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经历爱情,超越爱情:现代中国爱情谱系之变

通过考察20世纪上半叶文学创作、知识分子写作和通俗作品中的情感话语,《心灵革命》一书作者李海燕试图探究:在那样一个以启蒙、民族主义、女性解放和商业文化为特征的时...

“只有女人”:夏洛特·帕金斯·吉尔曼的女权主义乌托邦

尽管《她的国》有其时代局限性,但是我们确实也需要这样的一种社会愿景——没有贫困和战争,每个孩子都是宝贵的,不存在收入、住房、教育和法律上的不平等。

【思想界】中国游客与瑞典警察冲突事件:个人行为无需被国族话语绑架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中国游客在瑞典与警察发生纠纷的事件,以及《婚姻法》草案新增的“离婚冷静期”规定。

分裂的美国:高贵的理性与血腥的现实

在新书《这些真相》中,吉尔·莱波雷讲述了两位华盛顿截然不同的人生,而他们正是美国的理想与现实之缩影。

坂口安吾的反抗:我们必须堕落!

“所谓人的、人性的正常姿态是什么?想要的东西就老老实实地追求,讨厌的东西就光明正大地讨厌。仅此而已。”

野生动物保护的血腥一面

在新书《极限保护》中,生态保护主义者乔尔·伯格记录了他在阿拉斯加、西伯利亚、纳米比亚、西藏、蒙古和不丹的工作历程。

永生执念:不死之身究竟是恩典还是诅咒?

万一永生真的梦想成真,也只会伤害到你自己而已。

受捕鱼业影响的海域面积到底有多大 专家们吵起来了

一项重要研究表明,全球55%的海域受到了捕鱼的影响,批评的声音则认为这一比例只有4%——奇怪的是,二者使用的是一样的数据。

从原始人爬杆到大坂娜奥米美网封后:黑人是“天生运动员”吗?

为什么在网球这项黑人成绩并不出众的运动中,运动员的“非裔”血统总是被放大、成为谈资?

美国难民人数减少 难民重置系统面临崩溃

来到美国境内的难民人数下滑,整个美国的难民安置机构正在关停办公室、裁剪员工,以求未来的项目平稳运行。

精子竞赛:又是一个关于人类生殖的男性幻想

人们通常以为,数不清的精子就像奥运赛场上的田径选手一样,为了抢夺仅有的名额而朝着卵子百米冲刺——醒醒吧。

【思想界】单田芳去世:“评书先生”的时代要终结了吗?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单田芳去世和舆论场内持续发酵的“娘炮艺人”之争。

是什么让火车旅行如此减压?

如果旅途本身真能比探索一个陌生的目的地更令人兴奋的话,要我说,你就得坐火车。

中国婚恋节目30年:爱情重返公众,私人生活回潮

当国家开始从私人生活领域大规模撤离;当个体生活中的自我实现、自我追求、个人欲望被抬高到公共服务之上时;当爱情以日常的、大众的、娱乐的、甚至消费的面目重回公众视野...

本尼迪克特·安德森和他所经历的东南亚研究

安德森在自传中巧妙地以“椰壳碗”作为线索,将自己的人生置于世界历史的大背景下进行探讨。

人们缘何对金发趋之若鹜?

打开电视或是社交软件,映入我们眼帘的是清一色的金发——而全世界人口中只有2%是生来就有一头金发的。

我们能理解他者的思想吗?小说和故事告诉我们:不可能

写小说其实是一项不断延展作者想象力,不断突破极限的活动,但事实却一次又一次地告诉我们,人们对他人心理的想象能力是非常有限的。

红色理想、贩毒网络、城市区隔:里约犯罪故事

很多时候,“安全”问题本身就是一个颇具遮蔽性的修辞,它不仅是政府维系统治的手段,也掩盖了犯罪背后的贫富分化和种族矛盾。

【思想界】为何男性实施性侵,被言论围剿的却是女性?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刘强东在美国面临的强奸指控和巴西国家博物馆的大火。

阿伦特对梭罗的批判:改变世界而不是自己

梭罗和阿伦特之间最突出的差别,或许在于梭罗认为不服从必然是个人性的,而阿伦特则认为不服从就其定义而言便是集体性的。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