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销

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2020年的广告业并不只有下滑,宝洁广告支出时隔4年重新增长

尽管自疫情发生以来广告行业整体并不景气,但广告投入对于广告主来说依然是必须且重要的。

为什么喜茶和奈雪的外带袋子,你都舍不得扔?

品牌寻求包装解决方案时,大多数时候并非单纯基于视觉或美学层面产生的决策,而是在商业竞争或人文环境的发展推助下前行。

【评论】土味营销泛滥今夏,从新奇到烂梗?

土味营销之所以流行,本质上是用反差感制造出荒诞与冲突,给人以幽默新鲜的感受。但如果被反复跟风、频繁使用,尴尬生硬的套路又会造成新的一轮审美疲劳。

【评论】“网抑云”被玩坏的背后,情绪营销的价值出口在哪?

这或许也是社交网络的吊诡之处——在跟风成为互联网用户最常见的行为之后,品牌营销一不小心就会以情绪出圈,被情绪反噬。

微盟入选上海在线新经济50强  领跑新经济SaaS赛道

7月28日,由上海报业集团 | 界面新闻发起的“在线新经济(上海)50强榜单”揭晓,微盟集团(2013.HK)作为新经济SaaS公司的代表企业榜上有名。

新东方“长大嫁给爸”深圳地铁广告“翻车”,公共广告尺度何在?

“把自己当成消费者是广告创作的最高境界。”

遭遇15年来最严重业绩下跌,增加2亿美元营销费能救麦当劳吗?

下半年,麦当劳将专注于“得来速、外送和数字化”这三种服务,营销预算也重点在于促销。

美团和饿了么外卖小哥的头盔大战,是社交营销的较劲

社交营销一定程度上可以赢得年轻消费者的好感,真正对用户好感度起到决定作用的,还是它们的业务。在商业层面更为激烈的竞争,恐怕也不是通过“卖萌”可以掩盖的。

去不了浪漫的土耳其、东京和巴黎,宜家出售“假装在度假”大礼包

宜家这组产品的目的也不是卖货,而是一次洞察了消费者情绪状态的品牌营销。

天与空被因赛集团以2.35亿收购,它的“独立精神”还在吗?

独立创意公司曾经引发了广告行业改革与创意精神的大讨论,但在全球广告行业不景气的大环境下,抱团生存下来或许更重要。

著名创意热店W+K宣布全球裁员11%,上海办公室暂未有消息

“我们试图撑得更久一些,但没人知道疫情还会持续多久。”W+K在声明中说。

螺蛳粉,为什么会成为品牌的热门营销话题?

无论是螺蛳粉产品本身的特性、文化特征,还是其延伸出的饮食场景,及居高不下的国民热度,都让螺蛳粉成为了品牌,尤其是寻求与年轻一代消费者对话品牌,跨界营销合作的不错...

为了让你吃薯条不沾手,麦当劳推出了喵喵薯夹

“大薯日”的概念如今麦当劳变成了一场薯条联名周边的狂欢。

疫情期间也不消停,汉堡王挤兑麦当劳的戏码又更新了

从整体调性上来说,汉堡王挤兑买麦当劳的做法看上去是幽默、搞笑的,尽可能规避竞争对手之间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也不容易让消费者反感。

都说谐音梗要扣钱,谐音梗广告语怎么还这么多?

谐音梗广告的泛滥,与社交网络环境有关。当然谐音梗也有高级和滥俗之分。

听说老干妈不爱打广告,有设计师为它开了许多脑洞

有人为老干妈设计了“逗鹅冤”系列产品,产品配料是鹅肉。

“一起爬山吗?”你们为何总喜欢把金句印在手机壳上

淘宝商家大概是全中国最能敏锐把握社交潮流热点的一群人,但整个手机壳行业还在野蛮生长。

可口可乐发布疫情后第一支全球广告,是人们坐在一起好好吃饭

对于可口可乐这类快消巨头来说,今年的营销并不好做。

麦当劳又推出70个小黄人盲盒,“买玩具送套餐”的游戏为什么玩不腻?

开心乐园餐的玩具逐渐从当年的创新之举变成了一种传统,也成为麦当劳历史悠久的品牌资产。

腾讯老干妈纠纷反转后,腾讯是如何把自己营销成“傻白甜”的?

从强势科技大公司变成傻白甜蠢蠢鹅,你会买账吗?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