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身体枷锁和身份束缚,今天和我一起跳支共生舞?

一边是残缺的身体,一边是充满生命力的舞蹈,二者如何划上等号?视障人士、罕见病患者、全职妈妈……一群迥然相异的人聚集在广州“共生不错...

做葬礼设计师的第七年:我用婚礼送别平如美棠夫妇

做葬礼设计师的第七年,高春霞见到了平如美棠的子女。他们想为今年离世的父亲和去世12年的母亲举行合灵仪式。翻看完记录二人六十载婚姻岁...

84岁的外婆和307号房里的诗

#新生报到2020# 第7声:《诗307》是一支关于时间的影片。导演袁铮记录下84岁外婆旧宅里翻看旧物的过程。在这间门牌号为307...

我们考古了厂长16年前的学生作品

这是#新声报到2020# 的一期特别策划,请厂长分享他十多年前拍摄的3支短片。似乎和其他“新声”没有什么不同,青涩的影像中承载着我...

我厂摄影师出道了? | 箭厂预告

不想做演员的摄影师不是好厂工。箭厂厂工倾情出演的首支喜剧片《小店的投诉信》 ,11月19日欢乐上线!

小店的投诉信 | 箭厂预告

这里有线上购物享受不到的绝妙体验,这里是让尾款人还有打工人都能安心的温情氛围……还有更多惊喜,尽在《小店的投诉信》,下周欢乐上线!

北漂黑人不伤心

“古老”、“人长的都一样”……对于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黑人来说,中国曾是一个遥远而模糊的轮廓,正如我们也会问“你的头发是不是真的”、...

零点以后,开始起舞 | 箭厂幕后

歌舞片是怎么拍的?片中的女孩存在吗?我们记录下歌舞片《额温枪女孩》的幕后故事,这是对于幻觉的诉说,也是自我的疗愈。在曾经的末日氛围...

大麻,只是一种毒品吗?

大麻,真的只是一种毒品吗?在谈麻色变的当下,为什么你的面膜出现了大麻成分?新兴产业【工业大麻】了解一下。

我们拍了一支歌舞短片 | 箭厂预告

箭厂首次尝试歌舞短片《额温枪女孩》, 献给疫情下生活的每一个你, 10月梦幻上线。

关于2020年的春天,你还记得多少?

今年春天的北京,空空荡荡,安静得出奇。口罩已经像半永久一样长在人们的脸上,每天都有一种近乎不真实的魔幻感。 原本以为2020年的...

去秋叶原“撸”猫头鹰是种怎样的体验?

不只是猫咖,日本东京已经流行起猫头鹰咖啡店?厂长在拍摄间隙前去打卡,并问了问当地人,怎么看待把野生动物放进店内营业…… 彩蛋警告...

体验完50万的水中跑步机, 厂狗金条有话要“说”

如今,宠物都开始减肥了。糖尿病、脂肪肝、高血压,宠物也会因肥胖引发的疾病而丧生。为了厂狗金条的健康,厂长带它来到专业的动物医院,体...

我给自家乌龟报名了跑步比赛

龟龟也能赛跑?我们来到上海,参加了一场专门为乌龟举办的跑步比赛,兔子谢绝参加。不过名次不重要,每一只参赛乌龟都有奖状,上面写着:“...

生长在黄土地,我用4000张照片记录乡亲们的面孔

#新声报到2020# 第03声 《北纬37.66°,东经109.55°》拍摄于神奇#北纬37度上的不神奇村庄# :陕西省榆林市横...

没有摄影机,没有出家门,我做了一部纪录片

#新声报到2020# 第02声 《但,我是好意》:一部邀请观众展开想象的实验短片,通过回顾疫情初期所发生的荒诞事件,批判了“良好...

超生“黑户”回家以后:谁是我爸妈?

#新声报到2020# 第01声 《“爸妈”》讲述了两位超生儿童的离奇成长经历。为了躲避计生人员检查,她们从小寄居亲戚朋友家,躲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