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回应八年抗战改为十四年:强调历史并不是要延续仇恨

2017年1月11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图片来源:外交部网站

2017年1月11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今天上午的中外媒体吹风会上,李保东副部长表示习近平主席这次出席达沃斯论坛将是中国国家元首第一次出席这个论坛。中方有何特别考虑?

答:今天上午,李保东副部长在中外媒体吹风会上已经详细介绍了习近平主席即将对瑞士进行国事访问、出席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以及访问瑞士国际组织的具体情况。

关于世界经济论坛,大家知道,它素有世界经济的风向标之称,也是各国政要、国际组织负责人以及商界、学界,还有媒体界领袖就世界经济等重大问题交换意见的重要平台。

当前世界经济正处于新旧增长动能转换的关键阶段,传统的引擎难以支撑经济复苏的进程。同时大家也都注意到,我们面临着国际贸易投资低迷、保护主义抬头、多边贸易体制受到冲击等挑战,对经济全球化进程也有一些疑问。习主席与会就是要针对国际上对经济全球化问题的关切,阐述中方的主张和看法,推动各方客观认识和看待经济全球化,积极引导经济全球化进程向着更加包容普惠的方向发展。

同时,中方也愿同各方一道,分析和挖掘世界经济增长困境深层次的原因,寻找世界经济走出困境的方向和途径。

习主席还会结合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热点的关注,阐述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和发展的经验,增进各方对中国经济更加客观深入的了解和认识。

关于习主席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访问瑞士以及访问瑞士国际组织的具体情况,我们会及时向大家提供。

问:奥巴马总统发表告别演说谈及国际事务时表示,除非美国放弃立场,否则中俄的国际影响力无法和美国抗衡。你是否赞同这一说法?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可以就此说两句。

第一,可能有时候我们和美方的思维框架不太一样。中国一向主张国际关系民主化,所以在谈论我们与外部世界和国际社会的关系时,更多考虑的是随着中国自身发展、我们可以向国际社会和其他国家提供更多国际公共产品、作出更多贡献,而不是我们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力。

第二,如果非要谈影响力,我想说,按照中国人的逻辑,一个国家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了什么样的影响,可能还是应当由国际社会多数成员来评判,而不是自己说了算。

问:近日中国媒体报道了中国战机进入韩国防空识别区一事,并称随着中国海空军规模的增长,扩大活动范围将不可避免。中国政府对此持何立场?

答:我注意到韩国媒体最近对此有一些评论。中国海军发言人已就此作出表态。近年来,中国军队组织舰艇和飞机赴有关国际海空域进行远海训练,并且逐渐实现常态化。这些训练活动符合相关国际法和国际实践,也是中方依法享有的权利。具体情况建议你向国防部了解。

问:韩国国家安保室长金宽镇昨天与美国候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会面后称,不论中方反对与否,韩方将继续推进部署“萨德”系统。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相信你很清楚中方在“萨德”问题上的立场。我们认为,韩国政府同意美方在韩国境内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严重影响中方战略安全利益,也会严重损害地区战略平衡。中方对此坚决反对。我们真的不希望看到,由于韩方一意孤行造成中韩关系受到损害,这将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

问: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同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会面之前,是否向中国政府进行了通报?

答:我不了解你所说的情况,但我注意到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先生会见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先生的有关报道。

我想说,中美企业交往很多,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外向型经济的深入发展,中美之间商业往来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家与国际社会的交往也越来越多。前两天我也说过,我们不会对每个企业的活动作出评论。但我可以就中美经贸关系客观地再说两句。

正如我们多次讲过的,中美经贸关系本质上是互利共赢的。中美是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两国经济高度互补,开展互利共赢合作潜力巨大。经过将近40年的合作,它为中美双方和两国人民带来了很多实实在在的经济社会效益,比如增加就业等,同时也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了重要动力。我们赞同两国政府继续鼓励双方企业加强合作,并为此创造更有利的条件、提供更多的便利。

问:据报道,美国候任国务卿蒂勒森拟在今天参议院提名听证会发言中批评中国南海岛礁建设“非法”,并称美方不会接受中方在朝核问题上的空泛承诺。他认为,要解决上述问题,世界需要更强大的美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中方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非常清楚,对此我不再重复。我想说,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和一些围绕南海岛礁存在争议的周边国家已重回一个共识,即南海争议应该由直接当事方通过磋商谈判和平解决;同时,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努力维护本地区和平稳定。这一大好局面值得珍惜。我们也希望所有域外方切实尊重本地区国家的共同意愿和共同利益。

至于中方在朝鲜半岛核问题上的立场、政策以及发挥的作用,相信你也非常清楚。朝鲜半岛是中国的近邻,我们比任何国家更在意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与安全,这也是我们自身安全利益所在。长期以来,中方为促成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积极斡旋,发挥了很大作用。但国际社会都知道,半岛核问题的症结和起源不在中方,我们希望美朝作为最关键的双方能积极相向而行、创造有利条件,使半岛核问题重新回到六方会谈这一正确框架之下。

问:上周,美国国家情报机构向奥巴马总统提交报告称,美当选总统特朗普在中国有巨大商业利益。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外界关于中美之间的商业往来有很多说法,我对此不作评论。我们已经一再表示,过去38年来,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中美经贸往来不断加深,中美在经贸领域保持了很密切、很频繁的交往,中美企业家之间也有密切交往。我们无法对每个商业往来和商业活动作出评论。

问:昨天,中国教育部发布通知,要求将中小学课本中“8年抗战”的表述改为“14年抗战”。中方为何要作此修改?

答: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中国战场反法西斯战争爆发时间最早、历时最长,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为此付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展现出不畏强暴、英勇抗击侵略的伟大民族精神。

鉴于“九一八事变”后的14年抗战历史是前后贯通的整体,中国教育部对中国中小学地方教材提出修订要求,将“8年抗战”改为“14年抗战”。我想指出的是,我们强调历史,并不是要延续仇恨,而是要唤起年轻一代对和平的向往和坚守,因为只有铭记历史,才能真正开创未来。

来源:外交部网站

原标题:2017年1月11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