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

麦莉·塞勒斯和她的《Midnight Sky》:天灾无法预料,我没有理由按部就班

既曾经拥有过美好时光,也经历过糟糕的日子,我只想保留住属于我的那一部分,丢弃另外那些已经跟我无关的。

传媒大亨雷石东去世:曾疯狂并购派拉蒙,终不免日落西山众叛亲离

与天斗,与人斗,其乐无穷。雷石东把这句话践行到了生命最后一刻。

【专访】导演曹保平:希望借类型片的壳,去表述更复杂更深度的主题

“在剧情片范畴里,你的文本不好,并不是因为注重造型、注重视听语言才不好,只是因为文本没有弄好。”

【专访】梁静:一气呵成的超短片才能获奖,管虎导演今年有两部大片上映

FIRST青年电影展“超短片单元”惊喜颇多。

【上海电视节】专访白玉兰奖评委沈严:《三十而已》比十年前的作品还是进步了

女性题材越来越多受到大家关注,这主要是来源于市场反馈。

【上海电视节】对话白玉兰奖评委何冰:演员不应该用“老戏骨”和“小鲜肉”来划分

“我拿到入围名单,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他们的表现和能力都配得上,说句不好听的,只是看谁这次运气更好一点。”

【上海电视节】迈克尔·伍德:“中国观众说,我们想象的杜甫就是这样”

“这么多年我一直来往于中英之间,我爱中国的人民,我希望观众看到我的纪录片之后也会有这样的想法,说‘我爱纪录片里看到的活生生的人,我希望我也能够去到那里’。”

【上海电影节】是枝裕和:我特别喜欢恐龙,最近真拿铲子挖出了化石

“(拍摄主题)发生变化的契机,也不只是年龄,从主题上刻意发生变化的是,可能是到了一定的时期,越来越倾向拍社会话题,之前更多拍家里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