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高等商学院教授Olivier Bossard:金融行业最吸引你的不应该是薪酬

如果你进投行的梦想只是趋同心理,不如就放弃吧。如果你选做金融人的初衷不是为了赚钱,恭喜你,这个行业将带给你各种挑战。

巴黎高等商学院国际金融硕士项目执行董事Olivier Bossard。图片来源:HEC

为什么来高盛?为什么来巴克莱?

为什么来投行?为什么来银行?

为什么加入金融机构?

凡是做金融的人,从业生涯里一定会多次被问及这种问题。

1990年代华人开始进入世界顶级金融机构。假如粗暴总结这段过往,大概就是所有父母捧着一本《哈佛女孩刘亦婷》把子女送出国外,孩子们再捧着本《墨迹》雄赳赳地走进投行。一个与刘亦婷相识、崇拜过曾子墨的前投行人反思:“当你这一代人都去挤一个行业,它天然就有一种吸引力。”

哪些人走了人云亦云的老路?又有谁是深刻了解行业之后才迈进来的?巴黎高等商学院(HEC Paris,下称HEC)国际金融硕士项目执行董事博飒德(Olivier Bossard)教授接受界面新闻专访表示,其实他们最喜欢的是那些目标明确的学生。

最吸引人的不应该是薪酬

也许踏进金融行业的人们目标是明确的——丰厚的薪酬。但其实部分涨停股的背后未必是牛市,金融行业也不是普遍高薪。除了赚钱,这个行业还应该有其他吸引人的地方。

《金融时报》每年都会向学生调查一个问题:是什么原因让你把金融确立为职业方向的。薪酬之外总结起来有三个原因。

  • 金融市场不断更新给从业者带来新的体验。博飒德教授说现在的很多做法是四十年前不存在的,比如公司估值,又比如新的研究成果。从事金融工作能接触新鲜事物,让从业者不断提升个人附加值。
  • 这是对自己的挑战。金融行业需要从业者扎实的学术背景和优秀的分析能力,以及将这些能力运用到现实经济当中的本领。
  • 这个行业给从业者发挥个人价值的机会。很多学生会发觉自己可以找到融资、设计资本运作方案、用自己的金融知识和技巧帮助企业发展并贡献社会。

 “其实在投行最棒的事情就是可以根据客户需求设计不同产品。” 博飒德教授把这种操作比做服装定制,为客户量体裁衣。对他而言曾经很多项目能体会到这种服务客户的愉悦,比如帮助政府用养老保险投资。英国的一般办法是保险和养老金入市,等员工退休时再拿回这笔钱。但是股市是动态的,最终能返还多少钱无法确定。所以投行会帮助英国政府确定某种金融产品,让这笔钱既随市场而变,又至少保证回报百分比,比如4%的回报率。这是个能让博飒德教授获得成就感的过程。

顶级企业裁员不代表行业岗位减少

是啊,领先金融机构总有裁员消息。就像大宗商品交易减少,这个业务部门裁员就会最多。还有高盛美国办公室做股票市场交易的部门已经从200人减少到现在6个人。博飒德教授用“革命”形容金融危机之后的各大机构的裁员举动。其中一个重要变革就是关于数字化革命,很多原本由人力完成的工作实现了自动化。

“但是裁员并不是意味着工作机会变少了,而是一定程度上从卖方为主的市场转变到买方为主。”就业不必只盯着华尔街上那几家。博飒德教授说:“HEC以前每年至少有十个人毕业后到欧洲的高盛工作,今年毕业生只有三个人确认了offer。我们把学生送到了以前没有来学校招聘的企业去,比如英国的黑石,安盛保险(AXA)…… 很多做对冲基金、或者刚才说到的养老保险、社会保险的投资公司的企业有大量金融人才需求。我们总体的感觉不是工作机会减少了,而是市场需求在改变,岗位和工作性质更多元了。”

HEC是欧洲最负盛名的商学院,也是全球最好的商学院之一。大部分学员迈进这个门槛就等于对接到摩根大通、兴业银行、美国银行等大集团。但未来这些机构的用人需求未必有那么多,所以目前商学院教育内容上又增加了一项任务:引导学员将目光转移向新兴金融机构,扩大学校的企业数据库,帮助学员寻找实习机会和工作机会。

专业背景强的金融学生算不上优秀

对所有金融学生而言,分析能力是必要的,他们得在报表中或者一个新的项目里通过自己的分析和总结很快判断问题。发现问题和分析问题的能力最关键。此外,学生本身对金融是否感兴趣也很重要,比如一个人愿意看金融报道,愿意关注金融市场相关的消息,而不仅仅是觉得:啊,学金融能让我赚很多钱。如果把后者作为动力是无法持久的。能支持一个人不断付出努力学习新知识的最终还是兴趣。

假如让博飒德教授判断一个中国学生是否有资格申请学位,除了成绩单、推荐信这些申请材料能证明其专业扎实之外,他还要跟申请者充分沟通。博飒德不会选择电话,他喜欢用skype,他希望这个人能出现在面前。他会请对方介绍一支本土股票,“要打动我让我愿意买这只股票,把热情传递给我。对所学的东西要有热情和兴趣,而不仅仅是为了更好的工资。”

“同时,我们喜欢的学生是他确实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干什么。比如我们之前有位香港来的学生,他之前在地产界工作,来学院很坚定地说我就是来学习的,然后回去继续做地产。这样教授就会帮他设计该选哪门课程,如何规划——我们希望要目标清晰的人来参加学习项目。”

HEC的金融硕士项目里国际生占93%,来自三十多个不同国家。博飒德教授预测下一次招生,来自中国的学生大约会占10%左右。“对我来讲每个学生都不一样,如果一定要做比较,中国学生分析技巧很强,数学都很厉害,确实专业知识很扎实。而相对的,可能和中国教育系统有关,中国学生学习很好但欠缺实操经验和实际工作的经验。”在HEC,多数金融硕士学生都有丰富实习经历,也因此西方学生更有市场经验。

金融从业者未必金融专业出身

“市场变化太快了。”博飒德教授感慨:“我之前在英国伦敦做交易员,每个月有五天要飞到HEC去讲课。我讲的也不是书本上的表格等等,是每天工作中的案例,会有很多模拟练习。”课程要随市场的改变而调整。一方面经历了金融危机的教训,政府为美国和欧洲的市场制定了新的规定。这些规定和条例影响了金融行业的从业习惯和技巧,于是课程要随之更新。另一方面科技发展,市场供需变化已经可以被自动化分析和交易。由于智能设备的介入让如今学生们毕业不会做一名交易员,但他们有另一个技能要学——学会利用计算机的辅助,比如面对高频率的自动化交易如何迅速作出判断。

博飒德教授介绍,最新一期的毕业生有五名进入快速交易领域,一位在新加坡工作,另外四位在伦敦。“他们都是工科背景出身的学生,有很强的工科理论知识。因为这个市场上除了跟买方、卖方关联很强的部分,其实还有很多技术性很强的工种。” 金融需要从业人员背景多元化。

博飒德教授预测未来会更加要求金融从业人员具备程序设计的技能,能源相关产业则会进一步发展。“所以我们欢迎不同背景的学员,比如学电脑的、程序设计的、学物理的学员加入金融行业。” 金融行业未来需要在某方面有专业知识的从业者为客户服务。他们了解新能源,知道太阳能如何运作,为那些需要融资和杠杆帮助的能源机构服务。

每届在2000名申请者中只收175名学员,究竟是不是服务于金字塔尖的精英教育?

我用最委婉的方式问出这个问题,博飒德教授立即明白我的意思。他没有直接回答“是”或“不是”。而是拿出了《金融时报》今年针对2014届毕业生的就业调查,问卷包括供职企业、岗位和薪酬等等。“我并不知道问卷问到了谁,但他们的工作现状和反馈让HEC成为全球金融硕士第一名。”《金融时报》每年都会对有工作经验的毕业生进行调查,HEC甚至排在哈佛、沃顿之前。博飒德教授解释:“所以我们的目的不是招学生进来,目的是帮助学生找到好的工作机会和成功的职业发展。”

HEC用非常高的标准筛选全球最优秀的学生,“我们认为目前可以在全球挑选的能够适应我们节奏的学生就是这个数量。”175人的数量是生源的限制,同时也是教育资源承载量的极限。

HEC有意识地让每位教授带的学生数量不要超过50人,假如面对200人的大课堂教授无法跟每个同学互动。在这里,通常是从当年9月到次年9月安排公共课程,教授金融方面基本知识;之后学生会根据自己的兴趣和未来他们想要从事的行业选择专业课程,比如技术性很强的快速交易,或者基金管理等等。所以每年9月入学到12月期间,学生们被分成四个班。之后会继续细分成更小的班,每个专业课教授带25名左右学生。

说话间,教授打开自己的电脑,熟练地翻出一个文件,个人教育履历和工作简历旁边配一张存照。教授手指向下滑,格式相同的简历在屏幕上滚动,这些都是博飒德的学生。学院在入学时给每位学生制作简历,做成名册,每个教授都会收到自己学生的介绍,博飒德会经常翻看简历,他记得每个学生的名字和基本情况。

有位学生来自巴西一个贫穷的家庭,勤奋又谦逊。虽然课堂授课用英文,但他还是在努力学法语,博飒德教授欣赏他的努力。这位学生学费除了一部分自费,其余大部分是来自学校基金会的资助。HEC的基金会每年有25%是作为教学奖金使用的。“这个男孩子马上要毕业了,今年6月就会去香港工作。所以我其实是不喜欢精英教育这个说法的。”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1)