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

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专访】陶虹:这一波观众都不认识我,我觉得真的太好了

“因为真正的好演员还是应该要有一些神秘感。”

艾米·亚当斯:她值得一个奥斯卡最佳女主角

天生浓密的酒红色卷发、淡蓝琥珀般的眼睛、微微翘起的鼻尖和嘴角......艾米·亚当斯有着让人过目不忘的魅力。从《六月虫》和《魔法奇缘》进入大众视野后,艾米塑造过...

【专访】宋祖儿:这采访这么深沉的吗?感觉你把自己都问愁了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哪天会不做演员,我也不知道我不做演员了会去做什么,我是那种过一天是一天、被推着走的人”。

詹妮弗·劳伦斯:绝望、饥饿感、自信和野心是我成功的秘诀

作为当今好莱坞最受欢迎且薪酬最高的女演员之一,詹妮弗·劳伦斯曾四度提名奥斯卡最佳女主角,《乌云背后的幸福线》为她斩获一座小金人,她对情绪激烈极具魄力的女性角色尤...

本·阿弗莱克:可盐可甜 不老男神

本·阿弗莱克出生于1972年8月15日,8岁时认识了住在附近的马特·达蒙,从此收获了一生的挚友,也从此开始了共同追逐梦想之路。不论是作为导演还是演员,本·阿弗莱...

达斯汀·霍夫曼:好莱坞“变色龙”

82年前的今日,达斯汀·霍夫曼诞生于美国加州的洛杉矶。受喜好电影艺术的父母的影响,他从小就喜欢模仿与表演。1965年,正在演出话剧《第五匹之行》霍夫曼被导演迈克...

【专访】34年“男团”草蜢:明天的我打倒今天的我

“以前我们师父梅艳芳跟我们说过,你们自己要懂得弄头发化妆,万一有一天你们出去表演,你的化妆师、发型师生病了怎么办?那时候你就可以靠自己。”

【专访】编剧述平:希望片方能像对待演员一样对编剧

作为“姜文御用编剧”,他心中的编剧创作,是应该受到保护的。

【专访】谭卓:我们生在这个时候,我们别无他选

谭卓与她的浪漫主义、理想主义和不切实际。

【专访】陈哲艺:你对角色老实吗?你对剧情老实吗?

“我宁愿拍一百年、两百年的电影,也不要去拍那一秒钟、一个月,或者那几天。”

对话谢飞:爱电影的人只是一部分,纳税人的钱应该给所有人

“不要说青年导演没才华,或是中国在倒退,任何时代的青年人都有才华。”

【专访】王传君:能不能保护我,让我老老实实生长一下

“不要在说了我爱你后说我为什么还恨你。我们连走路都没学会为什么一定要跑呢?”

【专访】艾伦:林育贤找我时,我感觉自己可能会像彭于晏一样火了

“不要再提八块腹肌的梗了,那个真的不好笑。”

吉高由里子:自由洒脱的“恶魔系少女”

吉高由里子出生在1988年7月22日,高中一年级时在原宿逛街被星探发掘,出道至今已有40余部影视剧作品。 小时候,吉高的理想是做个魔法师。如果表演能力也是一种...

【专访】《再见,乌托邦》导演盛志民:十年后我意识到,理想主义在每个时代都存在

“只有时间能把一切交代的清晰或模糊。”

姚莉:时代的幸存者

阴差阳错之间,她坦然走过各种变故,免于疾病和人祸,又顺利从明星变为制作人,安享晚年,既是亲历者,见证者,也是幸存者。

【专访】李现:什么叫开窍,什么叫达到一定成绩呢?

他形容自己就像一个AlphaGo——今天下了一盘棋,就把这盘棋的套路都输入到自己的程序里。而这条学习之路永无止境。“什么叫开窍呢?什么又叫达到了一定的成绩呢?”...

王家卫:在放大的情绪中,迷失于时空里

墨镜王的电影,总有一种特殊的标识,一看便知是独家出品。这种标识是强迫症般的四字片名,风格独特的台词,非线性的叙事,以及大量的蒙太奇镜头。他的电影放大情绪,弱化叙...

【特写】旅行团乐队:在浪漫和现实之间寻一个出口

总体而言,旅行团所面临的困境和沉浮都市中的你我没有什么不同,甚至那些憧憬和幻灭都没什么不同。这些问题可以具体到房子、交通、孩子上学……“其实是很不值得一提的那种...

哈里森·福特:虽近耄耋 豪情不减当年

今天是哈里森·福特77岁生日,1942年7月13日,这位好莱坞经典“硬汉”出生于美国芝加哥。作为演员,哈里森·福特早已实现了在好莱坞乃至世界范围的登顶,但他的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