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讲述身体脆弱,英国作家奥利维亚·莱恩疫情中再探新题材

在新作《大家》中,奥利维亚·莱恩探讨了威廉·莱希在身体如何影响心理疼痛方面的见解。

从下架《菲利普·罗斯传》到抵制迈克·彭斯出书:当取消风暴在美国出版界刮起

书籍不完全是自成一体的造物,它们还牵涉到作者在道德和财务上的关联。忽视这些关系,假装一本书处在真空里,乃是那些受益于歧视、抹杀以及侵犯的人群的特权。

布克奖入围作家乔恩·麦格雷戈:给别人一个翻开下一页的理由

乔恩·麦格雷戈的小说《水库13》曾获得布克奖提名,该书是一幅宁静的农村生活画卷。如今,他又着手书写南极的危险。他谈了谈让人手不释卷的紧张快感。

丧父之痛与哀思之信:阿迪契的《哀痛笔记》

这位小说家加入了伟大作家的行列,对父亲的去世进行了意味深长的反思。

做一个广阔的人,有良知有趣味:梁启超为后世青年留下了什么?

在外界诱惑和压迫无法忽视的时刻,如何保持个人的人格?在人生遭遇忧患痛苦之时,如何才能获取精神的安慰?在学问和事业遭遇挫折时,如何才能继续向前?

身处语言流放之中:当印度裔美国作家裘帕·拉希莉改用意大利语写作

10年前,这位普利策奖得主开始一门心思钻研意大利语,她谈了对罗马的热爱,翻译意大利“最优秀的在世作家”的作品以及用英语重写自己作品的体验。

冷幽默与小困境:英国作家蕾切尔·卡斯克的心理剧场

卡斯克新作取材自一位美国波希米亚人1932年的回忆录,她的改编令人费解,又或是陷入了创作困境。

茨维塔耶娃之女回忆母亲:从来不降低水平,迁就孩子 | 一诗一会

她们既是母女,也是生活中的挚友,是彼此精神上最有力的支撑。

踩和赞一样重要:互联网时代的势利与偏好

相比我们对喜欢之物倾注的关注,我们不喜欢的东西也可以同样重要、有趣和有力量。

进剧场,得见众生百态 | 5月沪京好戏推荐

5月好戏不断,上海有静安现代戏剧谷,北京有南锣鼓巷戏剧节。

不想坐班,逃离大城,拥抱副业:疫情如何改变了人们对工作的态度?

这场瘟疫促使许多员工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以及他们是否还想重返办公室生活。

面对移民记忆与农家日常,艺术能为乡村做些什么 | “艺术在浮梁2021”开幕

5月1日至6月1日,寒溪村将化作一间以全村为范围的、没有屋顶的乡村美术馆,指引外来者和本地居民探究这片18平方公里土地的过去,看到它的现在,展望它的未来。

社交网络已经掌握人类思维,它距离我们的灵魂还有多远?

鱼龙混杂的互联网,也是索然无味的吗?为何它越来越令人麻木而疲惫?

从柳宗元到徐霞客,中国文人的旅行观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我们看到了从富阳桐庐至桂林七星洞的奇山异水,也看到了从山水审美到旅行娱乐的更迭。 

癔症不是医学上的谜团,而是社会危机的产物

突患晕厥的外交官、抽搐不止的女学生、深陷昏迷的难民儿童……这些神秘疾病究竟是装病还是癔症?神经学家苏珊娜·奥沙利文认为,心身疾病或许并非难解之谜。

希区柯克如何完成了他的恐怖叙事?

这部关于希区柯克的创新传记,描绘了他是如何折磨观众和同僚的,并成功地追溯了其当代影响。

此地奇妙与凶险俱多:10本博物馆之书 | 书单

无论是奥尔罕·帕慕克《纯真博物馆》中的爱情故事、唐娜·塔特笔下纽约画廊的爆炸案,还是一位策展人的犯罪,博物馆有着各种各样的迷人故事。

博纳富瓦评兰波:他太早成为大人,又当小孩子当了太久 | 一诗一会

鲜有作家像兰波一样热忱地认识自我、定义自我,想要改变自身成为另一个人。

阿根廷作家莎曼塔·施维伯林:我们在小说中总是回避谈论技术

施维伯林认为,“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都能够非常自然的接受科技的存在,但是在小说里,我们却极力避免谈论科技。”而她想想通过科技来谈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传记作家布莱克·贝利面临性侵指控,最新作品《菲利普·罗斯传》将下架

诺顿公司宣布永久性停止出版贝利的作品,并且“将拿出与新书预付款数额相当的资金,捐给反对性侵犯或性骚扰、致力于保护性侵幸存者的相关组织”。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