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细“嗅”文明:关于气味的文化史

气味是如何被道德化的?为什么臭味总是与女性、厌女症联系在一起,香味则常常与感官享乐有关?

想象与偏见:民国教科书里的印度

一九二七年《后期小学国语读本》写道:“全印度的人民呀!你们有祖宗开辟出来的广大的土地;你们有祖宗流传下来的魁伟的文化。如果你们要保存这分遗产,该载民族自决的潮流...

民国作为“符号”的演变

如何阅读文本才是历史研究的基本,这种工作不仅要读出文本中写了什么和没有写什么,还要考察文本制作者基于何种动机这样说而不那样说,不加甄别地网罗资料而加以排列组合的...

【专访】剑桥历史教授理查德·J.埃文斯:搞清楚纳粹如何以及为何上台,在今天与在过去一样重要

我们对纳粹德国的认知被二战与大屠杀投下了巨大的阴影,或许我们从不曾真正系统性地了解纳粹德国。

地方叛乱与帝国应对:加拿大起义的教训

“野猪被逼急了,会掉头冲向猎人。假如你要的主权,与他们的自由不相容,他们将何去何从呢?他们会把你的主权甩在你的脸上。”

冯克利:因袭的智慧——读柏克《法国革命补论》

卢梭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中。而在柏克看来,把社会规范一概视为“枷锁”,无异于对文明社会的彻底颠覆。

艺术与政治的对话:一九三五年梅兰芳访苏前后的国内舆论

与其说这一舆论现象是对艺术本身的辩论,不如说是一场艺术与政治的对话。

撒马尔罕纸:我们自认为的真实历史,就存在于断裂与重组之中

“花剌子模之弓箭,石国之陶盘,撒马尔罕之纸张,均可谓举世无匹。”

饮食癖好和禁忌:能否分享食物,是人类区分彼此的重要标志

在什么情况下,人们会超越家庭,在更大的群体范围内聚在一起分享食物?

被以92条罪状抄家的年羹尧到底有多少家产?

年羹尧既非满洲贵族出身,又无证据表明其有商人的身份背景,他是如何在短短几年之中积累起价值高达1595000两的家产呢?

流行病学家是怎样寻找感染源的?

史上最有名的伤寒带菌者是“伤寒玛丽”,而1989年发生在美国的这一波伤寒疫情同样让流行病学家伤透了脑筋。

从《鸿门宴》到新冠病毒:分餐制在中国

21世纪的非典、新冠等一次次疫情,让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分餐制的重要性。尽管如此,还是不少人觉得使用公筷、分餐显得矫情和生分。

弹劾制度:帝国的正义剧场

当君主专制在欧洲达到顶峰时,在北美洲,一个新生未久的国家,以区区三百五十万人口,五十五名代表,依照他们自己的观念和理想,建立起一个没有君王、贵族和世袭分封的国家...

从西乡隆盛到乃木希典,明治时代军政巨子的汉诗

明治时代之后,尤其二战结束以后,岛国政治家对汉学的学习与掌握水平已经大不比其先贤。

由沟口雄三重读列文森:如何从内部发现近代中国?

中国这个“内部”从来就不是排他的、封闭的,而“西方”已然是近代中国“内部”的一部分,要“发现在中国的历史”,就无法把它排除在外。

中医存废的第一次大论争

早在宣统末年,在北方商埠天津,以《大公报》等近代媒体为阵地,就中医存废问题,中医与推崇西医的新学派之间曾展开过一次大规模的公开交锋。

帝国的历史真的已经完结了吗?

本文深入两大海洋帝国和三大大陆帝国的历史脉络,不仅梳理出英、法历史上帝国统治和民族认同的互动过程、民族主义运动下各个帝国的不同政治命运,更将欧洲的现状放置于帝国...

当女性是好莱坞的强者:回到默片时代

默片时代,女性编剧、导演和制片人曾是行业先行者,但随着电影的影响力愈发强大,她们被推到了行业边缘。

古代“送瘟神”中的官民博弈

瘟神信仰及“送瘟神”仪式的形塑过程,其中充满了统治与被统治的艺术,是通过不同的协商方式达成的结果。

桑塔格在萨拉热窝

“咱们别再说空话浪费时间啦!咱们趁这个机会做点儿什么吧!并不是天天都有人需要我们的。”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