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不想坐班,逃离大城,拥抱副业:疫情如何改变了人们对工作的态度?

这场瘟疫促使许多员工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以及他们是否还想重返办公室生活。

面对移民记忆与农家日常,艺术能为乡村做些什么 | “艺术在浮梁2021”开幕

5月1日至6月1日,寒溪村将化作一间以全村为范围的、没有屋顶的乡村美术馆,指引外来者和本地居民探究这片18平方公里土地的过去,看到它的现在,展望它的未来。

社交网络已经掌握人类思维,它距离我们的灵魂还有多远?

鱼龙混杂的互联网,也是索然无味的吗?为何它越来越令人麻木而疲惫?

癔症不是医学上的谜团,而是社会危机的产物

突患晕厥的外交官、抽搐不止的女学生、深陷昏迷的难民儿童……这些神秘疾病究竟是装病还是癔症?神经学家苏珊娜·奥沙利文认为,心身疾病或许并非难解之谜。

加载更多
武士驯象:从丝路探险到上海建筑

西本愿寺背后既包含了一段日据上海时期的不光彩殖民历史,也可以延伸出一段汹涌澎湃的丝路探险史,其文化意义也值得深究。我尝试回答的问题是:这座建筑为何会诞生在上海?

溯源彩礼历史:既非男性单方面负担,亦非女性一生买断款

回顾从宋至清帝制中国的性别史,我们不难发现婚姻买卖性质的增强与女性地位的改变直接相关。

【重返90年代之洋快餐】消费革命的兴起与现代性的想象

对当时的中国消费者而言,它象征着美国文化与现代化的承诺,但更重要的是,它开辟了新的社会空间,让既有的社会互动规则出现了松动。

人心与世局:陈寅恪的“新”史学

陈寅恪史学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他看历史的聚焦点始终都是在“人”的身上,他的历史世界的主角,是中古士大夫,是活生生的人物、人格,而非事件、制度、结构。

【专访】杨潇:人是复杂且不断被塑造的,不要用固定的观点去看五四知识分子

八十多年前,西南联大的师生是如何抵达昆明的?危机之中,人如何行动思考?

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今天的劳动与劳动者? | 劳动节

詹姆斯·苏兹曼认为,未来,人类对经济制度和劳动意义真正的反省时机,可能来源于迅速变化的气候、系统性的财富分配失衡引发的愤怒甚至是突如其来的大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