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要重新分配薪酬,也要重新分配尊严:迈克·桑德尔的新书如何想象未来?

这位哲学家认为,自由派左翼对精英政治的追求背叛了工人阶级。

当有人对视障人士说出“优胜劣汰”,我们要如何思考权利、平等与群体?

要如何看待与自己不同的人?一个人生存于世究竟有何权利,对他者又负有怎样的义务?除了物质需求,人的其他需求是否正当或重要?我们为什么要尊重与自己无关的群体?我们在...

本尼迪克特·安德森的情感世界与学术世界

 《想象的共同体》一书最典型地体现了安德森的两个世界的交融——情感世界的诸元素都能够在其学术著作中找到各自的身影。

思想界 | 在外卖骑手的困境中,消费者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外卖骑手困境与诺兰新片《信条》。

从《德雷尔一家》到《万物既伟大又渺小》,乡村田园为何治愈我们?

德雷尔一家、兽医哈利给我们营造的治愈系过去既不复存在,也无法再现,却让我们意识到自己正在对某些缺失的东西产生渴望。

从罗冠军事件重思正义:在理解不正义时,为何施害者总是占据人们更多注意力?

有许多受害者是无法根据公认的规则识别出来的,但倾听受害者的声音依然重要。

从“知识改变命运”到“人必须首先活着”:二本学生故事背后的残酷现实

作为一名老师和书写者,黄灯时常流露出矛盾的心态。一方面,她希望学生能在主流之外有所创造,另一方面又希望他们顺从主流价值,谋得一份安定的生活。

当千禧一代开始对质婴儿潮一代:你为何没能创造一个完美世界?

千禧一代过着与父母不同的生活,而且往往过得不如父母,婴儿潮一代则应为此负责。

曾作为美国黑人社区“救世主”的麦当劳,为何在今天遭遇种族歧视起诉?

美国职场内的种族歧视非但没能得到根除,反而在以更隐蔽、阴险的形式发生。

思想界 |“散装卫生巾”引争议:女性离卫生巾自由还有多远?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散装卫生巾”引发的争议与近日逝世的人类学家大卫·格雷伯。

仇女为何日益激化?

从PUA大师到非自愿单身者,劳拉·贝茨深入“男温层”,试图探索为何仇女的男性日益激化。

找回人民?民粹主义与“民主的悖论”

民主理论的中心地带其实存在一个难以化解的边界难题:人民自身的构成难以通过民主的方式得到辩护。

在社会底层的共同命运中,寻找印度种姓制度和美国种族制度之间的关联

威尔克森认为,美国人目前对种族问题的痴迷在某种程度上是错位的,因为在种族问题的背后隐藏着一种更深层、更棘手的制度,这种制度也许应该称为美国的种姓制度。

思想界 | 微信被封号背后:当一个应用包揽生活的一切时,我们应该警惕什么?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微信封号背后的争议和“哈利·波特”在中国出版20周年。

从“粉红税”到“智商税”,呼吁更便宜的卫生巾究竟激怒了谁?

使用卫生舒适的经期用品是每个女性应有的权利,而不该成为她们的负担。

当种族或性别对立的叙事掩盖了经济不平等的真正原因

“精英阶层把工人们相互对立起来,利用种族、性别和文化的分歧,以便在大动荡时期保持对权力的掌控。”

当我们说起“修昔底德陷阱”的时候,我们说的是什么?

修昔底德一生亲历了雅典的霸权由盛到衰的过程,雅典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的失败给他带来深深的震撼和思考。他对人的苦难、城邦的衰变和毁灭有一种敏锐的体悟。

是爱情还是霸凌?牛郎织女仙妻故事的今日迷思

从牛郎织女到田螺姑娘,这类爱情神话里的男女关系非但完全不浪漫,放在今天,男性还得依律处置蹲班房。

思想界 |《八佰》:用“佰”而非“百”,是为了记住战争中的人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电影《八佰》与童书中动物异性相吸片段引发的争议。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