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中缅边境看见真实版“疯狂的石头”

瑞丽是中缅边境最大的翡翠集散地,这里涌入了一批新的淘金者——主播、网红们,在强光照射、昼夜颠倒的翡翠市场里,有人用直播卖货月入近百...

国米球迷的场外战役

你还记得上一次陪热爱的球队一起战斗是什么时候吗?你还记得胜利的喜悦又或失败的不甘让你满含热泪的那一刻吗?其实,赛场永远不止在球场内...

村里修电器的店长是个发明家

对于东南沿海的万尾村民来说,航海用的导航仪、大冰箱和空调,是时常要修的三大件。梁老板就是这样一位可以#徒手修一切的男人#。除此之外...

90后澳洲创客来到华强北

全球约有十亿人无法可靠地获得能源,为了改善这个问题,一家创客公司聚集了来自全球各地的团队,落户于飞速发展的深圳。深圳为科技创业者提...

我在沙漠种下梭梭树

在我们身边随处可见的绿植,在沙漠地区都是需要呵护的宝贝。印象里,沙漠都是光秃秃的沙丘,其实它有自己的生态系统。研究院员们住在沙漠里...

为这一口鱼子酱等了15年

杨占胜当私厨30年,寻找新菜品灵感时,他发现顶级鱼子酱的产地,原来就在浙江千岛湖。2006年,中国人工养殖第一罐鱼子酱出产,短短1...

大山里的红酒家族想酿出中国“拉菲”

三匹小马,三个小羊,宁夏贺兰山的高爷爷用这些小动物把梦想成为兽医的孙女从法国“骗”回家乡,为的是让她继承家里的葡萄酒庄园。高爷爷会...

我在秋叶原当店长

佐藤店长已经在秋叶原坚守了32年,见证了这里电器店时代的没落。如今,秋叶原是东京最热闹的街区之一,是什么样的日本职人精神,让店铺扭...

全球一半萨克斯来自这个村

中国乐器出口已跃居世界第一。在天津四党口村,全村人都参与进西洋乐器的制造当中,但工人们却不会吹奏他们制造的乐器。面临村民与乐器之间...

23岁,我决定去非洲卖手机

在非洲欠发达的地区,美颜相机、网上冲浪都是新鲜词汇,一群中国90后来到这里漂泊,研发适合非洲人的特色手机,让手机从昂贵消费品,成为...

32岁这年她们决定去冻卵

什么时候生孩子,让女性难以抉择,不少女明星选择冻卵来保存生育能力。而在国内,冻卵只向部分已婚女性开放,年过30岁的郭蕾和阿布,选择...

被忽略的在京女工生育之痛

人们时常闭口不谈生育对女性的伤害,对打工女性来说,一切更加严峻。多次流产、丈夫缺失、江湖郎中……城中村的女工们把“生育之痛”演成了...

“不想生孩子,就不是正常人吗?”

到底为什么越多越多年轻人们选择不生育成为丁克?他们又需要面对些什么?我厂制片人少君为了确认自己是不是真丁克,去做了一个分娩疼痛度的...

十万元的封闭减肥计划

中国有近6200万人口体重超标。肥胖人口在增加,但大部分减肥计划从早餐开始,宵夜结束。减肥频繁失败下有人寻求外力帮助,花高达十万元...

为鱼做整容,送它去选美比赛

龙鱼是一种身价不菲的水族宠物,被认为像传统中国龙,能带来财富和好运。爱好者们为追求完美外表,为它做整容手术,甚至送去参加龙鱼选美比...

漂在义乌的叙利亚甜品师

在叙利亚,战争使得很多人流离失所,年轻人不断被征兵上战场,人们对生活充满绝望。Omar 一行人远离了家园来到义乌,为了将家乡甜品推...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