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美国作家布莱恩·华盛顿:许多作家从未见过真正的穷人

在与《卫报》的对谈中,美国新人作家布莱恩·华盛顿解释了为什么人们很难真正地理解贫困阶级,以及自己是如何在新作中描绘故乡休斯顿的生活的。

乔治·RR·马丁:现在我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来书写结局了

《权力的游戏》电视剧虽然已经迎来了大结局,但《冰与火之歌》的作者乔治·RR·马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忙碌,因为他还要完成接下来的两本书以及一系列衍生项目。

“至暗时刻”的丘吉尔和欧洲:电影之外更接近真实的历史

“电影更多放大了他作为关键领袖,在关键时刻的犹豫和动摇,但真实的丘吉尔可能不是这样的。我认为他可能是一个更坚定的人,而且我不觉得他做政治牺牲会有道德负担。”

2019上海书展闭幕,去年市民平均一年读6.1本书

上海书展闭幕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中国近现代新闻出版博物馆将于2021年在上海杨浦滨江建成。

英国大诗人约翰·济慈也许是个偷尸贼?

英国诗人约翰·济慈最初是医学专业出身,本文作者Kelly Grovier在他200年前的诗中发现了一些令人颇为不安的线索——济慈可能是个偷尸贼。

阿迪契的“女权课”:上海男人做家务,就代表两性平等了吗?

“上海以及全中国的女性也不需要在婚后冠夫姓。”“那孩子跟谁姓呢?”阿迪契好奇地问。

唐诺:我很怕读者染上一个最坏的习惯,买了一本书就觉得有资格指指点点

唐诺发现,写作的专业性正受到威胁,社交网络制造了绝对平等的假象,买了书的读者以消费者的姿态点评文学,而缺乏对真正认真的作者的真正认真的阅读和评价。

【一诗一会】沈从文:水不会在青天沉默的,它一定要响

在沈从文看来,新诗最大的问题在于诗人们误认为诗歌应该抛弃一切形式的束缚,仅依赖“语言的精选与安排”来创作,但实际上,新诗的停滞不前正因为它缺乏形式上的标准。

我们如何误读了葛饰北斋的《神奈川冲浪里》?

欣赏浮世绘应该通过“读”而不是“看”,它的作用与今天的报纸、杂志、电视或网络类似,是记录人们生活中的所看、所听、所想的媒介。

自由与保守的交锋:从联邦最高法院读懂美国当代政治

“如果我们想要理解美国,仅仅去看总统做了什么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了解美国国会和最高法院。”

讲故事的历史学家:史景迁的写作、史观与道德立场

尽管史景迁和司马迁都是以“擅讲故事”闻名的历史学家,但他其实并不赞同后者充满道德批判意味的书写方式。

2019实体书店年会:小微书店崛起,书店开进博物馆、校园和医院

实体书店开店如火如荼,创新举措也层出不穷,实体书店的前景如何?读者倾向于在哪儿买书?监测实体书店销售数据的机构与实体书店的经营者共同分享了内幕消息。

三岛由纪夫对日本帝国的黑暗幻想

每个人都想变得现代,但变得现代可能意味着任何事情,或毫无意义。

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公布,梁晓声等五作家获奖

虽然被称为学院小说,可是《应物兄》与《斯通纳》所在的美国高校相去甚远,反而与毕飞宇笔下的村庄同根同源。 

“坑蒙拐骗”教授杰西·鲍尔的小说实验:让事物保持模棱两可

凭借孤独给予自己的细腻与敏感,杰西·鲍尔得以更好地体察和记录自己与世界、与他人的关系。

野生作家养成记:“觅食”如动物如卧底,写作如挖矿如潜水

他们无一例外,在文学世界中汲取、补给、成长,而后再反过来生产、补充和丰富这个世界。

纪念托妮·莫里森:她的笑声是她对世界的复仇

权力让暴力像电流一样从一个身体流向另一个身体……作家爱德华·路易斯回忆了他与托妮·莫里森畅饮伏特加的那个午后。

法国作家白兰达·卡诺纳:随波逐流主义让知识分子变得愚蠢

这位法国女作家不只能聊女性写作和性别平等,更成功地“自导自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当代愚蠢大辩论。

从企鹅、托尔金到切尔诺贝利:来自界面文化的上海书展选购攻略

逛上海书展了吗?这里有界面文化的现场发现,以及一份购书推荐。

新中国成立70周年辞书成就展今日开幕,《辞海》第一版底稿首次公开展出

中国辞书学会会长李宇明表示,今日我们的生活日益互联网化,新鲜词语和网络流行语也不断增多,辞书也应当突破传统形式,不能仅以纸书的形式传播,也应当开发辞典APP与时...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