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从传统银行到互联网公司的一个另类跳槽者

从传统银行到互联网公司的人才大迁徙中,出自光大银行的张旭阳是一个标志。

张旭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张旭阳看起来有些疲惫。

采访在下午四点钟开始,他刚刚吃完饭从外面赶回来,看到摄影记者在场,张旭阳试探性地询问说,“今天没穿正装,能不能就用之前拍的商务装照片?”

对这位传统的金融家来说,以套头羊毛衫的休闲装扮出现在公众场合多少有些不自在。6个月前,正式就任百度副总裁那天,张旭阳一如既往地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就算别人不说,他也发现了那身行头在互联网公司的“格格不入”,之后他就入乡随俗了——尽管笑称“比其他人的休闲程度还是差远了”,表面上只是简单的风格转换,但对张旭阳来说,这更像是一种仪式性的告别。

过去的19年,张旭阳的唯一身份是传统银行家,一毕业就入职光大银行的他,可谓从一而终,直到2016年下半年加盟百度。

“相比之前银行强势的甲方心态,现在谈判位势转换成了乙方,甚至丙方。”张旭阳没有避谈这样的心理落差,他一向思维敏捷,说话也很直接,在与其共事十多年的“老银行人”康莉看来,有时他甚至有点太过“耿直”。

即便是提起当初离职的原因,他也一样毫无避讳。“光大对我一直都很支持,也很宽容,但是在光大,即便有什么新想法,也能一眼看到未来的路径了,在百度不一样,有很多新的可能性。”

学院派“摩羯男”

张旭阳态度谦和,但与他对话却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他的语速超快,时不时就会穿插进金融专业术语和理论模型,那些相隔多年前发生的金融事件,日期和交易数字等具体信息,也能随时脱口而出——对方甚至很难有思考和反应的时间,一如他在演讲时所展示的PPT,全是文字和公式,密密麻麻——李明(化名)曾经听过张旭阳在五道口金融学院的讲座,“基本上都听不懂”。

在很多人眼中,张旭阳是一个“学院派”十足的人。他的很多业务导向都不是单纯以现实情况为设计蓝本,而是着眼于更大的行业愿景。比如他很早就提到未来理财产品的发展趋势应该是净值型的,那个时候此类产品还应者寥寥,近两年却成为各大银行理财业务转型的一个突破口。

这种判断力从何而来呢?

张旭阳曾经将此归结于他早期的“外围”经历。1997年,人大研究生毕业之后,他进入光大银行的第一份工作是行长秘书。5年后,他拿到了伦敦经济学院的金融学硕士,才开始涉足具体的银行业务:从资金部到投行部,从理财业务的破冰到私人银行的筹建。“我当初觉得自己是门外汉,因为之前做的都是管理工作,但或许也正因此,我在做新业务时反倒没有羁绊。”

2004年,国内金融行业的产品创新尚处于起步阶段,一些在国外比较普遍的产品不仅在市场上难觅踪迹,甚至在监管层也没有明确的法规,张旭阳将此比喻为一种“黄灯”状态,当信号灯是黄色时,之后会有红灯和绿灯两种变化。如果预期是绿灯,行驶者可以准备好油门冲刺,反之,就要及时踩住刹车。

“其他银行可能在观望,我们则预测会马上变成‘绿灯’,提前布局了。”对创新边界以及监管风险的准确感应,成就了张旭阳在理财业务上的多个行业“第一”,也让在整体规模上一直排名靠后的光大银行,有了一个鲜明的竞争标签。

不过,传统金融机构的“天花板”始终难以突破,在谨小慎微的监管语境下,创新背后的“无奈”并不少见。

“你以为互联网金融想到的那些‘创新’,传统银行里面没人想到吗?只能说我们更早就发现了,但是做不了。”一位股份制银行的负责人曾向记者抱怨,语气中很是不平。

但是在张旭阳的身上,却很难找到这样的情绪,或许是日复一日的金融逻辑已经锻造了他的话语,甚至他的态度,张旭阳即便在快速应答中,用词依然不失分寸,哪怕当年错过一个像“余额宝”这样的爆款,他的回忆都很平静。

本来,这有可能成为另一个引发行业追捧的“第一”。

2012年底的时候,光大银行推出电子账户,那个时候支付宝风头渐盛,沉淀资金超过百亿,但并不能向用户支付利息。张旭阳看到了其中的机会,提出将电子账户与支付宝对接,实现闭环互转,简而言之,就是用户支付宝账户的资金在不使用的情况下,可以转入与之连通的光大银行虚拟账户,银行对这部分资金支付利息;而用户在用钱的时候也可以将之快速转入支付宝用于支付。

如果这个产品得以通行的话,那么余额宝的历史或许会换一个版本,但事与愿违,产品刚一推出,就因“高吸揽储”的质疑而被叫停,“银监会后来并没有进行处罚,但我们在这方面的创新也就此搁置了。”

“传统金融受到的监管束缚、模式化的思考给我们打下了很深的烙印。”张旭阳说,“互联网金融则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切入点。”不过,另一方面,他也觉得,从未来的监管趋势来看,互联网金融将很难再凭借监管套利的路径来生存。

整顿已经拉开了大幕。3月2日,刚刚履新银监会主席的郭树清就强调,资管业务规范化势在必行。多头纠缠的混乱终究会在某一点引爆,就如同2016年底侨兴集团信用危机事件,让包括互联网金融、银行、保险、金交所等在内的一众机构牵连其中,这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张旭阳的判断,以他的估计,大资管行业的管理资产近百万亿,很多泡沫隐藏其中。

“互联网金融前期发展确实过快了,感觉人人都可以做金融,但对风险的敬畏还是相对比较淡漠的。真正能够形成盈利模式的公司,我觉得不会太多。”张旭阳认为,在下一场互联网金融的角逐中,产品创新会更加规范化、专业化。

百度金融资管团队的一名员工对这一点印象很深,在其看来,张身上有着传统金融家那种“绝对的严谨”,“任何产品、架构的提出都需要经过团队严密的逻辑推理和设计。”

这一点与殷祥华所习惯的互联网产品“快速迭代、不断试错”的理念很不一样,“以前的产品,是哪部分做好就先上线,现在必须全流程都做好了才行。”如今,这位理财产品客户端的产品负责人的思路已经从“求快”转换到了更加强调“安全性”,“数字一定要完全对得上。钱这个东西太敏感,哪怕刷新慢了几秒钟,用户都会很着急,觉得钱会出问题。”

风控先于创新,是张旭阳给百度理财团队上的第一课。

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加盟百度之前,张旭阳在光大银行任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这个由其在2013年亲自筹建的部门,曾寄予了他很大的期望。2015年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他就表露了野心:希望在5至6年的时间,管理的资产规模超过3万亿。

英国《银行家》2016年发布的百强银行中,有17家为中资银行。但目前全球50强的资管公司中,中国却一席难求。张旭阳希望他的资管团队能够打破这个外资“一统”江湖的局面。

因此2015年监管层放出信号的时候,光大银行曾第一时间向银监会递交成立单独理财子公司的申请,但至今仍无下文。有人认为正是这件事成为张旭阳移情互联网金融的催化剂。或许不是直接诱因,但通过这件事,无疑也让张旭阳再一次感受到了传统金融的边界。

这种边界不仅来自于体制,也来自于技术。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记者采访的时候,张旭阳就表示,“再往前走,传统金融怎么去提升效率,怎么去做到包容性?当然需要适应监管和机制的变化,但如果没有技术的增量驱动的话,实际上还是摆脱不了传统的羁绊。”

他很早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2015年张旭阳就提到,在大资管时代下,互联网发展与技术革命带来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等新兴事物,银行理财未来要在投资技术、风险管理、与投资者的交互、IT系统等领域实现更多技术突破。“优秀的资产管理机构也是优秀的科技公司。”

这让他与百度一拍即合。

百度号称是中国互联网公司里面技术最好的企业,这是百度的暂时优势,也是它在新金融竞争中能否扳回一局的机会。

如今,在BATJ四大巨头中,阿里系的蚂蚁金服估值超过700亿美元,腾讯祭出了“微信红包”这个现象级的竞争利器,京东金融刚刚也完成了分拆“单飞”,相对于此,百度金融则有些默默无闻。不过张旭阳认为,如今新金融的竞争已经超越了场景金融,进入到了第二阶段,是以技术、以数据为核心要素的。

“百度对我来说,就像是一座金矿。”谈起这个,忙碌了一下午的张旭阳略显疲惫的神情似乎一扫而光,他说到了百度才发现,数据的丰富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很多在传统金融机构里只能“空想”的业务——比如千人千面的理财服务都有了技术实现的可能性。

据百度所提供的数据显示,每天平台上有60亿次的搜索发生,有720亿次的百度地图定位请求发出,而百度大脑人脸识别的准确率已经达到了99.7%。目前,百度的大数据技术,能够从7个维度28个行业,细分10万+个标签描述用户的属性和兴趣。

但这些数据更多还处于沉睡状态,并不具备金融层面的“生产力”。“在金融领域如何进行技术和数据应用,需要一个善于‘提问题’的人。”一位百度金融证券业务的负责人指出,国内外对于海量大数据的研发都刚刚开始,这些数据中,哪些与金融是相关的,相关性多少,变量是什么,如何影响金融指标的变化,都还在反复的尝试和测试中。

进入百度半年多的时间,张旭阳不断与大数据实验室、人工智能实验室、AI团队的技术专家沟通,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个过程“时而亢奋,时而失落”。

一方面,有了很多在传统机构难以想象的突破。比如,传统消费金融的资产证券化增信一般都是通过大股东担保等方式来处理,但基于大数据分析,可以从底层的基础资产进行风险把控。百度金融做过一笔十多亿元的资产证券化项目,涉及到了2.2万笔的个人消费贷款,通过百度的大数据风控进行资产的选择与跟踪。

但另一方面,在涉及到投资这件事上,技术和数据的局限性也显而易见,就如同牛顿当年发出的慨叹“我能计算出天体运行的轨迹,却难以预料到人们的疯狂”,在棋桌上横扫人类高手的阿尔法狗,却未必能猜中一个普通人的小心思。

“很多时候,投资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人工智能如何识别这些‘意中有而语中无’的信号?现在的技术条件显然还无法做到。”张旭阳说,投资不比围棋,后者是封闭的、信息充分的博弈环境,但投资环境则是完全开放的,还会涉及到人的非理性因素。

“现在技术还无法实现,未来十年应该有一个很大的提升。”在张旭阳看来,百度现在就像一辆性能优良的跑车,但金融的基础设施还有待完备,只有先把支付体验、使用便利性、整体流程等路面铺好,跑车的优势才能发挥出来。“现在边修边跑,路慢慢越宽,越来越平坦,车也会越跑越快。”

另类互联网从业者

张旭阳是带着一盘“大棋”来到百度的。

他曾画了三个圈来描绘他所理解的百度,一个是理财和资管的百度——这是他在百度金融主要负责的业务;一个是作为流量入口的百度;一个是数据和技术的百度,“金融不是要做爆款,而是要找到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对于百度金融来说,未来要做好的就是三个圈的交集。”

也即B2B2C的模式。具体到百度金融的理财和资管业务,一方面对小中层、小白领这个细分客群通过智能投顾系统提供定制化的理财服务,另一方面向其他机构进行模型输出,未来还会为这些机构提供专门的指数和预警服务。

张旭阳对标的,其实是贝莱德集团。

这家全球知名的资产管理公司,主动管理的资产规模已经超过5万亿美元;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贝莱德对于华尔街竞争对手真正的杀伤性武器是它研发的阿拉丁系统,这个系统给全球17000多位交易员提供有偿服务,并且替170多家银行、退休金、保险公司、主权投资者以及捐赠基金进行市场风险分析,后者可以借此系统模拟现有资产如果重蹈2008年金融危机,会有何表现;也可以预测全球范围内的大型传染病如果爆发的话,会对哪类资产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不过对于业务初起的百度金融来说,这个目标未免过于远大了。即便是贝莱德,从1988年成立到2000年推出“阿拉丁”,中间也历经12年,而让他们“磨练”技艺的资产,来自于通用电气、瑞银这样的大腕,甚至是历经金融危机的贝尔斯登、花旗银行、房利美的有毒资产。

“金融服务、金融科技是一个互动的过程,”张旭阳表示最初三四年,百度金融可能以提供金融服务为主,在此过程中不断磨练金融技术,慢慢成熟之后会陆续输出。

对于未来要做的事情,张旭阳保持了足够了耐心。

现在看起来,开局还算不错。2016年6月,百度理财几乎从零开始,半年之后,日交易额提高了数十倍;主流用户复购率70%。

一位民营银行的人力资源负责人曾对记者表示,传统银行的大腕自带资源,可以迅速把一个业务做大,但是问题也同样明显,就是他们之前位高权重,对平台的要求会更高,也更难融入企业中。

近两年,传统金融到互联网金融的人才迁徙连绵不断,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蚂蚁金服副总裁黄浩、乐视金融CEO王永利此前均在传统金融机构里面身居要职;“迁徙大军”中的一些人可以在互联网生态下如鱼得水,另一些则半途而废。

“从传统金融机构到互联网金融企业,这些高管会面临一个心态上的调整,相比于前者权属等级分明的组织架构,互联网企业中,每个人的地盘不是由权力固定的,而是时刻需要自己冲锋陷阵去攻下来的。”阿里研究院专家郝建彬对《中国企业家》记者说,“如何调整身段,融入组织,对于在传统行业工作多年的高管来说,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曾经,李明也担心张旭阳会不适应,在他的印象中,这位从英国留学归来的传统银行家应该是那种手持英式下午茶的斯文绅士,让他没想到的是,表面上温文尔雅的张旭阳在跑业务、喝白酒的时候同样“生猛”。

“高高在上不是我的性格。”张旭阳说。在光大银行的时候,他就是一个跟下属打成一片的领导,据康莉介绍,张甚至会让出自己的利益补贴那些新入职的年轻员工,也会给后者更多的试错空间。以至于他离开光大的消息传出之后,一位旧部还在朋友圈里喊话百度说“要好好善待我们的男神”。

不过,到百度之后,张旭阳还是会面临不小的转变,心理上的或许可以秘而不宣,但物理上的变化则显而易见,比如他的办公室,相比此前在银行“缩水”了不少。

“是不是会很不习惯?”

“也没有,可能是因为我之前在银行就是个比较另类的人吧。”

百度理财财富管理中心总经理胡曲记得第一次团队聚餐的时候,张旭阳就说“要在百度干到退休”,这让在百度已经工作十年的胡曲很吃惊,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在快速求变的互联网文化中,这种想法或许也很“另类”吧?

来源:中国企业家

原标题:从传统银行跳到互联网公司,他是一个标志人物,但他跳槽的原因不同寻常

最新更新时间:04/05 13:26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