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箭厂视频】吉祥物里的男人:CBA北京首钢霹雳鸭扮演者

这个25岁的北京大男孩是北京首钢吉祥物霹雳鸭的新任扮演者,“哪怕是不小心摔倒,也要让它成为观众眼中的一个笑点。把有趣的事情放大,用快乐感染身边的人。”

2017 年 2 月 19 日,北京五棵松体育馆。随着终场哨声响起,北京男篮主场以 113:114 一分之差惜败四川队,排名跌出联盟前八,近七年来首次无缘季后赛。对于球队吉祥物霹雳鸭的新任扮演者郝伟翔来说,这一晚过得无比煎熬。

赛后,郝伟翔绕场一周,面对全场观众鞠躬致谢。一直等到场馆内人都走光了,他仍没有脱下身上的霹雳鸭装备,一个人在球场上安静地坐了很久。

这一场是郝伟翔本赛季的告别演出,也是他正式成为首钢吉祥物霹雳鸭扮演者的第 86 天。

因为年龄和健康状况问题,2016 年 11 月,上一任的霹雳鸭的扮演者韩炜离开了球队,由高大、年轻的 25 岁北京男孩郝伟翔接任。作为球队吉祥物,郝伟翔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北京首钢主场比赛时负责中场表演,不时地跟现场观众、球迷进行互动,活跃场内外气氛。

热爱篮球、年轻、有活力、会卖萌耍宝...... 郝伟翔认为自己的性格挺适合当吉祥物的,除了合乎兴趣,可以有很多表演的机会外,还能获得一定的收入。对他这种没什么压力的北京孩子来说,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就足够了。不过实际上,热情和兴趣固然重要,但要成为霹雳鸭的扮演者并不容易。

在职业篮球联赛中,吉祥物的表演和互动通常都会贯穿全场,不单单是个体力活,同时也是脑力劳动,需要扮演者想方设法地带给观众和球迷欢乐,调动现场气氛。“哪怕是不小心摔倒,也要让它成为观众眼中的一个笑点。把有趣的事情放大,用快乐感染身边的人。”郝伟翔经常会找一些NBA球队吉祥物的表演、恶搞视频来观看、学习,娱乐的同时也让自己的表演向最专业的靠拢。

花式篮球表演的基础给了郝伟翔不少启发。在成为霹雳鸭扮演者之前,他原本是北京随心而动花式篮球表演队的成员,从大一起就开始玩花式篮球,平时主要负责队伍日常的表演和校园教学、训练。因为参加花式篮球队,他认识了不少北京本地的篮球爱好者,曾经带他的老师现今就在五棵松体育馆工作。

大学毕业后,由于家里不同意,想让他找份工作好好上班,郝伟翔就自己跑去保险公司卖保险。过了两个月,家人想明白了,同意他回来继续玩花式篮球。提起这段经历,郝伟翔颇为得意,说这是“曲线救国”,还表示自己跑保险的两个月里“因为能聊,挣了挺多的”。郝伟翔的爸爸也不再强求,反倒会经常通过微博关注儿子的表现。

回到随心而动花式篮球表演队后,郝伟翔如鱼得水。“因为我在我们球队也算是一个类似吉祥物的人,性格比较开朗、活泼。我们队长给我打电话,说韩老师不干了,我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说行,我去试试。”第二天,郝伟翔就去首钢试了试衣服,没什么问题。刚好隔一天是首钢主场对阵北控的比赛,11 月 26 号,他就第一次扮演霹雳鸭登场了。”作为霹雳鸭的新任扮演者正式登台亮相后,身边的朋友都开玩笑管郝伟翔叫“鸭王”。

最初,郝伟翔对自己扮演霹雳鸭并没有太大的信心。他不知道自己能多大限度地跟场上进行互动,也暗自担心会被球迷拿去和上一任的扮演者进行对比。他给自己找的应对方法是:少休息,多到场外和大家互动。慢慢地,他发现在球迷的舆论中,大家对霹雳鸭几乎都是支持和鼓励的表达,对自己这个新的扮演者也没有任何的不适应和陌生感,这才放心下来。

关于霹雳鸭吉祥物形象的具体来历,网上众说纷纭。其中比较主流的说法是,当时首钢请了美国的团队做包装,因为北京烤鸭名声在外,比较能体现北京特色,最终便采用了鸭子的形象。因此,也会有一些球迷习惯性地把北京首钢叫做“北京鸭”。

自 1995-1996 赛季推出至今,霹雳鸭的形象有过不小改动,期间也换过多位扮演者。2015 年 9 月,北京首钢曾公开征集球队吉祥物新形象,希望能在原有霹雳鸭形象的基础上进行微调,使其头身比例更为协调,适用于更丰富、更灵活的现场表演。

郝伟翔如今表演时所穿的装备,便是霹雳鸭进行微调后的新形象,他也因此非常看重霹雳鸭带给观众的新意和活力。在今年举行的CBA全明星赛上,作为东道主,郝伟翔特地为霹雳鸭的扮相加入了不少老北京元素,包括鸟笼、大褂、折扇等等。“这些也是考虑到北京本土特色,照顾着本土球迷。”和上一任扮演者韩炜一样,郝伟翔坚定地认为“霹雳鸭就是个北京人的性格,必须要由北京人来扮演。”

出于对角色和职业的尊重,在有比赛的日子,每场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内,郝伟翔基本都不会脱下他身上的霹雳鸭装备。他头戴头盔,身穿肌肉服,满场奔跑、表演、调动着现场观众和球迷们的热情,这样做有时也会觉得特别累,但他还是很快乐。

周一到周五扮演霹雳鸭,其他时间主要给学生上课,参加花式篮球队表演。脱下霹雳鸭装备后,郝伟翔又重新回归到一个普通的篮球爱好者,一个普通的北京年轻人的身份。

长期置身体育圈内,让郝伟翔对北京近年来的城市变化和体育文化之间的关系,有了自己独特的理解。他觉得北京楼越来越高,人越来越多,很多老北京人的家从城中慢慢搬到市区外等等,这些可以看得见的变化都只是过渡,让更多北京人感觉到迷茫的,是感受不到以前那份“京味儿”了。北京的体育精神似乎变成了北京人情感的寄托。

“很多北京人都把体育当成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说工体是北京最后的四合院什么的。我觉得吧,北京国安、北京首钢代表的就是北京的精神。在这里,我可能才能真正找到我自己。”

在谈及霹雳鸭的象征意义时,郝伟翔表示“霹雳鸭这个形象,就是北京首钢的球员和球迷之间的一个桥梁。我代表不了霹雳鸭,韩老师可能也代表不了霹雳鸭,包括之前扮演霹雳鸭的人都代表不了。霹雳鸭还是它自己的形象,我是希望它能代表它自己,活它的这一辈子。”

制作团队简介:

郭容非:爱体育的箭厂制片人,喜欢皇马队的体操王子詹姆斯,他每场冰壶比赛我都看。

陈炜森:自称箭厂德里克·罗斯,天生近视眼瞎投型射手。

赵巍:小语种摄影师,施资日裹逸么穆(不爱打球和身高无关)。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