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从暑托班到“双减”:新政能改变教育“内卷”吗?

一些专家认为,民办教育为中国教育世界做出了贡献,但近年来的商业化、资本化加剧了教育不公平,改革势在必行,但也要依法治教,让公办和民办教育共同发展。

无处不在的噪音:听音自由是个体的权利吗?

很多噪音我们从感觉刺耳到习焉不察,在无奈中麻痹,与之共存,而其中的社会问题、个人素养等等非常值得探讨。

全球食品工业化时代,人与动物的驯化关系将走向何方?从养殖三文鱼说起

三文鱼养殖可被视为人类驯化动物历史上的最新转折。

基因测试价格不菲,但真的有用吗?

德国图宾根大学史前史与中世纪考古研究所教授约翰内斯·克劳泽认为,目前不少公司收费进行的帮助顾客找寻“祖先人群”的项目,根本没什么用处。

网络流行语刷屏,只因年轻人不愿好好说话?从“yyds”说起

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听见年轻人不再好好说话的感叹。除了“懒”之外,还有什么原因促使年轻人使用缩写?流行语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危险?

从1768的“叫魂”到2021的“镇魂”,阴谋论为何有着永恒的吸引力?从林生斌争议谈起

“在这个世界上,完全无迹可寻,才最能说明阴谋论的成立。有证据,没证据,相互矛盾的证据,一切都是佐证。这种潜在的想法无人能敌。”

“阶级”之后,我们如何理解网络时代的职业与身份?

马克思意义上的阶级是否仍可以有效解释新的劳动关系?当我们仍试图用阶级话语剖解当下的物质焦虑,其中的文化错位是怎样发生的?

以艺术为名的伤害是艺术吗?从宋拓《校花》撤展谈起

具有伤害性质的行为,也可以是一种艺术行为吗?面对艺术,我们如何行使表达和抵制的自由?

技术将带我们走向何方?从短视频的兴起说起

世界正在发生缓慢而坚定的转变,从未有人明确告诉我们该如何组织社会,如何与技术的力量共存,一切只能由我们自己摸索。

是“卡瓦格博”还是“梅里”?一座雪山的山难、传说与开发

“人的名字,是理解一个人的开始。山的名字,也是进入一座山的入口。”

加班是打工人的宿命吗?从人类进化史谈起

在人类历史95%以上的时间里,我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将工作置于近乎主导的位置。

【专访】政治学者李筠:文化开放主义和文化保守主义在交战中互相推进,成就更高级的文化

古罗马为什么是政治学富矿?政治学为何要在今天重提“帝国”?古罗马在军事、宗教、文化等方面的经验对今天的中国有何启示?《罗马史纲》作者李筠在采访中回答了这些问题。

“低欲望乡村生活”难逃城市套路,我们是否可以想象另一种归乡?

“3·11”大地震后,日本也掀起了回归乡野的浪潮,但它不光是搬回农村那么简单,人们在教育、养老、新能源运用等领域都有探索实践。

从桶川杀人到战争历史:日本记者清水洁如何抵抗“后真相时代”? | 专访

被视为“三流记者”的清水洁靠自己的努力追查到了杀死女大学生的凶手,揭发了埼玉县警的丑闻,并最终推动了日本《跟踪骚扰行为规范法》的出台。他是如何看待当年的桶川事件...

当老龄化趋势避无可避,我们要如何设想一个能够安心老去的社会? | 专访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研究员、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杨帆认为,我们既不能简单地将中国社会和其他老龄化形势严峻的社会比较,也不能忽视中国社会切实存在的特...

从学术史的路径进入思想史的风景

思想永远存在于整全历史和世界的关联里,不认识到这一点,就难以走出学术上的“小时代”。

信息茧房是如何一点点织成的?

在大数据环境之下,个体认知的节俭性特点不断被放大,从而形成信息茧房。而在这套捆绑机制背后起效的,乃是资本运作的内在逻辑。

怎样的孩子才是“好孩子”?一位人类学家的中国田野调查 | 儿童节·专访

在《培养好孩子:道德与儿童发展》一书中,许晶引入了人类学和心理学理论的对话,来探讨中国儿童的道德发展。育儿,在她看来,是“在充满困境甚至是悖论的环境中去摸索着生...

当世界步入“后家庭时代”,我们要如何理解爱情和婚姻?

在个人主义将个人从各类共同体中解放出来时,婚姻与家庭的神圣性和稳定性亦受到冲击,一个“后家庭时代”似乎正在降临。

于俗世中写作,他们参透世界的真实

当66岁的郑渊洁和他90岁的父亲一起散步,他们会聊什么?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