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 IPO那些VC们可以赚多少钱?其实腾讯和阿里也有份

这是外界围观那些传说中的VC们有多赚钱的好机会,尤其是他们从一个像Snap这样的超级独角兽身上。

很快,Snap这只美国超级独角兽就要开启上市了,预计市值将达到200亿美元,上次发生这么大规模的IPO还是在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的时候。创业公司IPO已经成为这个时代最大的造富运动,Snap的创始人、高管和其他持有股票的员工,以及VC们即将迎来一场饕餮盛宴。

在最新披露的招股书的这个表格中,列出了Snap目前主要的拥有收益所有权的卖方股东,包括管理层和董事会,以及拥有超过5%的股份或者投票权的其他投资者,他们将会是这次IPO最大的收益方。

Snap上市前收益所有权 
来源:Snap招股书

首先要说明一下,Snap采取了“三层结构”的股权设计,即Snap有A、B、C 三种形式的普通股股票,即将对外公开发行的只有的A类股票,不具备投票权,B类股票每股有一票投票权,C类股票每股有10票投票权。除表决权、转换权和转让权外,各级普通股是相同的。

截至2016年结束,Snap已发行A 类股票512,527,443股,B 类股票283,817,489股,C 类股票215,887,848股,总计10亿股左右。

美国许多科技公司采取这种“三层结构”。Google 公司最初为A/B结构,后在2014年增发C股,以维持管理层对公司的控制权。Facebook在2016年也进行过股权结构调整,后来Zuckerberg与妻子Priscilla Chan,伴随他们女儿出生,将持有的Facebook股份的99%捐赠成立慈善机构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但Zuckerberg依然保持对公司的控制权。

Snap的两位创始人CEO Evan Spiegel和CTO Robert Murphy平分全部的C类股票,再加上各自2%的B类股票,每人都拥有44.3%的投票权,以保证Snap公司的决策权不会旁落。

Spiegel&Murphy

Spiegel拥有的三类股票加起来是2.27亿,根据招股书的披露,Snap在2016年底每股市场公允价格16.33美元,这样算下来,Spiegel持有价值37亿美元的股票。按照这样的算法,Snap在2016年底总估值为165亿。而如果将Snap估值调整为当前的200亿来算,Spiegel总持股比例为22.4%,价值44.8亿。

按照类似的方法,Murphy和Spiegel持股完全相同,Murphy的身价也出来了。Forbes已经实时调整二人的身价为40亿美元。

Forbes实时财富排行

另外,2016年,Spiegel有240万美元的薪酬,具体包括50万美元的基本薪资,100万美元奖金,90万美元人寿保险费。但当公司成功上市时,Spiegel的基本薪酬降为象征性的1美元,而且除非董事会决定,将不享受任何奖金。

摘要高管薪酬表 
来源:Snap招股书

不过这点钱相对Spiegel因为上市而获得的“CEO奖”根本不值一提。

Snap成功上市后,董事会将会授予Spiegel占所有上市发行股票3%的Series FP优先股,上市的同时将转换为等额的C类受限股票单位(RSU)。这个股票奖励决定在2015年7月即被董事会通过,目的即是激励Spiegel带领公司上市。按照现在10亿的上市股票总数,那么Spiegel预计将会额外获得0.3亿股,根据上边两种不同的估值来算,价值5亿或者6亿美元。

Spiegel的C类RSU奖励在本次发行完成的同时被归属,从本次发行之后的第三个完整季度开始的三年内按季度平均交付。那么可以预计Snap上市差不多一年后,Spiegel将开始拥有比Murphy更多的C类股票,也意味着更高的投票权,Spiegel将获得对Snap更高的控制。

Evan Spiegel

除了Spiegel和Murphy两位创始人将获得最高收益,成为身价几十亿美元级别富翁,投资Snap的VC们也终于可以成功退出了。

Benchmark&Lightspeed

从最开始所有权的表格里可以看到,Benchmark Capital目前持有约1.3亿股,占股13%,是Snap最大的投资机构股东。按照Snap200亿美元估值来算,Snap退出其将获得26亿,大赚一笔。

Benchmark Capital是硅谷顶级风投,其旗下的基金Benchmark Capital Partners VII LP在2013年投了Snap的A轮和B轮。当时Snap估值在8亿美元,对比现在200亿估值翻了25倍,或者说退出时可以拿到25倍ROI。

不过,A轮领投时其估值并未披露,根据CrunchBase的说法,Snap B轮总计融资8000万美元,B轮融资总计1250万美元,两轮都不止Benchmark一个投资者,如果按照最保守的估计,那么Snap在A轮时估值最多是4亿美元。而根据Forbes的披露,Benchmark总计投了Snap 2100万美元,如果这个信息确切的话,那么Snap在A轮时估值最多是1亿美元,最少1900倍收益。

另外Benchmark持有B类股票,享有1.8%的投票权。Benchmark的GP Matt Cohler牵线搭桥,另一位GP Mitchell Lasky主导了这项投资,并且取得了一个董事会席位,目前Mitchell Lasky在The Midas List排名第59

Mitchell Lasky的Twitter头像,像是用Spectacles拍的

接下来是Lightspeed,占股8.6%,预计退出将获得17亿。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是Snap的首轮投资机构,即在种子轮投了48.5万,并参与了之后的A轮和B轮。种子轮融资估值也未被披露,既然A轮收益都可以达到上千倍,那么种子轮自然更加不可限量。

Lightspeed合伙人Jeremy Liew被认为最早发现了Snapchat,他着实花费了一番心思才和Spiegel取得了联系。跟据businessinsider的故事,Spiegel当时并不急于融资,Liew辗转试了邮件和Linkedin,都没有收到回复。后来它通过注册域名发现了线索,并通过Facebook上斯坦福大学校友群私信了Spiegel,这次Spiegel回复了,而且竟然是因为Liew当时在Facebook上的头像是和时任美国总统Obama的合照。 Liew最终说服Spiegel接受了其种子轮投资。由于Snap的这笔投资,Liew目前在The Midas List排名第73位。

腾讯&阿里

正如文章标题所说,Snap这次IPO腾讯和阿里也可以拿到一些钱,因为他们都先后投过Snap,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投资同一家初创公司,它们会从这次上市中拿到多少收益?

虽然上市文件中没有披露他们的股权数量,我们从之前的信息中可以做一些推测。

阿里巴巴算是在较后期加入的,它在2015年3月Snap的E轮领投了2亿美元,根据CB Insight,Snap当时估值150亿美元,即对比现在200亿美元的估值翻了1.3倍。E轮除了阿里,另外还有1位投资者,那么阿里投资至少1亿美元,也就是保守估计,阿里占股0.7%左右,退出可以拿回1.3亿。虽然不太多,不过阿里算是搭上了Snap上市的末班车,投资2年即完成退出,效率也足够高。

腾讯则早得多,2013年6月即参与了Snap的B轮融资,在说Benchmark的时候已经提到,当时Snap估值在8亿美元,即ROI 25倍。这轮融资总额8000万美元,但有6位投资者,腾讯也并非领投者,所以腾讯当时投的钱应该不太多。如果按照1000万美元来算,腾讯最后可以拿到2.5亿美元。虽然腾讯的退出收益率很高,只是可惜它当初投的钱不太多。

故事并没有从这里结束,实际上,腾讯本来打算领投接下来的C轮,并有可能成为Snap的战略投资者。Spiegel在当年9月TechCrunch Disrupt现场还说,他觉得中国的腾讯公司在盈利上很厉害,希望能学习一些经验。

然而,2013年11月,Spiegel狮子大开口向腾讯给出40亿美元的估值,并要求自己和Murphy可以在这项交易中套现400万美元,而且专断的Spiegel并没有就提出该条款跟董事会成员知会。

腾讯被Spiegel的跳跃高估值以及套现等条款激怒了,他们认为40亿美元的估值缺乏依据,怀疑Spiegel接受其投资的诚意;其次,对于Spiegel擅自给出报价,轻视董事会的存在,腾讯也表示不高兴,他们因此失去了对Spiegel的信任,而放弃了继续投资。

可是,这些关涉高层机密的事我们是怎么知道的?

2014年12月,索尼公司被黑导致大量信息泄露,索尼娱乐CEO ,同时也是Snap董事会成员Michael Lynton,和Spiegel,以及Lasky等之间往来邮件被公开,导致Snapchat的大量战略信息被曝光。你可以在wikileak按关键字找到这些邮件原文,在其中一封邮件中,Lynton和Lasky即就与腾讯的关系进行了沟通。

从邮件中可以看到,Spiegel如此有底气的原因在于,就在那时Facebook的Zuckerberg给出Snap一个30亿美元的收购报价,我们都知道Spiegel把它拒掉了,这成为Spiegel抬高估值的筹码。

除了过高的估值,通过次级市场套现400万美元可能也是腾讯对Spiegel失去信任的原因。

在Snap之前B轮的8000万美元融资中,其中2000万即是通过在次级市场销售股票的方式进行,那轮融资完成后,Spiegel就奖赏了自己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次级市场销售是风投基金领域的一种机制,一家公司的融资如果直接进入其资产负债表上的现金,就是一级市场,而次级市场即是现任股东以当前轮次的价格出售他们持有的股份,所以融资所得的钱并不是流向公司,而是流到股票卖家手里。

创业者在创业阶段常常会向投资者展示自己艰苦投入工作的形象,很少有像Spiegel这样生活奢侈而且高调。即便后来Facebook 30亿美元的报价被媒体曝光,腾讯再也没有跟进投资。

补充一下Lynton,看占股他只有不到0.3%,但在Snap董事会却很有影响力,刚刚在1月的时候,Lynton从索尼娱乐辞职,全职担任Snap董事会主席。根据Variety,Lynton实际上才是Snap的第一个投资人,他在2012年的时候投资了Snap 20万美元,2013年加入Snap董事会。Lynton被认为是Spiegel的职业导师,而且个性和Spiegel互补。从被泄露的邮件中也可以看到,Lynton深入参与到了Snap的战略决策中。

Michael Lynton

除了之前提到的Benchmark、Lightspeed,中国的腾讯和阿里,Snap还有一系列投资机构。包括早期的SV Angel、IVP、General Catalyst,以及中后期的Coatue、KPCB、新加坡主权投资(GIC)、HDS Capital、雅虎、GBCP、富达基金、红杉资本等等。

最终他们可以从中拿到多少,就看Snap接下来IPO的市值表现了。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