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从东北老虎、杭州豹子到长江江豚:过度害怕和过度轻视都因我们不了解动物 | 专访

为何杭州动物园出逃的金钱豹必须安全尽快完成搜索和捕捉,而“完达山1号”却应尽早“放虎归山”?为何野生长江江豚被迁往海洋公园引发如此之多的不满,圈养环境和野生环境...

粉丝文化是如何被异化的?从“倒奶打投”谈起

伦敦国王学院文化媒体与创意产业系博士候选人王宁馨认为,资本和媒体等等合谋创造出的环境塑造了粉丝文化,这种文化本身很难让参与其中的粉丝以一己之力改变。

为什么人们都追寻幸福,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偿所愿?

对亚里士多德来说,好的品性是获得幸福生活最重要的前提。当具备尽可能多的德性时,一个人才拥有好的品性。

女性能否拥有哺育自由? | 母亲节

真正理想的母乳喂养决策是母亲在充分知情的情况下,权衡做出符合自己利益和孩子需求的选择。

美国思想家贾雷德·戴蒙德:在单向度的世界拥抱复杂性

“复杂性”几乎是一个旧时代的公共知识分子在KOL时代所能带给我们最有益的启迪之一。

人心与世局:陈寅恪的“新”史学

陈寅恪史学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他看历史的聚焦点始终都是在“人”的身上,他的历史世界的主角,是中古士大夫,是活生生的人物、人格,而非事件、制度、结构。

【专访】杨潇:人是复杂且不断被塑造的,不要用固定的观点去看五四知识分子

八十多年前,西南联大的师生是如何抵达昆明的?危机之中,人如何行动思考?

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今天的劳动与劳动者? | 劳动节

詹姆斯·苏兹曼认为,未来,人类对经济制度和劳动意义真正的反省时机,可能来源于迅速变化的气候、系统性的财富分配失衡引发的愤怒甚至是突如其来的大瘟疫。

【专访】发展心理学者任丽欣:不是说鸡娃有什么意义,而是不这么做家长会有道德压力

“家长是很无奈的,道理他都懂,但是竞争的压力摆在面前。”

情礼两难全,生者终离散:短短墓志铭如何呈现人的一生?

理想的孝子要为逝世的长辈求得一篇名家所写的墓志铭,但却往往为此耽搁了丧事,心神难宁,而百年之后,那些记写显赫家族的墓志铭往往不如小人物的迷人。

从“强制爱”到“打投女工”:想回家的利路修,逃不出偶像工业的游戏规则

利路修被认为是“民选之光”,无论他出不出道粉丝都不会伤心,但这依然逃不过选秀圈钱的套路。在这个年代参与选秀,哪怕没有真情实感,也可能要付出真金白银。

从核污水争议谈起:日本战后政治制度的结构性问题是如何产生的?

在沉重的历史枷锁桎梏下,日本人认为改变现有的权力关系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能做的,只能是对矛盾冲突视而不见。

投喂难禁,小兽进城:住在城市的我们要如何与动物共生共存?| 世界地球日

我们真的了解眼前这些动物吗?在动物园之外,它们的生存状况是怎样的?人类又该与它们互动和相处?这些或许才是我们今天走进动物园的意义。

科技和文艺不是目的,人才是目的:我们是否有可能超越文理科的二元局限?

单纯讨论理工科和文科生谁的贡献更大,或许遮蔽了这样一个事实——无论一个人是擅长理科工科,还是精通文化艺术,如果缺乏对人本身的关怀,都可能给世界带来巨大的灾难。

后厂村路上的北京折叠

在后厂村路上,我们首先可以感知到过去十余年间北京城市空间和人口的重新排序。曾经的“城乡接合部”和寄居其间的混杂人群被彻底重构,代之以对高科技产业和绿色空间的追寻...

与地图的对话中克服偏见:地理学可以让这个世界更好吗?

地图指引着地利之便,人类则用行走中获得的新知识与视角修改地图,地表上没有什么亘古不变。

第三种现实中的凝视:菲利浦·迪克怎样回答“何为真实”与“何为真人”

在迪克的作品中,人类通过理性分析和思考得到的最终结果都是不可信的;因为人类认识外部世界所凭借的理性,就来自其自身的思维和社会结构。

【专访】数学家丘成桐:学者做官的欲望大了,做学问的热情就少了

他呼吁年轻学子为学问而学问,“不要太功利”,“做官的欲望大了,做学问的热情也就少了。”

谁“制造”了特朗普?

《好的经济学》并非简单谴责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悖逆,而是试图从美国经济社会结构的内在矛盾出发,理解特朗普及其拥护者的困境。

思想界 | 差评、举报信与豆瓣“一星运动”:自发反抗如何走向以暴制暴?

本周『思想界』,我们关注一条差评与一封举报信引发的豆瓣“一星运动”。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