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为何“放任”联合国通过谴责以色列的决议?

奥巴马政府默许联合国安理会通过谴责以色列的决议的深意,必须放在特朗普当选以及新任命的美国驻以色列大使的背景下去考虑。

2016年12月23日,美国纽约,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鲍尔出席安理会会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白宫决定与美国持续了几十年的政策决裂、允许联合国安理会谴责以色列,要求后者停止建设定居点时,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之间的厌恶感也达到了顶点。

尽管这一决定使得奥巴马受到来自政治左、右两派的批评,候选总统特朗普也公开提出质疑,而且这还可能引发国会关于美国是否该资助联合国的讨论,但是奥巴马政府认为这一切都值得。

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罗兹(Ben Rhodes)说,在内塔尼亚胡任下,以色列定居点快速扩张,这让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在未来达成和平协议的可能性日益减小。

他说:“凭良心,我们不可能否决一项表达这种担忧的决议,这会侵蚀巴以两国达成解决方案的基础。”

面对内塔尼亚胡对美国的强烈批评,罗兹解释说,奥巴马只是通知国家安全团队在投票中投弃权票,美国并没有参与起草该项决议。相反,内塔尼亚胡只能怪自己没听从美国此前反复发出的警告——增加定居点活动可能会加大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

相关阅读:不开心: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下令暂停与12国工作关系

由此,罗兹认为奥巴马政府这次决定投弃权票也是出于对以色列政府的失望,同时希望以此来解决困扰多届美国总统的巴以问题。

实际上,美国多届政府也曾反对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声索区域建设定居点,称其为阻止巴以和解的一个主要障碍。自1980年以来,美国一直在联合国否决与定居点有关的决议。

尽管安理会的决议并没有带来实际影响,不过这在未来的巴以谈判中可能会给巴勒斯坦人提供指控以色列建设定居点的先例。对特朗普来说,这却带来了一个新难题,让巴以在未来达成和平协议变得更为复杂。

正如《每日野兽》的分析,奥巴马政府默许联合国安理会通过谴责以色列的决议的深意,必须放在特朗普当选以及新任命的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的背景下去考虑。

弗里德曼曾是一个每年为约旦河西岸定居点项目筹资200万美元的组织的总裁。可以说,以色列的右翼就是由美国犹太人右翼资助支持的

显然,接下来的四年内,美国将在巴以地区实施与以往不同的政策,不再作为“不偏不倚的调解人”(honest broker)从中斡旋,而是支持以色列右翼,正如美国犹太人和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组织倡导的那样。

于是,美国政府让安理会以14比0的结果通过投票,对一项曾获弗里德曼帮助的定居点项目进行谴责。离开白宫前,奥巴马选择退后一步,站在了一边。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