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

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专访】谭卓:我把阿玉演成一个小透明

谭卓表示,起初因为“阿玉”太平凡,她还差点推掉了这个角色。

【专访】柯汶利:我当《误杀》是原创在拍

“如果观众对于一部电影有很多思考的空间,我觉得那就是一部好的电影,娱乐之余就只剩下这些了。”

小津安二郎:“以余味定输赢”

小津安二郎于1903年12月12日出生,1963年12月12日去世,是日本大师级电影导演。他一生共拍摄了64部电影,以低机位、水平视野为特色的摄影手法、徐徐道来...

【海南电影节】专访“金椰奖”导演万玛才旦:冬天中关村大街上有个红气球在飘

通过一部部藏语题材的故事,万玛才旦不仅仅构建出丰富多彩的藏语电影世界,再加上松太加、拉华加、达杰丁增等同样讲述藏语故事的导演,打造了一个独具魅力的“藏语新浪潮”...

【海南电影节】专访于荣光:一个男人只要坚韧不拔,就无往而不利

谈到如今的“小鲜肉”,于荣光表示:“我觉得不是流量和鲜肉的问题,这就是一个工作状态,有一些戏需要这样的演员。”

【海南电影节】独家专访伊桑·霍克:没有比收到王家卫的合作邀请更高兴的事

“我很高兴听到中国观众与《爱在》三部曲产生情感上的共鸣,他们与我也产生了共鸣。”

【海南电影节】对话关锦鹏:导演碰到一个想改变自己的演员,有好也有坏

“拍电影做导演最有趣、最过瘾的地方就是虚实。很多人看我的电影,说我老爱用镜子,老爱用反光的东西。美学上的判断我不知道,但我的电影没那么实在。”

伍迪·艾伦:与好莱坞流水线划清界限

1935年12月1日,伍迪·艾伦(本名艾伦·斯图尔特·康尼斯堡)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一个贫穷的犹太家庭。中学毕业后的他加入了“锡德·西则电视剧团”,以自己的搞笑天...

雷德利·斯科特:我的电影绝对是各种美的协调工程

已经82岁高龄的雷德利·斯科特早在40年前就触及了自己的事业高峰,1979年的《异形》和随后的《银翼杀手》奠定了他作为类型片导演的地位。冷峻黑暗的美学风格、对人...

阿方索·卡隆:我的背景其实就是电影工业中的蓝领

阿方索·卡隆1961年出生,粉丝们称他“墨西哥三杰”之一,然而他形容自己是“失落的一代”、“电影工业中的蓝领”。在通过《小公主》赢得好莱坞注意后,2003年,阿...

陈可辛:电影是裹着糖的药

在大环境飞速变迁、电影市场风云变幻的时代里,无数“神话”纷纷破灭,“票房与口碑不可兼得”几乎成为一句魔咒,但陈可辛依然拍片、依然拿奖并且依然收获不错的票房。有人...

【专访】冯远征:制造一个话题跟说假话似的,点击量没有用

“大家通过一个角色认识你,记住你了,尽管很多90后说“安嘉和”是他童年的阴影,但我还是觉得夏天热的时候想想,能凉快一些。”

【专访】陈柏霖:我不需要向全世界证明我会演戏

我觉得读哲学唯一的好处就是在你人生不顺遂的时候,会给你一个看待世界的方式,幽你一默,你就会有“呵呵”的感觉。

【专访】范伟:生活中的我不好意思,进入人物就能嚷得出来

“在我这个年龄,做演员遇到一个这样的角色,你就应该马上一个电话过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演,有这样的冲动。”

朱迪·福斯特:我是个以自我为中心且灵魂寂寞的人

童星出身的朱迪·福斯特有着诸多头衔:导演、制片人、慈善家和社会活动家,耶鲁大学校友等,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她的表演才能,她是史上第一位30岁前两度获得奥斯卡影...

马丁·斯科塞斯:电影是关于美学、情感和精神的真相

天蝎座的马丁·斯科塞斯成长于纽约的一个意大利移民家庭,小意大利(Little Italy)区的成长经历对他日后的电影气质和创作风格产生了很大的影响。1974年经...

新裤子庞宽彭磊出新书 一个走心一个走肾

“把生命浪费在创作上,总好过把它浪费在办公室里,在手机上,在无穷尽的等待中。”         

【专访】宋洋:外部武装过于强大,可能会抢走表达内心的机会

什么叫仙人指路?徐皓峰在我人生当中就是这样。

木村拓哉:流淌着永远不良的血液

出道三十多年,木村拓哉创造了无数娱乐圈神话。他曾是日本的广告天王,也是获得日剧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次数最多的一位,甚至出现他的名字命名的“木村拓哉效应”。蜷川幸雄这...

安妮·海瑟薇:做自己,别人与我无关

1982年11月12日,安妮·海瑟薇出生在纽约一个优渥的家庭。她因哥哥放弃了自己的修女梦想,却因母亲的影响走入了纽约的表演学校。初入影视圈便与杰西·艾森伯格合作...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