小杂牌随处可见,如打着“OPAI”或“OPPAIN”的英文商标,冒充橱柜品牌欧派(OPPEIN);打着“樱花YINGHUA” 和“樱花JINTAO”的冒牌“樱花SAKURA”。偶尔被这些障眼法欺骗了,仔细辨别拿到手里的产品,会惊讶于这里品牌意识的严重缺失,包装盒上常常是仅有图标,找不到说明书、产品检测报告和保修证明。金五星搬迁后,意味着众多小杂牌将失去庇护所。

老李很怀念金五星曾经密集的消费者还有熟悉的老邻居。十多年前,床垫店刚开业时,金五星百货批发市场曾以超大规模的体量,成为区域消费的明星。“这些摊位曾经都是做家具的,市场到了周末一个人忙不过来。”老李指向的位置,如今只能从地砖深浅不一的色彩依稀辨别曾有商户入驻,而近两年,伴随着金五星客流量降低,这些摊位一直空置。

高端商业体入驻存疑

金五星建材批发市场的关停只是北京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大政中的一个小动作。

在2016年8月30日召开的“以功能疏解促创新发展”发布会上,北京市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王海臣解读2016年以来的全市功能疏解和产业升级情况,2016年内北京将关停退出工业企业300家,完成关停清退、改造升级和疏解转移传统商品交易市场90个,疏解升级16家批发市场,加快推进多家批发市场调整疏解和业态升级。

对于金五星腾退后,原有地块将如何利用,海淀区商务委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复称,将淘汰低端散户,保留物美等大型商业体,腾退后将引进创客空间及大型高端商业体。而此前关停的万家灯火北四环店,计划在3-5年内建成中关村东升科技园三期和面积达106公顷的景观绿地。

不过,有分析人士对金五星腾退区上述用途提出质疑,认为金五星所在的海淀区学院南路蓟门桥西南地段有强劲的消费力,并不适宜引入创客空间,而应充分挖掘该社区消费能力,布局如宜家、超市等以居民社区消费为主的业态。“李宁在北京销售最好的一家店,就在金五星附近,便是证明。”该分析人士指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