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个体污名与他者想象:关于传染病的“爆发叙事”危险在哪?

他者与我们之间的区隔在全球化程度日益加深的21世纪越来越不可实现——任何一种边界,都已经“千疮百孔”。

思想界 | 韩国“N号房事件”:为什么我们说围观的男性也有罪?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韩国N号房事件和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

人民V.S诸众:全球体系下“联合一切”的可能

当全球化的混合性、流动性、突变性和去疆域性加之于“诸众”之中,劳动、政治和智力便不再分离,“全球诸众”由此被赋予了一种“联合起一切”的可能性。

“发明自由”:从日耳曼丛林到唐宁街十号

汉南的《发明自由》,托出的是一个从来就“不是欧洲的”英国。这本书早在2012年,就已经清楚地显示了为什么英国必然会和欧盟有此一别。

课程设计师方柏林:网课不是线下课堂的复制粘贴,是对原有教育理念的冲击

学习就像打靶,而世界是个移动的靶子,社会中没有非黑即白的问题。我们需要介入混乱和模糊,而不是在清晰、稳定的虚拟世界中进行“真空”学习。

由鬼界看人间:谁的灾难?谁的正义?谁的尊严?

鬼可以用来解释人,冥界地府的想象也折射出人间的种种现象,尤其是灾难、不公和冤仇。

穷人羞辱从何处来?| 书单

一些人陷于贫穷,因为他们总是做出糟糕的决定,且缺乏改善生活的志向吗?四本新作有力地反驳了这个观点。

“分配正义”对直面新冠疫情的医生有何意义?

“分配正义”旨在优先处理从其病史、并发症(其余的健康问题)及康复可能性而言“最有可能成功疗愈”的病人。

2020东京奥运会将延期举办:节庆光芒背后的资本逻辑与本地生活

在疫情面前,全球资本的商业利益或许已经超过举办地人民的生活状况,成为决定奥运举办与否的最重要砝码。我们不得不透过节庆气氛,对大型体育赛事进行政治经济学的反思。

思想界 | 虚假的平等与邻人的消失:西方左翼思想界关于病毒的探讨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西方左翼思想家们对病毒的讨论。

《走向黑暗》:卧底极端组织是一种什么体验?

朱丽亚·艾伯纳曾以五种不同的身份卧底于意识形态各异的十几个极端组织,她在新作《走向黑暗》中向我们重现了极端主义分子最黑暗的想法和行动,同时也告诉了我们最佳的反击...

虚拟团结、相对弱势与性别隔离:针对中国卡车司机的一组调研 | 专访

卡车司机的善意更多被当作个人行为来看待,某些个体的负面特征却很容易蔓延为群体的标志,这一点与社会舆论对“女司机”的污名化十分相似。

没有现场观众,体育将会怎样:在疫情之下想象NBA与奥运会

在疫情面前,空场模式恐将成为今年体育赛事的某种“新常态”,这也意味着我们或许需要调整对体育比赛的传统认知。

地方叛乱与帝国应对:加拿大起义的教训

“野猪被逼急了,会掉头冲向猎人。假如你要的主权,与他们的自由不相容,他们将何去何从呢?他们会把你的主权甩在你的脸上。”

流离失所的意义:生活在海外的叙利亚人过得如何?

为了过上安定的生活,已有数百万叙利亚人背井离乡,另外还有许多人正打算离开。这种充满不确定性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

韦恩斯坦获罪23年:反性骚扰运动接下来会如何?| 思想界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韦恩斯坦性侵案判23年和英国“群体免疫”抗疫模式。

历史学家许倬云:现在的知识分子不是思考者,是检索机器

“整个世界,处处呈现的情绪乃是虚无和冷漠,这成为人类当前文明的主要征象。虚无和冷漠,无助于重建终极关怀。”

网络游戏为何流行于乡童世界:中国西部底层乡校再生产的日常研究

在当今村落的社会特征下,网络游戏理所当然成为了乡童世界必须且必要的“机器保姆”,与城乡、代际数字鸿沟相适应。

别再拿睾丸酮作为男性暴力的借口了

一些男性之所以如此行事,是因为我们的文化允许他们这么做,并不是出于某些生理原因。

生时事物看得破:回忆德国汉学家陶德文

"陶德文从来不喜欢吹牛,他的文章都源自一种沉静(Stille),在沉静之中发表,并且在沉静之中产生着影响,就像是牧溪(一一八一至一二三九)所画的六个柿子,特别不...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