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特德·姜为何特别:为反乌托邦寄予温情,以语言文字参解命运

特德·姜科幻小说的特殊之处在于,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发现,未来世界并非注定走上被技术诅咒的道路,人类道德的力量依然存在且有意义。

世界上第一间阴道博物馆:关于干净、包容和社会公共利益

世界上第一家阴道博物馆已在伦敦开放。它决心消除相关的耻辱感和污名,强调宫颈健康的重要性,促进女性主义和跨性别者的权利。

以小说回击小说:从自传文学到复仇文学的挪威小说新动向

挪威作家卡尔·奥韦·克瑙斯高和维吉斯·霍思创作的自传体小说备受赞誉,而他们的家庭成员同样以小说创作的形式予以回应和抨击。以小说诋毁小说的复仇文学兴起,究竟会为我...

彼得·汉德克诺奖演讲:回避政治争议,讲述自己如何成为作家

在北京时间今日凌晨于瑞典学院发表的演讲中,汉德克强调了母亲对自己文学创作道路的影响。

加载更多
历史学家柯文:严肃历史和大众记忆之间的关系,远比人们认识的更复杂更模糊

“历史学家,包括回忆录作家和法国大革命学者,必须是精通多种语言的人——通晓当今的语言,以及过去的语言。与这个挑战角斗,甚至拥抱这个挑战,深入探进我们渴望了解的神...

德黑兰的孩子:流散历史的B面应该如何公平讲述?

米哈尔·德克尔追溯了二战中1000位小逃亡者的故事,犹太孩子们从波兰一路跋涉来到伊朗,翻开了大屠杀历史中不寻常的一章,直到今天依然振聋发聩。

从阶级和性别两方面来说,自行车为什么是“自由之轮”?

美国当代作家斯蒂芬·克兰(Stephen Crane)写道:“ 一切尽在自行车。”

托儿费用贵得离谱?美国也是同样的状况

在美国,养孩子的成本跟每年买一辆全新的现代伊兰特一样高。

思想界|《爱尔兰人》:批评漫威的马丁·斯科塞斯过时了吗?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新片《爱尔兰人》与关于“#李子柒是不是文化输出#”的讨论。

我们都知道人会死,那为什么我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我们无法消化这个事实——世界没了我们,一切照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